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仙宮-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弟子花霧音展示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仙宫
成仙劫已出现,顿时让整个玄天宗的剩余弟子,脸色都变了,有欣喜者,也有担忧者。
欣喜的是,这些人认为玄天宗终于再出一个真仙之境的强者,而担忧者,担忧的就是这成仙劫花雾音是否能够自身度过。
要知道花雾音到达问道巅峰已经有些年头,但从未真正尝试过,很多人都清楚,花雾音乃是这些弟子之首,若是失败,不仅是花雾音身死道消这么简单,而且对于玄天宗弟子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此时,花雾音立于玄天宗最大的演武场之上,空中黑云压下,电闪雷鸣,轰动无比,其恐怖威压,就连地面的石块,都逐渐皲裂,甚至是崩碎。
花雾音内心有些迟疑,虽然现在确实是她实力最强时刻,并且已经到了最巅峰,但下意识的,还是看向了叶天和花阑天。
叶天微微点头之后,花雾音内心再次坚定了起来,这一次成仙劫,有前辈在场,必然能过。
随即,她鼓荡自身修为,身上,灰黑的气息旋转而上,抬头望天,等待这天空之上的雷劫降下。
玄天宗的弟子,早就已经远远的跑了出去了,这威压,实在是太强大了,实力不到返虚问道者,甚至都难以靠近,他们这些弟子,就算被稍微波及,都有可能身死道消,对于自己的性命,他们还是很珍惜的。
终于,空中不知道酝酿了多久的雷劫,终于降下。
一道粗壮如手臂的紫色雷霆带着极大的破坏之力,席卷而过,汹涌而来。
花雾音一声轻喝,浑身灵气聚集到了巅峰,天女罗刹功也是运转到了极致,体表,浮现出一个淡淡的灰黑色光罩,那雷霆径直披在了身上。
她浑身一颤,顿时,嘴中溢出了一丝血迹,脸色苍白了些许,但花雾音非但没有被打击到,反而眼神发亮,她感觉到了,这雷霆之中,破坏之力虽然强大,但在破坏之后却还携带一丝生机,这也是雷劫液的由来。
同时间,她也感受到了自己体质上的特别之处,立于大地之上,竟然从脚底吸取了不少阴寒之力,迅速补充着自身,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已经完全修复。
“天阴姹女的诞生,是于绝阴之地诞生,并且于天地至阴时刻,才有一定几率诞生而出,且需要点拨和觉醒,否则一些人终其一生都难以知晓自己是有特殊体质,这等体质,万不存一。”
“而正是因为如此,她更会得到大地之青睐,大地就是她最强的依靠,这成仙劫,奈何不了她。”叶天站在花阑天的身边,淡淡说道。
花阑天神色一亮,他还真是不知道这天阴姹女一说,甚至,在整个世界,都没有人传言有这种体质。
并非是没有人有特殊体质,像一些圣地之中,或者是天赋异禀之人,竟然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或者是作战体质,或者是感悟道则,且有至阳之体,也有至阴之体,却不曾有过天阴姹女。
“天阴姹女和至阴之体有有所不同,她最宝贵的,还是鼎炉,不过,想必你也不愿意她成为谁的鼎炉了。”叶天眼中略有一丝笑意,摇摇头说道。
“谁想要音儿做鼎炉,先问过我再说。”花阑天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厉色喝道。
“朝天宗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那五人的死亡,五大长老齐齐神陨,必然会引起朝天宗极大的动荡,对朝天宗而言,也是极大的事情,你准备如何做?”叶天侧头,看向了花阑天说道。
外面的雷劫,已经进入了一个流程之中,成仙劫九道,一道更比一道强,虽然花雾音渡劫稍有些吃力,但总体而言,尚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以目前观之,应该成仙已经没有任何问题。大地之力,给了花雾音最大的支援。
“不是和你所说一般么,现在就等着朝天宗上门就是,他们这些人,急需一个泄愤者,而我玄天宗显然是最好的靶子。”花阑天毫不在意的点点头说道。
叶天点点头,也没有说什么,花阑天自己也说过了,他可以给叶天正确一些时间,当然,叶天并非是惧怕还是什么,让花阑天出去先顶一顶也无所谓,顶不住了再出手也不迟。
