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臨淵行 ptt-第八百七十三章 時代的絕響熱推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不久之后,混沌之气散去,帝绝向光门走去。
轮回圣王突然道:“绝,帝混沌告诉你,你将来会死吗?”
帝绝停步,道:“他不用说我也知道。倘若我没死,你们便不用回到过去召我前来。你们无人可用,只有求我出手。”
轮回圣王饶有趣味道:“你知道你会死,你会做出什么样的抉择?倘若你没有按照帝混沌所说的那样做,说不定你会活下来。”
帝绝回头看他一眼,继续动身前行,第一个走入光门中。
幽潮生和苏云取下身上的宝物,幽潮生没有多少武器,但苏云身上的宝物那就多了,脑后光晕中便有多达七座紫府,还有玄铁钟,以及大金链子、五色船等物。
苏云取下这些武器,向那座嵌在北冕长城上的光门走去,先后进入其中。
轮回圣王没有从帝绝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向帝混沌笑道:“我知道你对他说的内容,你就算用混沌之气屏蔽,我也可以猜出。”
帝混沌笑道:“轮回圣王乃是生而道神的存在,怎么会不知道我的小算盘小九九呢?”
轮回圣王道:“你无非是让帝绝竭尽所能保全苏某人,你甚至还会告诉他,他会因此受伤,因此死亡,因此遭到弟子和妻子的背叛。你还会告诉他,苏某人是过去他认识的那个看客,你试图感化他。”
帝混沌赞叹道:“圣王洞悉人性,已经把我看得透透的,我在你面前再无秘密可言。”
轮回圣王道:“你不用阴阳怪气。道兄,我的确洞悉人性,所以我在帝绝进入光门之前告诉他,他不去保苏某人,便可能存活下来。这句话会不断在他的脑海中回荡,影响他的判断,最终让他做出我预想的选择。”
帝混沌悠悠道:“圣王,我还告诉他,将来他死亡之后,尸体成妖,继承他的执念。那个叫苏云的看客,会拜尸妖为义父。”
轮回圣王冷笑:“那又如何?帝绝这样的人,不会被亲情所绊住,更不会因为自己尸体的义子便感情用事!”
凌宅
帝混沌道:“圣王,倘若他没有做出你预想的选择,会怎样?”
轮回圣王昂首挺胸,微笑道:“那更在我的意料之中。他竭尽所能救护苏云,身受道伤,回到一万年前。天后察觉到他的虚弱,将此事吐露给帝丰,两人一拍即合,暗算帝绝,推翻暴君。帝丰登基称帝。一切都在轮回之中,未曾变过。”
諸 天 最強 boss
崛起诸天
他笑得很是愉快:“道兄,我从前会觉得进入混沌之中便会跳出轮回,不染因果,现在看来,无论怎么跳出去,最终都要回来,继续这场轮回之旅。便比如从前,我不知帝绝会经历今日之事,但帝绝即便经历今日之事,也不会改变他的结局。这便是例证。”
帝混沌悠然的向后躺下,缓缓闭上眼睛:“道友,帝绝无论保不保苏云,都是你赢。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忙前忙后呢?像我这样做个死人,岂不是好?”
轮回圣王哼了一声,目光看向光门。光门后,苏云、幽潮生和帝绝三人正踩着锁链小心翼翼前行,前往那块巨大的宇宙残骸。
“我将获胜,这毋庸置疑,只可惜从前的那些道友都被你和你的前世杀掉了,无人欣赏我战胜你的过程。”他走向光门,低声道。
光门后,粗大无比的锁链上,苏云回头看去,只见轮回圣王站在光门前,应该是为了观战。
那座光门瑰丽无比,像是由光组成,但可以看到光中的点点灵光,不知是何物所铸。
“是灵根。”
幽潮生向他道:“那座门是用灵根炼制而成。先天不灭灵根是宇宙的根触,它们就像是宇宙扎根在混沌海的根须。”
苏云道:“我们仙道宇宙因为是帝混沌开辟出来的缘故,并没有这样的灵根。”
凡人 修仙 之 仙界 篇 飄 天
门户的四周是浮动的混沌海,正在翻涌翻腾,形成各种奇特诡异的形状,如天斗,如魔神的脸,如腐烂的肉块,如有无数生灵的面孔。
苏云收回目光。
他们三人尽管神通广大,是举世少有的人物,但行走在混沌海的下方,都显得极为渺小,微不足道。
前方的宇宙残骸是连接坟的中转站,走近看时,只见这里到处都是混沌海侵蚀留下的痕迹,混沌海像是一个消化不良的大蟒蛇,把宇宙吞下去,剩下一些无法消化的东西,这便是宇宙的残骸。
这里任何东西都极为锋利,山峦被混沌海打磨的如同一根根横七竖八的利剑,有的还如同锯齿。
碎石也无比锋利,能够轻易割开他们的皮肤。
这里还有一股异常的衰败气息,给人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仿佛自己的肉身性灵燃起了劫火,在不断的燃烧,明明能感觉到火焰的刺痛,却看不到任何火焰。
苏云登上一座山的顶峰,看到另外几条锁链,连接着另一个宇宙的残骸。
那里也有一座光门,正在混沌海中飘来荡去。
苏云遥遥看去,只见那座光门中也有三道锁链,正拴着三个白骨神人。
那三人纵身一跃,带着锁链跳入混沌海中,四下里摸索,想来是在混沌中搜寻其他宇宙残骸。
他向另一个方向看去,也看到类似的布置。
想来,坟就像是一个长满触手的怪物,在黑暗的混沌海中四下摸索,寻找猎物。
只要它的触手抓到猎物,便会飞上前去,扑到猎物的身上吸血,直到将对方吸干位置。
这时,苏云看到那奇形怪状的坟宇宙中,有三个白骨神人来到锁链上,想来便是尧庐天尊所说的天君。
坟宇宙选拔出三位天君,只是这三位天君没有血肉,只是骨头。
幽潮生道:“没有肉身的话,其人实力无法发挥到极致,这一战我们胜算颇大。”
他刚刚说到这里,却见坟宇宙中又有一人走出,那人却是有血有肉,应该是坟中的道君,取出一口罐,罐中飞泉,从那三位天君身上绕过。
便见那三人身上血肉滋生,很快血肉饱满,肉身强横。
那三位天君肉身恢复之后,便展现他们的元神。他们的元神也已经枯萎,但那罐中飞泉在滋润下飞速变得饱满起来。
顿时,一股股厚重无比的道威远远扑面而来,那三位天君的法力在节节暴涨,很快提升到道境九重天的程度!
