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洞螟 愛下-第七百九十六節 相柳氏與不可調和看書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石川和柯千龄闻到这股恶臭之后,马上就知道大事不妙。
果然,随着这股气味,一条身形巨大的怪蛇朝着这里爬了过来。
之所以说它怪,那是因为它居然长了九个脑袋。
除了张牙舞爪的八颗蛇头之外,在主躯干之上,还长了一副人的面孔。
师弋如果能看见这怪蛇的话,兴许会觉得有些眼熟。
没错,排除掉身上的蛇头和体型之外。
这怪蛇和之前在山洞,被师弋杀死得蛇妖有那么几分相似。
而另一边,石川和柯千龄看到这怪蛇之后,均不由得脸色大变。
“不好,是相柳氏。”石川脸色凝重的开口说道。
此时,他已经没功夫去管心域之内的师弋了。
这名为相柳氏的怪物,比师弋可棘手太多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附近应该不是相柳氏的领地,祂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柯千龄略带疑惑的开口问道。
可惜,石川也是一头雾水,根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如果师弋在场的话,前后联系应该能够揭开问题的答案。
没错,这相柳氏正是追着师弋来到这里的。
上古之时,相柳氏被誉为万蛇之母,是名号非常响亮的大妖。
之前,师弋占据山洞所灭掉的蛇妖,正是相柳氏的后裔。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话,相柳氏并不会追到这里。
被誉为万蛇之母的相柳氏,祂的后裔多到数不清。
随便折损几个,根本无伤大雅,相柳氏也不可能在意。
然而这一次,相柳氏却因为师弋而亲自出马了。
半夜鬼敲门
因为通过后裔与师弋的接触,相柳氏能够感觉到,师弋身上有祂十分渴望的东西。
没错,那个东西正是息壤。
共工臣名曰相繇,九首蛇身,自环,食于九土。
其所歍所尼,即为源泽,不辛乃苦,百兽莫能处。
禹湮洪水,杀相繇,其血腥臭,不可生谷。(注释1)
相柳又名相繇,祂曾经乃是共工氏的属臣。
大禹治水的传说之中,相柳氏就曾经登场过,只不过祂是作为反派角色出场的。
相柳氏不仅啃食好不容易筑起的堤坝,而且还到处喷吐洪水。
最后,忍无可忍的大禹,就将相柳氏给干掉了。
现在看来,这个干掉只是将相柳氏流放到了域外。
至于祂是在现世成为不死之神的,还是来到域外之后变化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或许有人会疑惑,当年相柳氏为什么要和大禹过不去。
其实,相柳氏和大禹并没有过节。
相柳氏不断摧毁河堤,只是在寻找一样东西。
没错,那东西正是息壤。
其实这一切的源头,还要追溯到大禹的父亲鲧。
鲧偷窃息壤最初是应用于治水的,然后尧帝知道此事之后,直接把鲧给干掉了。
有人很不解,为什么明明息壤治水很有用,尧帝却选择杀掉鲧。
因为息壤对于妖物而言,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相柳氏就是啃食着堤坝之内的息壤,仅用了很短的时间。
就从一介普通的妖物,成长为了一个实力非常恐怖的大妖。
当年,因啃食堤坝内的息壤,从而成长起来的大妖,远不止相柳氏一个。
水患虽然暂时止住了,但是妖物却因为息壤开始祸乱现世。
正是酿下了这样严重的后果,所以尧帝才执意收回息壤,并把罪魁祸首的鲧给处死了。
在尧舜禹三王治世期间,妖物开始横行现世。
当初,黄帝和颛顼帝根本没有想到后世还有这一节。
所以,早年的绝地天通计划,主要就是为了对付不死之神的。
这些妖物就这样成为了漏网之鱼,卡在不上不下的位置,九鼎根本无法奈何它们。
这个阶段妖物发展的有多么强盛,看看禹帝时期他所迎娶的涂山狐女,也能够才出一二来。
相柳氏作为大妖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它不知道助它成长的东西乃是息壤。
相柳氏只知道,它是啃食河堤所以才变强的。
于是,它也就走上了啃食河堤,和大禹对着干的道路。
现世妖物的猖狂行径,让禹帝痛恨不已。
而正是这样的现状,让禹帝动了仿照前人,进一步升级九鼎的心思。
这一次升级,直接耗空了现世所有九牧之金。
当然,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
