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笔趣-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訓斥閲讀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高湛站在身后,背心都流出冷汗来,他跟随李煜身边很久,就前几天,李煜大规模的封王,他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皇帝给自己儿子封王,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现在猛得听了李煜这么一说,才知道,这件事情的背后,恐怕另有算计。
“陛下。”高湛迟疑了一阵。
“没事。秦王在做什么?”李煜摆了摆手,询问道。
“秦王殿下这个时候应该在读书。今日应该是虞先生在授课了。”高湛赶紧说道。
“走,去南书房看看去,看看这小子书读的怎么样?”李煜忽然从椅子上爬了起来,将手中的书本丢在一边,说道:“虞世南的字写的很好,不知道这小子学到了几成。不要通知其他人,我们就这样悄悄的走过去。”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高湛不敢怠慢,赶紧在一边领路,只是心中却是七上八下的,李煜这个时候突然去南书房,他总感觉到有事情要发生。
一行人缓缓而行,朝南书房而去,南书房很大,就好像是一个小型的宫殿一样,里面不仅仅是皇子读书的地方,也是皇子们练习骑射的地方,安放在外廷,方便岑文本等人出入的地方。
小白花抢婚记 云在青霄水在瓶
刚刚进入其中,就听见一阵阵朗朗的读书声,这是李景智等皇子读书的地方,作为长子和次子的李景隆、李景睿两人读书稍微早一些,自然不会和其他的几个皇子在一起读书。
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几个皇子在摇头晃脑的读书,教导这几个皇子读书的不过是几个博士而已,岑文本等人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在教导诸位皇子,身边还是配了助手的,就算是助手,在民间也是一代大儒。
“秦王殿下这个时候应该在画斋。”高湛低着头说道。
爷不是病娇 黑心苹果
琴棋书画四斋功能各自不同,皇子们按照当日的课程,各自分配学习之所。
“虞先生,听说明年父皇准备征讨西北?学生听说西北打仗,最主要的还是粮草,是这样的吗?”李煜还没有进房间,就听见李景睿稍显稚嫩的声音传来。
“回殿下的话,西北距离中原太远,故而西北打仗粮草的确很重要。陛下对这方面已经做了安排,巴蜀大量的粮草已经朝长安集结。”虞世南解释道。
“哎,不知道等到学生长大的时候,这天下还有不是我大夏领土的地方吗?”李景睿长叹了一声,口气倒是不小。
“殿下,这个,老臣还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你。”虞世南苦笑道:“殿下,还是看看这个字吧!这字如其人,殿下的字,刚劲有力,只是锋芒太露了。这做人啊,微臣认为应该圆滑一些。”
“范先生说,这做人要像写字一样,方正,只有方正,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李景睿忽然提出不同的意见。
虞世南听了顿时苦笑道:“殿下,这为人臣者自然是要方正,可是为人君者则不一样,要知道,这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殿下日后统御天下,难道要像范大人那样吗?那殿下将会很累的。而且未必能够将天下治理好。”
“那先生的意思是说,应该要圆滑一些,对待那些贪官污吏视而不见了?”李景睿顿时有些不满了,这和他的为人是不一样的。
“不,不。殿下误会老臣了。老臣的意思,在大事上,殿下应该英明果断,在小事上,殿下可以稍微放一放,唯有如此,才会让臣子们感觉到上位的英明。”虞世南赶紧解释道。他发誓,自己绝对没有刚才那个意思。
“虞先生,您这一套和学生这一套还是有点区别的。”李景睿摇摇头,说道:“学生还年轻的很,您这一套还是等学生以后长大了再学吧!现在还是认真的学知识的好。”
“殿下所言甚是,是老臣昏聩了。”虞世南听了也不生气。
阴风阵阵 大热
“哼!真是好大的口气,我们的秦王殿下会教训人了,长大了啊!”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李煜冰冷的声音。然后就见李煜推门走了进来。
“儿臣拜见父皇。”李景睿在里面听了面色一变,赶紧迎了上去。
“老臣恭迎陛下。”虞世南也没有想到李煜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阁老辛苦了,不必多礼。”李煜亲切的将虞世南搀扶起来,自己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只有李景睿跪在地上,小脸涨的通红。
“你是什么东西,才多大年纪,知道官场上的事情。虞阁老吃的盐比你的吃的饭都多,就你懂这些这些东西。”李煜冷哼道:“阁老的经验之谈,你不同意没关系,自己有自己的看法也是正确的,但阁老教导之心,你不能辜负了。”
“儿臣知罪。”李景睿小脸涨的通红。
“不敢,不敢。”虞世南赶紧说道:“陛下,这只是老臣的一点看法而已,殿下睿智,小小年纪,见识不凡,这是大夏之福啊!”
