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cp38超棒的都市言情 奧特世界傳-第489章 抉擇時刻[3]-jlihh


奧特世界傳
小說推薦奧特世界傳
乌云渐渐的汇聚在一起,云层之间闪烁着暗紫色的电弧,在巴佐布直立的尸体上空,充满了浓郁的黑暗气息的漩涡逐渐的扩大,云层在之间不断的旋转搅动,暗紫色的闪电从中穿梭。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在云层中穿梭的暗紫色的电弧在漩涡的中心处不断的凝聚到一起,拧成一道愈加粗壮的闪电,黑暗气息随着暗紫色的闪电扩大而愈加的浓郁到让人产生了窒息感。
所有人的目光在天空出现异常的瞬间就被吸引了过去,此时看到已经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见过的黑暗漩涡又一次的出现,眉头不由自主的凝起,神色变得很是严肃。
戴拿往后移动着脚步远离着被黑暗漩涡里面的闪电锁定成了目标的巴佐布的尸体,在退到一定的范围外后才停下了脚步看着这一道充满了压迫感的黑暗闪电朝着巴佐布的尸体狠狠的劈了下来。
在黑暗闪电劈下来的一瞬间,黑暗漩涡停止了凝聚,随后旋转起来的云层停止了旋转,云层的颜色渐渐的变回了原来的洁白,失去了吸力的云层开始消散,天空变回了原本晴朗的没什么云的天空。
而狠狠劈到了巴佐布尸体的黑暗闪电则是在用狂暴的黑暗能量改造着巴佐布的身体,并且将原本幸田所造成的伤势给巴佐布的尸体修复好后,剩余的能量将巴佐布的身体改造的更加的狰狞。
原本就死去了的巴佐布在被黑暗闪电改造过后所用的行动支撑完全是能量的支撑,没有了意识的巴佐布在狂暴化后变得很是狂暴且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戴拿在狂暴化巴佐布的尸体开始行动起来的时候就已经绷紧了身体,浑身上下都在警惕着狂暴化巴佐布的突然袭击。
狂暴化巴佐布空洞的双目紧紧的盯着眼前的戴拿,嘴巴突然张开。
戴拿下意识的往旁边跳过去的时候,却猛然发现狂暴化巴佐布的嘴巴里并没有凝聚任何的能量,与此同时心里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戴拿立即展开双手飞向天空中。
冷少的純情丫頭 小雛菊
果然没有出乎戴拿的预感所料,戴拿准备落地的地方一道电弧劈下,那块地瞬间被劈出一个巨大的坑洞,且周围的土地全部被强烈的电流电的焦黑一片。
看着刚攻击就如此强横的狂暴化巴佐布劈出来的坑洞,戴拿心里松了口气,但是还没有对狂暴化巴佐布放下警惕的他在心中又一道危机感升起的时候立即飞离了原来的地方。
一道电弧再度劈下。
戴拿扫了一眼往地面劈去的电弧,双手一展飞向狂暴化巴佐布,趁着还未变回闪亮形态,戴拿瞬间分出两道分身飞向狂暴化巴佐布。
狂暴化巴佐布大张着嘴巴,额头上的水晶却是一闪,又是三道威力巨大的电弧劈向三个戴拿。
但是值得庆幸的是,狂暴化巴佐布的电弧并不会拐弯。
三个戴拿迅速的飞离了狂暴化巴佐布的电弧攻击区域,很快就冲到了狂暴化巴佐布的跟前挥出一记凝聚了光能量的拳头。
温度炽热的光能量覆盖在戴拿的拳头上灼伤着狂暴化巴佐布的身躯,但是由于是死亡后的巴佐布被狂暴化因此狂暴化巴佐布的行动并不灵敏,尽管戴拿拳头上携带着的光能量能够将它灼伤但是它的行动速度却是无法允许自己躲避开这令它感到威胁的拳头。
三个戴拿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狂暴化巴佐布的身上。
死亡后的巴佐布即使是狂暴化后身体也意外的轻了些,很轻松的,三个戴拿便将狂暴化巴佐布给打飞了出去。
狂暴化巴佐布的身躯直直的砸在千米外的树林里,但是没有了痛觉的狂暴化巴佐布僵着身体努力的想要站起来,然而实在是变得很不灵敏了的身体让它难以站起身来。
狂暴化巴佐布下意识的张开了嘴巴,而这次狂暴化巴佐布的嘴巴张开并不是迷惑戴拿的行为而是凝聚了一股极其强大的电流想要发射向从天而降攻击向它的戴拿。
雕龍刻鳳
戴拿在看见狂暴化巴佐布嘴巴里面汇聚的电流的时候立即改变了落地的方向,强横的电流从狂暴化巴佐布的嘴巴里面发射出来直冲天际,然而并没有让狂暴化巴佐布的电流发射持续多久就被戴拿发射出来的一道手里剑给打断了。
无法站起身来的狂暴化巴佐布只能不停的发射着电流试图阻止戴拿进行攻击。
电流在天空中炸开仿若变成了一场电流雨一般往地面落下,原本想要过来帮忙的胜利神鹰号在进入了范围区域里又瞬间所有的系统全部自动关闭无法操作胜利神鹰号进行攻击。
