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第1543章 南離真火(1)熱推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观云台上,飞来一道影子,于天际穿梭,划破长空,眨眼间出现在金枪之上,大手一握。
金枪落入他手中,嗡鸣一颤。
弓步迈开,盘龙纹饰闪过金华,霸王枪笔直,横在右臂之前。
浑身沐浴金光,身材矫健,威风八面。
表情严肃,目光如火。
“张合?”端木生俯视张合。
张合抬头笑道:“怎么称呼?”
“复姓端木,单名一个生!”端木生道。
“端木兄,虽然你是赤帝的人,但这殿首,我不会让你的。”张合说道。
端木生冷哼一声道:“我需要你让?尝尝我的霸王枪!”
端木生踏空袭来,身如残影。
二人于场上激斗,忽左忽右,罡气四散乱飞,都被那神秘莫测的大阵收拢,消散于天际。
南离北方道场。
陆州,玄黓帝君,南离神君等人看得津津有味。
南离神君点头称赞道:“记得一千年前,张殿首便守住了这殿首之位。今日这场热身之战,张殿首不减当年啊。”
玄黓帝君说道:
“张合天赋奇佳,千年来也没落下修行。能胜,也在情理之中。”
南离神君说道:“大帝君看着善枪者如何?”
玄黓帝君观察了片刻,说道:“此人掌握的力量霸道凶猛,似乎有魔气在身,出手果断。枪术上圆转如意,游刃有余,好像还有没有尽全力。要击败张合,还得多一些手段。”
南离神君看向陆州:“陆阁主以为如何?”
我不是正经兽医 猪八戒烟
陆州只看了几眼,便淡淡道:
“暂且难分高下。”
虽然对徒弟很有信心,但也不是盲目相信。百年时间过去,也不知道这帮孽徒的修为都到了何种地步。天眼神通无法观测,大概率是因为他们都领悟了大道。
天书若出大道,那么力量同源,为保平衡,看不到他们也在情理之中。
南离神君笑道:“不如来猜一猜,谁会取胜?”
玄黓帝君觉得有趣,笑了起来,指着下方的张合说道:“当然是张合。”
南离神君点了下头。
张合毕竟是玄黓殿的人,大帝君选择自己人很正常,不然岂不是让下属寒了心?
“陆阁主?”南离神君看向陆州。
陆州说道:“都不是。”
玄黓帝君和南离神君疑惑地看向陆州。
陆州补充道:“另有其人。”
南离神君听明白了,笑着道:“赤帝获得两位太虚种子拥有者,眼下这位善枪术,另外一人还不清楚深浅,陆阁主认为是他?”
陆州点了下头。
玄黓帝君附和道:“能让陆阁主看中的人,应该是不简单,本帝君也赌他。”
南离神君:?
玄黓帝君笑了起来,说道:“光猜,没什么意思。倒不如赌一些彩头,如何?”
南离神君说道:“也好,输了可不能不认账。”
“本帝君何曾赖账。若本帝君赢了,你南离山的百花酿,可不能藏着了。”玄黓帝君笑道。
“好说,我若是赢了,帝君便在南离山讲道十天。”
“成交。”玄黓帝君道。
两人看向陆州。
陆州却道:“百花酿固然好,但还不足以让老夫满意。”
“哦?”南离神君笑着说道,“陆阁主想赌什么?”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听闻南离山受南离真火炙烤万年,故而四季如夏,常年不变。”陆州说道。
南离神君心中微动,说道:“陆阁主是想要赌南离真火?”
陆州点了下头,说道:“南离真火对于你们而言,弊大于利。四季如夏固然舒服,但大量的元气也被真火驱开。若将南离真火取走,也许是一件幸事。”
南离神君有些不悦。
不管外人怎么说,南离真火始终是南离山的东西,不是你说拿走就拿走。
他看向玄黓帝君。
希望玄黓帝君能出面主持公道,放弃这种荒唐的念头。大家娱乐赌博,开开玩笑,寻个乐活就行,真赌这么大,闹的大家都不开心,何必呢?
然而玄黓帝君却说道:
“南离神君,莫不是怕了?”
南离神君:?
“我并非惧怕,而是这南离真火极其霸道,绝非一般人所能接触。它留在南离山,对元气的影响有限,况且诸多凶兽不敢靠近,算是我南离山的护山神火。我岂能拿它做赌注?”
陆州摇头道:“无知者无畏。”
“陆阁主这话何意?”
