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奮鬥在瓦羅蘭笔趣-第二百八十六章 處置鑒賞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她还是个孩子。”
李珂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所以,更不能够放过她了。”
缓步走过来的李珂看着还在藤蔓当中挣扎的薇恩,如果不是对方的年龄还很小的话,自己刚刚就不是用树枝抓住她了,而是直接用锋利的木刺贯穿这个忘恩负义的‘英雄’了。
诚然,在一些激进的德玛西亚人的眼中,薇恩毫无疑问的就是个英雄,而且她也的确救了不少的人。但是,那是以后,以后的薇恩会因为大量的功绩而配得上这个名字,日后的她虽然残忍,但是也是针对使用魔法的生物的,而且大多数时候,她都是在针对各种各样的魔法怪物的。
只是在李珂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当中,她只不过是一个长歪了的,忘恩负义的家伙罢了。
战魂神尊 陨落星辰
不,说忘恩负义或许不算是特别的确切,因为她并没有忘记瑞兹救了她的事实,可是就以她现在的情况继续发展下去的话,如果瑞兹没死的话,薇恩迟早也会去狩猎这个救命恩人的。
然而看她的年纪的话……
“所以,你打算怎么对这个孩子?”
索拉卡开口了,刚刚她感觉到了李珂的杀意的,也就是因为这个孩子年纪实在是太小了,李珂才没有参加战斗,并且杀了这个孩子。不过她也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李珂可不会因为犯罪者的年龄小而给什么优待的。
毕竟她可是看到李珂身边缠绕的有小孩子的冤魂的,这证明只要是犯了李珂眼中的罪,那么他是不会管对方是多大的年纪的。
“其实我觉得我刚刚直接杀了她一了百了,但是……”
放了她?
索拉卡的眼睛当中露出了希望的光芒,只要李珂放了这个孩子,那么她就会想办法治愈这个孩子的心灵,让她不再执着于仇恨和黑暗,以及那杀戮的欲望。并且修复这个孩子和她的家人之间的关系。
这是她唯一擅长的事情了。
“……我所制定的法律并非如此,所以我会把她关到成年,告诉她做错了什么,然后杀了她。”
你这不是多此一举么……
就算是索拉卡这样的人,在听到李珂说的处理方式的时候,她都出现了这种无语的感觉。
薇恩刚刚是确确实实的想要杀死弗蕾的,并且真的动手了,如果不是索拉卡的话,那个叫做弗蕾的女的就真的死了。所以薇恩毫无疑问的犯法了,虽然在德玛西亚不算是犯法,但是她触犯了他李珂的法律了。
“因为万一她能够真心对自己的作为悔改,并且为自己的所作为赎罪的话,也不是不能够不杀她。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所制定的法律我自己都不遵守的话,我又怎么配让别人遵守呢?”
少年犯在哪个世界都是个问题,还未成型的三观太容易被影响了,心智不成熟的少年更是能够做出无数的蠢事。而且在这个世界当中,相对应的教育也不会有多么的发达。所以薇恩的问题并不是个例,而是几乎整个世界都有的问题。
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在皮城被李珂杀了的那些孩子了,他们天真的犯罪,并且不觉得那是犯罪。
薇恩的所作所为虽然在本质上没太多的区别,但是她和被李珂杀了的那些孩子们最大的不同是。她的性格被扭曲的时候,她是一个受害者而不是得利者。这就是最大的区别了,也是李珂没有直接杀了她的理由。
但是她的行为也必须得到惩罚。
