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詛咒太棒了 行者有三-第五十九章 淘汰賽結束(上中)讀書


這個詛咒太棒了
小說推薦這個詛咒太棒了这个诅咒太棒了
一分。
五分。
十分钟后……
杰哥还没回来。
名为老八的人质,脸色越来越沉。
他看了眼私语聊天的众人,又看了看叼着烟的陈宇,沉默稍许,道:“十分钟了。”
“嗯?”陈宇看向老八,愣了片刻,点头:“嗯,十分钟了。”
老八:“……”
陈宇:“……”
老八:“还不动手吗?”
陈宇:“?”
“我说,你还不动手吗?”老八换了个姿势,问道。
“动什么手?”
“不是说好了,十分钟杰哥不回来,就喂…喂…喂我那个吗。”
“哦……”陈宇弹了弹烟灰:“说说而已,给杰哥点压力。他实力就三级,有队友帮助,想抓来合适的3级异兽也不容易。我还能真喂你那脏东西?除非他们真跑路了。”
“这……”
老八一怔,面色忽然变得严肃:“这不行!”
陈宇:“??”
不远处,包括段野、八荒姚、马丽在内的众人,纷纷停止了聊天,看向这边。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无规矩不成方圆。”老八直勾勾的与陈宇对视,语调铿锵有力:“你是一个领导者,吐一口唾沫就是一个钉。朝令夕改,威严全无。如何能率领一个团队?如何能让下属信服?”
“……”
陈宇手里的烟都掉了:“你到底想干啥?”
“我不想干什么。”老八站起身:“我就希望,你能说话算话,兑现你的承诺。”
陈宇:“什…什么承诺?”
“喂我。”
陈宇:“……”
众人:“……”
老八:“你应该让我吃点苦头,否则没人会服你。”
陈宇:“……”
老八气势压制:“喂我。”
陈宇后退:“……”
老八:“我要你喂我!”
陈宇继续后退:“……”
一旁,段野双手抱拳,撑在下巴上,眼神迷离:“好浪漫的互动。”
马丽差点咬到舌头:“哪里浪漫了啊喂?!”
“扑通!”
就在这时,远处,伴随一阵阵地动山摇,一只超过15米高的3级偶蹄目异兽,嘶吼而来。
“老八!”杰哥站在异兽头顶,用力掰扯硕大的牛角:“你吃了吗?!”
老八怔怔站在原地,鼻头一酸,强忍哭腔:“杰哥……”
见到老八的表情,杰哥心就是一沉,也忍不住哭出了声:“对不起啊!我们……我们来晚了……”
“不。”老八摇头:“来早了。”
“陈宇!”杰哥越想越生气,从异兽头顶跃下,状若疯癫的冲来,拽住陈宇的衣领:“你欺人太甚!艹!就差几分钟,就几分钟啊!我们都是校友,你就不能等一等再喂吗?!”
陈宇委屈:“我…我也没给他喂啊……”
“啊?”杰哥愕然,狐疑的看向老八:“那…那你哭什么?”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老八:“……我也不知道。”
……
新的“运输工具”到场,马丽用绿帽子将其控制住。
接着,众人便把一颗颗荧光珠赛进异兽腹中。
待一切妥当。
重新启程。
由于多出了杰哥三人,团队的“阵型”发生了变化。
马丽,依旧负责前方哨探。
而原本空缺的左右两侧,则由杰哥和老八负责。
留下一个人质,跟在陈宇身后。
本来老八是想继续当人质的,但陈宇不知为何,有点害怕这个人,就把他支远了……
“宇哥,咱们现在的珠子,争夺第一名肯定是没问题了。”
望着下方充当诱饵、引诱异兽不断前行的八荒姚,段野开口道:“但想要同时拿下第一和第二,应该不太可能。”
“把应该去掉。”陈宇打了个哈欠:“有八荒易在,就咱们手里的四百多颗珠子,不可能包揽前二。”
“那怎么办?”
“不着急,让别人先去捞。接近出口的位置,肯定有几场大仗,到时候咱们见机行事。”
陈宇拍拍段野的肩膀:“心态一定要稳,别急躁。就算抢不到珠子又怎样?咱们起码不也是第一吗。”
段野迟疑:“可那样一来,我的武法圣书……不就没了。”
“没了就没了。”陈宇安慰:“想开点。身外之外再好又能怎样?到老死的那天,两腿一蹬,不也一无所有吗?做人呢,要大度。”
段野:“如果……第二名的奖品,也是你想要的呢?”
“那老子肯定玩命去抢啊!还在这磨蹭尼玛呢?!”
段野:“……”
陈宇:“咦?你要去哪?”
段野:“我怕你遭雷劈的时候,连累到我。”
交谈间。
神器大道 解剖老师
马丽再次发现了情况,回来报告:“陈宇,有两个摄像机飞过来了。用不用开始演?”
