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lr1b都市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 僞戒-第一五八一章 私下溝通滕胖子鑒賞-ctkme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远山生活镇。
徐岩坐在自家客厅内,正面无表情地吸着烟。左边的阮明插着手,也不吭声,而右边的老齐显然受不了这个气氛,主动开口说道:“老徐,你赶紧拿个办法啊?”
徐岩皱着眉头,依旧没有接话。
“许亮明明都被弄出川府了,这又被新一加强团的兵抓回来,让大牙在院里毙了。”老齐低声说道:“这个老猫出手可挺狠啊。”
“不是老猫主张干的这个事儿,”徐岩摇头:“是于家那姑娘干的。”
“于瑾年?”老齐试探着问道。
“对。”徐岩点头:“王天辉先去找了于瑾年,然后大牙才去的,这俩人都没和老猫直接谈。”
阮明听到这话,皱眉说道:“这个于瑾年别看是个女的,但做事儿风格是很硬朗的。我听说,她在松江的作用和地位,比马老二和老猫还大。”
老齐闻声也掏出了烟盒:“她在松江行,不代表在川府也吃得开。这许亮已经死了,警务总局那边多少也有台阶能下了。要不行,咱们三个去一趟重都,直接和老猫还有这个于瑾年谈谈?”
“你这样去,有些逼宫的意思啊!”阮明淡淡地回道:“尤其咱们三家抱在一块,看着太敏感了。”
老齐叼着烟,猛然起身:“敏感也他妈没办法了。你不抱团,万一大牙再弄个什么持枪拘捕,把咱三家的孩子杀了怎么办?这事儿就不能讲究脸皮的事儿了,错咱认了,但总要看在有功的面子上,留咱一条命吧?”
徐岩继续沉默。
“职位被撸,去掉军籍,咱都认了,就保一条命总行吧?”老齐继续说道。
“如果许亮没死,保一条命或许还有机会,但这许亮一死……。”
“滴玲玲!”
徐岩刚把话说了一半,阮明的手机铃声就突然响了起来。
“喂?”
劍皇逆天路
天師百美緣
阮明接听了电话:“哎呦,李局长啊,呵呵,什么事儿啊?哦,好,好好,我通知他们一声,马上过去。就这样。”
说完,阮明挂断手机,扭头看向二人说道:“是老猫的电话,他让我们去一趟重都。”
“这正好啊,他打电话了,那不用咱自己找台阶了,顺理成章的就可以去了。”老齐的身上虽然具有很强的江湖气,但为人比较直爽,心里没那么多弯弯绕。不然当初也不会只跟秦禹碰了几面,就决定带着楠木投奔混成旅,总归来说他是一个比较性情的人。
阮明扭头看向徐岩:“去看看?”
容貌他就不是个事儿
“不去也不行啊。”徐岩起身,皱眉说道:“走吧!”
“事先说好哈,咱们三家要抱团。”老齐提前打好预防针:“底线就是,人可以被撸掉,也可以接受一定惩罚,但命要保住。”
“嗯。”阮明点头。
素年無安生
“先看看情况再说吧。”徐岩叹息一声。
话音落,三人迈步一块离开了大厅,在一众跟班的陪同下,出门上车,赶往重都。
……
燕北。
秦禹坐在车内拨通了滕胖子的电话:“喂,滕大哥!”
“呵呵,秦师长有什么指示啊?”滕胖子用调侃的语气回了一声。
“哎呀!”秦禹叹息道:“我想整顿整顿川府,谁知道捅了七区的马蜂窝。刚才我弟弟去抓重都杀人案,涉药案的一个主犯,跟七区的一个连发生了点冲突。他们先开火了,我们这边一激动,打死了他们的一个副连长……。”
“是,我听说了。”滕胖子笑吟吟地回道:“现在秦老板体格硬了,这逢敌必亮剑,亮剑必伤人,潇洒啊!”
錦玉良田
“滕大哥,你这话就有点损人了。”秦禹挠了挠头:“三大区地面上,我秦禹算个什么物件啊?别人给我三分薄面,那一是冲着咱顾系兵团,二是因为有你滕大哥坐镇川府,别人想动我也不敢啊。”
变身之网吧女老板 涅雨冠霖
“哈哈!”滕胖子听到这话放声大笑:“难怪司令喜欢你,我他妈要有你这个口才,估计现在都干副司令了。”
“您升副司令那是早晚的事儿。”秦禹立即回道:“我把话放在这儿,最多三年,您至少中将衔了。”
“别臭捧了,你小子让我干啥,直接说。”
“是这样的,滕大哥。”秦禹立即回道:“七区过来了四个团,看着龇牙咧嘴的,但我不想碰他们,您能不能调部队上去,在川府和七区边界线拦一下,把部队摆在我们和对方的中间就行。”
星皇 没有灵魂的人
金鱗大王 豹神
“哈哈,你还有个怕的人啊?”滕胖子笑着回道:“陈俊和你关系那么好,你要不想有摩擦,直接给他打电话就完了呗。”
“不,俊哥现在没有给我打电话,这说明他跟对面的人也不是关系特别近。”秦禹摇头回道:“时机还没到,那咱就陪他玩玩。而且我也不是怕七区的这四个团,主要是这仗肯定打不起来,他们过来一通叨毕,就扯着咱打死他们副连长的事儿不放,那也谈不出什么有用的话,我懒得和他们接触。”
“我这部队动一下,哪儿哪儿都是银子啊。”滕胖子也是个老买卖人了:“你咋谢我啊?兄弟!”
“你这话说的我就不愿意听了。”秦禹顿时急眼了:“你滕大哥来川府帮我驻防,那我能让你感觉不到温暖吗?这话还用你主动提吗?!日子长着呢,咱们慢慢处,你是想投资,还是想在这儿增兵,裁兵换血,那都是咱一句话的事儿。”
“妥,有你这句话,大哥挺你。”滕胖子也爽快。
“搞他,搞他!”秦禹立即点头。
天才武師
“好,我马上办。”
“大哥,还有个事儿。”
“你说!”
“你借我个警卫营,给重都的警务总局用用。我的女局长刚刚打过电话,她那儿缺人。”秦禹直言说道。
“没问题。”
……
十分钟后。
滕胖子冲着参谋长说道:“调三个团,在川府和七区边界线,横着拉开防御纵深,把七区的人给我挡在外面。态度和善点,他们领兵要来理论,你就说我准备了烤肉,还有马杀鸡,请他们来过来玩玩。”
“呵呵,好。”参谋长点头。
滕胖子搓了搓手掌:“这个秦老黑有点意思,是个敞亮人,可以和他深交。”
流浪隕石 陸小縫
“小顾言别看表面大咧咧的,但实际上是个挺难伺候的主。”参谋长也点头回道:“秦禹能跟他好这么多年,而且没闹掰,说明他在做人上是真有点东西的。”
“帮帮他。”滕胖子点头。
……
深夜,数量汽车从重都外,开到了警务总局大院门前。
徐岩坐在车内往外扫了一眼,见到有不少闲着没事儿的民众都在四周围着。因为刚才许亮死了,散去的人又过来看热闹了,并且警务总局大院的墙上,也不知道谁用彩喷,喷了数排严惩杀人凶手的口号,看着极为醒目。
徐岩见到这个景象,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
……
两分钟后,可可,老猫等人下楼迎接三个家族的掌门人。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