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rxvx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臨淵行 起點-第七百二十一章 這是你的使命讀書-km0x3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那褴褛巨人犹自带有怒气,道:“我生来本是自由身,原本是要成为统治诸天万界的主人公,却被帝混沌俘虏,奴役这么多年,小丫头还嘲笑我没有工钱!不当礽子!”
“是!是!不当礽子!”
苏云附和两句,道:“道兄,可否施展轮回之道,将我们送回第七仙界?”
那褴褛巨人怒气方消,对苏云的选择颇为不解:“送回第七仙界有什么好?混沌将死,轮回将灭,到那时,这里将再被混沌海覆盖,一切都将灰飞烟灭,不复存在。你来到第一仙界,还有大把时光可活,回到第七仙界,便距离死期很近了。”
苏云道:“家业皆在,不敢离去。”
紫府门外传来莹莹的笑声:“士子不是家业在那里,而是他认识的女孩子都在那里,他舍不得……”
苏云起身,告罪道:“道兄稍候,我去去就回。”
过了片刻,苏云折返回来,外面没有了莹莹的叫声。
读心高手 祝老四
那褴褛巨人也是松了口气,道:“我真身尚在开辟第八仙界宇宙,无暇亲自助你,只能分身相帮。但紫府中的法力并不高强,很难一次将你送到第七仙界去。”
苏云连忙询问道:“道兄一次能将我送到多远?”
————
褴褛巨人盘算一下,道:“斩开未来,回到过去,是帝混沌的神通。我乃轮回圣王,若论轮回,本事还在他之上。倘若没有被人夺气运,又没有被人劈成两半的话,仅凭五府这点法力,也可以让你俩直接跳出轮回,来到八界宇宙之外。但是现在,我一身道行被人抢了去七成,又被混沌海消磨掉几分,这些年不断给帝混沌做苦力,无暇修炼,只怕……”
苏云听着听着,心里便犯了嘀咕。
果然,只听褴褛巨人道:“……多半只能把你们往前送出八万年的岁月。再往前便不行了。而且每将你们送出八万年,我须得歇息一段时间,等待紫府恢复法力。”
苏云正欲说话,只听紫府门外呜呜作响,却是被吊在门下的莹莹在挣扎,试图说话。但好在这丫头被他堵住了嘴,说不出话来。
苏云知道那丫头所想,问道:“一丰的法力,可以向前送出八万年?”
废材逆袭:腹黑爹爹特工娘亲 九尾鱼
莹莹便不再挣扎。
苏云问的问题的确是她所想的问题,但询问的方式不同,并不会刺痛褴褛巨人的内心。
褴褛巨人惊讶道:“一丰的法力?你的意思是紫府中的先天紫气,与帝丰的法力相当?倒也可以相提并论。不过这紫气非比寻常,与帝丰的仙气不可同日而语。五府的法力是五丰,可以向前切出八万年,一府只有一丰,走不了太远。”
聯盟之競技時代 顏良文醜啊
苏云心中微动,听褴褛巨人所言,紫府是他模仿七公子的宫殿炼制而成,那么紫气是否是这位七公子的绝学?
傲唐 唐远
他很想知道更多关于七公子的故事。
“听其他旧神说,这位七公子曾经托名混沌,潜入另一个宇宙,回归混沌之后才自称混沌七公子,与帝混沌颇有渊源。”
苏云迟疑一下,询问道:“道兄,你当年追随帝混沌,一定是遇到了他,可否说一说当时的情形?”
褴褛巨人道:“当年我战败被俘,不得不与帝混沌定下契约,然后便外出来到此地。也是机缘巧合遇到七公子,帝混沌招待他,我也凑巧在一旁听讲。听他说,这紫府是他老师的故居。他老师便是在紫府中化道。他想起很多事,因此在混沌中重造紫府,纪念老师。他说,这时候他老师还没出生。”
“呜呜呜呜!”莹莹被吊在紫府门下蹦跶来去,有一肚子话要说,只可惜说不出来。
苏云还待再问,褴褛巨人却起身道:“你们先离开紫府,我借你脑后五府中的紫气来施展神通。”
苏云起身,只见褴褛巨人身躯坍塌,还原成一团紫气。
苏云将挂在紫府门前的莹莹和金棺解下来,莹莹已经急得哭花了脸,气鼓鼓的变成一本小破书,躺在棺材上不理他。
苏云伸手去翻书,却见小破书化作少女,在他手上狠狠的拍了一下:“别动我裙子!”
