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天唐錦繡-第一千兩百八十六章 倉皇逃遁閲讀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漫天大雪之下,黑衣黑甲的“百骑”涌入赵国公府,一个个训练有素的兵卒如狼似虎一般,相互协同、分散协作,分别奔赴每一处跨院、每一间房舍,自前门而入,潮水一般占据各处,而后向着后院冲去。
“百骑司”对于赵国公府内的地形地势、房舍布局了如指掌,显然非是一时片刻之间看看府邸舆图便可做到……
长孙温面色先是涨红,继而变得铁青。
堂堂赵国公府,即便是李二陛下数次前来亦是至门前下辇,步行而入,自贞观以来何曾遭遇过这等屈辱?如今却遭受这等刀兵侵袭,实乃奇耻大辱!
“呛啷”一声,长孙温拔除佩剑,家兵呼啦一下聚拢在他身边,冲着李君羡怒喝道:“休要欺人太甚!此地乃是赵国公府,即便是太子亦不能下达这般命令,老子警告你速速将兵卒撤去,否则阖府上下血战到底,誓要维护长孙家的荣誉!”
左右家兵亦是同仇敌忾,只待长孙温一声令下,便冲杀上去,与这些“百骑”精锐血战一场。
李君羡身边的亲兵也围拢上来,双方剑拔弩张,大有一言不合便血战一处的架势。
李君羡却只是摆摆手,让身后亲兵稍安勿躁,这才淡然对长孙温道:“吾所接到的命令,乃是入府缉拿反贼长孙冲。长孙家窝藏叛逆,已然形同谋反,即便令尊在此,吾亦不会退让半分。还有,太子殿下亲自颁布命令,言及若有人阻挠缉拿叛逆,则同罪视之,杀无赦!长孙温,你当真意欲使得阖府上下尽皆身首异处,以叛逆之罪弃尸于市?”
长孙温愤懑不已,手中宝剑颤了颤,终究不敢上前与李君羡搏杀。
这人乃是李二陛下手底头号鹰犬爪牙,素来只听命于李二陛下,无论是谁试图拉拢尽皆以失败告终。如今陛下予以太子监国之权,太子之令如朕亲临,李君羡自然对太子唯命是从。
哪怕太子下令立刻屠了赵国公府满门,李君羡大抵都会依令而行……
两人僵持在大门口,看似剑拔弩张,实则长孙温投鼠忌器,根本不敢有什么太过分的举措。
此刻持剑与李君羡对峙,说是义愤填膺,倒不如说是做个样子给外人看,证明长孙家的子弟还是有些风骨的,即便钢刀架颈,亦是毫不逊色。之所以任由“百骑”闯入府邸拿人,盖因乃是太子之令,长孙家公忠体国,自然不会阻止。
事实上李君羡心里清楚,这长孙温心底未必就能有几分试图阻止“百骑”入府拿人的决心,甚至于乐见其成亦不是不可能……
……
风雪之中,赵国公府内一片狼奔豸突,哭爹喊娘。“百骑”兵卒冲入府中拿人,却又不知长孙冲究竟藏身何处,自然要大肆搜捕。府内奴婢还好一些,不敢阻挡这些坚甲利戈的凶神恶煞,都老老实实的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但是长孙家身为关陇领袖,又曾是贞观第一勋门,府中最多的便是豪奴。这些豪奴平素倚仗长孙家的权势横行无忌,便是低级的官吏在他们面前亦要低声下气,素来豪横惯了的,此事府中被这般凌虐,如何咽得下这口气?便纷纷呼喝着,试图阻挡“百骑”的搜捕。
然而他们固然豪横,“百骑”却比他们加豪横!
说到底,他们也仅只是当朝权臣的家奴而已,而“百骑”却是天子麾下的鹰犬爪牙!
这些长孙家的豪奴在府中骄奢子弟的率领之下纷纷喝骂阻止,挡在前路不许“百骑”进入内宅,口中污言秽语不堪入耳,只以为“百骑”看似凶狠,实则不敢杀人,毕竟这里可是赵国公府啊,且不说赵国公乃是贞观第一勋臣、关陇领袖,还是文德皇后的娘家!
谁敢在这里擅动刀兵?
