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彼岸之主 起點-第041章 風輕舞相伴


彼岸之主
小說推薦彼岸之主彼岸之主
尘运道长等看到,自然不会相信丁天泽只是无意中开启邀请卡的说法,这分明是早就计划好,要借助邀请卡,逃离神墓,当然,知道归知道,谁都说不出半句指责的话。
毕竟,邀请卡是属于他们夫妇的东西,他们要用,那是天经地义,谁都无权干涉。
他们关心的是,邀请卡真的可以离开神墓。
这是他们所知道的,唯一一条打破神墓禁锢的方法。
“彼岸果然神奇,只可惜,没能来得及道别,若是事先知道,哪怕不能离去,也可以为我们带出消息,给出留言。”南宫青摇摇头说道。
彼岸邀请卡只有一张,现在说什么都已经迟了。
“诸位道友,之前春云前往彼岸时,留下过话,前往彼岸后,会向彼岸之主请求,向神墓内,投放彼岸邀请卡,若是能够成功的话,很快,我们神墓之中,就会出现新的邀请卡。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平安离开。神墓,绝对不会是属于我们的坟墓。”
丁天泽再次开口说道。
言语中也透露出一种生的希望。
当然,现在已经过去三天,谁都不知道,是否真的有机会得到彼岸邀请卡。
“根据以前所知道的情况,彼岸的存在,高于大多数的力量,超出极限,至少在神墓之上,神墓是无法对彼岸造成影响,彼岸邀请卡,是能够出现在任何地方,一切看机缘,运气。所以,就算在神墓内,大家也都是有机会得到彼岸邀请卡的。”
尘运道长眼睛闪过一丝异色,缓缓说道。
將軍 在 上 我 在下
本来是十死无生,现在却是有一线生机,不论如何,这都是一种进步。是巨大的改变。本身的绝望,也都由此产生改变。心境自然变得不同起来。
“希望我们真的能够得到彼岸之主的垂青。”
风轻舞脸上闪过一抹期盼。
…………………..
在略作一番交流后,各自再次分开。
在得到希望的同时,并没有改变什么,至少,现在,彼岸邀请卡,还没有出现在神墓中。具体有还是没有,会不会出现,都是一个巨大的问题,不能因为这些,而让自身的生活轨迹发生改变。
“该考虑,什么时候投放第一张邀请卡入神墓。”
庄不周回到自己选择的宫殿中,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
其实,邀请卡什么时候出现,出现几张,那都是他一念之间的事情。张春云的事情只是一个契机而已,哪怕没有她,该投放邀请卡,依旧会投放。
只是张春云,让他更有借口与理由而已。
“修炼,先天真气还是不够用,每次施展神通,对于先天真气的消耗还是太大。”
庄不周略微沉吟后,最终再次开始修炼起来。
神国内没有天地元气,被神墓封锁禁锢,其他人用符钱,用能量晶石来修炼,乃至是一些丹药,灵果之类的,庄不周也有自己的方法,用的是愿力珠。
纯粹毫无杂质的愿力珠,直接炼化成先天真气。
一枚白色愿力珠所蕴含的愿力,吸收炼化后,直接相当于凝聚出十道先天真气的修为。青色愿力珠炼化后,就相当于一千道先天真气。赤色愿力珠更惊人。只是。这愿力珠,直接吸收炼化,虽然需要时间,可终究比正常修炼要快的多。
愿力珠炼化后得到的先天真气数量虽然不少,可对于无量之海而言,那不过是杯水车薪,九牛一毛而已。
这几天,借助愿力珠修炼,以先天道胎为中心,一道道先天真气盘旋,笼罩的范围再次暴增,看起来,和一座小水池没有区别。修行到底是起步比较晚,积累不如其他人,只能依靠愿力珠来追赶一二。
笃笃笃!!
不知道何时,当一枚愿力珠彻底炼化时,大殿内传来一阵清脆的响声。
“庄道友,有空吗。”
大殿外,传来一道清脆的话音。
“是她?”
庄不周心底闪过一抹异色,已经听出外面声音的主人是谁。
只是不明白,这个时候,她来自己这里究竟想要做什么。
不过,还是立即起身,走了过去,打开殿门,看到一道高挑靓丽的身影出现在眼前,赫然正是风轻舞,能感觉出,她身上的情绪似乎显得有些低落。
这是有事啊。
“风道友里面请。”
庄不周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还是开口将其请了进来,看了看四周,没有将门关上。
不过,风轻舞走进来后,却是一挥长袖。
殿门随之闭合。
庄不周看到,微微愣了愣,却没有说什么。
带着来到宫殿内的内院中,在一座凉亭内坐下。
“是喝茶还是…….”
