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舊日之籙-第427章 血箭鑒賞


舊日之籙
小說推薦舊日之籙旧日之箓
北方狼族的这位宁海王从小便在战场上渡过。
他一生率领狼族南征北战,杀戮无数,在北方草原上可谓是威名赫赫,是真正的一方霸主,资深的入道武神。
而他在动手之前,便已经认出了白石河的身份。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重生 小說 推薦
至于白石河身旁的楚齐光……看起来面容年轻,又跟白石河这位镇魔司的入道武神一同前来。
宁海王立刻就猜到这年轻人有八成可能就是新晋的入道武神楚齐光。
楚齐光关系到灵州股市以及海量的财富,本身更是大汉年轻一代的绝世天才。
拿下对方的利益让宁海王都心动无比。
偏偏楚齐光在他看来,还是在场最弱的一位入道武神。
所以他抢先出手,就想要先拿下楚齐光,再和密思日一起擒拿白石河。
而就在宁海王动手的同时,白石河与密思日也同样动了。
白石河第一个冲向了宁海王,因为他知道对方的入道正法乃是《血箭经》,这门功法在古代还曾经被称呼为《血神经》。此法太过阴损毒辣,放任不管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是以他想要首先缠住宁海王,不给对方全力施展的机会。
另一边的密思日却是立马就看出了白石河的企图,哈哈一笑迎了上来:“白石河,上一次你胜过小僧一招,小僧今天正要向你好好讨教一番。”
两大武神的身上气血翻涌,如两颗陨石般狠狠撞击在了一起。
白石河的《须弥搬山经》赋予了他强悍无比的体魄,以及汹涌的气血力量,一身横练硬功更是登峰造极,哪怕雷火、罡风都休想伤其分豪。
上一次和李妖凤交手,对方也只能以魔染进行克制,根本没想过正面破其肉身。
妖僧密思日的入道法则名为《龙拳》,过去曾经是皇天道的传承武学。
却在两百年多年前的大战中被妖怪们带到了大雪山中,代代传承了下来。
《龙拳》讲究的是承接龙的血脉,模拟龙的形体,激发龙的力量。
密思日本身就具有龙族血脉,此刻施展《龙拳》后,浑身上下长出一片片真正的龙鳞,双手化为龙爪,尾椎更是突起后化为一条又长又粗的尾巴。
惊人的龙威扑面而来,这位妖僧转眼间便化为了半人半龙的存在。
两大武神这一交手便是罡气激荡,热浪滔天,一拳一脚都蕴含着排山倒海般的力量。
楚齐光稍微看了一眼交手的双方就懒得多看了。
两边都有着强横无比的肉身,完全就是两坨肉到吐的坦克撞在了一起,短时间内休想分出胜负来。
“你还有空顾得了别人吗?”
宁海王的声音轻轻传来,他的脸上显露出一种霸道、蛮横、威严。
此刻手指连弹,杀伐之气笼罩全场。
快穿青葱年华
道道赤光已经如同漫天流星般激射而来,将楚齐光周身十米都覆盖在内。
眼前的空间就像是被漫天红线给分割了一样。
但这一次的楚齐光已经有了准备。
只见他带起一阵狂风,追风逐电身法施展到了极致。
整个人驾驭着层层飓风闪了出去,紧接着便冲向了宁海王。
看着楚齐光带起罡风肆意,如一头怒龙般冲刺过来的模样,宁海王冷冷一笑,身形如电般朝后退去。
伴随着罡气震爆,他这一轮爆发出来的速度竟比楚齐光还要快上三分。
两人这番一追一逃,距离总是难以拉近。
宁海王五指连弹,却仍旧不断地激射出道道红光,他也不直接射向楚齐光的身体,而是直接射到对方的四周围炸开。
血雾只要稍稍蹭到楚齐光的身形,他的气血便是一阵阻滞。
如此积少成多之下,恐怕最后的结果便是再也难以催动气血力量。
与此同时,宁海王还在边打边开口说道:“如果是你老师钟山峨的话,我自然没法拉开距离。”
“但就你区区一个新晋武神……在我面前也敢追击?”
听着对方的话,楚齐光心中暗道:‘这老家伙不但打法风骚,喜欢放风筝……还喜欢边打边嘲讽对手的?’
就算是一向冷静机智的楚齐光,面对这种只能挨打不能还手的局面,都感觉有些烦躁了。
漫天赤血再次激射而来,如箭雨一般扫向了楚齐光,带着毁灭众生的杀意。
孤 月 行
见到这一幕的楚齐光干脆不在追击宁海王。
只见他身形一顿,直接如山一般站在了原地,浑身上下爆发出漫天火焰罡气。
不死印法!
刹那间,火焰罡气化为一道道或大或小的涡旋,直接挡下了宁海王发出的漫天血箭。
看到这一幕的宁海王不惊反笑:“你以为当个靶子,就能撑到白石河来救你吗?”
只听轰隆一声炸响,宁海王的胸口陡然间爆发出一轮血光。
密密麻麻的血箭竟然直接被他从心脏的位置催逼了出来。
气血凝聚为红色的冲击波,朝着楚齐光碾压了过去。
砰!
火焰罡气和气血激波狠狠撞击在了一起,大大小小的火焰涡旋被不断碾碎。
楚齐光身上的火焰罡气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衰弱下去。
看到这一幕的白石河面色一变,心道楚齐光毕竟是新晋武神,独自面对宁海王这种经年的资深武神,一开始就处在了绝对下风。
他心想如果这么放任下去,恐怕楚齐光被擒拿下来也就是时间问题。
想到这里,白石河身形猛然膨胀到五米多高,浑身暴涨出漫天金光,带起层层叠叠的气浪冲向了宁海王的方向。
密思日哈哈一笑道:“白兄,你我胜负未分,怎么能就此离去呢?”
粗大的龙尾瞬间缠在了白石河的腿上。
密思日长啸一声,爆发出震天龙吟,已经再次和白石河纠缠在了一起。
我的母亲是妖怪贤者 绅士的哲学
“滚开!”
白石河怒喝一声,身上的温度再次剧烈上升,密思日浑身气血沸腾,却是死不退让。
密思日充满寒意的话音传来:“白兄,你救不了他的……就好好看着他被宁海王拿下吧。”
另一边,伴随着轰隆一声爆响,火焰罡气所化的一道道涡旋终于被彻底击散。
但是让宁海王吃惊的却是其中空无一物,楚齐光的身影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