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一品紅人 愛下-第760章 李善淮的氣度鑒賞


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一品红人
确定引进台洋金属这个工业项目受挫,李善淮心里也是极其难受。虽说这个事情一开始是江华军提出,并一力推动。也知道江华军与台洋金属的接触,不是到柳河市才开始的。
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 西贝十七
三年前,他就开始接触了台洋金属,并与对方磋商建设分厂的项目。之前,是因为搬迁的资金问题被卡住,要不然,这个项目早在一两年前就解决了。
等江华军到柳河市来出任市长,虽说是省里的意思,但也说明省里对江华军在工业方面的工作,是真正认可的。
这一次受挫,也不是江华军在决策上有多少失误或错误,而是对方公司在规划与布局上做了新的调整。
显然,台洋金属为了自身的发展,向海外发展,谋求更大的平台。这样的事情是很好理解的,谁遇上这样的机遇,会放弃?
可这事情对柳河市而言,确实一件不小的事情。市里已经将这个项目进行了立体的宣传,如今,要改变这一结果。社会上会如何看待市里的工作决策?
从另一个方面说,市里虽然一直在与台洋金属商谈项目的合作,但实际上对台洋金属的了解,还是太少,信息来源不足,掌握的信息量不全面,导致市里在做决策时,没有可借以参考的必要信息。
李善淮放下电话,心情也是沉重,对于江华军之前的力主引进台洋金属项目,他没有责怪的意思。
对柳河市的发展说来,目前有了刺梨种植项目的发展,但同样,这个项目做大之后,也是存在极大的风险。
因为整个柳河市都在极力发展刺梨种植,今后的几年内,这里将是刺梨果的极大储备,如果在加工、生产、销售等方面,新畦食品公司一旦出现问题,将会引发什么样的恶果,李善淮也是能够想象得到的。
用雪山崩塌来形容都不为过,涉及到的将是整个柳河市千千万万户种植户,涉及到各区县的每一个体系里的干部。
江华军之前提出这个项目的风险和危险,李善淮并没有批驳,也是预测到这样的可能性与风险存在。不过,如果站在省里的视角看,柳河市一地专一做刺梨种植项目,却又是极好的产业布局。
做任何产业,特别是种植业方面,唯有将产业做大做强做到极致,才能够得到相应的回报,这样的产业才会有足够的利润。
因为明白其中的风险,对于杨再新等推进刺梨种植项目,李善淮心里是支持的,但不会站出来为刺梨种植做出太多的态度。同样,为工业发展的项目,也不会过度站台,要给自己在柳河市做工作留足余地和空间。
在这一的位置上,事关柳河市的全盘,而不是意气用事。每一个决策、每一个细节,下面的人都可能领悟到更深的存在。
李善淮自然会再三琢磨,说什么话、召见什么人,多少时间、谈什么话题等等,都必须要深思熟虑,一步都不能错。
当初到怀仁镇考察,为怀仁镇站台,随即,刺梨种植项目就在长坪县、横折县兴起,而后,对王平江的支持,使得刺梨种植在其他区县也做起来。
王平江可为刺梨种植项目大声呼喝,也可在宣传上大肆做文章,在具体工作上,可倾力推动,调用一切可用的资源。怎么做都会为人们理解、接受,即使过度解读他说的话,关系都不大。
可作为书记的李善淮,却不能这样做。他的一举一动,市里、区县的领导们,都在密切关注,对他所说所做,都会进行解读,然后,做一些自认为正确的举动,来迎合书记,而后得到书记的认可。
特别是在市里的工作决策上,更是如此。李善淮在位置上,自然明白这些以及可能引发的后果。
仔细琢磨这件事情可能带来的负面因素,虽说这次工作的失利,从某种角度上说,完全可推给江华军来承担。但李善淮没有这份心思,市里的工作,谁来承担没必要说出来,问题本身就是市里集体的困难与障碍。
哪怕江华军从窄台省返回,也不可能讨论出解决问题的办法,要不然,江华军不可能选择给他打电话,而不是在窄台省找台洋金属解决问题。
如此,要解决问题,尽可能减少损失的做法,就是先弄清楚问题的根源所在。可柳河市对窄台省和台洋金属都是比较陌生的,没有相应的人力与渠道。
接连抽了七八支烟,李善淮拿起手机,打电话。不论如何,总要尝试做一些工作,哪怕是无用的努力。
电话接通,李善淮说,“再新,还在市里吧。”
“书记,我前天才到市里,可能会在市里呆上一周。刺梨种植项目的工作,各区县进展非常顺利,一些小地方还有待加强与完善。”杨再新自然不会向李善淮打小报告,说谁的工作没做好。
大体上,刺梨种植产业工作的推进,确实顺利,进展很快,也做得很好,但新畦食品这边还是找到不少瑕疵。杨再新到市里来,与王平江常委、谭秘书、产业局这边的人也有了交流,进一步的细致工作也在逐步推进之中。
工作推进的具体任务,还是落在各区县的头头脑脑身上。杨再新和产业局的人,不过是在工作推进之后,到各处去走走看看,合适一下工作的情况。
“你过来一趟,我在办公室等你。”李善淮言简意赅,不多说。
“好的,我马上过来。”不管书记找他做什么,杨再新都不会多问。等李善淮挂了电话,便立即往市委赶。
心里在猜测可能发生的事情,自然是先猜坏事。怀仁镇、长坪县以及市产业局这边的所有工作,目前的工作进展顺利,也不可能引起李善淮的特别关注。
杨再新这时候,也不会四处打探什么,李善淮在电话里语气虽不算好,却没透露出恶意。
无冕之王
快进市委,杨再新接到王平江的电话,问,“再新,怎么回事?”
“王市长,暂时不知。应该没什么的,您放心。”对王平江的关心,杨再新也是很感激的。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