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起點-第一百零二章 安仔的退路看書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安仔和温伯决裂的事,闹得沸沸扬扬的,先是温伯知道这事后,就大发雷霆,说他吃里爬外,一定要按家法处置。
我没想到的是,光头竟然会来求我,其实他不求我,我也会出面。
光头来酒家找我,耀阳刚好也在,知道温伯要在他家里弄我的消息后,就憋着一肚子的火,光头不请自来,正中下怀。
刚一踏进门口,耀阳就冲了过去就向动手,我急忙拉住耀阳,让光头进来。
耀阳眼睛里冒着火骂道:“你他妈还敢露头啊?你不来找我,我都得找你呢,找人弄我弟弟,你是真不想活了!”
光头闷着头也不说话。
我哎了一声道:“他就是个办事的,他也是没办法!咱们听听他怎么说?”
光头抬起头,缓缓地说道:“怎么处置我不要紧,不过,你既然答应了安仔,让他跟你,你就得负责到底啊!你一句话,安仔差点连命都没了!他是我小弟,可他想脱离温伯,这事我也保不住他啊!”
就这几句话,我对光头好感倍增,着急地问道:“安仔他怎么样了?你们不是真有什么家法吧?”
光头点着头道:“虽然,我们现在算不上什么非法组织了,但家法还是很严厉的!大家都是在心里默默遵守着这规则,谁也不能破坏的!安仔也知道规则的,他现在直接和温伯说,他不想跟我了,要自己出去做生意,温伯怎么肯放过他啊?又是在这个时候,大家心里都明知道,安仔要走,铁定是要跟你的!怎么肯放过他?”
我哎了一声道:“安仔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在这事上犯迷糊啊?这事能这么光明正大地说吗?就算是要说,也是等我说啊,他自己怎么就说出来了?”
光头带着怨气地说道:“也不知道你到底和他说了什么,他连商量都没和我商量,就这么直接上堂口,和温伯说了,温伯本来就为了你的事,郁闷的不行,一听这事,怎么可能放过安仔,叫了所有人过去,三刀六剐的家法啊!你快想想办法吧!”
我站了起来焦急地问道:“人在哪儿呢?”
光头回答道:“在水果栏!”
我看了看小黑,小黑点了点头。
光头一边上车,一边犹豫道:“就你们三个吗?”
再次看了看小黑,又说道:“有他也是什么都不用怕!”
到了地方,我第一个冲下车,却被大门挡在了外面,大门紧锁,我敲了半天,也没人理我。
光头拿出电话来,打了个电话,好一会儿,门才打开。
门一开,光头就往里面闯,开门的人拦住了光头,光头骂道:“你他妈的瞎啊?拦我干鸟啊?”
其中一个人说道:“不好意思,光头哥,温伯吩咐,所有人都要搜身!”
光头无奈地张开手臂催促道:“快点!”
接着我和小黑,耀阳也被搜了身,跟着光头往里面走。
走到后面的集装箱,看见安仔躺在地上,浑身是血,一个大汉拿着根藤条,藤条上还滴着血。
大厅中央坐着温伯,温伯旁边站着慧慧,两侧都是左青龙,右白虎的壮汉。
看见我和光头进来,温伯不急不缓地问道:“哎呦,陈总,您什么事,大驾光临啊?”
我没理会温伯,走过去查看安仔,安仔的脸都被打肿了,眼睛眯成一条缝,但还是看得见我,有气无力地说道:“飞哥,这是我们的家事,你别管了!”
我长输了一口气道:“我怎么能不管!”
然后站起来,看着温伯说道:“自己兄弟,都下这么重的手啊?以后哪还有兄弟肯跟着你办事啊?”
温伯不阴不阳地说道:“兄弟犯了事,自然就要受到家法处置,千百年不变的规矩,我也是不忍心啊,可这也是没办法啊,无规则不成方圆嘛,不然今天你想跟这个老板走,明天他想跟那个老板走了,当我这是人才交流中心啊?”
