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第一百一十二章 觸物思人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女儿家之间的情谊有时说复杂也复杂,有时却很简单,就好比穆习容与林湾湾,这么来往几次,两人很快熟络起来,不过这自然是林湾湾单方面这么觉得。
而穆习容虽然对她怀着一些愧疚,但她还是目的明确地记得她究竟为什么要接近林湾湾的。
虽然知晓能在林家打探到与宁嵇玉的消息希望渺茫,但穆习容还是愿意去试一试。
城西有家甜点店叫宜轩,宜轩家的糕点口碑一向不错,女儿家们都很是喜爱。
网游之最终决战
校花秘籍
林湾湾已经将穆习容看成了是自己的好朋友,她就迫不及待地想带着穆习容来尝一尝。
“穆姑娘,这家店的金丝龙糕尤其好吃,你待会一定得尝一尝,若是你觉得好吃,你告诉我你住在何处,我谴人送两盒过去,也省得你自己拿来拿去地不大方便。”林湾湾眉眼之中都透着一股热情豪爽,叫穆习容都几乎招架不住。
穆习容浅笑道:“林姑娘将这家店夸得天上有地下无,我倒是愈发好奇是什么样的好滋味能让林姑娘夸成这样了。”
林湾湾神神秘秘地眨了眨眼,“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因为林湾湾提早在宜轩家预约了席坐,所以她们点的糕点很快就上来了,而穆习容朝楼下望去,一大片乌泱泱的人群在排着队等着买店里的东西。
过了一会儿,有一身穿淡绿色的白丫头从堂前穿过来,掀开她们的帘子走了进来,放下手中装着一只精巧屉笼的红木盘,说道:“金丝龙糕需要的烹制时间长,糕点师便遣婢子先将这道风吟云糕给上了,还请客人慢用。”
风吟云?
穆习容细细将这几个字琢磨了一下,心道,这家店倒是将糕点的名字都取得格外好听。
林湾湾听了,摆手道:“不急不急,好东西自然需要时间,这道风吟云也是不差的,穆姑娘你快趁热尝尝。”
大爱晚成(金陵雪) 金陵雪
她说着,命人将小笼打开,分盘到穆习容面前。
穆习容点了点头。
这糕点外头看着也精致的很,糕点的形状有圆有方,上头印的是浮雕画,分外好看,都几乎叫人不舍得下口了。
“穆姑娘你快尝尝看。”见穆习容迟迟不下口,林湾湾催促道。
“好。”穆习容从善如流地拿起糕点咬了一口,放在口中细细咀嚼。
这糕点口感绵软,回味甘甜,比普通的糕点确实好吃上不少,但要说是天上有地下无却有些夸张了。
毕竟穆习容也是小姐出身,而后又嫁到了宁王府中,吃的用的都不是俗物,自然并不觉得眼前这糕点好吃到哪里去。
但见林湾湾这般热情好客,一双鹿似的眸子满含期待地盯着她看,她便有些不忍心了。
穆习容只好拿出毕生演技赞叹道:“林小姐说的果真不错,这糕点当真好吃,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糕点了!若不是林姑娘带我来,我恐怕还没有这样的幸运吃到这般的糕点。”
这话将林湾湾都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她摸了摸鼻子,摆摆手道:“哪里哪里,穆姑娘夸张了。这风吟云糕确实好吃,但是等会儿,那金丝龙糕更是好吃呢!咦,奇怪,今天怎么这么久了,这糕点还没上来,往常并不用这般久的。我去问问,穆姑娘且在此处等着。”
穆习容朝她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等林湾湾回来后,身后还带着两个人,正是宜轩里的糕点丫头。
那两个丫头手里端着的,应该就是另外两道糕点了。
“穆姑娘久等了,这还是要去催一催,否则这糕点师都不知道把我们忘到哪里去了。”林湾湾随口道。
亿万帝少神偷妻
其中一着绿衫的丫头笑道:“林小姐说笑了,我们忘了谁都不能忘了你啊,雪娘是怕林小姐吃了会不满意,因此做这道金丝龙糕的时候格外用心,所以才会迟了一些呢。”
“你倒是个会说话的。”林湾湾笑说。
“好了好了,既然糕点都上来了,我也自然不会责怪你们什么。”林湾湾又朝穆习容说道:“穆姑娘快,这道我好不容易讨来的糕点,穆姑娘可得赏脸好好尝尝。”
那两个丫头被林湾湾这像逼迫民女的吃糕点的架势逗笑了,一脸看戏地等着穆习容入口。
穆习容被这六道视线压迫地够呛,她无奈地笑了,拿起那块金丝龙糕。
这金丝龙糕看着其貌不扬,拿在手上还有些粉粉的余温,然而在入口之时,确实叫人有些惊艳。
糕点最外层酥脆爽口,好似有千丝万缕,里头却是软糯香甜,还微微有些黏口,但却恰到好处地不至于黏住牙齿。
确实担得起林湾湾将这金丝龙糕夸得天上有地上无。
不过这类口感惊艳的糕点她也吃过许多了,她对吃食之类的并不刻意去寻,但每每在府中用膳时,总有那么几道糕点甚得她心,而她夹得多的那道糕点,也总会在下几次的饭桌上出现。
后来穆习容才知道,那是宁嵇玉特意为她去找各地有名的糕点师傅做来讨她欢心的,只不过这吃力的事情做了,这人却也什么都不说。
若不是穆习容无意间知道,宁嵇玉做的那些事,他自己恐怕是不会主动提起了,更别说让她知道了。
也许宁嵇玉还在别的她看不见的地方为她做了许多事,却只付出,不叫她知道,别扭得很。
“穆姑娘?穆姑娘?如何?好吃吗?”林湾湾见穆习容有些走神,在她眼前挥了挥手,说道。
穆习容这才回过神来,她点点头,擦去了眼角的一些湿润,“很好吃,多谢林姑娘。”
林湾湾似乎发现了穆习容的一些异常,屏退了那些人,低声小心翼翼地问穆习容说:“穆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这糕点叫我想起了一个人,触物思人,有些感伤罢了。”穆习容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道。
“原是如此,那这人对穆姑娘来说一定非常重要吧。”林湾湾将肘支在桌上,面上也带了些感伤,像是与穆习容感同身受了一般。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