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緣定你 ptt-第二百五十五章 離心分享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缘定你
时间飞逝,转眼半个月过去了,余小玲的身体在康复中,甄本早就变身成离水的鲤鱼了。
咸鱼在幻想乡 蕾姆的眼镜
他现在就像是司华悦的一个影子,有司华悦在的地方,必然能见到他。
市立医院因甄本的到来,掀起一波追星潮。
明知仅仅是相像,但那些爱慕莱昂纳多而不得见的无脑粉们,把对小李子的一腔热爱无私地转献给了甄本。
她们的热情给甄本带来了不小的困扰。
妇科不管是医护还是病号,本就女人居多。
妇科的洗手间已经彻底没了性别之分,常有女医护或者年轻的女病号“不小心”走错门,想跟甄本来个“茅房偶遇”。
小李子成名是在二十多年以前,这些无脑粉里,甚至有为数不少的已婚中老年妇女。
自从甄本在厕所里被一个中年妇女纠缠合影,继而被她的丈夫追打,并给他起了个“洋三儿”的绰号后,他就坚决不上妇科的厕所了。
恶少新宠
他宁肯爬楼到楼上的儿科,跟小病号们一起蹲坑。
余小玲出狱的第二天夜里,一条劲爆消息在奉舜炸开:李市长的侄子伙同监狱狱警一起绑架管市长孙子!
一时之间,各大媒体竞相报道。
至凌晨前,这起被命名为“水蛭行动”的案件的传播效率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裂变式顶峰。
警方实施抓捕时,同楼层有胆大的居民开门偷看,偷听到了正在勘查现场的法医说的话。
为了挖掘新闻资源,那些记者们削尖了脑袋通过各种途径寻找目击人或者知情者。
跟踪采访还在进行,可惜警方拒绝采访,并将消息全面封锁,记者们只得将目光投向悦海小区。
从保安到小区居民,都被他们轮番有偿私下采访。
最终,法医的话被他们采访到,经过一番推理和润色,他们将事件还原。
李市长和管市长有矛盾,而李市长的侄子李某某为了表现自己,一直在伺机“教训”管市长。
李某某与他的未婚妻黄某共同策划了一起绑架案,想以此要挟管市长退出市长竞选。
至于政界的矛盾以及实施绑架的原因和过程,吃瓜群众并不怎么感兴趣,顶多骂两句活该。
让人品咂不尽的是,这俩绑匪居然在实施绑架的窝点及时行乐。
法医的原话是:床单需要带回去检验,看看遗留在上面的大量茎叶是不是他们俩的。
好家伙,被记者们一渲染,变成:警察进去后发现,床单整个都是湿的,这得兴奋成啥样?
听说这俩人还有一个帮手,一个自称是房主父亲的老人。
可奇怪的是,案发过去快半个月了,也没见警方下发通缉令。
有人猜那人已经落网了;也有人猜那人已经逃亡国外了;甚至有的人大胆猜测,说那人指不定就是李市长本人乔装的。
案发第三天,有消息传来,李市长被双规了,因为警方从他侄子嘴里套取了很多不利于李市长的事情。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李市长在位这些年,犯下了很多事,也为他的侄子李某某“摆平”了不少的事。
而这些事,随便拿出一件,就足够他们叔侄俩去吃免费饭了。
这可真应了那句话,真正的恶人并不在监狱里。
在舆论传播甚嚣尘上之际,宁监狱长、狱政科王科长以及入监队的两名正副监区长来医院探望余小玲。
他们不仅带来了一个水果花篮和一些补品,还带来了一份非诉讼和解的诚意。
李市长和他的侄子,还有那个帮凶黄波均已落网。
这事到此也该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可司华悦却不想放过那些动手打人的人。
董律师负责跟监狱方周旋,该提的条件提,该拿到的赔偿,他绝不会手软。
当晚,司华悦接到金监区长的电话,原来在司华悦去疾控中心救甄本的那晚,金监区长就打过她的电话。
可惜当时她的手机处于强制关机状态。
金监区长在电话里针对余小玲挨打这件事,再次表达了一番歉意。
同时她告诉司华悦说:入监队大队长因拉帮结伙打群架被扣罚了五十分,取消了大队长的职务,分配到了二监区。
还有另外三个参与者也受到了重处。
嫁祸余小玲的樊小璇被分到了三监区。
真不愧是监狱长,一出手,就是一记重拳。能留在入监队的犯人,都是家里有关系的。
谢天和由美丽在这起事件中,表现突出,狱政科给她们俩每人奖励了六十分。
谢天因刑期短,直接达到了释放标准。下月初,她就要出狱了。
司华悦最近的心情差到极致,这是这段时间以来,她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金监区长,我能不能去监狱里见见她?给她送点出狱要穿的衣服啥的。”司华悦在电话里问。
金监区长料到司华悦会提出这个请求,直接答应了,“你来前,最好提前给我打个电话,看看我在不在班。”
今天是司文俊和褚美琴回国的日子,昨天司华诚就给司华悦打电话,问她去不去机场接机。
司文俊远途出行都是乘坐私人飞机,他的停机位和流量从不与民航客机重叠。
在司华悦看来,接机就是图个热闹,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寻找自己的亲友,见到后一番拥抱或者握手。
所以,接机就是一种加深感情的行为,不然还能是为了什么,谁还不认识路吗?
