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32章 一殘一重傷閲讀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吃里扒外的贱人!”
邵鹏指王辅喝道:“拿下!”
王辅喊道:“贾平安,你不得好死!”
一个内侍扑过去,一拳把他剩下的诅咒打回去,接着几个内侍扑上来,七手八脚的把他给控制住。
“老邵,动机别告诉我。”
贾平安知晓里面多半有些肮脏的事儿。
这时周山象出来,“这是查出来了?”
贾平安低声道:“我那边还有事要做,老邵,晚些为我在阿姐那里请个罪,走了啊!”
剩下的事儿他一点都不想沾边。
邵鹏进去禀告。
“皇后,是王辅。”
武媚没抬头,“谁查出来的?赏!”
邵鹏干笑,“是武阳侯。”
嗯?
武媚抬起头,修长的脖颈活动了一下,“平安呢?”
小贾又坑咱……邵鹏说道:“武阳侯说兵部还有事,担心打扰了皇后理事,就先走了。”
武媚揉揉眉心,“他这是不想掺和这些事吧?”
邵鹏堆笑道:“皇后明见万里。”
“平安……”
武媚眼角的笑意消散,“问话。”
晚些,蒋涵也来了。
“口供在此!”
武媚指着一张纸,冷冷的道:“先把王辅也被抓的消息传出来,我倒要看看那些贼子如何惶然不安,上蹿下跳!”
蒋涵心中一紧,“是。”
宫中旋即有些地方闹腾,明静下衙进宫,就见一个内侍上半身赤果,身上涂满了脏东西,疯狂大笑。
“这是疯了?”
明静赶紧避开,担心弄脏了自己刚剁手买来的新鞋子。
“咱发财了!”
疯狂的喊声中,几个内侍狞笑着跑来。
“装疯卖傻?拿下!”
……
贾平安下衙,刚想回家,却看到了老地方多了划痕。
马丹,划分开些啊!差点就看漏了。
昭华劫
铁头酒肆。
“人这一辈子你说为何活着?”
郑远东在来回踱步,许多多在金鸡独立练字。
“出生无知无识,被父母亲人养大,读书识字,随后就得成亲……得想尽办法来养活妻儿,随后就在红尘中来回翻滚,脏的臭的都得忍,只为了钱财。”
许多多看了他一眼,微微摇头。
郑远东负手,依旧不耽误把玩手串,茫然道:“活着……总得有个缘由吧?为了钱财还是为了出人头地?”
他看着许多多,很迷惑的道:“你这般每日练字,带着一帮子恶少开酒肆厮混,不觉着……无趣茫然吗?”
许多多一边写字一边说道:“阿耶在的时候,带着他们好勇斗狠,打赢了,挣钱了,就给我买好些东西,阿耶说那是他最欢喜的时候……”
“为了妻儿!”郑远东的嘴角微微翘起。
“后来阿耶遇到了对头,每当对头吃亏时,他笑的格外的欢喜,说这便是他最欢喜的时候……你明白了吗?”
许多多抬头,“小时候我看蚂蚁搬家就能快活数日,觉着那便是此生最欢喜的时候。大了,蚂蚁在我的脚下,被我无意踩死……人都是会变的。”
她放下笔,“我见过那些恩爱的夫妻,可转瞬就会恶语相向。”
郑远东觉着这个女人太悲观了,“可他们毕竟恩爱过。”
“人活着就是受苦,喜怒哀乐尽在其中……”
“恩义只是一时,情义亦是一时,人心善变。”许多多淡淡的道:“那我何不如平淡度日,不喜不悲,心中波澜不惊。”
郑远东干咳一声,“我却是意志坚定,有始有终。”
许多多微微一笑,“那你为何茫然?”
郑远东竟然不能答。
“老郑。”
贾平安来了,许多多福身,随后收拾东西准备出去。
贾平安猛地想起一件事儿,“那个多多啊!单腿练字也差不多了,再练下去,小腿粗壮不说,伤骨。”
许多多说道:“可奴是换着腿站着。”
我去!
这般快就实现了左右腿互换啊!
那下次要不要让她练练左右互搏?
许多多出去后,郑远东坐下,平静的道:“你给那些学生说了些什么……土地兼并乃是大唐衰弱的根源,你可知晓那些世家门阀,权贵豪强多有兼并土地吗?”
“知道。”
贾平安太知道了,“前汉亡于黄巾之乱,黄巾之乱表面看是天灾,可更多的是人祸。土地被兼并,百姓失地,民不聊生,而权贵豪强的手中握着大把的良田,家中的粮食堆积如山。可谁开仓放粮了?最后被黄巾大军席卷而至,不但粮食没了,一家子也成了刀下亡魂!”