戴拿急忙撑起奥特屏障抵挡着狂暴化巴佐布发射出来的电流雨,而原本离得很近的风野信等人也立即离开而来危险区域来到安全的地方。
风野信走到边缘处看向喜比刚助等人:“你们先离开这里吧。”
喜比刚助一怔:“什么?那风野指挥你……”
“我想看看能不能帮上戴拿什么忙。”风野信从腰侧的枪兜里面拿出了布莱斯特手枪,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当然,如果你们也想帮忙的话,那就分开行动吧,但是还是得有一个人要先把这位负责人先生给送到基地里去。”
“这样的话,那就由幸田来送吧!”喜比刚助也从腰侧的枪兜里抽出了布莱斯特手枪,不会离开的意思表现的很明显。
幸田抿了抿嘴巴,看了看决心已定的喜比刚助只好应了喜比刚助一声,拿出布莱斯特手枪护送着赫利奥发电站的负责人返回基地。
掌家萌妃求下堂 G T M
“喜比队长,我们走吧!”风野信看向喜比刚助说道。
喜比刚助点了点头,拿着布莱斯特手枪跟在风野信的身后往一个容易攻击到狂暴化巴佐布的位置跑过去。
两人跑到一个地势较高的山崖上,看着前面开阔的战场,风野信和喜比刚助对视了一眼,用布莱斯特手枪瞄准了那道巨大的身影扣下了扳机。
两道激光从两把布莱斯特手枪里面发射出来打在狂暴化巴佐布的身上,但是布莱斯特手枪的威力比起胜利神鹰号的激光的威力来说要小上很多,虽然在狂暴化巴佐布的身上留下了凹坑,但是已经没有了痛觉的狂暴化巴佐布依旧没有因为布莱斯特手枪的攻击而停下自己的攻击。
风野信沉默了一瞬,看了看手里的布莱斯特手枪,这才一脸尴尬的看向喜比刚助:“这只怪兽好像没有了痛觉,我们好像帮不上什么忙……”
鹤高飞
“而且它的电流也已经恢复了,现在胜利神鹰号也无法使用了。”喜比刚助望着远处坠落在地面的胜利神鹰号,突然蹙起了眉头,“等一下,胜利神鹰号是不是直接坠落下来的?”
风野信和喜比刚助对视一眼,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他们急忙抄着近路跑向在系统自动关闭掉的一瞬间就坠落下来的胜利神鹰号跑过去。
這個季節,我們戀人未暖 jasminef
在虽然有些破损但维修一下还能继续驾驶的胜利神鹰号里,风野信和喜比刚助将昏死过去的队员们全部背出了胜利神鹰号。
“他们怎么样?”风野信焦急的问着喜比刚助。
“还活着,但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喜比刚助的脸色很难看,一般胜利神鹰号飞的高度都有几百甚至上千米那么高,等同于从几十甚至上百层楼高的地方摔下来,就算是胜利神鹰号能保护到他们不至于当场身亡,但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风野信抿了抿唇,他踱步着走到了喜比刚助的身后,在喜比刚助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出手将喜比刚助打昏。
风野信看着昏迷过去的喜比刚助脸上露出了歉意之色:“不好意思了喜比队长,因为我的疏忽让队员们出现了意外,为了让队员们能够平安无事,只能让你先昏一会了。”
风野信转身来到了队员们的面前,抬起手,他的手上凝聚出治疗之光,带着生机的莹莹绿光被风野信推进队员们的体内开始治愈着队员们的伤势,随着时间的流逝,昏死过去的队员们开始有了动静,风野信缓缓的收回治疗之光。
全國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湘鄂卷 楊江華
而原本被打晕过去的喜比刚助也有了动静,几人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一脸迷茫的看着周围的环境,满脸写着:我是谁?我在哪?我刚才在干什么来着?
懵了好一会儿,所有人意识才回笼过来。
他们惊得立即站起身。
我的小人国 青衫小白
由美村良急忙问:“戴拿怎么样了?”
總裁幫忙生個娃
喜比刚助则是揉着被敲闷棍的地方一脸牙疼的看向风野信,挪步来到了风野信的身边喜比刚助低声问:“风野指挥,刚才是你敲晕我的吧?你为什么要敲晕我啊?”
风野信干笑两声小声回答:“有一个人,不想让你看见,就自作主张敲晕你了,这不是你晕了过后,良他们就没事了嘛。”
喜比刚助这才回过神来,看见已经醒过来还生龙活虎的队员们在望着戴拿和狂暴化巴佐布的战斗,顿时感觉自己被敲了这一记闷棍并不亏。
但是喜比刚助的注意力又被风野信的话给吸引住了:“风野指挥,谁救的他们?”
