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xs7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代號候鳥 線上看-第一百三十三章 解圍閲讀-ecu4k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卓少卿终于和吴同光打了照面。两人相差十多岁的年纪,可是两人还是有些相同的气质,唯一的区别是,吴同光没有卓少卿那种浪子气、匪气,卓少卿是落拓不拘形态的魏晋高风。
而吴同光是端正堂堂的秀丽儒雅,这种儒雅之气又颇经历风霜斗争,只要稍微一皱眉,眉宇间又灌足杀伐果敢的英气。
郑碧婉冲上前去,扶住卓少卿,鲜血同样也染红了她。
吴同光冲徐伯豪带来的马仔喝道:“还不快去找医护人员,一刻钟内不回来,我就毙了徐伯豪。”
妳說愛情不過夜
那领头的马仔连声诺诺,连滚带爬的从楼上跑了下去。
吴同光这才对卓少卿道:“昨日在慧云法师故居墙上的字画是你的手笔?”
卓少卿道:“正是。”
“那么我们是敌人,还是朋友?”
卓少卿笑道:“这个还难说得很。”
“你知道我们要去?”
“李青峰去过的地方,你们必然会寻过去。”
吴同光道:“可是你却用字画将雷音留下的线索——‘冬袭涞水,荣河可鉴’遮住,你是不想什么人看到?”
卓少卿道:“那八个小字正是李青峰刻的,我若是不将它遮住,我怎么能担保是敌人还是朋友先看到这个线索?”
吴同光有些不信,说道:“你是说你藏匿墙上的八个小字,是为了保护雷音留下的线索?”
“我有什么必要欺骗你?我大可将墙上的小字铲去,一了百了。”
徐伯豪中毒不深,仍能开口,他嘶声道:“别信他,他才是你的敌人,前日在火车上打死雷音的黑影就是他!”
卓少卿冷冷的“哼”了一声,对徐伯豪说道:“普天之下,只怕唯独我一人是绝对没有理由去打死雷音。”
吴同光奇道:“为什么?”
卓少卿一字字道:“因为我爱命得很,我才是雷音。”
卓少卿是雷音?
神秘老公你是谁
众人惊讶道:“你是雷音?”这个消息才真正让人如闻雷音。如果卓少卿是雷音,那么李青峰是什么人?
“李青峰代号‘寻火’。”
如果卓少卿是雷音,那么卓少卿的任务是什么?
吴同光脑中将前前后后所有事情想了一遍,李青峰是我方人员无疑,但是林雨桐在闻听火车上枪响的一刻,他第一反应是“共 匪内讧”。
这么说党通局固然是为了抓捕中共人员来到火车上,而目标却是李青峰和卓少卿。在李青峰第一次到南京与卓少卿会面后,自然有办法去查出卓少卿的身份。
卓少卿道:“两军交战,用‘间’至上。要知道,我中有敌,敌中有我,‘寻火’就是要打入敌人内部,从敌人内部挖出埋在我军中的‘火 药’!”
也就是说李青峰所作的工作,实际上和吴同光是一样的,只是李青峰任务层级更高。
吴同光道:“那么‘雷音’呢?”
最牛寻宝人
卓少卿看了一眼李梧桐,说道:“如果李青峰对应的就是保密局的吴同光,也就是你这位‘侯鸟’同志,那么他还需要一位联络员。”
“这么说‘雷音’是联络员?”
秘密保鏢 楚國太傅
卓少卿道:“不光是联络员,我还是行动执行人,当‘寻火’有所查获,找出打入我方的高级间谍,就由我来负责实施斩首行动。”
怪不得卓少卿能步步捷足先登,原来他是李青峰的联络员。一人负责侦察,一人负责斩首,“寻火”和“雷音”是相互配合的秘密行动。
卓少卿忽然说道:“南边为避雷雨,雷音乘六日拾贰次火车抵津,沿途防匪。”
他这没头没脑的念出了一句奇怪的话来,众人皆不明白什么意思。可是吴同光却听得明白,这是李梧桐给他送来的任务电报,换言之,卓少卿的身份确定就是“雷音”。
这下终于把所有问题解释清楚了。这两日大家像亡命徒一样追查的东西,也已经落到了吴同光手里。
吴同光的任务是照应“雷音”,让“雷音”能顺利接到情报,就是说吴同光应当是尽全力为“雷音”和“寻火”的接头提供保护。
如今“雷音”就在眼前,“寻火”不惜生命传递出来的情报,马上也要破解,任务即将完成,他唯一担心的是李梧桐的身体状况。
吴同光道:“既是任务即将完成,何必在他们面前暴露身份呢。”吴同光口中的“他们”自然指的是郑碧婉和徐伯豪。
卓少卿笑道:“我自然不担心他们会泄露我的身份,只因这世界上有一种人,是永远不会泄密的。”
徐伯豪是老江湖,自然明白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他嘶声道:“我只求来个痛快。”
卓少卿眼神向吴同光示意,要他开枪。吴同光迟疑了下,这人已经没有反抗能力,硬要击杀他,反而还下不了手。
紈絝樂妃:至尊鬼帝霸寵妻
“徐队长,你要一个痛快是吧?”倒在地上的保卫先生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他问道:“你说,你肯不肯放过我的家人?”
徐伯豪自知今日难逃一死,狂言道:“任何给共 匪提供帮助的人,我们都不会放过,你那一家老小……”
保卫先生大吼一声,使出了生命最后的力气,向徐伯豪扑了过去,将他按在窗沿,厮打在一起,二人俱是中了毒剂,没有多少力量,但此刻二人手撕牙咬,画面也颇血腥。
吴同光放下长枪,正欲伸手将保卫先生拉开,忽然只觉背后一阵劲风袭来,不知卓少卿是掷出何物,但这个劲道正好打中厮打中的二人,将二人向前推了半尺。
“啊——”二人齐声惨叫,从窗户跌了出去。阳光正耀眼,只见两个人影从窗户跳落,楼下枪响一片——徐队长的命令:任何人从窗户和大门出来,都乱枪击毙。
吴同光微有怒意,喝道:“你这是干什么?”
卓少卿笑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难道你入行的时候,没人教过你吗?”
黑天鵝的華麗蛻變
“那只是对敌人!”
“那保卫阻拦你的时候,可曾当过你是自己人?”
“强词夺理!”
郑碧婉看着卓少卿,本能的退后了一步,她和卓少卿、吴同光之间,无论如何也不是自己人,而且她已经知道了卓少卿的秘密。
徐伯豪和保卫都被灭口,那她呢?
卓少卿目光迎上了郑碧婉,柔声道:“我说过,我从来都把你当做自己人。”
吴同光握紧了长枪,他突然意识到,情况可能没有他想象中简单。
卓少卿轻轻按下了长枪,道:“你莫要紧张,这个世界上,并不是除了黑,就是白,特别是政治和战争,很多时候都没那么泾渭分明。”
他继续说道:“之前李梧桐受伤,你只身一人无法闯出去,所以扎伤徐伯豪,要求医护人员进来,这种机智我不得不佩服。
现在情势不同了,徐伯豪和司徒静都被收拾掉了,下面的都是乌合之众,此刻我虽然不能再战斗,但是凭你和郑碧婉,想必冲出去不难。”
卓少卿又道:“我知道天津城里有一个医院,绝对安全,而且可以拿到解毒剂。”
吴同光心中一软,看了一眼李梧桐,李梧桐已经处于昏迷状态,单就一个郑碧婉,他已经不是对手,他心中对“雷音”的做法有千万个不满,权衡再三,终于点了点头。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