我冷哼了一声道:“你还真当自己是黑社会老大啊?你话要是让人听到了,可是给你一窝端啊!烂泥果然是扶不上墙啊!给你正经生意你不做,明明可以赚钱洗白的,你就是愿意占山为王当土匪,那我也没办法!你怎么闹,我不管!安仔我现在就带走,你要是认为能拦住我,就拦一下试试!”
温伯一脸悠哉地说道:“你怎么样我没办法动你,但你要是敢动我的人,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看在多年的情分上,你现在走人,咱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你要是非要在我这儿逞强,就别怪我不客气!不要以为,身边有个高手,就谁都不放在眼里了!”
说完,挥了挥手,几个大汉跃跃欲试,温伯吩咐道:“安仔违反家规,人今天是必须受完邢,才能放,不管是谁,今天要是抢人,就别让走出这个门!”
耀阳指着温伯说道:“你个老东西,真把自己当话事人了!就这几个临时演员,吓唬谁啊?来,来,来,我也好久没动手了,都过来给我练练手!”
几个人想动手,但也知道光头都不是耀阳的对手,还是有点虚,犹豫着要不要一起上?
我站在了耀阳前面,对着温伯说道:“干脆点,人我今天一定带走,谁也不能再碰他一下了!你这点人,要是都让我们打残了,真够你受的!我今天但凡要是走出去了,你的生意就得全给我毁了,你信不信,你就等着喝西北风吧!”
温伯哈哈大笑道:“你以为天底下就你一个老板,一个有钱人啊?”
我冷哼了一声,看了看慧慧说道:“你指望她啊?还是指望她后面的人啊?你问问她背后的人,敢不敢正面惹我,躲在背后,搞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我只要随便答应他们一个条件,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把你给卖了!我和你也没什么深仇大恨的,要不是你先对我动手的,我们本来还是朋友的!就算你先对我动手的,我也没打算追究,我知道你是受坏人教唆,可你现在要摆明和我对着干,对不起了,那我可真就不客气了!”
温伯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身后的慧慧,慧慧低声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
他才对着我说道:“人你可以带走,但我水果栏和海鲜市场的生意,你要保证从今往后,你绝对不会再染指了!”
我撇了撇嘴道:“我都他妈的说一万遍了,你那点破生意,我压根就没惦记过,我本来想帮你做大的,可惜你就是个年纪大了,不自量力的老色痞子,我都奇怪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还会在女人这种事上犯傻呢!安仔,我带走,你目前的生意,我一点都不会动!不过,你记住,以后的事就谁都难讲了!生意你保不保的住,就谁也说不清了!”
温伯急忙答道:“好,一言为定!人你带走,以后我们也不会再为难他了,不过,我现在的生意就和你一定关系都没有了!咱们谁也不欠谁的!”
慧慧急忙又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温伯皱了皱眉道:“写什么合同!他答应了,就是答应了!你哪那么多废话啊!?”
我走过去,扶起了安仔,说道:“看到没有,都是为了钱,你真以为是为了你不受规矩啊!?你都傻透腔了!”
我走过光头面前说道:“看见没有,这就是你们老大,又贪财又好色的!你们自己心里都清楚,没有我,你们能像现在这样,过的这么安稳吗?本来的好日子不过,活该!你们跟着他,等着饿死吧!”
光头低着头,不肯说话。
温伯气愤地吼道:“人你带走了,彩你还想拿啊?”
我冷哼道:“我算是给你面子了,我要是真动手,你能奈我何?老大啊,我呸!脸都不要了,还怕我说你几句!”
