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大隋國師 愛下-番外第八十二章 那一場歡聚時光(大結局)相伴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哦~~哦喔哦~~
鸡鸣嘹亮,静悄悄的山村升起徐徐炊烟,渐渐有了人声嘈杂,金色的晨阳照出云隙,沿着山峦推着青冥的颜色,罩去山下的村落。
晨光穿过草棚照射进去,茅尖积攒的露珠摇摇欲坠,难以听到的声音,露珠‘啪’的落在白花花的肚皮上,感受到凉意,躺在起伏的老驴肚侧的蛤蟆道人唰的翻坐起来,摆着脑袋左右张望。
李金花夹着陶盆在院里唤来母鸡,看到秃去不少羽毛,气得跑去院门大声叫骂。阁楼上,清风明月揉着眼睛出来,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另间房屋,门扇打开,道人跃去院里,舀了清水‘咕噜噜’的洗漱起来,不忘朝正对的门窗喊了一声。
“陆大书生,起床了!”
然而,里面没有反应,道人淘了淘柳枝,擦了下嘴推门进去,被褥折叠的整整齐齐摆放榻上,回应他的,是负着蛙蹼走来的蛤蟆。
“天还没亮,就跟那小女鬼出门了。”
“嗯?”
孙迎仙疑惑的眨眨眼睛,望去的院门,阳光正沿着屋脊蔓延而来,照亮小院。
渐渐喧嚣起来的陆家村外,一亩亩金黄的天地在晨风里摇曳,被念及的两人,此时走在栖霞山祠不远的山坡,牵着手相依偎着,坐去草坡间,看着延伸而来的晨阳落在脸上。
“公子……”红怜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陆良生看着飘去山坡外的蒲公英,侧脸‘嗯?’了一声。女子脸红红的,枕去肩头,改口低低的又喊了一声:“相公……”
终极追凶 星星先生
靠着男人的肩头,是从未有过的心安,她眼睛一眨一眨的看飘远来的蒲公英,扛着农具陆陆续续走出村口的村人。
“往后……我们是不是一直都住栖霞山不走了?”
“应该不走了…….其实那边我留了法阵,想要过去,就不会再走错路了,那边生活还挺好,各种新奇、方便,人人都有书读,若是可能想把爹娘,还有小纤也一起带去看看。可惜老孙不能去,那边还有一个孙迎仙。”
“那……小纤过去岂不是……”想到脑补出的画面,红怜微微张开嘴,那个画面有些复杂了。
一旁,陆良生捏了一下她鼻子。
“胡思乱想,那边的道人也是她夫婿。呃……这事情确实有些复杂,就是这里的道人能不能接受。”
“那…….那个柳青月呢?”
“嗯?!”
“回来的时候,你不是说见过闵姐姐的转世了吗?”
红怜从书生肩头抬起脸来,陆良生看着她,有些伤脑筋的揉了揉眉心,“没有想好,往后再说吧。”
“可相公答应过的…….要还债啊。”
“也对,那为夫过去就还。”
“不——行——”
阳光照在山坡,漫天飘去的蒲公英里,响着女子一字一顿的声音,随后也有男子的笑声混在一起,回荡山间。
笑声之中,飘远了的蒲公英越过走在田边的陆老石,老人立足看了看隐约有笑声传来的山坡,背着手悠闲走去自家田地。
名门之再嫁 闲默
背后笔直的村道上,明月拉着清风,两个小人儿笑笑闹闹,指去对面的小泉山,山下,一袭红裙的胭脂满怀欣喜的看着跑来的儿子,一把将他搂在了怀里。
目光里,远方飘荡的蒲公英落去村里,穿过篱笆院墙,静悄悄的落去牵牛花上,然后,连同几朵花朵一起被伸来的驴嘴咬住扯下。
老驴叼着几束花,踢踏着蹄子窜到草棚口,前肢一蹄微曲,搭在另一只腿上,靠着柱头朝里面一头母驴摆了一下鬃毛。
坐在树下的道人撑着下巴,看的心惊肉跳,不明白老驴哪儿学来的东西,比他还骚,郁闷的偏头望去阁楼,陆小纤坐在栅栏后面,看着手中展开的一张纸,时而捂嘴轻笑,时而眼角含泪。
风吹过院落,一片半绿半黄的叶子飘下老树,落在道人头顶。
哈哈~~
哈哈哈~~~
也有笑声响彻山林,落叶飞旋而起,一只秃毛的花白母鸡张开翅膀飞奔而过,她上面,蛤蟆道人一蹼牵着绳子,一手举着手机,看着上面的信号,大声催促母鸡往山顶跑,冲刺刹那,鸡爪刨过山顶一块岩石,展开翅膀朝山外飞了出去。
“啊啊……彼其娘之,昨晚还没收拾够啊啊——”
下方农作的村人抬起头来,花白的身影翱翔山间,划出一道轨迹,蛤蟆道人坐在背上,抱紧了鸡颈,举着手机歇斯底里的大喊,响彻这片明媚的阳光里。
…….