但是很快,他们便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了代价。
“百骑”最为令行禁止,对于执行命令有着坚定不移的意志,令之所至,纵然刀山火海亦不止其步。他们接到的命令是“有试图阻止者,杀无赦”,那么他们见到有人拦在身前,想都不想,纷纷抽出雪亮的横刀,连招呼也不打一个,劈头盖脸便劈斩下去。
雪花飞舞,血花迸溅,残肢断臂瞬间铺满庭院,凄厉至极的惨叫穿云裂石,连成一片,将府中人等吓得面无人色、瑟瑟发抖。
“冲进去,抓人!”
“谁敢阻拦,杀无赦!”
“快快快,那个跨院乃是长孙冲之前居所,进去仔仔细细的搜!”
“所有人等尽皆待在原地,乱喊乱窜者,杀!”
……
无数“百骑”兵卒在各自队正、旅帅、校尉的率领之下冲入府中,潮水一般漫延过去,不遗留任何一个角落,甚至每一个府中人等皆要仔细检查、辨别,如同篦子一般狠狠的篦了一遍,就算长孙冲易容乔装混在其中,怕是也难以蒙混过关。
大门外,李君羡抬头看了看天上飘落的雪花,耳中充斥着赵国公府内的嘶吼喊叫、鸡飞狗跳,抬手拍了拍自己肩上落下的积雪,看了一眼面前的长孙温:“长孙五郎不必这般怨念深重,长孙冲乃是叛国逆贼,汝家既然将其窝藏,那就自然应当知晓此举之后果与代价,此刻却还要做出这样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太过矫情。吾尚有要事,不能在此与五郎执手言欢,就先行告辞了,五郎你好自为之。”
略微颔首,带着亲兵部曲以及一队兵卒踩着街上的积雪,离开崇仁坊。出了坊门,李君羡站住脚步,看着左右麾下,沉声问道:“各自的区域、位置,可都清楚了?”
“清楚!”
众人齐声回答。
“甚好,立即前往事先预知各处,若是贼人自谁的防区逃脱,提头来见!”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喏!”
众人轰然应喏,而后飞身上马,风卷残云一般四散而去,奔赴各自事先化好的防区,等到贼人自投罗网。
李君羡紧了紧身上的斗篷,只觉得精铁甲胄如同坚冰一般,触手之初冰寒彻骨,旋即抬脚走向街对面平康坊。
平康坊坊门处早已被“百骑”兵卒封锁,见到李君羡前来,赶紧打开坊门,随同李君羡入内,然后沿着坊内街巷径直来到一处青楼之前,此间已然有“百骑”兵卒以及京兆府衙役团团包围。
李君羡走入大门,见到青楼内老鸨、歌姬尽皆被软禁在大堂之内,一个个红裙绿袄、千娇百媚,此刻却是尽量靠在一处,相互依偎,尽皆面青唇白、惊惧不已。
李君羡目不斜视,来到位于一楼的一间房舍之内,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让人沏了一杯茶,一边慢慢的呷着,一边盯着脚下地面。
地毯已经被卷起放在一旁,露出地上纵横整齐的青砖,其中靠着一处墙角的地方,两尺见方的数块青砖显得有些突兀,并没有用以黏合缝隙的灰浆,砖缝之间甚为干净,很容易便能够将那几块青砖取去。
同样,若是底下藏着密道之类,也很容易便能够从低下将青砖掀起……
*****
赵国公府,后院。
当前院喧嚣声乍起之时,刚刚自城外返回不久,已然洗过澡准备就寝的长孙冲便警觉起来。常年流亡天涯养成的警惕使得他飞快穿好衣裳,外头已经有人破门而入。
长孙冲随手抓取桌上的佩剑,将长剑拔出一半,才听到来人叫道:“大兄!大事不好,朝廷派兵前来缉捕于你。吾兄在大门外与李君羡周旋,可‘百骑’兵卒已然冲入府中,见人就杀,大兄快走!”
长孙冲脑袋里“嗡”的一声,一阵眩晕。
杀人指南
他知道不仅自己潜返关中已然被朝廷得知,且背地里运作绸缪的大事也已被“百骑司”的密探侦知,否则就不应该是皇家鹰犬的“百骑司”入府拿人,更不可能在这长孙家府邸之内大开杀戒。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