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從離婚開始的文娛 txt-第二百二十三章 降職熱推


從離婚開始的文娛
小說推薦從離婚開始的文娛从离婚开始的文娱
叮叮叮。
这一次,响的是座机,田文斌精神一震,接起座机电话,道:“喂,我是田文斌。”
“我是尹良军,上午一号会议室中有个会议要开,你到时候过来一趟吧。”
尹良军说完,便挂断了电话,态度有些冷厉。
放下座机,田文斌还有些没反应过来,突然被通知开会,而且还是一号会议室中,偌大的会议室,不应该只有两个人啊。
刀锋部队
……
时间回到十分钟之前。
副台长姜波办公室,姜副台长正喝着茶听着相声,突然座机电话响了起来。
铃铃铃。
姜波皱了皱眉,平常他的座机电话是不会响的,作为正在等退休的副台长,还能有什么事情能找上他呢?
拿起座机,还没说话,就听到其中传出来熟悉的声音,“老姜。”
这道声音姜波听了几十年,根本忘不了,顿时放下茶杯挺直身子,道:“台——局长。”
尹良军道:“上午我会去台里一趟有事情宣布,你通知一下台里总监级以上的人到一号会议室开会,时间就定在十点半吧。”
姜波听了一愣,尹良军现在是河东省文化总局分局的局长,怎么又突然到台里开会了?还通知这么多人?
而且,怎么没有直接找一把手田文斌?还是找了自己?
姜波近年来在台里的存在感虽然比较低了,但一步步走到副台长的位置上,脑筋转的还是很快的,略微一想,就知道肯定是要出事了,而且还是大事!
不然尹良军不会绕过田文斌而直接找他的。
“好的,局长。”
挂掉电话,姜波的茶也不喝了,开始挨个打电话,通知台里的高层们上午十点半在一号会议室中开会。
……
十点半,一号会议室中。
许多人都嗅到了一股不对劲的味道,今天居然是渐渐退居二线的姜副台长通知他们开会。
这可是很不对劲啊!要知道,田文斌台长对权势看的还是很重的,这种事一般都是直接由他通知到各部门领导的。
田文斌今天来的挺早,他踏进会议室,顿时一双双眼睛向他看了过来。
三三两两的一些离得近的人向他打招呼,田文斌微微点了点头,看向已经坐到首位的尹良军,走过去道:“局长,这是?”
田文斌面带询问之色,不过尹良军挥了挥手,让田文斌先去坐下等他讲。
田文斌有些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不知为何,他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而且瞧着尹良军的眼光,很不对劲。
不过心里虽然翻来覆去,但田文斌还是强吸一口气,让自己恢复镇定,脸上始终没漏半分怯色,只是坐等尹良军这次开会要说的事情。
尹良军双眉微皱,坐在会议桌首位,脸上隐隐透着一股不渝之色,让到场稍晚的几名工作人员心惊肉跳。尹良军担任省台多年一把手,在场基本都是他得老下属,深知尹良军的脾气。
尹良军看了一下时间,目光扫过众人,人都已经到齐,轻咳一声,道:“我把大家叫过来,是有一件事情通知一下大家,之前我从台里调任文化总局河东分局太过仓促,一时间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来主持台里工作,就劳累了田副台长暂代了一段时间的事务。”
许多人听到这里,都是悚然一惊,或明或暗的一双双目光瞧向田文斌。
这段时间,已经没有人称呼田副台长了,这一次尹良军突然这么说,就很值得玩味了。
同样的,田文斌一直故作淡然的表情也维持不住了,瞬间脸色沉了不少,不过没有说话,而是等待尹良军接下来还没说完的话。
千金记
尹良军不急不缓的继续道:“总局已经定了新台长的人选,明天就会从京城过来,大家也都做好准备迎接新台长吧。”
尹良军话还没说完,会议室中就不时的响起抽气声。
空降台长!
