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天啓預報-第九百七十一章 驚變看書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地狱,静寂区,无何有之乡。
恢复寂静的石室中,几个幽暗的人影静静的俯瞰着破碎的石棺,还有其中残缺的躯壳。
失去了所有的水分,化为了佝偻而干瘪的尸首。
绝大部分都已经溃散成尘埃。
只有破裂的头颅内,那一片黑暗里,还有隐隐的亮光闪现。
伴随着大门轰然开启的声音,撑着手杖的马瑟斯缓缓走进来,脚步有些踉跄,胸前巨大的裂口还没有修补完整。
看到伍德曼的尸骸,他迟滞一瞬。
“真的死了么?”
“被维塔利这么来一手,不死也残废了吧?”
叶芝耸肩,“就算还能挺下来,剩余的那点分量,也别想着到处兴风作浪了……得亏我跑得远,否则被老头儿逮住的话,恐怕也要陪伍德曼作伴。“
“要搜寻昼夜之镜的痕迹么?”马瑟斯问:“脱离了俄联谱系之后,罗素不知道会把它藏在那里……未必好找。”
“他的备份还在,维塔利杀不死他,只能将他囚禁起来。”
在几个幽暗的身影之间,忽然有低沉的声音响起,那是来自无何有之乡的鸣动:“先让他好好安静一段时间吧,省得每天到处乱跑,烦的不行,又看的闹心。”
那个声音说:“接下来就是诸界之战,我会找机会将昼夜之镜毁掉的。”
马瑟斯无奈耸肩。
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了。
所有人都万万没有想到,有人能够在暗中将沉寂了那么多年的昼夜之镜唤醒。也没有想到,原本他们之中最为诡异的伍德曼竟然会在一条叫做槐诗的阴沟里连续两次翻船。
第一次就算了,第二次人就直接没了……
如今作为模因病毒,伍德曼可以随意的在现境、边境和地狱之间穿行,显化,凭借着遗留在诸多人和典籍中的模因,可以说无处不在。就算是将所有被他植入模因的人杀死,只要散播出一些典籍出去,就能够再度扩散。
可以说,毫无弱点。
结果现在,所有的模因都还在,但代表伍德曼意识的‘服务器’却被一个门口修空调的家伙推着板车拉走。
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服务器早已经被一个收废品的老头儿搬回家里逗孙子玩去了。
追之莫及。
世界上最惨淡的事情莫过于如此。
归根结底,谁又能够想象得到,往昔那个看起来心灰意懒的罗素在忽然打了鸡血之后竟然会这么猛呢?
就好像有一天战神那被人卖进青楼里的女儿忽然一拳打爆了来帮她冲业绩的十万战士。
对不起,我装的。
我等着一天等了七十年……
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就连版本都不一样了。
这让人找哪儿说理去?
现在,已经没有人会将罗素那个家伙视作不自量力的跳梁小丑了,就好像也没有人再把那位灾厄之剑真的当卖脸的牛郎一样。
天国谱系的重建几乎已成定局。
对于黄金黎明而言,这不再是癣疥之疾,而是不折不扣的心腹大患。
同样作为理想国的残留……他们之间的命运就已经决定,彼此不死不休。
可以预见,在接下来的诸界之战里,双方掰手腕的时候还多着呢。
所有人都必须严阵以待。
马瑟斯沉思片刻,再问:“伍德曼没了,那他所负责的那一部分计划怎么办?”
“交给爱德华·威特吧。”那个声音说:“必要的时候,贝内特从旁协助如何?”
手握佛珠的邪异觉悟者缓缓颔首,并没有异议。
“信使的活儿还是第一次干啊。”
名为爱德华的凝固者轻叹,披上了自己的斗篷:“我会尽力的,但最好不要期待一个临时工能完成多么优秀的工作。”
“尽力而为就是。”那个声音说,“但有一分辛劳,便有一分结果。”
“我尽力。”
爱德华的神情越发无奈,虽然不情愿,但也再没多说什么,转身离去。
“外道王呢?”
贝内特问道:“伤势如何?”
“正在甘露池中静养,损伤了根本,但并没有多么严重的后果。”那个声音说:“休息一段时间而已。”
“时间紧迫,这段时间就需要大家恪尽职守了。”
“加倍艰辛,加倍苦劳。”
如是引用莎士比亚的台词,马瑟斯轻叹,“谁能料到到了地狱里还要加班呢?”
临时的会议到此结束。
当那些身影渐渐离去之后,马瑟斯却还留在原地,撑着手杖。
漫长的沉默中,没有说话。
静静的端详着自己同伴的惨烈模样,挥手,将他的躯体再度以石棺封闭,以待将来。
“维斯考特,你还在么?”
