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討論-第310章 女扮男裝身份掉馬鑒賞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那你是,你也是异世之人?”
“像..就像桃花秘境翼宗主的娘子钟小满那样?”
“你指引翼宗主将我带到桃花秘境,一定知道他娘子钟小满吧?她是穿越来的!”
苏青之激动地阐述着,两只小手捏成肉乎乎的小包子紧张地放在胸前。
“不是,我就是妖王之女谭若兰。”
相对于苏青之的狂喜,寒秋的表现十分平淡,好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
“啊!女儿见过娘亲!”
苏青之拉着她的手摇来摇去,又伏在她的肩膀上欢喜地蹭了蹭。
太开心了,原来娘亲一直在自己身边。
虽然她不是现实世界的妈妈,但这个结果已经足够叫人惊喜了。
苏陌衡与自己的父亲很可能是同一个人。
自己也很可能跟原主是同一个灵魂。
那这就是货真价实的母女哎。
难怪渝川城那次她拼死要救自己出去,寒秋你真的是太好了。
“这面风月宝镜送给娘亲,每天照一照,百日后脱胎换骨,宛若新生。”
“我要亲自刻一个兰花挂件送给你,给我十日就好!”
苏青之掰着手指头一脸喜悦,语气微微上扬着,像极了活灵活现的小野猫。
寒秋微闭眼眸,遮住眼底的那丝悲凉说:“那我等你。”
命数使然,凶多吉少。
我的好女儿,只怕你等不到那一天了。
“哐当!”
堂下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和嘈杂的脚步声,夹杂着冷千杨熟悉的男低音。
“即刻封锁小荷汤峪,所有屋子给我仔细搜查。”
他的语调寒冷如冰,带了几分怒气。
等等,仙君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了?
苏青之联想到刚才见到寒秋时的狼狈模样,心念一转立刻明白了。
她喜悦的心瞬间沉入谷底,手抖的有些捏不住流苏穗子。
“娘亲,你偷走田震刚的玛瑙手串时露了行迹,被仙君发现了?”
“这事可麻烦了,赶紧躲起来。”
她在屋里正在找寻藏身点,就听寒秋站在窗户边懊恼地说:“后街也全是他们的人。”
“今日恐怕是在劫难逃。”
寒秋快速将玛瑙珠串收进包袱,叹了口气。
楼下大堂,冷千杨捏着小荷汤峪的布防图,点了几个位置命令道:“所有暗门机关、密道全部封死,听我号令。”
“是!你们几个搜左边,剩下的人跟我搜右边。”
李野的手按在腰间的剑柄上,冷冷地说道。
“噗通!啊!你们干什么!”
“所有人马上出来到大堂排队。”
“每一个雅间都不要放过,地板掀起来,所有能藏人的柜子全部打开搜!”
屋外的走廊上传来李野的吆喝声,伴随着小月的一声低呼:“小野哥,这一排雅阁全是女宾,我去找。”
雅间里的苏青之心里一动,李野醒过来了?
江闪闪的法子真的有效果?
听他与小月在一起,说话的语调自信威严,想必是的。
他的事解决了,娘亲寒秋该怎么脱身才好。
所有的屋子全部在搜查,娘亲根本逃不出去。
眼下只能设法女扮男装身份掉马,拖住大家的注意力。
至少,自己所在的房间他们不会搜查。
“娘亲,快躲到衣柜里去!”
苏青之当机立断脱掉外衣跳入池子说道。
走廊上搜查的声音越来越近,隐约传来弟子们的审问声。
昆虫之翼彩虹计划
一间,两间,听这脚步声搜到隔壁的雅阁了!
“小月,外面出什么事了?”
苏青之故意将水弄的哗哗响,提高语调开了口。
走廊上的李野与小月皆是一愣。
“苏师弟,这是女宾区,你敢背着仙君叫人按摩?”
“简直是狗胆包天啊你!”