“皮城有一个我建立的青少年管教所,犯了罪的孩子,还算有点救的话都会被关在里面,而她在成年之前都会待在那里。”
李珂抓过了一截树枝,走向了还在不断地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的薇恩。要是没这档子事情的话,他还挺挺想把这个经典的adc带走调教,避免她走上老路,但是做错了事情就是做错了事情。
她已经没资格了。
被他折断的树枝在他的手中逐渐的变化了形状,他以自己现在这种复杂的心情为基底,将自己的力量灌注了进去。然后他看向了索拉卡,犹豫了一下才把索拉卡赠与他的力量灌输进了这个物品当中。
索拉卡的力量代表着希望和治愈,还有对美好的向往。只是惩戒的话直接杀了薇恩就行了,但是自己并不希望单纯如此,所以他最终还是加进了索拉卡的力量。
一个黑色的项圈在李珂的手中出现,而在他用这个黑色的项圈轻轻地去碰薇恩的脖子的时候,还在不断挣扎的薇恩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一沉,一种无形的禁锢就出现在了她的脖子上。
她自然因此而异常的愤怒了起来,只是就在她愤怒,并且想着怎么杀了李珂的时候,她脖子上的项圈就猛地收紧了。
缠绕着她的树枝也在这一刻松开了,但是薇恩心中的杀意却根本没办法被释放,因为随着她心中不断出现如何杀死李珂和索拉卡的想法,她脖子上的那个无形的项圈就越收越紧,并且浑身的力量也在一瞬间被这个项圈吸收走了,让她只能够痛苦的躺在地上,只能够不断地扯着自己脖子上的无形的项圈。
但是这个项圈却又没有直接掐灭她的最后一丝生机,而是保持着这种濒死的折磨,甚至薇恩情急之下咬住了自己的舌头,想要用舌头断裂的血彻底堵住自己血管,来让自己直接死去的时候。她脖子上的项圈就直接接过了她身体的掌控权,并且放射出了一种诡异的波动。
在这种波动之下,她只感觉自己全身的每一寸都在疼,但是却又不会疼到崩溃。
但是最让她痛苦的却不是这种身体上的痛苦,让她痛苦的是她的眼前不断的出现自己母亲和父亲曾经教导给自己的话语,以及那些曾经给了自己感动的东西和事件。这些事情不断地鞭打着她的心灵,质问着她的所作所为。
她努力地说服着自己是在执行正义,但是一个声音却立马反驳了她,并且指出了她想法当中的错误,并且开始讲述一些她觉得是软弱的善良的道理。而且总结下来的话,她心里突然出现的这个声音所说的话也只有一个意思而已,。
“你悔改吧。”
她也在一瞬间就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她如果认同了自己的‘过错’,并且想要改正的话,那么这些痛苦就会消失。
而如果她继续所谓的执迷不悟的话,那么……
“这个项圈在你真心悔过,并且认识到你的错误的时候,会自动从你的脖子上消失,你也会在青少年管教所当中长大成人后离开,但是如果你带着它的时候想要伤害别人,触犯法律,或者你一直都觉得你今天所做的事情没有任何的错误的话,它就会在你伤害到别人之前,或者你成年的时候切断你的脖子。”
魔法世界就是这点好,能够让强者对自己的想法做出有效的担保,而且李珂也不单单是给薇恩一个人这个项圈的。他的少管所的那些孩子们都会通过这个东西获得一个一模一样的项圈,区别只在于那些犯了小错的孩子们不会在成年的时候被切断脖子而已。
就算是不悔改,在他刑期到的情况下也会直接被释放。而薇恩不一样,她会以杀人未遂,并且袭警的罪名入狱,就算是成年了,认错了,也要接着到女子监狱去服刑,并不会因为她的年龄而减刑和优待。
而这个自己新制作的道具则是会陪着薇恩一起前往皮城,交给那里的守卫进行使用和管理,好更好的让那些犯错的孩子悔过,并且有限的让他们重回社会。
至于会不会被滥用?