…….
温热的阳光也正在另一个地方升起,静悄悄的城市渐渐喧嚣,一身道袍的身影站在空荡荡的工地上,蹲下身捡起地上的一片纸屑,感受着阳光里还有残存的熟悉的法力。
不久,一袭红衣红裙的女子显出身形走来。
“我已经将他们送回去了,城隍也都已经离开,孙道长,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那边,孙迎仙吹去手里的纸屑,看着它飘走,沉默了一阵,举步离开这里。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最熟悉的人走了,本道对这世间也没什么好稀罕的了,可能回通勤局待着…….也可能回去之前的小院住上一段时间。”
胭脂看着他的背影抿了抿双唇,也不知该说什么,跟在后面一路穿行过繁华热闹的城市、走过山林、江河,回到南莞市已经是第三天下午,巷口的杂货铺亦如往常朝他打招呼,道人挤出一丝笑容,进到巷里,笑容垮了下来,脚步停在贴着门神的院门前,脸上多了些许凄楚。
耳朵陡然动了动,里面隐隐约约听到一些声音。
‘这个陆大书生,走的时候门也不关好,进贼了吧。’
道人憋着一肚子气,手里聚集法术直接按去门上,“何方小贼,你也敢来……..”
还没用上法力,门吱嘎一声向内打开。
隐隐约约的声音在耳中变得清晰,前方的画面映进道人眼帘,下一刻,像是无数蚂蚁攀爬背脊的感受,呆立原地。
院子里,竹林在风里沙沙轻摇,古木雕琢的房檐下,李金花穿着花格长袖冬衣,拿着鸡毛掸子碎碎叨叨的扫着角落的蛛网;红怜穿着紧身的牛仔裤,修出修长的腿型,穿着了一件红色羽绒服,挽着袖子帮忙打着下手,不时朝在书生面前转来转去,显摆短裙下一双大白腿的木栖幽翻起白眼。
蛤蟆道人摩挲着下巴,坐在竹林里与公孙獠下棋,另一边,陆老石坐在槐树下,翻看汽车杂志,手也跟着比比划划。
“孙道长怎么了?”从后面走进院门的胭脂,看到这一幕,一下捂住嘴,当看到一个小人儿时,眼泪吧嗒吧嗒淌下眼角,失声喊了出来。
“明月!!”
院里,正跟清风玩着玩具的小小身影偏头望来,却是迷糊的扣了扣脸颊,还没等他问出‘娘怎么来这边了’,就被扑来的胭脂一下搂紧怀里,朝着他小脸蛋使劲的亲吻。
道人做梦般掐了一下脸颊,迟疑的举步了进来,当看到翻看时装杂志的陆小纤,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小纤……”
“先别喊,等你两天了,快掏张雷符,换下电池,刚给红脸买的,这里面的电池不如你雷符管用。”
绝品保镖 酸菜胖头鱼
陆良生站在他旁边,手里是一部新的手机,道人懒得看他,随手掏了一张,折叠几下就塞了过去,盯着转身朝他看来的陆小纤,还没走出半步,就听嘭的一声炸响。
书生手里的手机炸的只剩半个壳还在,残缺的符箓飘去地上,上面隐约看到是篆文写出的‘火’字…….
“老孙!!”
听到书生吼了一声,道人瞬间惊醒过来,想起之前被揍的经历,转身就往外跑,嘭的撞在门外八个提着哑铃回来的大汉身上,噼里啪啦一片人仰马翻。
“别跑!”
陆良生带着一帮猴兵冲出院门,人堆里的老孙吓得毛都炸开,蹬起两条腿挣扎出来,跳起大声嘶喊。
“本道云游去了,后会有期!!!”
(全文完)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