苏云哈哈一笑,带着她离开这座紫府。
待走出紫府的范围,只见他脑后光晕中又有一座紫府出现,依旧是五府。
莹莹正要说话,突然,一道明亮的轮回环从苏云脑后飞出,向空间深处切去,赫然是那褴褛巨人调动苏云脑后五府中的先天一炁,施展神通,带着他们赶往未来!
苏云和莹莹眼前,无数星辰变化,沧海桑田,岁月变迁,八万年岁月一晃而逝!
抢来的妖后不听话 刺靳坷
这期间,多少英雄豪杰诞生,又化作尘土?
待到轮回环消失,苏云和莹莹发现第一仙界移动,自己已经来到第一仙界中,抬头看去,钟山星云上烛龙犹在,只是星辰的位置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现在我们需要等五府中的紫气恢复。”
苏云很是笃定的向莹莹道:“待到紫气恢复,那位道兄便会再度施展神通,将我们送往更远的未来。”
莹莹询问道:“那么五府中的紫气多久才能恢复?”
苏云未曾想过这个问题,急忙去查看五府,只见五座紫府中一丁点紫气也没有剩下。过了良久,才有一丝紫气缓缓诞生。
苏云皱眉,先天紫气恢复的速度这么慢,恐怕要等数百年才能恢复!
若是这样的话,他们岂不是每次前进八万年,都要被困数百年?
而且,第一仙界寿元八百万年之久,需要一百次才能来到第一仙界的尽头,他们岂不是要留在第一仙界一百个数百年?
前后加在一起,也有近万年了吧?
“一定有让紫府快速恢复紫气的办法!”
苏云心中微动,催动先天紫府经,却见自己的修为提升,紫府中先天紫气也在慢慢增多,这才放下心来。
“只要我勤修苦练,用两三个月时间,便可以五府恢复到巅峰状态!现在唯一的问题,便是我灵界中的仙气不多。”
他看向远处,仙界中处处灵山,遍地福地,现在的仙人还不算多,仙气根本没有人去争。
劍魂永駐
于是苏云依旧化作矮胖俊美少年,与莹莹一起四处游历,寻找无主福地,搜集仙气。
如此过了快两个月时间,苏云便搜集了海量的仙气。
这日,两人刚刚来到一处福地,突然只听杀声四起,许多仙人正与旧神杀得天翻地覆。
苏云停步张望,只见那是旧神在追杀铁昆仑。
“他还在反抗?”
苏云颇为惊讶,距离他上次与铁昆仑分别,已经过去了八万年,没想到铁昆仑居然在旧神的围剿下坚持到现在。
这八万年来,铁昆仑的修为实力已经比以前提升了许多,他开辟道境,在第一道境的基础上又开辟出其他道境,修为实力已近圣王。——这时候仙人的境界未定,铁昆仑是境界的开辟者之一,还在摸索确定仙道的境界划分。
旧神的圣王屡屡追杀铁昆仑,被他屡屡逃脱,铁昆仑声名大噪。
铁昆仑也看到苏云,心中一阵惊讶,连忙率领诸仙杀退旧神,他正要前去与苏云说话,却在此时,只见一道明亮的光芒从苏云脑后爆发,切入虚空。
苏云的身形渐渐变淡,消失。
铁昆仑惊疑不定,急忙来到跟前,苏云已经无影无踪。
“八万年前,我见过这个人,他一点都没有变。”铁昆仑喃喃道。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道:“师尊,对方也是仙人,怎么会有什么改变?”