“南离真火,诞生于上古时期。天启托天,真火离地,便没了根。南离真火也就成了无根之火。没有大地的力量补充,它想要继续存在,就只有一个办法——”
陆州语气一顿,“吸收你们的力量。”
闻言,南离神君豁然起身,睁眼道:“胡说八道!!”
下方的战况依然激烈地进行着,不分胜负。
北方天际道场上,却已经因为南离真火的事情急眼。
陆州一点也不生气。
好好的护山神火被人说成害人的东西,换做是他,也会生气。
这的确很难接受。
陆州端起酒杯。
向前一洒。
酒水悬浮,化作晶莹剔透的水珠。
一道道金色的元气,环绕水珠,像是珍珠玛瑙似的。
玄黓帝君和南离神君皆有些疑惑地看着陆州的操作。
那水珠光华四射,元气浓郁。
太阳的光芒穿过水珠,折射出更加璀璨的光华。
水珠却在这时,缓缓化作水汽,升入空中,消失不见。
在这个过程,陆州只保持它的悬浮,并未采取任何动作,使水珠完全接受南离山的气场影响。
与天地空间交融。
“这……怎么可能?”
南离神君摊开手掌,看着掌心里的纹路,微微一颤。
别人试的,他不相信。
他要自己亲自尝试。
一团元气悬浮于掌心上,青色的元气,随着天地间的阵法旋转,向上升腾而起。道场上的阵法,嗡鸣亮了起来,像是蜘蛛网似的,遍及方圆百里,千里……
大地的经脉出现在视野中。
南离山的天际,出现了一团火光。
火光环绕南离山,一闪即逝。
南离神君掌心里的元气,竟随着火光一同消失。
就像是被吞了似的。
南离神君从未注意过这个问题,包括居住在南离山内的所有修行者。
南离山是静心修炼的好地方,元气浓郁,他们的修为进速慢,那是天赋问题,从未有人把问题归结在南离山身上。
南离神君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陆州说道:“这种现象,在接触大地的时候,会更加明显。南离山的优势在于悬浮天空的云台。若非这些云台,你们早已被吸食殆尽了。你还真以为,凶兽是被驱散的?”
“……”南离神君一时语塞。
玄黓帝君明白了过来,说道:“原来如此,陆阁主果真是见多识广之人,佩服,佩服。”
南离神君眼神复杂地看着陆州,一时还是不能接受,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玄黓殿,北殿藏书,太虚山海志便有记载。”陆州说道。
玄黓帝君当即附和:“陆阁主这段时间没少在玄黓殿看书,可谓博览群书。”
南离神君皱眉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也不会答应。”
陆州点了下头说道:
“老夫也不会强人所难。那便继续观战吧。”
陆州看向下方。
南离神君无论如何是很难聚精会神看热闹了,一直都处于走神的状态。
霸王枪在场中飞旋,刮起龙卷风之时,漫天元气围绕旋转,带起刺耳的声音,才将南离神君混乱的思绪拉回。
“天眷有缺!”
端木生的身影出现在高空,从上往下,呈倒悬之势,向下刺去。
空间和时间凝结了起来。
二人激斗至此,战意更盛。
张合抬头望天,不退反进,迎了上去:“起!”
声如洪钟,排山倒海。
罡气碰撞,空间撕裂。
强大的阵法,维系着破损的空间,将二人激斗的力量吞噬。
天地修复。
二人碰撞分开,一上一下。
依旧是未分胜负。
二人停下,目光碰撞。
端木生俯瞰张合,紧握霸王枪,说道:“再来!”
张合笑道:“还是算了吧,端木兄,你赢不了我。太虚有规矩,殿首之争不是性命之争。你我点到为止。我知道你没尽全力,但我也没有。”
端木生好胜心太强,听了这一句话,战意消减大半。
张合朝着端木生拱手道:“端木兄,改日再战,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端木生说道:“交朋友言之过早。你我平手……但不代表没人能击败你。”
“哦?”
南侧云台传来一阵笑声。
“张殿首,真要是以命相拼,你早就败在他手中了。”
张合疑惑地看向南方云台。
笑声的主人,便是明世因。
那笑声停止,继续道:“他的底牌,就是不怕死。”
“嗯?”
嗖——
云台之中,闪电般飞来一道虚影。
那虚影眨眼间出现在场地中间,“哗啦”,整个场地都被青藤,与树木覆盖。
“我给你一刻钟的休息时间。省得别人说我胜之不武。”
张合再次被激发战意,笑道:“有趣……可我歇不得。气一断,反而弱三分。接招吧!”
张合闪电般冲向青藤。
五指成刀,咔!
将万千树木切为两半。
PS:实在一两章写不完一段故事,3K更新,晚上继续更。求票。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