说完,扶着安仔走了出去。
安仔在医院静养了一个月才逐渐恢复了身体,这期间他的几个小弟,一直在一旁伺候着,都正式和温伯脱离了关系。
我在安仔这段住院期间,做了几件和温伯生意有关的事。
一是,曾哥的船靠岸后,所有海鲜除了供给酒家,剩下的全部发到老冯的海产公司,做成罐头或者是干货,一两都不给温伯。
二是,我已经联络了内地几家水果园的老板,谈好了价钱,准备从他们手里进货,并找了几家市中心地带的店铺,装修做生鲜水果直营店,店内装修的漂亮一点,做成连锁店的形式,统一服装,统一价格,买的多的还可以送货上门,同时还可以将水果包装起来,便于送礼。
三是,我联系了华联主席乔锐,她也算是我的老同学了,虽然我们平时联系的比较少,但她一直觉得欠我人情,接到我电话时,还是比较热情:“陈总,您可是日理万机的,怎么想起我来了?有什么好关照啊??”
我笑道:“就知道好关照,怎么不说给我点关照啊?”
乔锐也笑道:“你想要什么关照啊?你现在是要什么,有什么,还需要我关照你吗?”
我哎了一声道:“我现在可是无业游民啊!我们同学中,最早的一批下岗失业人员吧?找你真有事,看看能不能帮我?”
乔锐嗯了一声道:“你说!”
我直接说道:“你现在超市里的水果罐头品牌,是不是没有限定的啊?”
乔锐愣了一下,问道:“什么?水果罐头?我不知道啊?这种事,我怎么可能知道呢?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犹豫了一下答道:“我想卖水果罐头啊!”
乔锐哈哈大笑道:“你没事吧?卖水果罐头,你种了多少果树啊?做果农了啊?不至于混的这么惨吧?来我公司啊,我的位置让给你!不说笑,你肯来,我直接让位!”
我切了一声道:“口不对心!别说那些没用的,你赶快帮我问一下,我想进你们超市,给你们供水果罐头!”
乔锐还是不可置信道:“真的啊?我帮你没问题,可你真的告诉我,你到底是在做什么?别和我说,你真想做罐头生意啊!”
我诚恳地说道:“真的,从小做起啊!我不指望垄断你水果罐头的批发,但至少让我也做进去!”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乔锐嗯了一声道:“这个没问题!可你总得告诉我,你做的是什么品牌的吧?我也好跟下面的人打个招呼啊!”
我哦了一声道:“名字还没想好呢!你就先帮我问问,你们现在都做什么牌子的?什么牌子的最好卖,什么味道的水果罐头最畅销就行了!”
乔锐笑道:“我怎么觉得,你现在还没开始做呢?是不是果树你都是刚种上,就想着销售啊?”
我嘻嘻笑道:“差不多吧,你就别管了,总之你帮我问到这些就行了!等我有产品了,我自然会再找你,公平竞争,绝不会走后门,让你难做!”
雲 中 鶴
乔锐切了一声道:“不就是一个水果罐头吗?只要你有产品,我肯定把你的产品,放在最显眼的位置,我对你的眼光有信心!”
我笑道:“多谢了!那我等你消息!”
挂了电话,我直接去了医院看望安仔。
进到病房,刚好光头从里面出来,和我撞了个满怀,看他的样子,刚想破口大骂,抬起头看到是我,又把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他低着头想从我身边走过去,我叫住他道:“聊几句?”
光头一走过我身边,一边低声地说道:“咱们两个没什么好聊的,也不可能聊到一起去,安仔能跟着你,我挺欣慰的,但我肯定不会跟着你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我讥笑道:“你想多了!我就是想让你回去告诉温伯一声,最近开始新一轮的扫黄打非了,叫他小心点,就算没人举报他,他也难免成为被关注的对象!怎么说,也算是老友一场,我可不想他临进棺材,再吃几年牢狱饭!”
光头冷哼了一声道:“多谢了!我会告诉他的!”
我哦了一声道:“还有啊,安仔的事,我还是想谢谢你,不为别的,就为了你肯为他说话!”
光头哼了一声道:“他是我小弟,我当然要护着他!”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