他忽然问。
“我在。”
无何有之乡的声音再度传来。
早已经同这移动现境融为一体的统治者再度降下的声音,永恒平静:“什么事?”
“那个伍德曼最后发回来的消息,是真的么?”
马瑟斯严肃的发问:“命运之书真的不在象牙之塔?”
“不,那是罗素的谎言。”
维斯考特回答:“在收到消息之后,我已经再次启动过一次《死海文书》,得到了准确的结果——命运之书确实在象牙之塔没有错。
伍德曼受到了欺骗,那是罗素为我们精心准备的陷阱——我甚至怀疑,罗素可能早就得到了命运之书的认可。”
马瑟斯的神情骤变:“有多少可能?”
“百分之八十以上。”
维斯考特断然的说道:“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则是出于目前情报的限制,无法排除其他的原因,但不论如何,命运之书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马瑟斯越发的无法理解,追问:“可是他为何撒谎?”
我家 古井 通 武林
“因为他喜欢。”
维斯考特说:“你又如何知道他在想什么呢?对于罗素那样的对手,不论是他说什么,他做什么,都有可能是幻象和谎言,他连自己的真正进阶都能隐瞒,去追溯原因毫无意义。
你只需要做自己应当做的事情就好。”
“不论他说什么,都无法改变我们的计划。”维斯考特说:“这就是应对他的最好的办法。”
“可既然他掌握了命运之书……”
马瑟斯的神情渐渐阴沉,再无法逃避这样的可能。
姑且不论命运之书本身对于事象修订的巨大权限,更要命的是,其中理想国曾经传承的,百分之四百以上的修正值!
那是四度将全世界从地狱中挽回所创造的伟大结果!
时至今日,理想国虽然已经不在,但它所留下的无数成果依旧在源源不断的创造出越来越多的改变。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修正值恐怕还在继续攀升。
倘若罗素真的能够重建天国谱系,甚至……完成了重建理想国的话,那么所得到的力量就更为的恐怖!
“届时,我们这样的家伙,对他而言,恐怕不过是土鸡瓦狗了吧?”
马瑟斯冷声说道。
“那又如何?”
维斯考特反问:“因此便要大失方寸么?或者说,不顾一切的付出巨大的代价,将他在成功之前湮灭?
理想国的存在不过是我们的过去而已,不值一提,也无法改变将来要发生的事情。”
维斯考特冷淡的说:“马瑟斯,外界所有人都以为,创造黄金黎明的是我们三个,可你应该心知肚明,谁才是真正缔造黄金黎明者——
我们的存在,是这个世界的选择,罗素阻拦不了那个结局的到来。”
马瑟斯的手掌微微一颤,握紧了手杖。
维斯考特、马瑟斯、伍德曼。
诚然三人是黄金黎明中重要的组织者和引领者,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但是在这七十年以来,不论是谁,恐怕都想不到,谁才是令理想国毁灭的幕后元凶,真正铸就这一恶果的始作俑者。
或许罗素猜到了一些,但罗素却绝对不会对外宣扬。
也再不会有人会有人相信——黄金黎明的出现,是来自于理想国,不,是来自于天文会的意志。
来自于那个真正引领着他们踏上这一套道路的人,在予以协助和推动,掩盖了所有的痕迹之后,坐视着恶果无法挽回的……
上一代天文会的会长!
“唤醒亚雷斯塔吧,马瑟斯。”
维斯考特淡然说道:“沉寂这么久之后,我们应当有所作为才是,也该让现境见证一下,我们的杰作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马瑟斯无声颔首。
无何有之乡的深处,传来了深邃的鸣动。
钟声响起。
一双双苍白的眼瞳抬起。
浮现地狱的神采。
.
.