庄不周淡笑着询问道。
“有酒吗。”
风轻舞开口问道。
“有,我这里有百年佳酿,口感极佳。”
庄不周笑着说道,边说,边将那百年佳酿从彼岸中拿了出来。
这酒是越来越少了,当初从红楼中弄到的好酒,现在几乎快要喝的差不多了,当然,千年灵酒与万年仙酿还未曾动用过,那才是真正的好东西。
拿出两只酒杯,将其斟满,浓浓的酒香,随之在空中散逸,扑鼻而入,并不刺鼻,反而,有一种醇香,让人深深被吸引。
“风姑娘可是有心事,看你情绪,似乎有些低沉。若是心忧离开神墓之事的话,那大可不必,既来之,则安之,若能离开,我等终究会有脱困的时刻,这些东西,是急不来的。”
庄不周微笑着说道。
看着她完美无瑕,略带清冷的面容,心情却很愉悦,人,对于美丽的事物,欣赏是一种本能。
他也不例外。
对于这样的目光,风轻舞自然在能感受到,不过,却没有异样,这样的目光见得太多了,而且,庄不周的眼中,并没有淫邪,反而是一种欣赏美丽事物的心态,那是完全不同的感觉,虽然同样是被注视,却能让她感受到舒适,并不反感。
“不是。”
风轻舞摇摇头说道:“今日,其实是我的生辰。”
“你的生辰?”庄不周诧异了一下,随即就笑着恭贺道:“原来如此,这么说,今天就更是一个大好的良辰,有酒,岂能无菜,今日,理因好好庆祝一下。”
话音落下间,挥手间,一份份热气腾腾的美食已经摆放在面前。
蘑菇乌鸡汤!
辣椒炒肉!
酸辣土豆丝!!
翡翠白菜!!
鲜菇鸡蛋羹!!
各种美食,在桌上,摆放了满满的一桌,阵阵异香扑鼻而入,让人闻到,忍不住就是食欲大振,胃口大开,很难克制内心的渴望。确实是色香味俱全。
风轻舞目睹,忍不住诧异的看向庄不周。
实在想不到,他在这神墓内,还能弄出这么一桌子丰盛的美食佳肴,还一个个跟刚出炉一样,热气腾腾,明显就是保持在刚烹饪好最完美的那一瞬。
随身带着一堆美食,他是灵厨吗。
不过,这些都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其实,我的生辰并不美好。”风轻舞抬眼看向虚空,缓缓说道:“我娘怀着我的时候,因为一场变故,遭受追杀,敌人很强,我娘并非其敌手,肚子里又怀着我,更加不敢大动元气,只能亡命逃窜,却还是被敌人重创,最后关头,有强者路过,才将那名强敌逼退,可我娘已经不行了。”
话音中,带着一丝哀伤低沉。
让人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其内心中的悲伤。
“………”
庄不周并没有打断,静静的倾听着。
这个时候,风轻舞需要的只是一位好的听众就好。
反而,说什么都不妥当。
“我娘在最后时刻,直接刨开肚子,将我从肚子里取出来,为我取名后,交给了那名好心人。随后就逝去了。所以,我的生辰,就是我娘的忌日,我是我娘用命换来的。”
风轻舞缓缓说道。
有道是,每个人的生日,就是母亲的受难日。生命,来自于母亲伟大的付出。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只是,她的出生,显得更加的沉重而已。
“生命在于传递,你的存在,何尝不是你母亲生命的一种延续。悲伤应该留在过去,而不是带去未来。”庄不周温声说道,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只能这么说。
“或许吧。”
风轻舞抬眼看向虚空,继续说道:“从小,我跟着义父一起长大,我义父是一名御灵师,契约了诅咒遗物的那种,对于我的身世,并没有隐瞒,母亲叫做风琳,是风家血脉,我的父亲是谁,并不知道,是义父抚养我长大,本来,过的应该很平静,但在我十三岁那年,厄运再次降临在我身上。”
“当年致使我母亲逝去的仇家再次找上门来,仇家中有诅咒师,对我施加诅咒,索命追魂。当时,我几乎是命悬一线,危在旦夕。”
“是义父,以特殊的法门,将我身上的诅咒,转移到了他身上。那诅咒太过凶狠,以义父的实力,也无法抵御,遭受诅咒折磨足足三年,最终死在诅咒之下。”
“从此以后,我每天都开始拼了命的修炼,成为一名法修,不断的暗中调查仇家的身份,隐藏自己,只为将来有一天,可以报仇雪恨。”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