xff8p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大叛賊 txt-第九百四十七章 態度熱推-12kv8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
三国演义中,曹操同刘备煮酒论英雄天下皆知,岳钟琪同高进虽不是曹操也不是刘备,但在这个时代中,他们两人同样可以称得上英雄。如今对面而坐,以茶代酒,倒有几分古之意韵。
虽然他们今日是头一回见面,同时各自所处的阵营也不同,不过双方却没有丝毫的生疏感,高进主动为岳钟琪沏茶,岳钟琪也坦然受之,就着面前的这壶茶如同老朋友一般谈笑风生。
两人皆是领兵之人,又带兵打了这么多年的仗,说话间自然会提到军事方面。高进好奇地询问当年岳钟琪由甘肃而出直入四川,随后直接截断川中义军的战术,从而一下子使得原本占据全川的白莲教陷入困境,最终无法首尾相顾,丢失了川中地盘。
宋賊
穿阳剑外传 徐啸吟
听到如此询问,岳钟琪倒是笑了,也不隐瞒当即就坦然讲了讲,他实话告诉高进,自己其实当初出兵并没有十足把握,而且入川后南下如果不是因为天时地利再加川中地方力量支持的话,恐怕根本就打不开局面。
黑山老妖 夢入神機
“其实当年孤军深入实是行险,尤其是沿江而下之时,川中各部只需在几处拦截,我所率之部根本就不可能抵达苍溪,以断川北要道。再者,就算我部占住苍溪,如果川中各部有统一指挥,主将稳住阵脚率军毅然反扑的话,我也未有十足把握取胜,更不用讲后来的逐一击破义军各部,终获全胜的结果了……。”
岳钟琪讲述着,随后用指沾着茶水在桌上写写画画,对坐着的高进目不转睛地看着,时不时问一些当时的情况,神色中却没有半分不悦,要知道当年在四川的白莲教是王致清的部下,也是因为岳钟琪奇兵而出,把本是大后方的四川生生从王致清的手里夺去,从而导致已经出川的王致清在河南进退两难,最终举棋不定导致大败。
无论是从王玲儿或者王婉儿论,又或者以高进目前的身份而论,现在的白莲教已经是高进为主。按理说岳钟琪当年以清军将领的身份为满清夺回全川,对于白莲教可以说的上是深仇大恨,更是直接终结了王致清原本逐鹿中原的野心。
可是高进却没有丝毫不快之色,反而有些兴致勃勃,更对一些细节同岳钟琪讨论许久,由衷赞叹对方胆大心细,用兵如神。
岳钟琪自然也询问了高进当年的几场重要战役,尤其是高进刚接手袁奇部的时候,那时的高进领着是一群残兵败将,队伍士气低落到极点,如果不是高进当时果断转战,依靠地形用清军周旋,从而跳出了清军包围圈,随后又借王致清在川中起事的机会重振旗鼓,一举恢复了当年袁奇的实力。
对此,高进倒也不隐瞒,笑着讲了讲当时的谋划,并且坦然告知自己那时候也是无奈之举。至于后来营救王致清部的举动,也是因为高进有恩报恩,毕竟当年王致清拉了他一把,如果没有王致清的话,恐怕高进也不会有后来的声势。
“侯爷后来接任其部也是因为如此原因?可是这么一来虽成全了侯爷忠义之名,但却为侯爷带来莫大麻烦啊!”听到此,岳钟琪望着高进,有些感慨道。
高进淡淡一笑:“所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有得必然有所失。白莲义军于我有恩,我高进虽不能称之为大丈夫,但有恩必报的道理还是懂的。何况,自王致清嫁女于我时起,我就同白莲一脉有着割舍不断的关系,再者以我现在的身份,哪里又能独善其身?这实非我愿也。”
奧術年代
校花的絕品小神僧 胭脂熊
獨霸壹方之超級土地爺
三國之英雄無雙 竹葉小刀
“侯爷大义,我以茶代酒敬侯爷一杯!”岳钟琪端起面前的茶盏,目光中带着钦佩的神色。
水滸傳 [明]施耐庵
血神
高进笑着也举盏,两人如好友一般轻轻一碰,同时一饮而尽。
放下茶盏,双方虽然依旧不在同一阵营,但明显比最初亲近了许多。同时岳钟琪心中也想起了当初朱怡成对高进的评论,心中也不仅有些感慨。假如高进当年能够归顺大明的话,那么如今以其身份地位绝不在自己之下,而且以高进的为人和韬略更能同自己成为极好的朋友。
但现在,虽然心中欣赏,可岳钟琪却清楚的知道双方是敌非友,除非高进能够抛下所在乎的一切向大明称臣,但是高进会这么做么?答案当然是不可能的,对于这点高进在刚才的话中已经明显表露了这个意思。更何况如果高进这么做的话,他也不是高进了,早在当年袁奇死后就可以直接投靠大明,又何必苦苦支持到如今呢?