去的时候通过彩虹桥中转,回来的时候就没有那种便捷,要老老实实的靠交通工具。
得亏还有雷蒙德的直升机,否则槐诗恐怕要带着学生坐雪橇了。
四个小时去往冰岛,通过边境中转,然后乘坐航班和列车,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才终于回到了象牙之塔。
所看到的就是满目疮痍。
灾难过后,几乎象牙之塔所有的建筑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除了建筑学院快乐的停不下来之外,其他所有人都在骂骂咧咧。
统计完灾害损失和维修费用之后,副校长的脸色就难看的吓人。想要恢复原状起码要半个月以上的时间,处理后续的事情更是麻烦的要命。
最关键的是,竟然被贝内特那个家伙给跑了……
简直是奇耻大辱。
最惨淡的在于……他还没办法。
树大招风。
作为象牙之塔的招牌之一,和明面上最能打,甚至比罗素还要能打的人,而且,还是克罗诺斯这样的时间圣痕,曾经还具备着末日警备员的身份。
谁想要对付象牙之塔,他绝对是第一个要摆平的对象。
罗素的优先度都没他靠前。
否则他一旦读档,万事皆休。
黄金黎明突袭所消耗的所有资源,起码有五成是花在他的身上,还有五成……被罗素连带旧校区一块炸了。
只能说,角色过强,遭到了其他玩家的一致针对。
毫无游戏体验。
尽管如此,看到槐诗之后,还是勉强的挤出了那么一点笑容……看上去就越发的吓人。
“先去休息吧,更多的事情,明天庆功宴再说。”
在询问了几句情况之后,艾萨克颔首,难得露出满意的神情,安慰道:“你家没事儿,奎师那先生第一时间就把你家藏进薄伽梵歌里。”
“那就好。”槐诗也松了口气。
虽然换了手机之后第一时间联系过房叔,确保无事,但老人语焉不详的样子总让槐诗有些不安。
早知道罗素玩这么大,他临走之前就不把石髓馆迁回象牙之塔了。
省得老人跟着自己担惊受怕。
就算是房叔没事儿,自己收藏的游戏和主机遭受了黄金黎明的荼毒怎么办?
在得知宿舍区域还在检验修复的时候,槐诗干脆就直接带着学生回家了。
“这几天你们暂时就住这里吧,正好让阿妮娅也尝尝房叔的手艺。”
他扛着大包小包走在前面,推开了庭院的大门,穿过了房叔精心养护的庭院和花圃,把包丢在了门口,看着熟悉的场景,这才有一种回了家的放松感。
后面林中小屋更是轻车熟路,向着厨房探头:“房叔,房叔,我回来啦,有吃的吗……我自己拿啦。”
“诶?老师家里装饰的不错啊。”安娜好奇的环顾周围:“我还以为是住单身宿舍吃泡面的那种呢……”
她停顿了一下,笑容就变得好奇又古怪:“难道是养了女人吗?”
“阿妮娅,不要没大没小的。”
原缘敲了敲她的脑袋,“老师还是单身。”
“啊这……”少女哑然,“听上去就更惨了啊。”
槐诗没好气儿的揉了揉她的头发,懒得跟她废话,把外套挂上衣架之后就走向了客厅,只想瘫在沙发上好好晒个太阳睡一觉。
可就在大厅前面,却看到老人在向自己使眼色,神情复杂又惶急,就好像看到后院着火了却又不能说话一样。
庆熹纪事
从没见过他那么着急的样子……
“没事儿吧,房叔,身体不舒服?”槐诗一愣,旋即加快了脚步。
可还没走几步,就听见客厅的电视里传来了熟悉的游戏旋律,像是有人启动了槐诗的主机,趁着他不在打游戏一样。
可房叔从来不碰那个东西,平日里都是看纪录片频道和全能装修王……
还是说,有哪个狗东西趁自己不在的时候碰了自己的存档?
槐诗顿时怒从心头起,挽起袖子就冲进客厅。
然后,僵硬在原地。
石化。
午后的阳光从窗外落入,将漆黑的长发映照出金色的余光。
在沙发上,握着手柄的小女孩儿正全神贯注的凝视着电视机的屏幕。
似乎只有十一二岁。
黑色的连衣裙精致又可爱。
两条纤细又修长的小腿从裙摆之下延伸出来,架在茶几上,伴随着愉快的哼唱,脚趾就灵活的微微弹动起来。
听到槐诗传来的声音,她就按下了暂停,缓缓回头。
令槐诗,险些失声惊叫。
那一张稚嫩又姣好的面孔上仿佛带着永恒的微笑和神秘的魔力,令人沉醉,看不出曾经的庄严和雍容,此刻所展露出的乃是属于女孩儿的可爱与调皮。
灵动的眼眸轻眨。
端详着槐诗呆滞的样子,就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
笑容得意又愉快。
槐诗几乎忘记了呼吸。
不是被这一份倾尽世上一切珍宝都无从比拟的笑容所俘获,而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寒意,和死亡的危机。
等等,不要!
槐诗大惊失色,张开双手想要阻拦。
可是,已经晚了。
因为有充满惊喜的声音已经响起。
洋溢着快乐和纯真,那黑裙的女孩儿微笑,张口呼唤:
“爸爸,你回来啦~”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