铁昆仑回头,只见一个少年仙人走来,一边走一边抹去脸上的血迹。
微臣有毒
“绝,一个人不可能在八万年来没有任何改变的,即便是仙人。”
铁昆仑向那少年仙人绝道:“八万年天地都会大改,更何况把大道寄托天地的仙人?此人却没有改变。”
少年仙人绝是他收的弟子,这位少年仙人的实力非凡,在混沌海挖矿的途中,见到轮回环,参悟出太一轮回之道。
铁昆仑曾经杀往混沌海,解救那里的仙人,见到绝的资质悟性不凡,于是收为弟子。这些年,绝的实力越来越高明,有成为他左膀右臂的架势。
时光匆匆,不知不觉间又过八万年,苏云在搜寻仙气的途中又一次遇到了铁昆仑,他的实力更强了,隐隐有一代大帝的风姿。
他还在率领仙人们反抗旧神的统治。
苏云的修为也日渐提升,补充五府的紫气所用的时间也越来越短,渐渐从两个月缩短到一个多月。
再过八万年,苏云搜寻仙气时,又一次见到铁昆仑。
铁昆仑修成道境九重,在仙界的混沌海挑战帝倏,落败。
帝倏招降了铁昆仑,任命他为管理仙人的仙帝,同时又安抚伪神伪魔,封了神帝魔帝。
又过八万年,苏云见到铁昆仑时,他已经是一位修炼到九重天道境的存在了,身边强者辈出,隐然在第一仙界有了立足之地。
他正率领仙人们帮助帝倏打造金棺。
又过八万年,苏云再一次见到他时,恰逢帝倏炼好金棺,打造好锁链,将外乡人葬入棺中。
苏云远远见到这一幕,并未近前。
他想起了混沌生物,自己在踏入第一仙界的故事中时,也选择作为一个观察者。他觉得,仙帝铁昆仑的故事很有启迪。
……
时光荏苒,在帝倏的统治下,人族神族和魔族的地位虽然依旧底下,依旧被旧神奴役,但日子却也比从前好了许多。
不知不觉间,时间来到第一仙界的末期,天地大道开始衰败枯亡,铁昆仑也染上了劫灰病,身体有崩溃化作劫灰的征兆。
他又一次看到了苏云。
苏云的出现,又让他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造反起义的那段岁月。他急切的想要寻找苏云,询问他永生不朽的奥妙,然而苏云又一次消失了。
第一仙界劫灰灾变愈演愈烈,已经有不少仙人化作劫灰,还有些人演变为劫灰怪。铁昆仑去求见帝倏,祈求这位无所不能的大帝救黎民苍生。
然而帝倏只是冷冰冰的回了一句:“这是八百万年前便已经注定的劫数。”
神与魔也开始死亡,惟独真神像是永恒。
苏云又一次出现时,又看到了铁昆仑,这位大帝已近暮年,他又一次造反了。
一切从只狼开始
苏云和莹莹已经不去收集仙气了,苏云和小书仙对这位人族第一位仙帝的一生充满了好奇。
铁昆仑造反起家,因为不忿人族的遭遇,于是造反,战天斗地,最终杀出一条血路,成为那个时代最为强大的存在之一。
他为了种族的命运,在挑战帝倏失败后,甘愿臣服,用自己的臣服换来人族生存空间。
而这一次,他已经走到暮年,又是因何而在临终前造反?
他的故事,没有被历史记载过,像是未曾存在过,不能不让苏云和莹莹好奇。
苏云和莹莹看到他与一众仙将在抵御旧神的围攻,在护送着最后的人族部落攀登北冕长城。
北冕长城上,浩浩荡荡的人族部落正在其他仙人的护送下,翻越这座几乎不可能翻越的城墙,前往城墙对面的新家园!
旧神的围攻更加剧烈,仙廷的一个个强者已是强弩之末,纷纷倒下,最后只剩下铁昆仑与绝。
旧神苦战不下,只好围困。
就在苏云和莹莹即将消失的时候,铁昆仑拔剑自刎,割下自己的头颅送到弟子绝的手中。
“绝,这是你的使命!”他的头颅说道。
绝捧着铁昆仑的头颅,离开长城,跪在空中,高声道:“我已经杀了逆帝铁昆仑!我要见帝忽!我要见北帝忽——”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