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討論-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我沒登記上 (第一更)讀書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菜过五味,酒……酒没得喝,大家也都差不多填饱肚子。
鲍勃·威尔逊几次想开口引出话题,奈何吉姆·斯塔克就好像个啰嗦的老太太似的,一张嘴说个不停,愣是没给他插嘴说话的机会。
其实这也怪不得吉姆·斯塔克,毕竟他的两件文物已经修复完成了,下午就得回公司里去了,此刻要是不再多说点话,让向南对自己的印象深刻一些,没准过不了多久,向南就忘了他是谁了。
“向先生,这次多亏了有您出手,我这两件残损文物才能恢复如初,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您旗下的文物修复培训学院需要的残损文物,过几天时间我就会跟朱熙先生接洽好。”
吉姆·斯塔克朝向南举了举杯子,以茶代酒敬了向南一杯。
向南也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笑着对他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多谢斯塔克先生了,以后有事我们直接电话联系。”
善恶录
“好的,向先生放心,没事我也想着到华夏去看一看呢。”
吉姆·斯塔克哈哈大笑起来,他要的,不就是向南的这么一句话吗?如今得到向南应诺了,他自然是喜出望外。
吃过饭后,吉姆·斯塔克也没再多停留,和向南、戴维斯等人告别之后,就带着修复好的两件文物驾车离开了。
当然,他早就带过来充当修复酬劳的,由著名画家、“新安画派”创始人弘仁创作的那幅《窗影群木图》水墨纸本立轴图,自然也是留下来了。
将吉姆·斯塔克送走之后,向南也没打算那么快就回到文物修复室里去工作,刚刚吃饱了饭,总要歇一口气,顺便消消食的。
他转过身,朝博物馆一边的树林里慢慢地逛了起来。
跟着下楼的鲍勃·威尔逊见向南散起了步,挑了挑嘴角,转身吩咐约翰·威尔逊和工藤太郎站在这里不要动,他去买几个橘子……不对,他去跟向南聊了聊,说着,就快走了几步,很快就追上了向南。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博物馆附近的这片林子显然是被清理过了,远不像那些野林子那样,里面乱糟糟的杂草、荆棘横生,这里的林子,大概平时也是参观者们休闲散步的好地方,因此那些枯木断枝、荆棘灌木都被清理得干干净净的,阳光从林叶间洒了下来,落在已经有些枯黄的草地上,也显得别有一番意境。
向南在林子里散了一会儿步,正准备回去,一转过身,就看到鲍勃·威尔逊一脸微笑地迎了上来,对他说道:“向先生有时间吗?咱们聊一聊?”
“聊什么?”
向南有些好奇地看了他一眼,我好像跟你也不认识,有什么可聊的。
“我看了一上午向先生修复文物,的确有些震撼,向先生的文物修复技术确实是名不虚传啊。”
抗日之铁血纵横 石板路
鲍勃·威尔逊先是赞了一句,接着又说道,“我也见识过不少华夏的文物修复师,说起来,还是向先生的文物修复技术最好。”
“谢谢威尔逊先生的夸奖。”
向南淡淡地笑了笑,内心里毫无波动。
事实上,自从几年前他在京城故宫博物院里和钱昊良等人一起合作修复了国宝《千里江山图》之后,他就听过了太多赞美之声,几乎只要碰到和文物相关的人物,他们都会将一大堆赞美之词堆放在他的身上来,向南早已经听得两只耳朵都起了茧子了。
所以,鲍勃·威尔逊说的这些话,对他根本没半点作用。
顿了顿,他又说道,“如果威尔逊先生只是想聊这些事的话,那……”
那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吧,我还不如早点回去修复文物还更有趣一些呢。
“不不不,向先生请稍等。”
鲍勃·威尔逊看出了向南想要结束对话的意思,连忙打断了他的话,颇有些焦急地说道,“向先生,其实我是有一幅残损的古书画想要请您出手帮忙修复。”
在文物修复室外间看了半天向南修复文物,他早已经被向南所展示出的技术给震住了,这都已经不能单纯地去划分技术是好还是坏了,向南那行云流水般的文物修复手法,简直就是一场视觉艺术盛宴,实在是太震撼了。
事实上,鲍勃·威尔逊毕竟不是文物修复业内人士,他看到的或许还很有限,感受也不是太深,但工藤太郎就不一样了,他原本就是文物修复师,在看到向南流畅的文物修复手法后,整个人都像是傻了一般,要不是鲍勃·威尔逊拦着他,估计工藤太郎在向南走出文物修复室的那一瞬间,就想要对向南倒头就拜,求向南教他文物修复技术了。
就正是因为这样,鲍勃·威尔逊确信,自己美术馆里的那幅残损的古书画,也许真的只有交给向南来修复才能保有它最大的价值,至于其他的文物修复师,不是说修复不了,问题就在于,其他文物修复师修复不到向南的那种水准,那这件文物的价值就要大打折扣了。
身为一个收藏家,鲍勃·威尔逊当然要尽量避免这种情况出现。
鲍勃·威尔逊的要求,向南并不奇怪,一般来说,这么谦逊有礼地来找自己的收藏家,多半是有所求的,而自己所擅长的,无非就是修复文物了,难不成对方还会专门找他一起玩两局水果连连看不成?
向南也没多想其他的,点了点头,说道:“如果在戴维斯先生那边做了登记,我会按照顺序来修复的,威尔逊先生不用担心。”
鲍勃·威尔逊一听这话,脸上的表情顿时就显得有些尴尬,他“咳咳”了两声掩饰了一下,这才说道:“向,向先生,我,我没登记上。”
他不是没登记上,而是登记的那天,他根本就没来,但这种话他显然是不会说的。
“没登记上?”
向南微微皱了皱眉,然后摇了摇头,说道,“威尔逊先生,您也知道,我在哥谭市这边不会停留太久时间,如今已经登记的残损文物就有三十一件,实在没时间再去修复额外的残损文物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