然而,他们的修为依旧在暴涨之中,不断向更高更远的地方冲去!
一丰,二丰,三丰,四丰……
苏云掌心里都是冷汗,额头上也冒出了汗珠,他以帝丰的法力来计算那三位天君的修为,却只觉那三位天君的修为在短短时间便提升到百倍于帝丰的程度!
要知道,除去幽潮生和轮回圣王,帝丰便是当今世上已知的最强大的存在!
帝忽在没有合体的情况下,也不是他的对手!
他是距离道境的第十重天最近的那个人,而且修炼两种大道,一起达到九重天!
百倍于帝丰的程度,那就意味着其人必然修炼了两百种不同的大道,一起修炼到九重天的程度!
“这一战,选任何人都会输,选我也是如此……”苏云捏紧拳头。
而今的帝倏、帝忽,统统不行!
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被对方打杀!
这是一场残酷的战斗,没有三战两胜,要么全输,要么全胜,绝对没有第三种结局!
苏云头一次面对这样强大的对手,心中头一次没有了底气,他猛然发现,他在这一战中几乎没有用武之地!
他的修为与对方有着两百倍的差距,这就意味着他有可能在第一招便被对方解决,直接死亡,帮不上任何忙!
对面,那三位天君的修为实力还在提升。
他们平时是白骨形态,白骨形态下,自身的一切机能消耗都降到最低,但那罐中泉水是他们复苏的关键。
罐中泉水,只是让他们恢复到自身的巅峰状态!
而今,那三位天君已经达到数百倍于帝丰的程度!
苏云有些眩晕,他的身边,幽潮生从自己头顶拔下一些头发握在手中,夹在指风之间,放在嘴边念念有词。
帝绝则站在那里,身姿挺拔,孤傲不群,看着向他们走来的三大天君,显得胸有成竹。
苏云头一次发现道法神通和智慧,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全然无用,任由你有着通天彻地的道行,没有与之匹配的实力,也是枉然!
“不要慌张。”
苏云微微一怔,这才察觉是帝绝在与自己说话。
帝绝没有去看他,依旧站在那里,轻声道:“你的心有些慌了。这种心态对敌,很容易被对方击败击杀。你觉得我修为如何?”
苏云张了张嘴,却发现咽喉中的水分被蒸发,干涸得说不出话来。
“我的修为,其实比你高明不了多少。”
帝绝面色温和,转头向他看来,竟然露出一丝笑容,不见适才与帝混沌、帝倏等人对峙的霸气,道:“我是诸帝之中,修为最弱的人之一。我的太一天都摩轮并非是将修为提升到极致的功法。”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苏云怔然,点了点头。
修炼太一天都摩轮经的确法力不怎么雄浑,但是这门功法强大之处在于打造太一天都这个地方,借过去未来的自己的光阴,与自己协同作战!
巅峰时期的帝绝,可以借来过去未来共计长达四千八百万年的自我,为自己所用!
“其实,我在很早很早以前,便已经知道未来的我死了。”
帝绝声音浑厚,笑道:“因为我发现,我无法借到未来的光阴,无法借未来的我为我作战。那时我便知道,未来的我一定是死了。”
他看了苏云一眼,轻声道:“我知道我未来会遇到一个无比可怕的敌人,耗尽我的性命,于是自从我知道这一点时,我便在努力的把过去的时光借给未来的自己。”
苏云不解:“借给未来的自己?”
帝绝笑道:“很简单。我多闭关几次,把这段光阴封闭,寄托在太一天都之中。我想与未来的敌人一战,战胜他,战胜他们!”
他的言语和笑容间藏着狂妄的自信,就像是帝昭那样,有一种鼓舞人心的力量:“因为,我从未输过!我可以做到,你做不到吗?”
苏云涩然道:“我的功法与你不一样,我们走的道路不同,战斗方式不一样……”
“我教你。”帝绝目光温润。
“好的义父。”苏云说到这里,突然呆了呆,他竟在无形之中把帝绝当成帝昭。
帝绝突然爆发,将自己的气势刹那间提升到极致:“太一天都!”
太一天都摩轮轰然出现,刹那间,过去两千四百万年积累的时光,在这一刻化作一个个帝绝,从过去杀来,席卷着苏云,带着苏云一起,向那三大天君杀去!
这一刻,无数只手掌从过去时代的尘埃中飞出,与为首的第一尊天君碰撞!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