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7qou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原始文明成長記 ptt-第1019章 峽谷之戰(中)分享-nwmc7


原始文明成長記
小說推薦原始文明成長記
砰砰砰砰————
峡谷两边的神策卫战士全都站在盾墙后面向中间开枪,但是也不打到那些食人族战士的身上,就朝着他们的身边或者他们的脚底打,打的地面冰石四溅,那些碎片打在他们的腿上,也吓在他们的心里。
“是汉人!”
一个食人族的小头目看到前面人的装备和打扮,一下子就认出了眼前这些人的身份。
游野已经在这里发展了好几年的势力,他们当然是知道汉部落是有聚居点在附近的,而且汉部落的人也非常容易辨认,一是因为汉部落的男人全都束发,第二就是汉部落的人全都穿着布匹做的衣服,汉部落一般是不怎么穿兽皮的,这点一眼就能看出来。
再加上眼前那如墙一般的实木大盾,也只有汉部落这个擅于木工的部落才能加工出来,别的部落是造不出如此‘精致’的实木盾牌的。
“快拿武器,大家小心后退,站好位置,准备投掷石斧和投矛。”
食人族战士那边,也有几个头目用他们特有的语言在喊着话,而且还不时的挥舞着手中的骨矛在那里指挥。
“干掉他们的头目,射击,打那些喊话的人。”去病也在盾墙的后面对自己的战士喊了起来。
按照计划,他们本应该把那些食人族全都逼得集中到一起的,但是现在因为对方头目的指挥,居然还开始展开队形想要反击了,这怎么可以容忍。
神策卫的战士们听到去病的命令,立刻开始搜索瞄准对方的头目,这个其实也好辨认,哪个叫唤的最欢,哪个的骨矛举得最高,哪个身上的骨饰最多,尤其是那些胸前挂着头盖骨大项链的,基本上就是食人族的头目了。
这还是冬天,他们穿的兽皮比较多,要是夏天,全都赤身果体的时候,那就更好辨认了,因为仔细辨认的话,这些图腾战士身上绘制的白色图腾图案也是有区别的,那些头目身上的图腾就非常的显眼。
汉部落这边的战士一下子就锁定了前面的食人族头目,峡谷两端各有数百人,纷纷举起了自己的步枪和霰弹枪,他们现在距离眼前的食人族只有七八十米,这个距离正好是霰弹枪的有效射程之内,对于步枪来说也非常的近,按照汉部落的训练强度,以及神策卫战士的枪法,这个距离根本不存在打空的可能。
中间的那些食人族的战士正在听从十几个头目的指挥,开始准备武器向后退,边退边寻找自己的站位,为了准备投掷短矛,他们的位置也拉的很开,这更加给神策卫的战士提供了良好的射界。
大明宗室 孤君道
于是乎,前后两边同时传来一阵砰砰砰砰的剧烈枪声,枪响的如爆豆一般,数不清的子弹从前后两个方向打来,两千多发子弹和霰弹同时射向了那十来个食人族头目,下一瞬,那十几个食人族的头目当场就在周围众人的目光中被打成了烂肉。
残破的尸体如沙袋一样啪唧一下倒在了地上,浑身都是大窟窿小眼子,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脑袋更是残缺不全,温热的鲜血瞬间流淌了一地,过热的子弹把肉体和身上包裹的兽皮打的发烫,尸体在这样的冰天雪地里,竟然冒起了白烟,像是瞬间烤熟了一样,看起来异常的诡异和恐怖。
“啊啊啊————”
一阵惨叫声也同时从食人族战士的人群中响起,一百多人瞬间倒地,这些都是被刚才那一轮射击打出的流弹误伤的,大部分都是穿透了那十几个小头目之后,又透到周围人的身上,有的被直接打死,也有的中枪倒地不停的嚎叫。
这一轮打击直接就把那些食人族的战士给吓傻了,有的人吓得连连后退,被脚下的积雪一滑,一屁股坐在地上。
还有的条件反射般的投出了手中的武器,周围的人见他们投出武器后,因为没有了人指挥,也跟着盲目的向前投掷武器。
一时间峡谷的空中石斧投矛乱飞,纷纷射向两端的汉部落战士。
但此时双方的距离足有八九十米远,一般人扔石斧也就能扔个三四十米远,力气大的能扔到五六十米,而投矛这样的技术性武器还不如石斧,如果是平时,扔好了能扔到五六十米,但是有的人一紧张,投出的角度不对,直接就把投矛扔到了还不足十米的距离,有的更是直接扎到了身前的地上。
也正是因为敌人这一轮盲目的投掷,一下就消耗了大部分为数不多的武器,要知道他们每个人可是带不了几把石斧或者投矛的。
去病看到时机成熟,立刻再次发出命令。
“盾阵,缓速前进,把他们往中间赶。”
“神策卫,射击敌人脚下,逼他们后退!”