“虞阁老不必为他说话,小小年纪,又能懂什么呢?仗着自己的一点小聪明,就敢反驳老师,别人以为你李景睿有多英明睿智一样?虞阁老处理的国事也不知道多少,见多识广,你才学多少东西?”李煜冷笑道:“朕当初就告诉过你,眼下这个时候,以学习为主。哼,小时候一点聪明,长大也只能是一点小聪明,做不成大事。”
李景睿被说的小脸涨的通红,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从来就没有被李煜说过,而且语气还是如此之重,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昔日仁慈的父皇,这个时候让他不认识了。
“一定是我做的不好。”李景睿心里面暗自寻思道。
“起来吧!”上面传来李煜冰冷的声音,让李景睿心中更加的惶恐。
“谢父皇。”李景睿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低着脑袋,不敢说话。
虞世南有些好奇的看着李煜父子两个人,总感觉到今天的李煜有些奇怪,往日李煜对待自己的儿子都是很不错的,很少有发火的时候。
“记住了,这个时候,你还没有任何的分辨能力,你只能以学习为主。”李煜看着自己的儿子,双目中多了一些不忍,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模样,说道:“你没学到半点东西,就自傲,这是一个不好的表现。朕决定要罚你,回去之后,抄写孝经十遍。”
“儿臣遵旨。”李景睿哪里敢反对。
虞世南嘴巴张了张,孝经乃是儒家十三经之一,阐述的是孝道和孝治理念的,古往今来也不知道有多少大儒做过批注的。全书一共十八章,两千三百多字,抄写十遍,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只是他看着李煜冷峻的模样,顿时将心里面的话收了回去。
嬌 妻 不 乖
“古往今来,那些皇帝们经常以孝治国,虽然片面了一些,但大体上不会有太大的错误。”李煜看着李景睿,叮嘱道:“好好领悟其中的道理,对你是有好处的。”
“儿臣明白。”李景睿一愣,他隐隐的感觉到李煜这句话里面蕴藏着许多的东西,可是偏偏不知道这里面蕴藏着什么。
虞世南听了心中一叹,今日之事恐怕很快就会传扬出去,秦王这个皇位最热门的继承人,居然在南书房被皇帝训斥了一顿,而且还要抄写孝经十遍,这可是一件大事。
不过,这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李煜离开了南书房,虞世南也没有继续教下去,而是让李景睿在书房内抄写孝经。
果然,李煜在南书房发火,罚李景睿抄写孝经的事情瞬间传遍了朝堂内外。一时间议论之声纷纷而上,虽然没有传言李景睿即将失宠,但幸灾乐祸者甚多。
“这抄写孝经,说明秦王不孝啊!”一个臣子低声说道。
“哎,秦王虽然聪慧,但到底是年幼,虞阁老是谁,在前朝就活下来的人,虞世基当年也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按照道理虞阁老也会被他人针对,但阁老还是活下来了,还活的好好的,经验何等丰富,岂是秦王可以随意评论的?还是年纪小了啊!”旁边的一个大臣言语之中多了一些幸灾乐祸。
“哎,积少成多,秦王若是改变了最好,若是没有改变,事情可就不妙了,现在下面的那些皇子们,谁不想前进一步啊!”前面的一个臣子叹息道。
“秦王和其他的王爷有些不同,秦王身后虽然有弘农杨氏,但实际上,和弘农杨氏走的并不近,反而是赵郡王,是观王之后,弘农杨氏反而走的近一些。”有臣子低声说道。
“哼,现在陛下大肆封王,这正是那些世家大族们最希望看到的局面,听说最近掖廷署的人忙的很,宫中嫔妃和外面的亲族接触的很多。不就是冲着这件事情来的吗?现在好了,秦王殿下受到了训斥,其他皇子们听了更加高兴了。”
“这些世家各有支持,对朝廷来说,也不见得是好事啊!相互争斗,相互倾轧,我们这些人以后日子也不好过啊!”
枕边人
“只要跟着天子,怕什么?不管谁当太子,我们只要保持对大夏的忠诚就可以了。”
“对,对。”
臣子们相互议论着,消失在皇宫中。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