众人此刻再看向田文斌的目光,不再像往常那般充满敬畏,而是有些同情和怜悯。
在河东省电视台的历史上,还没有这种先例出现,“代”台长的“代”字不仅没有出现,反而又从台长被撸成了副台长。
这一刻的田文斌,着实有点惨啊,从台长到副台长,虽然是往后退了一步,但在以后的仕途中,如果没什么特殊情况出现,基本算是走到了尽头。
试问,这样一个从台长又被降到副台长的人,哪个大领导还会再用?
节目部总监姚崇对于田文斌的遭遇冷眼旁观,当初他要把林启封安插进《吐槽大会》做主持人的时候,姚崇就是持反对意见的,只不过当时田文斌刚刚成为台长,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根本没考虑姚崇的意见。
姚崇看着有些木然的田文斌,收回目光,喟叹了口气。
田文斌打死也想不到吧,一个小小的谭越,居然能让他栽这么大一个跟头。
尹良军站起身,向会议室外走去,走了两步,又转身来到田文斌身边,轻轻叹了口气,拍了一下田文斌的肩膀,最终还是没有说话,转身离开。
他很看好田文斌的,不然当初也不会提议让田文斌来接替他做省台台长,但到了现在,田文斌让他失望了。
让他失望是一回事儿,尹良军记忆中,全国各大电视台,还没有从正职掉到副职的例子,或许有他不知道,但这也证明了以后发展受阻的现状。
可以说,田文斌以后的路,难走了啊。
尹良军沉着脸,转身离开,田文斌的失职,也大大削弱了他以后对省台的掌控,新来的台长,是从总局空降,以后还需要慢慢磨合啊。
尹良军离开之后,会议室中顿时就热闹了起来。
一双双眼睛,扫过这位刚刚从代台长退下来的田副台长。
啧啧啧,还是田副台长喊着顺口啊。
随着众人的散去,关于田文斌由正职转回副职的消息,开始迅速的在台里传了起来。
……
河东省电视台,宛如飙风过境,众人的热议一浪高过一浪。
“真的假的?台长——不,田副台长真的下来了?”
“刚开完会,尹局长亲自宣布的消息,现在在台里都传遍了。”
“啧啧啧,为什么啊?我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种事儿呢。”
“这还用想吗?田……副台长上任以来,也没做错过几件事,最严重的就是《吐槽大会》了,好好的一档全国排名第一的王牌节目,被田副台长安插林启封给整垮了,上面领导能不追究责任?”
“也是啊,这下惨了,不仅那个‘代’字没有去掉,反而还从台长被撸成了副台长……”
《吐槽大会》节目组。
郑光初听到消息都被吓了一跳,这绝对是一件大事。
福 臨
连忙放下手头的工作,打开三剑客聊天群,直接艾特了谭越和许诺,迅速说了一下田文斌从台长降到副台长的事情。
放下手机,郑光连忙端起桌上的茶杯,向茶水间那边过去。
他去看一看,听一听,唔,热闹。
距离郑光位置不远的地方,林启封脸色有些苍白。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田文斌可是他的靠山,现在靠山虽然还没倒,但矮了一截啊。
林启封目光扫了一下周围,总感觉不少人是用嘲讽的目光在打量他。
这段时间,即使田文斌对他的态度不如之前,他也对田文斌有了一些不满,但总的来说还是希望田文斌发展的好,毕竟有田元在两人中间,林启封还真不怕田文斌以后不帮他。
更让林启封有些恐惧的是,《吐槽大会》之所以会垮掉,是因为谭越走了,谭越之所以走人,是因为田文斌把他安插进《吐槽大会》而惹怒了谭越。
现在田文斌这种大佬都落得这样一个下场,他一个小小的主持人,会被怎么处置?要知道,台里可是有不少流言蜚语,以前有田文斌罩着,这些流言蜚语林启封不在乎,但台长都要换人了,新台长可不会对他客气啊。
“封哥。”
突然,林启封听到一道声音,转头看过去,田元拿着一个盒饭向这边走了过来。
林启封脸色有些不对劲,站起身,看向走到近前的田元道:“你怎么来了?”
田元嘻嘻一笑,晃了晃手里的饭盒,道:“我来给你送饭吃啊。”
说着,田元就把饭盒放在林启封的桌上,脸上有些疑惑,道:“封哥,我今天怎么感觉台里的人都有些怪怪的?”