愛久成婚
“喝!”
“喝!”
“喝!”
前面的战士们听到命令,立刻开始向前逼近,最前面的盾兵纷纷抽出短木棍,所有人一步踏出,然后右脚整齐的跺在地上,同时右手的短棍也伸到前面,狠狠的敲向手中的大盾,口中更是齐声大喝,发出震慑人心的吼声,三重声音、视觉、还有心理上的压迫,吓得敌人步步后退。
紧跟在盾墙后面的神策卫也同时瞄准敌人的脚下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砰————
土豪我们结婚吧
一阵密集的子弹打在食人族战士的脚下,吓得他们连连后退,山谷前后两侧的汉部落士兵同时逼近,很快就把峡谷中的食人族战士给逼的挤到了一起。
“下网!”
眼见敌人挤成了一团,去病在后面立刻仰头大喊,声音不停的在峡谷中回荡,峡谷上面两侧山崖上的神策卫士兵也听到了命令,瞬间朝着中间的食人族队伍抛出十几张巨大的绳网。
那十几张巨大的绳网从天而降,朝着中间汇聚的食人族战士当头罩下,层层叠叠的网在了一起,那些被大网罩住的敌人瞬间就慌了手脚,上千人惶恐的一边大叫一边挣扎,但他们本来就挤在一起,现在又被网罩住,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绳网的束缚。
见到敌人已经被顺利控制,两边的汉部落士兵都兴奋了一下,同时也再次听到了去病的吼声。
“民兵冲锋,活捉他们!”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冲啊!”
司号员听到命令立刻吹响了冲锋号,两边的战士们听到了号声也立刻嗷嗷叫的冲了上去。
两边各有一千多手持盾牌短棍的战士,此时冲锋起来就像是防暴大队镇压暴徒一般,左手擎着盾牌,右手抄着短棍,一下就冲入了敌群,见人就撞,遇人就砸,手中的短棍不停挥舞,直把中间那些食人族士兵打的哭爹喊娘,惨嚎不止。
第一批盾兵冲上去之后,第二批拿着绳子和手铐的民兵也立刻冲了上去,他们紧紧跟在盾兵的身后,要在第一时间把那些被打的倒地的敌人用手铐铐起来。
而后面的神策卫战士却没动,他们全都端着枪警惕的盯着战场,如果看到了哪里有危机出现,可以立刻开枪替民兵扫除危险。
===============================
剩下的明天刷新吧,写不完了,不会重复收费的。
=====================================
砰砰砰砰————
峡谷两边的神策卫战士全都站在盾墙后面向中间开枪,但是也不打到那些食人族战士的身上,就朝着他们的身边或者他们的脚底打,打的地面冰石四溅,那些碎片打在他们的腿上,也吓在他们的心里。
“是汉人!”