只要是实力稍强一点的妖物,全部被纳入了九鼎的打击范围。
它们有一个算一个,全部被九鼎踢到了域外。
禹帝为此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毕竟他的老婆女娇就是狐妖。
最终,肯定是难逃九鼎之力的驱逐。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正因为如此,在大禹治水之后。
女娇再也没有出现过,反而多了一个名为望夫石的典故。
不但如此,有了那次妖物祸乱人世的前车之鉴。
禹帝也对他创立的修真体系,产生了一丝警惕。
为何避免重蹈覆辙,禹帝将圣胎境修士也纳入了驱逐范围。
说回前言,相柳氏作为妖物之中的佼佼者。
在不死之术的作用下,它直接升格成为了不死之神。
即便成为了神祇,祂依旧对当初助祂成为大妖的息壤念念不忘。
而透过后裔与师弋的接触,祂感觉到了,师弋身上所特有的息壤气息。
息壤乃是女娲造人的材料,师弋曾经有利用息壤,将血脉纯化回上古人类的计划。
并且,师弋还进行了多次尝试。
正是这样的尝试,师弋身上才会带有息壤的气息,进而被相柳氏感应到。
息壤的味道让相柳氏魂牵梦绕,当年祂不惜和大禹作对都没有得到。
如今意外发现目标,祂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就这样,相柳氏追着踪迹一路跟来了这里。
然而,祂刚刚赶到,就看见目标人物被石川和柯千龄两人摄入了心域之内。
这让相柳氏如何能忍,以往都只有祂从别人口中夺食,祂几时被人这样截胡过。
于是,相柳氏直接显出身形,飞速朝两人爬了过来。
来到近前之后,相柳氏主躯干直接立了起来。
那蛇躯的上半部人身,竟是一个相貌美艳的女子。
祂看着柯千龄和石川二人,笑着说道:
“呵呵,真是稀客啊。
你们这些修炼者来到蛮荒域,却不和此地的主人照面,是不是有些太过无理了。”
面对这美艳的女子,柯千龄和石川露出一脸的忌惮之色。
圣胎境修士虽强,但是却拿不死之神没有什么好办法。
尤其是像对方这种拥有灵智的神祇,那是更加不好惹。
“我二人到此没有提前知会蛇母,还请蛇母海涵。
事情已经办完了,我们现在就走。”柯千龄摆出了一副低姿态,笑着开口说道。
说罢,二人就打算马上离开这里。
“慢着,你们两人人想走可以。
不过,先把之前摄入心域的那人留下。”相柳氏开口拦下二人,直接道出了祂的目的。
柯千龄和石川都没有想到,相柳氏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不行,那人不能给你。”石川断然拒绝道。
“那人与我们有些过节,实在不适合作为礼物。
我看这样吧,蛇母如果想要换换口味的话,我改天寻几个修士送来蛮荒域你看如何。”柯千龄连忙开口解释道。
“哼,少跟我讨价还价。
你二人没有听懂我的意思么,我就要那个人。
不留下那人,你们今天也别想走。”相柳氏闻言,不耐烦的回道。
柯千龄和石川根本就不知道,相柳氏所要的乃是息壤。
这是其他东西所无法替代的,祂已经认准师弋了。
如今,柯千龄已经从石川那里知道,师弋乃是从现世而来的。
现世与假秘境息息相关,尤其师弋还拿着他的心协镜。
一旦承负通过师弋被引回到他们身上,下一次万劫威力暴增,两人只能等死。
不止是柯千龄和石川他们俩要死,有一个算一个,他们那个组织的其他人全都会受到牵连。
承负就像是被推到的骨牌一般,只要出现一个缺口,剩下的关联之人全都跑不掉。
这个代价实在是太大了,正因为如此,他们二人才会对师弋穷追猛打。
柯千龄和石川只想将威胁,消灭在萌芽状态。
正因为如此,他们是不可能将师弋交给相柳氏的。
只有亲手终结师弋的性命,他们才能彻底安心。
“哼,区区邪神,真当我二人怕了你不成。”
眼见已经谈崩了,之前摆出低姿态的柯千龄率先翻脸。
只见他长袖一挥,相柳氏周围的大片环境瞬间镜面化。
在镜面生成的一瞬间,它们又一齐碎裂,攻击目标直指正中间的相柳氏。
镜面碎裂造成的攻击无形且迅速,一瞬间那相柳氏就被斩成一堆碎肉。
“朗照镜界!”
随着柯千龄一声高喝,心域世界直接被他给祭了出来。
相柳氏尚未复原的身体部位,瞬间就被柯千龄摄入了心域当中。
柯千龄知道相柳氏是杀不死的,他也没想过和对方做无谓的拼杀。
先将那相柳氏困在心域之内,等他们二人离开蛮荒域,再做计较也不迟。
然而,就在这是时候。
柯千龄却突然面露痛苦之色,他捂着胸口半跪在地上,张口疯狂的呕吐了起来。
而柯千龄所吐出的东西,竟然是一块一块的镜面碎片……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