“奈迦。”风野信果断的承认了。
喜比刚助愣了愣,但也没有问题需要问了。
既然是奈迦救的,那没事就好。
“那下次风野指挥你再见到奈迦的话记得帮我跟他道谢。”喜比刚助说着,又突然变了卦,“算了,如果有机会再看见奈迦的话,我再当面向他道谢好了。”
风野信点点头,随即说道:“队员们虽然醒过来了,但是身体上还有没有问题还是需要再去检查一下的,队员们就麻烦喜比队长你带他们去医疗中心检查身体了,这边就交给我了。”
闻言,喜比刚助蹙了蹙眉,他有些担心风野信能不能解决这里的问题,又很担心队员们的身体状况,思来想去,喜比刚助还是同意了:“好,那风野指挥你一切小心!”
“放心吧。”风野信道。
喜比刚助招呼着自己的队员们离开这里,虽然大家很想帮忙,但是在喜比刚助强硬的态度下还是不太情愿的跟着喜比刚助前往医疗中心检查身体去了。
目送着超级胜利队的队员们离开,风野信迈步走向了战场。
“既然巴佐布没有了痛觉,怎么攻击都不能让它停下攻击的话,那就只能将它净化了!”风野信召唤出星翼镯,抬头看向狂暴化巴佐布。
戴拿艰难的躲避开狂暴化巴佐布的电流雨的攻击,凝聚能量发射出索尔捷特光线将狂暴化巴佐布的身躯轰掉了一半,然而彻底变成了行尸走肉的狂暴化巴佐布并没有因为半边的身体被轰掉就停下了攻击。
戴拿落在地上,胸前的计时器闪起来了急促的红灯,虚弱感席卷了戴拿的全身,戴拿剧烈的喘着气,看着还在攻击的狂暴化巴佐布握紧了拳头。
这个狂暴化怪兽不强,但是是真的很难缠!
突然,一支洁白的火焰光矢从戴拿的身侧飞过扎进了狂暴化巴佐布的身体,圣洁的净化之光将狂暴化巴佐布身体里的黑暗能量尽数湮灭,可燃烧一切的守护之焰将巴佐布剩余的尸体全部烧尽。
戴拿惊异的看着这一幕,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光矢发出来的方向,但是那里空无一人。
可戴拿却知道,出手的,一定就是奈迦。
风野信站在山崖,看着化作光粒子消散的戴拿,嘴角扬起一抹笑。
神奇寶貝在現實
光芒凝聚出飞鸟信的身躯,他落到风野信的身后跑向风野信,“风野!怎么只有你在这里?队长他们呢?”
“胜利神鹰号从天空坠落了下来,所以因为担心良他们的身体状况让喜比队长带他们去医疗中心检查了,幸田送赫利奥发电站的负责人回基地,所以这里只有我在等你了。”风野信转过身看向飞鸟信道。
“那他们没事吧?”飞鸟信一听大家在胜利神鹰号坠落下来的时候受了伤,心不受控制的跳到了嗓子眼。
“放心,他们没事,事情结束了,我们先回去吧。”风野信绕过了飞鸟信走向了基地。
飞鸟信急忙跟上风野信。
喜比刚助那边将队员们带去检查发现的确没什么问题之后才返回了司令室,而幸田送了赫利奥发电站的负责人回了基地后刚想去帮忙,还没走多远就碰上了返回的喜比刚助又将这件事给搁置了,再想去帮忙的时候连风野信和飞鸟信都回来了,事情也已经结束了。
幸田有些无奈的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有些愁眉苦脸的。
但这样的情绪没有持续多久,喜比刚助就将幸田叫到了自己的面前。
幸田看着喜比刚助平安无事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心里还是很高兴,但也感到很抱歉:“对不起队长,还有风野指挥,如果没有戴拿的帮忙的话,我也许真的会启用第二个计划,来牺牲队长和风野指挥救回基地里的多数人了。”
喜比刚助看着他,“你为什么不早点这么做决定?”
幸田看着喜比刚助严肃的表情怔了一下。
喜比刚助并没有在这样的问题上停留多久,而是走到幸田的面前伸手拍了一下幸田的肩膀立马公布了下一个消息:“委任令已经发布了,现在,你正式成为超级胜利队的副队长了!”
“升我为副队长吗?可是……”幸田愣住了。
“我相信,现在的幸田,已经能体会到当指挥官的辛苦了,所以现在的你,是最有资格成为左右手的人,在我和风野指挥一起不在基地的时候,你就认真的替我们看好基地吧!”喜比刚助笑道。
幸田总算是露出了笑容。
“诶诶诶,我觉得还是要给幸田多些锻炼的机会,所以我退居第三指挥官好了。”风野信笑着说道。
但是所有人在听见风野信的话后纷纷给风野信赏了一个白眼,随后去祝贺幸田升职成为副队长去了。
风野信看着打闹在一起的超级胜利队的队员,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头看向自己手里的资料。
留下来的时间……快不多了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