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zyr小說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月下不追夢-143.可能是巧合吧鑒賞-254ko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小說推薦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宁然抬眸看向李长安,神色有点冷。
“你是想考临城五中吧?”
李长安神情微顿,有些惊讶,嘲讽看她,“看不出来,你还知道临城五中。我以为,你那脑袋就是放在上面当个摆设。”
宁然没在意他的话,语气淡淡的。
“如果我是你,在这最后一年,就会老老实实学习读书,谁也不招惹,尤其,别来招惹我。”
一般而言,在县里上初中的学生,中考后,基本上都会升入镇上其附属高中。
比如宁然现在就读的这所初中,名为第三附属中学,其实就是镇上三中的附属初中,学生毕业后,大都会直接进入三中继续念高中。
只有那些学习成绩非常优异,中考考出个极为难得的分数,又非常优秀的人,才会想到省城的高中。
因为省城高中与镇上高中不同,无论是从哪个方面讲,条件都是百里挑一,实力非常过硬,在省城高中出来的人,单凭成绩而言,基本都能考一个很好的大学,相比之下,小镇小城的升学率就非常可怜了。
但是,省城不是一般小镇县城能比,也是有道理的,省城不但经济发达,有高楼大厦,生活条件好,经济水平也高,导致花钱的地方特别多。
故而,一般农村人家的学生,就算成绩优秀的过分,足以被省城高中注意,也基本没有经济条件可以支付高昂的学费与生活费。
这其中,属临城五中是翘楚中的翘楚。
先不提高昂的学费,众所周知,临城五中是所名校。
不但是名校,还是所百年老校,更是前些年闹革命那段时间之后,少数的没有被影响太严重的学校之一。
这么些年来,临城五中一向以升学率最高而闻名,出过很多名牌大学的好苗子。
最多的那一届,五中院士班有超过大半的人进了国家顶级学府。
比如北大。
再比如清华。
凭借这个,五中一直在临城所有高中里脱颖而出,入学录取分数线节节升高,年年都被评选为重点高中,就是和附近几个省城里相比,临城五中也不逊色,瞩目得很。
可想而知,临城五中有多么的优秀出名。
而且,无论是教师资源,师资力量,还是学生质量,教学底蕴,亦或是背后的靠山,都是没话说,一比一的强大。
这样的名校,自然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门槛高,招生极其严格。
即使有钱,也不一定能进临城五中。
李长安听完宁然的话,露出荒谬的神色,不可思议的看着宁然。
“你怎么……这么看得起你自己?”
宁然面色不改。
李长安看着她,被气笑了,顿时就想动手。
这个时候,学校里基本上没什么人呢,可不就是动手的好时候?
但李长安的这个想法还没付诸行动,身后突然有道声音响了起来。
“长安,不是叫你去教务处吗?这么停这儿了?”
李长安神色顿变,瞬间收回了那副狠厉模样,变脸速度看的宁然都想拍手叫好。
不远处,一个中年妇女正朝他们走过来。
李长安顺势转身,叫了一声,“妈。”
宁然也借机看了个清楚。
那正是李长安的母亲,宁水村支书的妻子,文成秀。
壹地青瓦
今天是她送自家儿子来学校办手续的。
何以为天 砍人
文成秀怀里还抱着一摞书,衣着整齐干净,看着很有知识分子的味道。
她走过来,本来是想跟李长安说话,结果一转眼就看见了宁然,顿时一愣。
“这是?”
李长安哦了声,从善如流的走近一步,“妈,你忘了,这不是宁爷爷家的宁然吗?”
女孩,我好佩服你!
宁然微微皱眉,直接退后一步。
嫌恶之情溢于言表。
李长安面上的表情差点维持不住。
文成秀没注意,一听李长安说是宁然,再看宁然时,多看了几眼,连忙走过去。
“哎呀,是宁然啊,多日不见,像变了个人似的。”
二战之救赎
宁然礼貌的颔首,“文姨。”
文成秀点头,想到宁清凤一家以及那些糟心事,看着宁然的眼神就多了点惋惜。
“好孩子,你也是来办手续的?”
“嗯。”
“哎,那你是一个人来的吗?”
文成秀眼神里又多了点可怜。
陰陽執事壹生
宁然淡声道:“倒不是一个人。”
话出,不但文成秀,连李长安也怔住。
宁然家的事在宁水村闹的沸沸扬扬,谁家不清楚宁然家的底细?
和宁清凤家闹掰后,他们还有可以来往的人吗?
至尊狂妻
李长安一瞬间有点慌,但随即就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怕什么?
看宁然的样子,也不想像是个有后台的,肯定是她怕丢脸,硬撑着说而已。
李长安顿时安心了不少。
宁然没耐心再在这里待下去浪费时间,简单和文成秀说了句,就转身离开。
也不知道梁正英办完事没有,会不会等急了。
文成秀还没反应过来,宁然就走远了。
但既然人走了,文成秀也没必要叫回来。
她心里想,宁然一家,都是不省心的灯,有那么糟心的亲戚,往后还不知道会被祸害成什么样子,还是能不来往就不来往就好。
文成秀心累的叹口气。
“妈,您想什么呢?”
先前和宁然说那么些话,令李长安现在多少有点心虚。
又见文成秀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李长安就试探的问出口。
文成秀回神,看着自己一表人才的儿子,多少有点慰藉。
“没事,一些家长里短的,你也不用知道。”
李长安哦了声。
文成秀伸手揽住李长安,带着他走。
至尊毒妃
“你那些手续呀,妈刚刚给你都办好了。我们直接回去吧。”
李长安眼神一闪,故作惊喜的道:“谢谢妈,您辛苦了。”
文成秀抬手揉揉他的头,“跟自己的亲妈有什么好谢的?不过……”
李长安心里一突,“怎么了?”
文成秀道:“长安,刚刚我过来时,听学校的工作人员说,你们梁老师今天也来学校了。”
李长安一愣。
所谓梁老师,就只有他的班主任梁正英。
可是……据他了解,梁正英一般不会在放假期间来学校的。
“而且,”文成秀皱眉,话音一转,脸色有些凝重,“我听他们讲,好像你们梁老师带了一个什么……学生?我本来还想去找一下你们老师,但没人知道他在哪儿。”
不知为何,文成秀说这话时,李长安脑海里突然闪过不久前宁然说的话。
她不是一个人来的。
随即,李长安就甩了甩头,把这个想法压下。
他疯了吗?
就宁然那种学生,八辈子都不可能跟梁正英这样的人扯上关系。
梁正英的为人,他清楚,平时梁正英都很忙,顾不上别的,就是连他们重点班,梁正英都有顾不上的时候,又怎么可能会有闲时间知道宁然?
李长安为自己将宁然和梁正英放在一起恶寒了下。
他随口道:“可能是巧合吧。我们梁老师没空去管什么学生,要是重点班的,学校保洁阿姨都认识。”
文成秀觉得也是,就没再说什么了。
他们出来的急,回去也有事。
没多久,文成秀与李长安就把这件事给抛之脑后。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