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ptt-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朝堂爭鬥看書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杨恭道面色阴沉,他看着对面的杨师道,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杨氏子弟被燕京令所捉,罚钱也就算了,哪家没有几个纨绔子弟,被刘洎捉到了罚钱,那也是常有的事情。
“按照杨礼的说法,这次刘洎不准备罚钱了事了?景猷,刘洎显然是对我们有些不满了,不然的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杨恭道迟疑道,现在最不好的是,杨氏并没有太多的人在朝中,杨师道也仅仅只是一个御史而已。
“一个刘洎并不算什么,我担心的是刘洎之后,哼哼,说量刑太轻了?简直是笑话,这句话为何以前不说,刚刚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兄长不感觉到有些奇怪吗?”杨师道想的更多。
“你是说,这件事情的背后不仅仅一个刘洎,而是有更多的人?”杨恭道摇摇头,说道:“刘洎今日除掉见岑文本之外,就再也没有见其他人了,岑文本老奸巨猾,这种得罪人的事情,应该不会做的。”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刘洎进行下去,我杨氏的脸面不能丢掉,哼哼,他刘洎做了燕京令,这几年感觉憋屈了。被人压着感觉不大好,想借我杨氏之手,在燕京城立威,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杨师道冷冷的说道。
“不错,不要忘记了,皇后也是弘农杨氏的一部分。”杨恭道嘴角含笑。
刘洎说到做到,自己一个燕京令,更是被天子看重的人物,现在却被这些世家豪族、勋贵子弟压的抬不起头来,这些人在燕京城肆意妄为,这如何能行。
第二天一早,文臣武将聚集紫微殿内,李煜刚刚坐下后,刘洎就走了出来,将自己的意见大声说了出来,打架斗殴,一律充军。这下就引起了满朝文武的惊骇了。
“陛下,臣以为不妥,不过是年轻人之间的玩笑而已,在刘大人这里却成了大事,居然还要充军,臣以为量刑太重,体现不出陛下的仁慈之心。”杨师道大声说道。
这要是让杨氏族人充军,杨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杨大人,有些事情,一句玩笑话就这样放过了,恐怕有些不妥吧!”窦诞冷笑道:“有些纨绔子弟,专横霸道,将别人的酒楼当做自己的,下官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霸道的人。”
“何止如此,有的人还威胁臣,说犯人是赵王的伴读,伺候赵王的,命令臣将人犯释放?目无法纪,岂能轻饶?”刘洎对杨师道怒目而视。
“哦,有这样的事情吗?”坐在宝座上的李煜听了忍不住说道:“刘洎,你好歹也是燕京令,管着燕京,连朕都在你的辖区内,居然还有人胆子这么大?”
“臣惭愧,有辱朝廷威严。”刘洎心中一动,拜倒在地。
“着,加燕京令为燕京府尹,官居三品,赐燕京府尹五色棒,专打作奸犯科之人。”李煜声音之中充斥着威严。一口气将燕京令提升为燕京府尹,赐予五色棒,威慑权贵。
下面的大臣们听了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纷纷望着刘洎,这个家伙也是一个狠人,燕京令提到燕京府这并不奇怪,京师为大,一般都是称之为京兆尹,级别之高,让人瞩目,刘洎成为“京兆尹”也是迟早的事情。
但是这个五色棒就不简单了,任何一个作奸犯科之人,上至王公大臣,下到纨绔子弟,理论上都是刘洎敲打的对象。
“陛下,臣刑部员外郎秦妙有本奏。”人群之中,一个穿着浅绿色官袍的官员越众而出,正是刑部的一名员外郎,排在队伍之末。
“准奏。”李煜嘴角含笑。
“陛下,刑部昨日在追查一名惯犯的时候,发现朝中有人放印子钱,已经必死了三户百姓死亡或者被逼卖儿卖女,请陛下明察。”秦妙不紧不慢的说道。
“是何人如此大胆,朝廷明令禁止放印子钱,何人如此胆大妄为?”范瑾忍不住大声说道。九出十三归甚至还有更狠的,都是印子钱的一种。谁沾染了印子钱,基本上整个人都废掉了,整个家庭也陷入绝境之中,那才是真正的被鲜血沾染的钱财
一般的放印子钱的人都是被人所不齿的,大夏也明确要求不准民间放印子钱。没想到刑部居然在这个时候查到了有人放印子钱。作为一向很刚正的范瑾,双目圆睁。
人群中的窦诞忽然心生不妙。
“窦氏之后窦文,私下里放印子钱。”秦妙声音很大,瞬间在大殿上响起。
窦诞听了一颗心跌落谷底,他死死地望着秦妙,脑海里在思索着,窦氏和这个秦妙有什么恩怨,居然在这个时候,将窦文给挖了出来。
大奸雄 磕蹦
正在思索间,迎面就见杨师道得意的面孔,瞬间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杨师道干的好事情,这个秦妙一定是他安排的。
放印子钱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窦氏的买卖也不知道有多少,毕竟窦氏在官场上没几个人,只能是从其他的地方贴补一下自己,所以就会有各种买卖,这些买卖当中有放印子钱也是很正常的,他就不信,在场的世家大族中,没有人这么干的,只是中间隔着几层关系而已。
“该死的杨氏的。”窦诞咬牙切齿。他将这一切过错都推到杨氏身上。
众人的目光也落在窦诞和杨师道身上,脸上的都露出莫名的神色来,刚刚窦氏借着刘洎,狠狠的教训了一下杨氏,杨思敬弄不好要充军。
须臾之间,杨氏也给窦氏挖了一个大坑,窦氏在放印子钱,谁都知道,这是天子最讨厌的事情。
秀水村 雄飞
人群之中,韦园成看了后面的窦诞一眼,也走了出来,大声说道:“陛下,这放印子钱,赚的是老百姓的救命钱,陛下三令五申,不允许此事发生,若窦文真的犯了此事,臣以为当重罚,臣奏请刑部介入其中,调查此事。”
墙倒众人推,韦园成也出手了。
众人用怜悯的眼神看着窦诞,都是刚刚有崛起的模样,没想到,转眼之间,就被人算计了。这下连韦氏也出手了。
“这下朝中的争斗恐怕更加残酷了。”
众人心中生出一丝恐惧来。
这一切都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就是从分封诸王的时候开始。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