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別叫我歌神 起點-第1388章:《無地自容》的耀哥兒展示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谷小白三个人已经走下舞台了,现场依然回荡着安可的声音。
谷小白对着大家挥了挥手,毫无留恋地下台走人。
这孩子就是如此的无情。
从当时三食堂演出时就是这模样。
水浒之宋末英雄传 怕起重复
大家都习惯了。
但是曹宝东却是在升降机降下舞台的时候,又抬头看向了眼前那人山人海的体育场。
他有限的经历里,演出是草台的戏班和葬礼的草棚,台下的冷漠和主家的号哭——这个年代,连喜宴都没有人找吹鼓手了,他们现在早就已经吹不了出生,只能吹头七了。
升降机慢慢降下,眼前的画面渐渐消失,眼前只剩下了一片黑暗。
以及头顶隐约的光。
突然间,曹宝东的肩膀一重,却是秦川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是不是挺喜欢在舞台上,被万人瞩目的感觉?”
曹宝东抿了抿嘴,想要说话,却又不好意思,低下头去。
“害羞什么,喜欢是正常的。”秦川道。
“但是,记住,别迷失了自己。”秦川又拍了拍曹宝东的肩膀,道。
他是知道,在谷小白的身边,那光芒是多么强烈。
会让人产生多大的错觉。
其实,第一次被谷小白带上舞台,感受到了被无数人关注之后,他也有一段时间迷茫过。
甚至考虑过,自己未来要做什么。
他何尝不喜欢在舞台上,被万人瞩目的感觉。
但他非常清楚,那光芒不是属于他的,而是来自另外一颗耀眼的恒星。
他不过是一个反射体。
后来,他就慢慢感受到了,他的道路,其实并不在那里,而且,他已经在走自己的路。
不过,眼前这个少年,却是可以属于那片舞台。
虽然长的并不帅,但他拥有那种发光的特质。
曹宝东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今天才刚刚开始,他还需要很久去思考,去消化。
现在,他觉得自己整个人还晕乎乎的,就像是在做梦一般。
这样的演出,他这辈子都没经历过,连想都不敢想。
但是对那边的谷小白来说,这却是一场再普通不过的演出。
升降机还没停稳,他就已经从刚才的状态中脱离出来了,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对外面招手了:“嗨,耀哥!加油啊!”
我加油你个头啊我!
抱着吉他准备上台的付文耀,一脸的黑。
像是一不小心绊倒在锅底上,烤得焦焦的。
今天这个赛制,虽然淡化了各种转场、报幕,但出场安排真的是针锋相对。
谷小白开场之后,付文耀就被安排上台。
为此付文耀没少吐槽安哥不够朋友。
在小白后面上台,那是明摆着吃亏啊。
不过,这是校歌赛,是在竞技。
针锋相对才更有意思。
“耀哥儿唱什么?”谷小白又问。
付文耀更不爽了,你个小白,我在比赛之前,就打听到了你的歌单了,你到现在连公开发布的歌单都不看一眼吗?
山村 養殖
我伤心了。
猎爱游戏:总裁老公追上门 夏至花开
不过他还是回答道:“哼,《无地自容》……”
“那加油。”
哼,加油什么?加油无地自容吗?
付文耀已经开始后悔自己选这首歌了。
“好了,我去前面看表演了!”谷小白一溜烟跑走,“我先去抢个好位置!”
看着谷小白跑走的背影,付文耀问自己身边的同伴,道:“你们说这家伙,知道自己刚才的表演多震撼吗?”
“知道吧。”有人不知道自己的表演什么水平吗?
“也可能不知道,那可是小白。毒蛇知道自己有多毒吗?他又不会在舞台下看自己演出。”
是哦。
旁边,许多人也凑了过来,在付文耀的身边吐槽:
“好过分,上来就火力全开!”
“太可怕了,三百人的大乐团说上就上!”
“一直这么玩我们怎么活啊!”
“幸好我不用现在就上场!”
“对,幸好不是我上场!”
大家吐槽完之后,留下一地鸡毛,还拍了拍付文耀的肩膀:“耀哥儿,加油!”
“对,耀哥加油!”
付文耀想哭。
这都一群什么人啊!
太过分了!
谷小白走出通道,绕过舞台,来到了给参赛歌手预留的座位时,付文耀也已经通过升降机上了舞台。
穿越重生废材小姐逆天下
大屏幕上,《无地自容》的名字闪过,非白即黑乐队站位好,大屏幕降下。
电吉他的声音一起,现场就已经high了起来。
在谷小白的后面很吃亏没错,但是这这场的主题是摇滚。
摇滚当然是场子越热,效果越好!
现在,场子已经热到炸!
面对那热情的观众,付文耀向前一步,大声呐喊:
“Yi~~~Oh…… Oh……
Yi~~~~Oh…… Oh……
人潮人海中
有你有我
相遇相识相互琢磨
人潮人海中
是你是我
装作正派面带笑容……”
黑豹,《无地自容》!
盛唐盛世是一片迷梦,已经远去。
但这一刻,中国摇滚的盛世,好像回来了!
舞台下,许多老教授们,更是激动地晃着脑袋,跟着大声唱着。
《黑豹》曾经是中国流行音乐史上,发行最多的摇滚专辑。
黑豹乐队也是华人世界销售量最高的摇滚乐队。
甚至有人说,《黑豹》是中国第一摇滚专辑。
而《黑豹》时代,黑豹乐队的核心,是窦唯。
他从1988年加入,到1992年发行了乐队的第一张专辑《黑豹》,1993年离开了乐队。在这段时间,窦唯几乎包揽了整个乐队的词曲创作。
《无地自容》这首歌,就是《黑豹》专辑的第一首歌,也是流传最广的一首歌。
因为这张专辑,窦唯也成了名副其实的才子。
而三十年过去了,现在的人们说起窦唯,许多人都只会说起他和王菲的关系,以及讨论他的女儿窦靖童。
但那个年代,即便是街头扛大包的大爷,都会吼两嗓子:“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
那是一个属于摇滚的年代,压抑许久的反叛精神,对未来的迷茫,催生了中国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摇滚的黄金年代。
那个时候的窦唯,才是真正的偶像。
在《don’t break my heart》港版MV里,黑白画面中,穿着黑色无袖背心,带着黑色皮帽,把一头爆炸头扎成了马尾辫的窦唯,帅得能让现在的小鲜肉都自惭形秽。
在94年红磡的演唱会上,剪了短发,为何勇《钟鼓楼》吹笛子的窦唯,更是帅得让人意乱情迷。
那一天,何勇的父亲何玉生坐在旁边弹着三弦,窦唯吹着笛子,何勇在舞台上狂乱地唱着,抱着吉他疯狂地跳跃。
那是内地的音乐,第一次震撼了整个香港。
特工 重生 快 穿 全能 女神
原来,大陆有这样的音乐!
从那天开始,华语乐坛的世界,就再也不围着港台转动。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而那天的舞台上,一副民间艺人模样,长袍大褂,端坐椅子上面无表情地弹着三弦,将自己儿子蹦跳嘶吼,衬托得格外癫狂的何玉生,才是中国第一个弹电吉他的人,是许多人的师父。
艺术从不是无根浮萍,音乐也不是。
它总有扎根的土壤,也总会开花结果。
此时此刻,一身西装革履打扮,如果不努力唱歌,就要回去继承自家的大集团,但在继承集团之前,就可能赚到比集团市值还高的钱的付文耀,在舞台上弹着电吉他,嘶吼着“我无地自容”。
大家听得还格外的high。
这就是摇滚,总是如此的魔幻。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