而且花雾音多年积压的天阴姹女,此时爆发出来,只要稍微调教得当,必然进展迅速,甚至很可能在很短的时间之内直接跨越真仙之境,成就天仙。
花雾音之处,一道道雷霆降下,一道威力比一道更强,看起来也更为粗壮,毁灭气息荡漾在整个玄天宗之上。
“没想到,玄天宗竟然有人渡劫了,还是个小女娃,这气息,就连我也是蠢蠢欲动啊。”
孤夜星光
天空雷劫已经是hi第九道之时,忽然一道声音出现,天空之上,悠然出现了一个道袍老者,一脸笑容却带着几分猥琐走了过来。
花雾音和玄天宗诸位弟子,都是脸色巨变。
宗主受伤的事情,大家都是知道的,而现在的花雾音还在渡劫之中,这时候,却骤然出现一个强者。
这强者气息缥缈,已经让无数人为之颤栗,这是一个极为恐怖的事情,寻常人渡劫,都是有人护法,这就是其中原因。
“一真仙之境护法,一残废护法,又有何用,小娃娃,不如跟老夫走一趟吧。”
伪术士的悠闲生活
那道袍老者,倒也没有着急,此时花雾音必须全力对付第九道天雷,只要第九道天雷落下,就是他出手的时机。
他本不过是一介散修,寻常时候自然是不敢招惹玄天宗,但,玄天宗宗主陨落在即的消息,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这个时候出来,作为要挟,取其女作为鼎炉,留条性命,想必也不会想着和自己拼命才是。
就算真的要拼,自己大不了跑了就行。
“卑鄙无耻小人!”花雾音忍不住怒斥。
“凝心静气,好好渡劫,其他的事情不需要你管。”叶天的声音出现在花雾音的脑海之中,顿时花雾音感觉无比的安全,连忙心神凝聚对付最后一道即将落下的天雷。
“如何?”叶天侧头看向了花阑天,笑着说道。
花阑天双目一闪,一步踏了出去,身上的威势,逐渐凝聚,看向那道袍老者。
“玄元子,你是获得不耐烦了吗?敢来我的底盘撒野?”花阑天一步一步,走了过去,显然,此人是他们都认识。
这老者,乃是玄天城周边,一个散修,经常喜欢做一些乘火打劫的勾当,只不过像以前,从来都不敢拿到玄天城和玄天宗这里来撒野。
因为谁都知道,这里有一个花阑天坐镇,他们去撒野,完全就是自讨苦吃。
“花阑天,谁都知道你,现在已经是病入膏肓,谁也救不了你,你现在还敢动干戈,现在就死在这里,一世英名可就没了。若是老实一点,或许还能多活几天。”玄元子看到花阑天出来,也不害怕,冷笑着说道。
“以为我病了,就随就什么人都能欺负上门了。”花阑天冷笑,身形一动,却化为天地万影,每个人都宛如真实存在,每个人都在开口说话。
“谁,给了你这么的胆子?来我玄天宗撒野?还不跪下?”
花阑天声音浩大,一步步逼迫而去,玄元子终于有些按捺不住了,这花阑天怎么看上去和没有受伤一样啊,内心略有一丝迟疑,所谓人的名树的影,花阑天说不上纵横道州,也算不上纵横西南,但在这片区域之间也算是赫赫有名。
在未曾接替宗主职位之时,那也是一个煞星,多少散修死于其手,年轻时候的玄元子在花阑天手中也吃过不少的亏,要不是有一手逃命绝活,他恐怕早就被花阑天给捏死了。
今天,算是来捡漏,捏踩软柿子,也算是报复当年被追杀的仇恨。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有些不对?这家伙是要和自己直接拼命,还是从未受过伤?
“花宗主还是脾气这么火爆,既然气性这么大,我这就走嘛,大不了以后再来。”玄元子干笑一声,后退了几步,连忙想要离开,不想和花阑天交手。
不过,花阑天既然已经出手了,这家伙都踩在自己门上,甚至是踩到自己女儿头上来了,这就是踩着他的脸上来的,岂会让他这么轻易的走了?
“我说了,跪下!”花阑天不复之前和叶天脚踏的豪爽神情,此时目光冷漠,杀气四溢,一柄长剑在手,煞气冲天几乎化为实质,仅此一点,就可以知道,这花阑天从未是什么良善之辈。
玄元子脸色一变,他也有着天仙巅峰的实力,看到花阑天全力爆发,哪里还敢停留,顿时化作一道流光就跑了出去。
然后,花阑天伸手一抓,空白骤然浮现出一道道青光,形成一致巨大的手掌,对着玄元子抓了过去。
“你没受伤,你绝对没有受伤!花阑天,你好卑鄙!”玄元子大喊,这花阑天哪里有受伤的迹象,甚至这么感觉比以前更强了,心中惊惧的同时,疯狂逃窜,但是身后的追击根本不给他任何一点机会。
玄元子心中大悔,怎么会听信留言,还真的跑过来看看,刚好碰到了花雾音渡劫,顿时就看中了花雾音的鼎炉体质,忍不住就直接现身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但是,现在后悔已经玩了,这花阑天能够在此立足,靠谱就是玄仙巅峰的实力,现在全力恢复,岂会让一个天仙小辈逃离出去?