“对于如今局势,不知侯爷如何看待?”沉咛片刻,岳钟琪换了个话题。
高进淡淡一笑道:“满清已犹如冢中枯骨,时日无多尔。或许在关外和西边依能续命些日子,但依我看来却是垂死挣扎。宋王已投大明,广西、贵州之局可以说大势已定,至于云南那边只需大明稳住西南两省,随后挥军西进,贝和诺等人必不可挡其锋芒。而天下其他势力皆烟消云散,大明拥有四海已成天下之主。”
“侯爷既知大势,又何必如此苦苦支持呢?何不……?”岳钟琪顺势想劝,但他话未说完就被高进打断了。
高进笑道:“蝼蚁尚且偷生,又何况人乎?我等义军当年起事,所为何?还不是为其一争?再者,白莲一脉同历朝之间恩怨甚多,大明要彻底统一天下又如何能容得下我等?不过将军领军多年,为当世名将,自然也知我部实力,虽然我部及不上大明之强,但依能拼死一搏,是否?”
高进说的明白,讲的坦诚,岳钟琪不得不承认高进的话有着几分道理。而且他也知道,就算高进真的愿意投靠大明,朱怡成那边恐怕也不会答应,恐怕连军机处的几位大佬也会持反对意见。
白莲教同朝廷之间的矛盾是无法调和的,一旦接受了高进所部,那么将来又如何处置这些白莲教众?这分明就是在大明埋下了隐患,其后患无穷。
可如果直接灭掉高进部,以岳钟琪现在的力量却很难做到,尤其是如今贵州一地势力错综复杂,局面未能完全明朗化的情况下。双方打起来,非但于大明没有丝毫好处,甚至还会给云南那边的清军带来机会,再加上地方土司和头人的力量,一旦贵州彻底乱了,那之前对于贵州的谋划就全部落空了。
再加上高进直接告诉岳钟琪,他的所部也不会软蛋,真的开战拼死一搏的能力还是有的。贵州地形又极其复杂,这一战最终打成什么样,由需要打多久,岳钟琪根本无法预料。
更重要的是,岳钟琪难到能真的杀光所有的白莲教众么?要知道这可是足足几十万人,如此狠手,别说他能不能做到,就算可以做到,岳钟琪也担心杀人过多而导致天谴。
今日同高进会晤,岳钟琪已提前通过密折上书朱怡成,同时也通知了锦衣卫方面。虽然有句话叫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可实际上他并无法做最终的决策。如此大的事可不是一员领兵在外的将领可以决定的,何况岳钟琪为人一向谨慎,再加上他降将的身份又极为敏感,不想因为一些事而被人落下把柄。
特种总裁的艰难爱情
不过今日话谈到现在,岳钟琪也明白了高进邀自己会面的真正用意,高进今日是明确地告诉他的态度罢了,也想以此来让大明知道高进和所部的决心。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