李野双手推开房门呆立原地,结巴了。
浴池里泡着的女子肤白如玉,青丝如海草飘散在香肩前,那双似喜非喜的含情眼,嘴边的黑痣,这张脸分明是..苏师弟?
“你是女人!”
“啊!啊!”
“苏师弟,你怎么成女人了!”
李野哇哇大叫,像是见鬼了惊的退出房门双手捂住了眼睛。
他这么一吆喝,灵虚派的精英一股脑地凑过来看热闹。
“哦噢!”
“苏..苏师弟好有料!”
“苏怀玉是女子..苍天呐!”
“娘的,这小子也能装了,惊天大雷啊!”
众弟子们挤在门口你推我,我推你,纷纷透过手指缝在偷瞄。
“还不快滚!”
苏青之“慌乱”地将某些傲人的地方用衣衫裹了裹,厉声喝道。
大堂里正在等待搜查结果的冷千杨“唰”地飘上了楼。
“还看?”
他大手一挥,寒冰决射出将众弟子们拍出门外,层层叠叠摞成个长方形的人肉墩子。
还是一层头朝下,另一层脚朝上的诡异姿势。
大家的汗臭味、脚臭味夹杂着走廊上袅袅燃起的桂花熏香格外的有层次感,熏得众人鬼哭狼嚎。
苏青之低着头紧张的大气也不敢喘,余光瞥见大长腿停到了自己面前。
“你是女子?”
斜上方的声音,语调平淡又隐隐带着一丝颤抖。
苏青之忍不住抬起头,就对上冷千杨的眼神。
无数情绪在他乌黑的眼眸里翻滚着,最终变成了一汪深潭。
妖师鲲鹏传 佛血
这深潭里藏着一种看透一切的力量叫人惧怕。
有那么一瞬间,苏青之甚至都怀疑他早就识破了自己的女子身份。
好像自己是一个小丑。
对,就是上下蹦跶,仙君在冷眼看戏的小丑。
她曾在心里演练过无数次女扮男装掉马的场景,万万没想到会是这番。
平静的叫人心慌。
依照冷千杨的聪明自然会怀疑自己今日刻意暴露是为了什么。
偏偏是在他抓捕偷走田震刚东西恶贼的地盘上,自己身份暴露。
巧合的叫人不得不怀疑。
自己今日在赌。
赌仙君会不会睁只眼闭只眼,放过寒秋。
空气里无比的静默,静到案几上香炉突然的爆火花都听得无比真切。
苏青之立刻低下头,隐隐觉得自己的腿开始抽筋。
明明自己身处温泉,却觉得寒意森森。
仙君定是气炸了吧!
瞒了他那么久的女子身份,现在还企图利用他的情意。
赌他会看在两个人的情分上,饶了娘亲寒秋。
大婚是不可能了,说不准立刻赶下山是真的。
好在杀父仇人已经找到,下山以后自己好好想想后路。
娘的,左腿抽完筋,右腿也开始了!
苏青之正暗暗咬牙苦撑,就听到一句冰冷的审判。
“泡好了就出来,我在楼下等你。”
冷千杨心里的确是气恼至极。
不是气她刻意隐瞒女子身份。
气的是,她为了维护那个人不惜利用自己的情意。
气她即将成为自己的道侣还是这么防备着自己。
更气的是,她这副卑微可怜一副等待审判的模样。
你这个磨人的小东西,你对我的情意到底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药王谷你救我出厄水幻境的时候。
姜云国你为我挡刀的时候。
我都无比笃定,你心里的情意是真的。
可我很怕那都是演出来的。
都是演出来给我看的!
哼!魔界的女子果然心机深重,阴险狡诈!
“泡好了就出来,给我跪着!”
冷千杨被郁结于心的火气憋的要爆炸,手一挥将案几上的香炉拿在手中捏成了粉末。
“噗嗤!
案桌惨叫着也变成了粉末。
“咕咚。”
眼看冷千杨的目标对准了衣柜,苏青之惊叫着喊出了声。
“仙君息怒,您的手流血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