自从田文斌当了代台长以后,田元到省台的频率就大大增加了,每次来都会有一大群人主动打招呼问号,而这次再来,向她打招呼的人少了一大半,而且看她的目光也都变了许多。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田元感觉到一种幸灾乐祸的味道?
“元元。”
林启封皱了皱眉,声音有些沉重。
田元道:“怎么了?封哥。”
林启封看着田元,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你爸他不是台长了,以后还是台里的副台长,明天会有台长从京城那边空降过来。”
田元闻言一愣,瞪着眼睛看向林启封,她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电视台之所以对自己这般客气,许多晚宴之所以邀请自己,都是因为父亲在事业上更进一步,成了省台一把手。
这种待遇,是田元以前所享受不到的,再让她回到从前,她自己都有些难以接受。
“封哥,你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吧?”田元脸上的笑容也没有了,只是直直的看着林启封。
林启封眉头皱起,点头道:“我没骗你,现在台里都在说呢。”
砰!
田元一个没拿稳,拆了一半的饭盒从手里滑落,这一层的肉汁、菜汤尽皆洒落。
林启封惊呼一声,看着自己办公桌上的一片狼藉,正要斥责田元,却见田元已经快步离开了。
我的美女总经理老婆
“元元,你去哪儿?”林启封出声喊道。
田元没回应,只是快步向电梯走去。
林启封犹豫了一下,还是想先收拾了自己的桌子再去追田元吧。
另一边,田元坐电梯直接来到台领导所在的楼层,找到父亲田文斌的办公室,门都没敲就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这间河东省电视台最宽敞的办公室中,此刻已经空荡荡一片了,公文架上已经被搬空了。
田元伸手拉住走廊一个路过的工作人员,问道:“我爸呢?”
工作人员突然被拉住,眉头皱了皱,把胳膊从田元手里拔了出来,道:“明天新台长就要到了,田副台长把办公室给新台长腾出来了,你可以去田副台长以前的办公室找他。”
说完,工作人员就快步离开了。
田元眼睛突然湿了,心中酸的要死,感到委屈和悲哀。
脚步快速的来到田文斌以前的办公室前,听到里面有声音,田元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父亲让请进的声音,田元才推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田文斌正坐在办公桌后面,俯身在桌子上批文件。
田元看着这样弯腰的父亲,感觉他似乎老了不少,鬓角的白发比以前多了好多。
“爸。”田元开口喊道。
田文斌听到声音,抬头看向田元,有些诧异,道:“元元,你来了啊。”
田元抽了抽鼻子,打量了一下这间办公室,这几次来,看惯了那间大办公室,再看这间就差了许多,田元撇嘴道:“爸,你怎么搬回来了?”
田文斌怔了一下,笑道:“没事儿,之前爸不是暂代几天台长的职务吗?现在暂代的时间到了,就搬回来了。”
田元本来还想问,但被田文斌打断了。
田文斌道:“元元,你先回去吧,我这边还有工作要处理。”
田元跺了跺脚,看着已经低下头继续工作的父亲,只好转身离开。
走出办公室,田元来到茶水间,接了杯水坐到卡座里休息一会儿,顺便想等会儿再去找父亲问个清楚。
这时候,身后卡座里,有三名工作人员小声说着话。
“真惨啊,田副台长估计是要在这个位置上干到退休了。”
“是挺可怜的,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当初要不是他非要把林启封安插进《吐槽大会》,谭老师也不会走,谭老师不走,《吐槽大会》也不会垮,他也不会被撤了职。”
“田副台长不像是那么糊涂的人啊,还没转正呢,怎么就做出任人唯亲的事情了,台里谁不知道,林启封和他家闺女的事情。”
“不能说可惜,得说活该,谭老师可是我偶像,要不是田副台长欺压,我还能天天见到谭老师呢。”
“……”
田元听到众人小声的议论,整个人都惊呆了。
是自己……害了父亲?
……
京城,谭越家中。
谭越也从郑光这里知道了河东省电视台发生的大变动。
不过他现在已经脱离了河东省电视台,对于这些事情,也不过是感慨一声便罢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