“不用。”陈宇摆手:“外界是无法联系到场地内的,不怕被暴露。继续走。”
“好。”
点点头,马丽走开了。
半晌,果然有两个悬浮摄像头飘来。见到陈宇这番行动奇怪的队伍,立马停下,飞来飞去的拍摄。
其中一颗摄像头,还重点围绕着八荒姚。显然是背后的摄像师,认出了她的身份。
“现在到哪了?”
前进了约莫二十分钟,途经一条河,陈宇随口询问道。
“距离北侧出口,差不多还有一小时路程。”段野回复:“我隐约看到围墙了。”
抬头,望了眼沉沉的乌云,仔细辨认太阳的位置,陈宇一声令下:“那全队停下吧,先不走了,休息一会。”
“不走了?”段野疑惑。
“嗯,不走了。”陈宇摆摆手:“咱们目标太大,不要提前入圈。”
公子 衍
说着,他便爆发劲气,狠狠一拳击中异兽的后脑。
“咚!”
“吼——”
“咚咚咚!”
“吼……”
异兽痛苦嘶吼着,缓缓倒地,陷入晕厥。
然后,陈宇从怀里拿出一顶马丽的绿帽子,盖在异兽头上。
登时,异兽一动不动了。
“真是神技啊……可惜,‘附魔’一次的帽子,保质期只有三十分钟。否则马丽卖这玩意,就能成首富……”
遗憾的咂咂嘴,陈宇从异兽身上跳下,来到河边,刚准备洗洗手,却发现河里的颜色不对劲。
略黄……
“宇哥,别碰。”段野走上前,捧起一滩水,认真观察:“里面有屎,肯定是上游来的。”
“……那你还碰。”
“……呕。”
“呛。”
拔出长剑,陈宇严肃道:“这手不能要了,切了吧。”
“宇…宇哥,你看那边。”这时,八荒姚似乎发现了什么,直指前方。
陈宇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
就见河对岸,正有三个五大三粗的外国选手蹲在河边,捧着水似乎是在喝。
侠痕
段野:“……呕。”
“肯定是不知情的,提醒一下吧。”
陈宇收回长枪,双手呈喇叭状围在嘴边,大喊:“嗨!哥们!不要喝河里的水,上游有屎污染了。”
八荒姚:“看校服,好像是美国人。”
陈宇:“美国人?”
八荒姚:“是啊。”
愣了片刻,陈宇连忙扩大嗓门,手舞足蹈的做喝水动作:“用手这样捧着喝!大口喝!对!就是这样……”
众人:“……”
段野:“……多笋啊。”
陈宇:“他们还得‘三扣儿’呢。”
不多时,河对岸三人喝饱,挥手离去:“thank you!”
陈宇:“你看看。”
……
“主任,调查结果出来了。”
同时间。
鸟窝体育场的某间会议室内。
女下属手捧着一摞文件,对苟圣进行汇报:“根据现场样本的检测,可以推定,昨晚那些被光球吸引的异兽群,似乎是吃了同类的尸体,导致严重的腹泻。这是第二智囊组给出的分析报告。”
苟圣接过文件,快速的从第一页翻到尾页,表情严肃:“同类的尸体……它们为什么会吃同类的尸体?”
“因为上面有非常多的人体成分,比如……血液。”
“能让几千只异兽腹泻,那踏马要多少吨的血?”
“总之……”女下属迟疑:“……很多。”
“这是谁的手笔。”苟圣问。
“正在推测中。”女下属又递出一张文件:“但根据第七智囊组目前的判断,可能性最大的就是1年2班了。”
“1年2班……”苟圣眯起双眼:“带鱼、陈宇、以及八荒姚……”
“是的。”女下属点头。
“……”
“……”
空荡荡的会议室内,静默半分钟。
苟圣眼神忽地凌厉:“你现在通知下去,收集所有关于陈宇的信息。包括他在青城市的情况。这小子有问题。”
“是!”
……
淘汰赛赛场。
下午一点三十分。
躺在河边休息的陈宇终于站起身,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差不多了,距离比赛结束还有一个半小时,该走了。”
摘掉绿帽子,异兽挣扎而起。
马丽负责前方。
杰哥负责左侧。
老八负责右侧。
陈宇负责负责……
众人重新踏上“旅程。”
五分钟。
十分钟。
二十分钟……
一路上,风平浪静。
可陈宇的眉头却深深皱起。
“不对劲。”
“这里有问题……”
场地的出口,东西南北有很多。
但选手们也不少。
如今距离比赛结束时间只剩一个多小时,众多班级应该都是往出走,属于拥挤状态才对。
不可能走了这么远,却一个班级也遇不上……
“停。”
“都停下。”
“小姚别走了,都停下。”
陈宇慢慢拔出长剑,谨慎的环视四周:“准备作战。”
“怎么了?”段野上前询问:“你发现了啥?”
“嘘。”
比了个禁声的手势,陈宇表情严肃:“有情况,好像中埋伏了。”
说着,陈宇手中长剑猛地下刺,直接穿透了3级异兽的后脑!
“咚!”
异兽四肢僵硬,登时倒地,抽搐着毙命。
“扑通。”
“扑通……”
陈宇和段野两人从空中落地。
八荒姚立刻跑了过来,紧张的问:“宇哥,怎么了?”