骤然间,那青光巨手一把抓住了玄元子的身后,捏在了手掌之中,根本没有反跳的可能性,再出现时应出现在了花阑天本体的手中,他本人已经被直接拿捏成了一个拇指小人大小。
“如何?”花阑天回到了叶天身边笑道,他很清楚,这是叶天要不要留下来的一道考核,他之前已经说过,要把自己当成是靶子,这个时候,自己实力恢复巅峰,必然会引起朝天宗的怀疑,而这一战之后,他不想当靶子也是靶子了。
叶天微微点头,并未太过放在心上,而是看向了花雾音那边,此时的花雾音第九道雷霆已经降落,成仙劫已经度过,当然,此时的花雾音也是身上伤痕累累,倒是一身灵气飘浮,实力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此时虽然虚弱至极,但花雾音却极为兴奋,紧紧的握住了拳头,心中振奋,她终于成就真仙之身了,花雾音忍不住回头看向了叶天,眼神之中充满了感激。
她内心有种感觉,若是没有修改功法,修炼这天女罗刹诀,让自己更为契合,实力更上一层楼,度过成仙劫的难度是非常高的,甚至室友八九会直接死在天劫之下。
这也是为什么她一直没有突破,却在周明中出现之时引爆雷劫,为的就是同归于尽。
只不过周明中手段高明,直接以阵盘遮蔽了她的气息,让她的打算全盘你落空,好在后面叶天出现,不仅救了她,还未她遮挡了天劫气息,回到了玄天宗,又改修功法,终于渡劫成功。
就在此时,天上的雷云已经散去,却忽然积聚了几多祥云出现了,虚空之中,飘来仙音,仿佛有仙子起舞,仙鹤呈祥,玄武青龙朱雀白虎四大神兽出现庆贺,一缕缕仙光从天而降,落在了花雾音的身上。
浑身舒畅,身上的伤势被瞬间修复,这是仙淋甘露,是为成仙者的庆贺。
这仙淋甘露降下,顿时让花雾音的气息稳固了不少,她知道这机会不可错过,连忙盘膝坐下,接受着成仙给予的恩赐。
这是一个象征潜力的行为,若是吸收的越久,代表此人的潜力则是越高。
叶天眼神之中闪过了异色,微微点头,花雾音厚积薄发,恐怕要一些时间才会醒来,这一醒来,实力恐怕会有一个质的飞跃,就算是直接成就天仙之境,也未必不可能。
如果是在平常时候突破天仙,必然还有一道雷劫降临,不过在这祥云之中突破,就没有这种烦恼。
花阑天看着花雾音潜修的样子,也是一脸感慨,道:“没想到差点害了音儿,音儿如此超绝的天赋竟然被我耽误了这么多年。”
显然,他也已经察觉到了花雾音的天赋超绝,这天阴姹女实在是有点超乎常人预料,就算一般比较常见的修行体质,根本不可能和这想比。
叶天微微摇头,道:“觉醒体质,本就是亿万人群难处一个,而天阴姹女,更是难得,你不知道,很正常,现在也不算很晚。”
两人都未曾离开,在等待这花雾音修行醒来。
而玄天宗的弟子已经完全炸锅了,一群人热闹非凡,脸色涨红。
不仅是因为花雾音突破,还看到了掌门出手,瞬间捉拿了那天仙之境的强者。
“宗主还没有受伤,他还在巅峰之境,瞬间捉拿天仙,唯有玄仙强者,才能如此举重若轻,这玄元子,传言早就天仙巅峰了,我感觉,宗主比以前更强了。”
“以后我们玄天宗不用心惊胆战了,宗主未曾受伤,大世界突破真仙,我玄天宗忽然一下就好起来了。”
“只是他们身边那人,到底是谁?竟然和宗主并列,宗主都对他极为客气。”
一群人议论不休,一脸的热切,宗主没有受伤和大师姐的突破,就等于往日玄天宗的地位再次回来了,否则就想是之前一样被一个寻常散仙直接打上了门来。
“要不要遮掩你的身份?”花阑天侧头,对着叶天说道。
叶天微微摇头,道:“大可不必。”
“那,招收弟子,是否要给你安排几个来?不如,我让音儿直接拜你为师吧?”花阑天忽然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说道。
叶天一怔,倒也没有什么反感之处,略微沉思了片刻。
“倒也可以,收取弟子,收多少个,我自己说了算,至于我怎么培养,你也不用管。”
“不过,你确定要你女儿一个真仙之境,拜师另外一个真仙么?”叶天淡然一笑说道。
“哈哈哈,相信音儿会很愿意的,我先替音儿谢过道友了。”花阑天大笑起来,随后腾空而上,花雾音的眼神,他可都是看在眼里的,对叶天可以说比他这个老爹都还要信服。
当然,就算是他对叶天,都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虽然看上去只是一个真仙,但却总有一种心悸的感觉在心头萦绕,所以他内心更为坚定了。
花雾音接受成仙潜修的,大概在三天之后,才逐渐清醒了过来,睁开眼一看,心中略微一慌,身边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了。
连忙跑向了玄天之内,找到了花阑天。
“从现在开始,你拜师叶天,叶天于后山自己开辟了一个地界,也会招收几个弟子来调教。”花阑天也不废话,直接给花雾音说道。
花雾音神色一怔,随后脸上划过了一丝惊喜之色,竟然丝毫没有感觉自己一个真仙拜另外一个真仙为师有什么问题。
阴阳操控师
甚至,她现在都已经不是真仙了,而是天仙。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