贾平安没想到郑远东竟然也看不透这些,由此可见此刻的大唐多少人还在觉得天下太平……一群棒槌!他起身,“老郑,没想到你竟然也是个看不透的……前汉如此,大唐若是少了土地会如何?”
他走了,现在回家还赶得及和妻儿一起吃饭。
郑远东坐在那里发呆。
许多多进来,“为何不走?”
她要准备晚饭了,但没有郑远东的份。
郑远东苦笑道:“当初我读书时,先生提及黄巾之乱,总说那是天灾,老天爷要让前汉衰弱覆灭,所以就降下天灾。可武阳侯一番话直指其中的弊端,那不只是天灾,更是人祸。”
……
徐小鱼和夏活在贾家的侧后方蹲着。
夏活的右手断了,徐小鱼有些同情,“你练左手吃饭很难吧?”
夏活摇头,“不难。”
前方,一个男子正在往外面走。
“他在坊内转悠了许久,可一直在盯着咱们家。”
徐小鱼冷笑,“却逃不过我的眼。”
夏活觉得徐小鱼过于自信了,“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他路过咱们家前面的时候,脑袋就往左边,看似看不到咱们家,可你去前面试试,在快到咱们家之前,他这般歪着脑袋,恰好能看到咱们家……太做作了。”
夏活:“……”
“还有,他转身时,目光在咱们家会多停留一瞬。”
“小子……”夏活拍拍他的肩膀,“厉害!去了军中操练一番,就是最好的斥候。”
“他要走了。”
徐小鱼起身过去。
“你少了右手,就在边上看着。”
徐小鱼跟了上去。
男子猛地回头,见到徐小鱼后就加快了脚步。
“不打自招!”
徐小鱼发足狂奔。
男子回头,刚想奔跑,夏活装作是路人,从右边飞扑过来。
少了右手的人……
男子挥拳。
夏活用左手灵活的格挡,随即一拳把男子撂倒,单膝跪在他的背上,左手反剪男子的手臂,只是轻轻用力,男子就哀嚎了起来。
全程,他的左手灵活的让徐小鱼不禁看看自己的右手。
见徐小鱼发呆,夏活淡淡的道:“其实我是左撇子。”
贾平安正好回来,“拷打!”
姜融一脸纠结,“武阳侯,此事……”
在道德坊里他才是老大啊!
抓到贼人也是该他来处置。
贾平安说道:“晚些再给你。”
姜融深吸一口气,觉得值回票价了,“好。”
一番拷打,果然不出所料。
“就是黄家的人,说是来看看贾家在何处。”
“这是踩点来了。”贾平安转身出去,“打断他的腿,丢给姜融。”
杜贺在外面,“郎君,弹劾吧。”
“为何要弹劾?”
贾平安淡淡的道:“你来我往才是王道。”
杜贺看了徐小鱼一眼,“要不咱们也去盯着黄家?”
“贾家行事,为何被人左右?”
贾平安杀气腾腾的亲自安排了下去。
……
“贾平安心狠手辣,家中还养着凶兽……与兽类为伍。”
酒楼里,黄渡神色悲痛,“阿弟的半边脸都烂了,郎中说就算是能长起来,以后也没法见人……”
房间里,几个男子都不禁叹息。
“太狠了!”
“是啊!”
“那食铁兽竟然能饲养吗?”
“说是凶悍,也不知贾家如何喂养。”
“也不凶悍吧,有人说道德坊里的坊民都喜欢那个食铁兽。”
“我在想……要不去寻摸一只来养?”
“不好寻,就算是寻到了也追不上。”
“原来如此!”
黄渡干咳一声,才发现自己跑题的几个男子马上冷着脸。
“此事我等自然同气连枝,回头弹劾绝不落人后。”
黄渡要的便是这个,他举杯,“多谢。”
晚些,他醺醺然的出了酒楼,看着外面的繁华,不禁骂道:“贱狗奴,此次定然要让你生不如死!”
几个男子也喝多了,纷纷出言帮衬。
“回头弹劾,首要弄死他家中的食铁兽。”
“放心,明日就弹劾!”
“走了。”
黄渡把人一一送走,然后上马。
“郎君,回不去了。”
随从牵着马,“寻个逆旅住下吧。”
黄渡摇头,“去青楼!”
他策马缓缓而行,两旁店铺中光影流动,热闹非凡。
他有些神思恍惚的看着这些……
“田地就是黄家的命,那些奸贼,竟然想夺了去。许敬宗,李义府……罪魁祸首便是贾平安,不弄死他,心中意难平啊!”