像司文俊这样,由一群保镖护卫,冷冷清清地从里面出来,接个鸟啊?她又不会开车。
司华诚从不勉强司华悦做什么,她不愿意来公司帮他,他便由着她。
她不愿去机场接机,他也不勉强她。
最了解司华悦的人,并不是司文俊和褚美琴,而是司华诚。
他知道自己的妹妹失去了十年自由,最渴望的就是自由,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限制自由。
所以,他凡事只是在背后默默地观察和保护她,不强制、不干预。
这次的绑架事件他知道司华悦越过他找了马大哈兄弟帮忙。
司华悦的行动能得以顺利进行,功劳不全在马大哈兄弟,还有另外两名暗助理。
作为司致集团未来的接班人,司华诚不可能只有马大哈两个暗助理。
更何况那哥俩也不适合做暗助理,司华诚早已将他们俩由暗转明,谁用派给谁。
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东西司华诚已经放下了,包括袁木的死因。
所以,明知司华悦这次行动主要是为余小玲报仇,司华诚依然将自己的暗助理派出来偷偷地保护并协助她。
为了方便照顾余小玲,司华悦这段时间一直跟仲安妮住在出租屋里,只回过一次家,去看望唐晓婉。
笑天狼和小小俩成了好朋友,一如李自成和唐晓婉,总是形影不离的。
见到司华悦回来,李自成问了句:我师父电话打不通,你跟他联系过吗?
司华悦回了句:没有。
她怎么可能会打得通?她的手机号和微信号早已被李翔给拉黑了。
只是司华悦不明白,李翔拿李自成当亲生儿子般对待,怎么会突然连自己儿子的电话也不接了?
忙着跟徐薇谈恋爱?不对,人家两个人已经是合法夫妻了。
她在心里暗自把自己给嘲讽了番。
YX,她一直以为是悦和翔,现在终于明白,是闫和徐。
李翔本姓闫,只因他父母离异,他随了母姓,而X自然就是徐了。
再也不能相信男人的花言巧语了,说得好听做司家的上门女婿,最终还不是跟别的女人结了婚。
你说你结婚就结婚呗,有什么可遮掩的?大不了把戒指还给你,一拍两散,整得跟谁离了谁不能过了似的。
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怨恨超过感情的时候,便也就忘记了悲伤。
司华悦现在心中满是对李翔的怨怼,如果可以,她真想跟当初在武馆里那样,和他对打,把心里的怒气全部发泄出来。
唐晓婉人小鬼大,察觉司华悦神色不对,便以给小小扎辫子为由,将李自成给硬拖着离开。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袁禾变得越来越孤僻,没事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只有唐正阳来,她才肯出来见人。
司华悦对袁禾一直心里有愧,加之春节前后她多数时间都是待在疾控中心很少回家,二人之间由原本的无话不谈变成现如今的无话可谈。
之前司华悦过来时,她不去袁禾的房间找她,袁禾绝不会主动出来见她。
这愈发让司华悦疑心袁禾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袁木的死亡真相。
可会是谁告诉她的?
知道这事的人两只手都能数过来,家里人肯定不会,唐老爷子这边也没人知道,不存在说漏嘴的情况。
或许是自己多疑了吧,司华悦想,指不定袁禾接受不了眼下的身份,却又无处可去,无法融入新的家庭罢。
敲开房门,司华悦走了进去,发现屋子里的窗帘都拉着,仅亮着一盏床头灯。
感觉袁禾的屋门像一个结界,将阴阳、昼夜给剥离开来。
看着下眼袋泛青的袁禾,司华悦这才惊觉她的情况非常不对。
“怎么大白天地拉着个窗帘?”司华悦问:“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她第一时间想到了袁禾体内的毒。
“没有,有点犯困,想睡一觉的,你就来了。”袁禾漫不经心地撒谎。
“我记得你说要把刘阿姨的坟迁回大昀,”司华悦没有提袁木,她尽量回避这个名字,“想什么时候迁?”
初师爷说的遗书还在墓碑旁的树下,司华悦一直没有告诉袁禾,不是有心隐瞒,而是想起这事时,基本不在家。
“还迁么?不迁了吧,我觉得我妈挺喜欢这里的。”袁禾幽幽地说。
现在提到刘笑语,她已经能压得住悲伤,控制好情绪,不像最初,一提就不自觉地落泪。
室内的气氛变得生硬而压抑,司华悦不喜欢这种感觉,便想着说两句话就赶紧离开。
谁知,当她走到门口时,袁禾突然来了句:“余小玲已经出来了吧?”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