一个食人族的小头目看到前面人的装备和打扮,一下子就认出了眼前这些人的身份。
游野已经在这里发展了好几年的势力,他们当然是知道汉部落是有聚居点在附近的,而且汉部落的人也非常容易辨认,一是因为汉部落的男人全都束发,第二就是汉部落的人全都穿着布匹做的衣服,汉部落一般是不怎么穿兽皮的,这点一眼就能看出来。
再加上眼前那如墙一般的实木大盾,也只有汉部落这个擅于木工的部落才能加工出来,别的部落是造不出如此‘精致’的实木盾牌的。
“快拿武器,大家小心后退,站好位置,准备投掷石斧和投矛。”
食人族战士那边,也有几个头目用他们特有的语言在喊着话,而且还不时的挥舞着手中的骨矛在那里指挥。
“干掉他们的头目,射击,打那些喊话的人。”去病也在盾墙的后面对自己的战士喊了起来。
按照计划,他们本应该把那些食人族全都逼得集中到一起的,但是现在因为对方头目的指挥,居然还开始展开队形想要反击了,这怎么可以容忍。
神策卫的战士们听到去病的命令,立刻开始搜索瞄准对方的头目,这个其实也好辨认,哪个叫唤的最欢,哪个的骨矛举得最高,哪个身上的骨饰最多,尤其是那些胸前挂着头盖骨大项链的,基本上就是食人族的头目了。
这还是冬天,他们穿的兽皮比较多,要是夏天,全都赤身果体的时候,那就更好辨认了,因为仔细辨认的话,这些图腾战士身上绘制的白色图腾图案也是有区别的,那些头目身上的图腾就非常的显眼。
汉部落这边的战士一下子就锁定了前面的食人族头目,峡谷两端各有数百人,纷纷举起了自己的步枪和霰弹枪,他们现在距离眼前的食人族只有七八十米,这个距离正好是霰弹枪的有效射程之内,对于步枪来说也非常的近,按照汉部落的训练强度,以及神策卫战士的枪法,这个距离根本不存在打空的可能。
中间的那些食人族的战士正在听从十几个头目的指挥,开始准备武器向后退,边退边寻找自己的站位,为了准备投掷短矛,他们的位置也拉的很开,这更加给神策卫的战士提供了良好的射界。
这个BOSS有点牛
我在火影开直播
于是乎,前后两边同时传来一阵砰砰砰砰的剧烈枪声,枪响的如爆豆一般,数不清的子弹从前后两个方向打来,两千多发子弹和霰弹同时射向了那十来个食人族头目,下一瞬,那十几个食人族的头目当场就在周围众人的目光中被打成了烂肉。
残破的尸体如沙袋一样啪唧一下倒在了地上,浑身都是大窟窿小眼子,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脑袋更是残缺不全,温热的鲜血瞬间流淌了一地,过热的子弹把肉体和身上包裹的兽皮打的发烫,尸体在这样的冰天雪地里,竟然冒起了白烟,像是瞬间烤熟了一样,看起来异常的诡异和恐怖。
“啊啊啊————”
一阵惨叫声也同时从食人族战士的人群中响起,一百多人瞬间倒地,这些都是被刚才那一轮射击打出的流弹误伤的,大部分都是穿透了那十几个小头目之后,又透到周围人的身上,有的被直接打死,也有的中枪倒地不停的嚎叫。
这一轮打击直接就把那些食人族的战士给吓傻了,有的人吓得连连后退,被脚下的积雪一滑,一屁股坐在地上。
玩世天才 孤小夜
还有的条件反射般的投出了手中的武器,周围的人见他们投出武器后,因为没有了人指挥,也跟着盲目的向前投掷武器。
一时间峡谷的空中石斧投矛乱飞,纷纷射向两端的汉部落战士。
但此时双方的距离足有八九十米远,一般人扔石斧也就能扔个三四十米远,力气大的能扔到五六十米,而投矛这样的技术性武器还不如石斧,如果是平时,扔好了能扔到五六十米,但是有的人一紧张,投出的角度不对,直接就把投矛扔到了还不足十米的距离,有的更是直接扎到了身前的地上。
也正是因为敌人这一轮盲目的投掷,一下就消耗了大部分为数不多的武器,要知道他们每个人可是带不了几把石斧或者投矛的。
去病看到时机成熟,立刻再次发出命令。
“盾阵,缓速前进,把他们往中间赶。”
“神策卫,射击敌人脚下,逼他们后退!”
“喝!”
“喝!”
“喝!”
前面的战士们听到命令,立刻开始向前逼近,最前面的盾兵纷纷抽出短木棍,所有人一步踏出,然后右脚整齐的跺在地上,同时右手的短棍也伸到前面,狠狠的敲向手中的大盾,口中更是齐声大喝,发出震慑人心的吼声,三重声音、视觉、还有心理上的压迫,吓得敌人步步后退。
紧跟在盾墙后面的神策卫也同时瞄准敌人的脚下扣动了扳机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