陈宇没有回答,而是召集众人聚合后,爆发劲气,对着前、左、右三个方向大喊:“归队!马丽、老八、杰哥,都回来!立刻!”
“哗啦……”
不多时,杰哥和老八便扒开灌木丛,从左右跑了回来。
“咋了?”
“发什么了什么?”
陈宇观察二人:“你们没事吗?”
“能有啥事?”杰哥一头雾水,接着看到毙命的异兽,诧异:“你把它杀了?”
“嗯,我怀疑咱们遭到了埋伏。谨慎起见,就把它杀了。”陈宇回答:“反正剩下了路也没多远,拖着走也无所谓了。”
说罢,陈宇踮起脚,望向前方:“马丽呢?”
众人相互对视,都感觉到了不妙。
按照马丽的行动力,不应该这么久还没回来……
“马丽!归队!”
陈宇放大嗓门,用力喊了一嗓子。
却仍然没有得到回应。
“不会……出事了吧?”段野疑神疑鬼。
眯起双眼,陈宇思索片刻,看向杰哥和老八:“你们侦察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
“没有啊。”杰哥摇头。
“没有。”老八摇头。
“马…马姐不会出意外吧……”马丽的班级中,一个女生吓得哭出了声。
“咱马姐是谁?只能她给别人出意外。”同伴立马安慰。
“宇哥,我去前面看看吧?”八荒姚举手。
“不行。”不等陈宇说话,段野当场拒绝:“无论是电影、动漫、还是电视剧,这种情况下,分散就是送人头。”
“没错。”陈宇赞同:“不能分,一起向前走。杰哥,你拖着异兽。”
杰哥点头:“行。”
简单整理一番,众人开始顺着马丽的脚步前进。
约莫五分钟后,全队停下。
“脚印在这里就消失了。”
蹲下身,陈宇仔细观察地面:“小姚,你会侦察对吧?”
“嗯。”
“你看一下。”
“好。”
八荒姚走到脚印前,睁着大眼睛分析片刻,道:“马丽姐好像又被人带走了。”
陈宇:“这个‘又’,用得好。”
众人:“……”
少女继续开口:“脚印周围的土,干湿度并不相同,明显是故意掩盖的。但是……”
“但是什么?”马丽班级的女学生追问。
“但是很奇怪。”八荒姚歪头,百思不得其解:“现场却没有任何搏斗过的痕迹。”
“也许搏斗后的痕迹,也被掩盖了呢?”段野道。
“不可能。”八荒姚看向段野:“隐藏个脚印,还能被我发现。想要把整个战斗后的场景隐藏起来,根本不可能。周围的树枝、甚至枝叶上的露珠,都没有异状。”
“这就奇怪了。”陈宇皱眉:“以马丽的实力,会被一招击晕吗……”
众人僵持在原地半晌。
段野开口:“宇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必须要找到马姐!”马丽班的学生道。
“对,找马姐。”
“她现在肯定有危险。”
“陈宇,她可是为你去侦察的,你不能见死不救!”
“马姐马姐马姐……”
陈宇烦躁的大吼:“闭嘴!”
“……”
现场瞬间鸦雀无声。
“小姚,你能够追踪对方隐藏后的足迹吗?”陈宇对八荒姚问。
“可以的。”少女点头:“但会很慢。”
“有多慢?”段野插嘴。
“从这个方向追踪,如果马姐离得比较远,可能……”少女迟疑:“可能会赶不上返回出口。”
“比赛时间过了,不就取消淘汰赛资格了?”段野皱眉。
“……嗯。”八荒姚望向陈宇。
段野也看向陈宇。
周围众人,都看向了陈宇。
一时间,他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
但他并没有纠结什么,毫不犹豫的开口:“追。先追追看,到时候再说。”
“好。”
有了命令,一行人微微调转了方向,朝着丛林深处行进。
走了没多久,队中的老八忽然开口:“宇哥,我想上厕所,有点憋不住了。”
段野回头:“分散就是死。”
“那…那找个人陪我去吧。”
闻言,陈宇若有所思的看了老八一眼:“不用,你就在这上。大老爷们的怕啥。”
“我大号……”
“大号也在这上。”
“那…那好吧……”
老八点点头,跑到了异兽尸体的后方,开始上厕所。
“宇哥,这也属于分散了吧?要不我去看看?”段野道。
“行。”陈宇点头。
正了正身后的昊天法杖,段野捂着鼻子,走向异兽后侧:“喂,快点拉……嗯?”
段野愣住了。
因为老八并没有脱裤子。
对方只是静静蹲着。
“你们村儿都是这么上厕所的吗……”
“砰!”
段野话还未说完,老八猛地爆发劲气,甩手掏出一只锋利的匕首,捅向段野的胸口!
“!!!”
段野瞳孔骤缩,想要有所反应。
但如此近距离,他一个法师,身体根本做不到任何变动……
“艹……”
“噗嗤!”
血光,四溅……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