不可能的,这个道具也是有着自己的意志的,一个尊重法律的意志,一个帝国法律终端的雏形。李珂原本并不打算赋予这个存在感情的,但是他最终还是给自己这个孩子以感情。
这完全是因为索拉卡的原因。
“我觉得由你这个被害者送她去皮城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你说呢?弗蕾女士。”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珂转过了头,看向了一脸复杂的看向这里的弗蕾,对方现在正握着索拉卡从她身上取下的圣银弩箭,看着在地上不断抽搐,并且变得脏兮兮的薇恩。沉默了一会之后,她才开口了。
“请放了她吧,崇高的丰收之神啊,我已经原谅她了。”
超神宗师
虽然李珂所说的青少年管教所没有一个监狱的字样,但是弗蕾却能够听得出那就是一个专门关押还没成年的犯人的地方而已。她虽然的确恨薇恩背叛了她,但是她也因此真正的看清了自己对薇恩的感情。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她因为黑魔法而死去的女儿而对薇恩一直有一种别样的感情,因为这个女孩也是黑魔法的受害者,而且很像是自己的女儿。而在听到薇恩的父母没有死的时候,甚至心中因为嫉妒和不甘而一瞬间出现了‘为什么他们没死?’的念头。
因为薇恩的父母彻底的死了的话,那么这个和自己女儿很像的孩子,就会彻底的成为自己的孩子了。只是她明白自己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所以立即就把自己心中的这种邪念去除了。
只是她还是不可避免的把薇恩当成了自己女儿的替代品了。
所以,在薇恩的箭射入她心脏的时候,她就在迷离之际看清了自己和薇恩的感情了。当然了,给她治疗的索拉卡直击内心的力量和语言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所以她现在已经不再恨薇恩了,只是内心当中不断地涌出淡淡的悲伤,让她不想再看到薇恩而已。
只是她也不打算再让薇恩受罚了,自己和她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就好了,从此在各自的世界当中生活。
“毕竟,我才是受害者不是吗?连我都不在乎了的话,她也没必要受罚了吧?”
她真心的说了出来,但是她却看到李珂摇了摇头。
“我执行我的法律,和你是否原谅她是没关系的,弗蕾女士,我只是觉得你肯定有很多话想要和她说而已,既然你拒绝的话,那么我就直接把她送到皮城就行了。”
李珂的态度很明确,而弗蕾则是觉得自己眼前这个人是有些不可理喻了,他虽然是诺克萨斯等地的国王,但是这里可不是他的领土啊。
“可这里应该并不是您的领土才对。”
弗蕾知道自己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同意,她对于眼前这个人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蚂蚁,对方一个喷嚏就能让自己死去。但是为了薇恩,她还是开口了。
“我国土的边界乃是心之所及,星之所在的彼方,往小了说也是凡是我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我法律作用的地方……而且就算不在我的国土之上,我作为皇帝遵守我自己的法律,又有什么问题吗?还是说你对此有什么异议吗?”
弗蕾看了看李珂那一拳肯定能够打死自己的拳头,又看了看还在地上挣扎的薇恩,最终还是没能够说服反对的话出来。
这位皇帝是个好人呢。
能够坚守自己制定的法律的统治者在这个世界少之又少,更多的统治者都是为所欲为的家伙,法律只是他们用来约束下面的人的东西,而不是约束他们的。
她叹了口气,就打算带着薇恩前往这位皇帝所说的皮城,她不觉得自己能够对李珂的决定造成什么破坏和反对。倒不如跟着薇恩,尝试着和她的父母解开她的心结,让她不用再成年后死去。
做完这个事情她就走,并且永远不会和这个女孩再有任何的瓜葛了。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从天空中闪现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而薇恩的身边也出现了一道道黑暗的火焰,并且在薇恩的身边扭曲成锁链的样子,将薇恩整个人都捆缚了起来,并且想要腐蚀李珂给薇恩加上的项圈。
一个清丽的声音也在这一刻响了起来、
“看起来我妹妹总算选中了一个还算是不错的人,作为一个统治者来说,你勉强算是合格了!”
随着这道声音出现的是一个身穿金甲的身影,而这个身影在天空中出现的第一件事就是挥动自己的手中的双剑,在自己的身边幻化出了无数金色的长剑,然后冲向了薇恩的所在,将缠绕在她身上的黑色锁链斩断的同时,也阻断了这些锁链腐蚀薇恩脖子上的项圈的进程。
然而薇恩本身也被这些金剑攻击了,但是就在这一刻,一个黑紫色的护盾就出现在了薇恩的身上,将那些射向薇恩本身的金剑全部挡了下来,让这些华丽的金剑变成了一块块碎片。
同样的,一个李珂很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虽然还是那样的温柔,但是却夹杂了失望和悲伤。
“李珂!你这个孩子太让我失望了!我不记得你是这么严厉的人!”
一个黑色的身影从突然出现的泥泞大地当中钻了出来,露出了那美丽的面容和身姿。而在同一刻,同样身为神明的索拉卡,还有认识这两人的李珂都叹了口气。
因为麻烦来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