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僧不想當影帝
小說推薦貧僧不想當影帝贫僧不想当影帝
【本章为因没写完而被迫防盗的防盗章(哭唧唧求原谅),明天早上6点前会替换为正式章节,如看到本行文字请勿阅读】
许臻的疑惑,徐瀚没办法感同身受。
在他看来,《无双》无疑是一个十分优质的剧本,而且男主角“李问”这个角色也非常适合许臻。
徐瀚低声道:“你们公司最近不是正想投拍一部电影吗?”
“《无双》我感觉是个非常好的选择。”
许臻低着头,半晌无语。
他最近参与的电影剧组也多了,逐渐有了一些经验。
许臻单看剧本中涉及到的场面,不需要别人给他出预算,就能大概估算出前期拍摄所需的费用来:
要想拍好,制作加宣发的成本绝对不会低于一个亿。
他犹豫了半晌,终于还是为难地道:“我们公司确实是想投拍一部电影,但是,最近资金不宽裕,近期恐怕是拍不了这么烧钱的片子。”
徐瀚道:“那你们打算照着什么规格拍?”
许臻道:“两三千万这样吧。”
徐瀚:“……”
两三千万你拍个龟龟的《无双》!
你只能拍个《又》!
他既无语又错愕地看了一眼门外,见庄文辉的电话还没打完,这才压低声音叫道:“你们资金怎么会不宽裕?赚那么多钱都哪儿去了?”
许臻硬着头皮道:“赚得多,花得也多啊。”
徐瀚讶异地道:“你们干嘛了?”
他粗略解释道:“我们去年上马了三部电视剧,参与投资了一部电影、一部网剧,新签了三个艺人,还新成立了后期工作室、器材租赁公司。”
徐瀚道:“那也花不完啊,光《失孤》的票房分账就至少得有一个多亿吧?”
许臻道:“分账确实不少,但是我们事先协商好了,《失孤》是公益电影,盈利部分会全部捐赠给寻亲机构。”
不良出身
徐瀚:“……”
许臻瞧着徐瀚呆滞的表情,虽然心里也在淌血,但还是忍痛替自家公司解释了一句,道:“我们琅琊阁才刚成立三年,资金肯定是优先投在扩张上的,账上不可能趴着太多闲散资金,有钱就都投进项目里了。”
说着,他随手翻了翻手中的剧本,道:“这部电影……我感觉一个亿可能都拍不下来。”
“对于我们琅琊阁来说实在太吃力了。”
许臻嘴上这么说,手上却抓着剧本不舍得撒手。
他好想演这部《无双》里的男主角,但是,钱不够啊……
两人说话间,门外的庄文辉已挂断了电话,朝包间这边走了过来。
趁着他最后这几步路的功夫,徐瀚神色一凛,小声道:“有钱没钱的,反正你先把他唬住,别把这个本子放跑!”
“把你‘忽悠神’的本领都拿出来!”
许臻:“……”
这……我咋忽悠?
我是真没钱啊!
……
几秒钟后,庄文辉回到了包间里,笑着告罪道:“抱歉,抱歉,刚刚有事情耽搁了。”
“我自罚一杯!”
说着,他往自己的杯子里倒了些红酒,一饮而尽。
包间里的三人随口闲聊了几句,话题终于还是又拐回到了《无双》上来。
许臻不是一个会虚与委蛇的人,他为人处世秉承的原则是待人以诚,哪里懂得什么“忽悠”。
所以,当庄文辉开诚布公地询问他的投资意向时,许臻犹豫半晌,终于还是如实交待:
自己确实特别喜欢《无双》这个剧本,但是琅琊阁只是一家刚成立不久的小公司,独立投拍这样一部大制作,恐怕有些困难。
他更主要的意向还是在表演方面,希望庄老师在选角的时候能考虑自己。
然而这番话听在庄文辉耳中,却又是另一番意思了。
——他觉得,许臻在委婉地表达,自己必须要让他演男主角,琅琊阁才肯为这部电影投资。
这就与他的原意相违背了。
庄文辉是个直肠子,听到许臻的表态,微微蹙眉,直截了当地摇头道:“很抱歉,选角方面我不会考虑的。”
“我知道许臻你是一个特别优秀的演员,身边的很多朋友都跟我夸过你。”
说着,他认真打量着眼前的许臻,道:“但是,你跟我心目中的‘李问’相去甚远……”
“你太年轻,也太书生气了,”庄文辉摇头道,“像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听话孩子。”
“天生的气质就不适合演李问这种角色。”
四季彩十花
在餐桌的另一边,徐瀚听着两人的对话,忍不住别过了脸去。
……活该你们这么大的名气,一个两个都是穷光蛋!
尤其是庄文辉,你是来拉投资的,居然直接批判金主??
然而这时候,许臻认真听完庄文辉这番话,却并没有显露出半点生气或者是不满来。
他的眼神很清澈,气质干干净净,确实如庄文辉所说,眼中带着些稚气未脱的青涩感。
他拿起餐桌上的白瓷壶来,给杯子里倒了小半杯清水,微笑道:“抱歉,徐叔、庄老师,我失礼一下。”
武道 大帝
说着,许臻将这小半杯水倒在手上,而后五指张开,用这只沾湿的手轻轻向后捋了一下头发。
旋即,他又用沾着水的无名指抹了一下两边的眉毛,同时轻轻咬了咬嘴唇。
整套动作,不到十秒钟。
庄文辉没看懂许臻这是在做什么,略微有些发蒙。
然而下一秒。
当对方抬起头来,与自己四目相对时,庄文辉的瞳孔猛地一缩。
——短短数秒钟内,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像是彻头彻尾地换了个人。
由于水的作用,他额前的碎刘海被暂时捋到了脑后,露出了完整的额头,湿漉漉地发尖向下滴着水。
原本被刘海遮住的眉毛露了出来,在潮湿的状态下,看上去浓密而凌乱。
随着发型的变化,许臻整个人的气质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方才的那种稚气未脱的青涩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像是一瞬间从没长大的孩子变成了一个成熟的青年。
深邃的双眼自下而上地逼视着庄文辉,颓废中透露着一丝丝的危险。
许臻看着眼前与他对视的庄文辉,嘴角微微上扬。
这一刹那,庄文辉只觉自己的心跳剧烈加速。
……这是谁?
这个人是谁?!
他瞬间汗毛炸起,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