黄渡握拳,奋力捶打了一下马脖颈。
马儿嘶叫,黄渡心情不好,骂道:“住口!”
大清朝,我来也 落故衣
前方阴暗,人马进去,黄渡觉得有些发凉。
“黄渡!”
他猛地回头。
一个身影闪动,手中的木棍奋力挥动。
“嗷……”
……
徐小鱼和陈冬回来了。
“如何?”
杜贺恨不能跟着他们一起去,可身手太差,去了也是累赘。
陈冬点头,“黄渡断了两条腿。”
杜贺寻了鸿雁来,令她传话。
贾平安已经躺下了,迷迷糊糊的,外面有人说道:“郎君。”
“嗯?”
贾平安睁开眼睛。
“管家说妥当了。”
“知道了。”
贾平安沉沉睡去。
黄家已经炸了。
第二日,黄卓杵拐去了皇城前,跪下喊道:“陛下,老臣的两个孩子,一个毁容,一个断腿,求陛下做主!”
奏疏被递进去。
“陛下,前刑部侍郎黄卓弹劾武阳侯行凶,伤了他的两个儿子。”
李治淡淡的道:“查。”
随后刑部出动。
“陛下令查贾平安。”
周醒激动的浑身颤抖,“机会来了。”
“淡定。”
王琦没有丝毫喜色。
“黄云被抓烂了脸,那是大理寺的事。黄渡被人打断腿,谁打断的?证据何在?”
他当先进了兵部。
“武阳侯。”
贾平安决定今日老实一些,兢兢业业的做好本职工作。
“昨夜你在何处?”
“在家。”
贾平安没想到李治竟然令人来查此事。
“家仆可出门了?”
贾平安突然骂道:“滚!”
王琦冷冷的道:“这是陛下的差使!”
“撒比!”贾平安觉得这货真的是撒比,“陛下可是令刑部来查我?”
王琦摇头,“但你有嫌疑。”
周醒冷冷的道:“黄家与你结怨,不查你查谁?”
“我与你等结怨,昨日有人和我家的狗对骂,那我可否认为就是你等?”
周醒……
我们是狗?
“我与黄家如何结怨?”
贾平安觉得这些人的脑子有问题。
“你家食铁兽抓伤了黄云……”
“于是我接着令人打断了黄渡的双腿?”
这个从道理上说不通啊!
“黄家……”周醒忍住了。
黄家发誓要收拾贾平安,可还没动手,黄渡的腿就断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卧槽!
好凶残!
“滚出去!”
王琦随即往上报,刑部再报上去。
“陛下,刑部去查武阳侯,被赶了出来。”
这个太跋扈了吧?
王忠良觉得贾师傅这次要被呵斥。
“可是有证据?”
李治的声音平静。
“说是没有。”
李治闭上眼睛,继续养病。
王忠良出去,“陛下问了,可有证据?”
刑部的人被噎着了。
是啊!
没证据你查什么?
若是没证据都能查,岂不是人人自危了?
黄卓在皇城外等候,不断有人来给他打气。
可最后守了个寂寞。
“昨日黄渡可看到是谁了?”
黄卓:“……”
要是看到了还说啥,直接报案了。
就是没看到,这才请皇帝做主。
你是豕吗?
黄卓毕竟是前侍郎,冷着脸颇为威慑力。
王琦带着人来回跑,黄渡发誓说看到了贾平安。
“就是贾平安!”
这货喝多了。
连周醒都觉得这事儿没谱。
“贾平安昨夜在道德坊,有人看到过。”
“就是他!”
黄渡惨叫道。
隔壁也传来了惨叫,“我的脸!”
王琦进去看了一眼,不禁摇头。
“两兄弟都躺下了,惨!”
“那食铁兽竟然如此凶悍!”
“此事查不清了。”
王琦殷红的嘴唇抿着,站在黄家的外面,淡淡的道:“黄云拦住了贾家的妇孺,被食铁兽抓伤,贾平安大怒,随后令人打断了黄渡的腿,定然如此。”
周醒的眼中多了恼火,“此事要不让相公出手?”
王琦摇头,“相公最近颇为艰难,这时候去寻他,多半会被呵斥……要不,你去?”
周醒赔笑道:“我哪里能见相公。”
“有自知之明就好。”
回到刑部,周醒跟着进了值房,顺带看陈二娘一眼,“我与王主事有事商议。”
这是摆明了不信任陈二娘。
等陈二娘出去后,周醒阴阴的道:“要不……找人来指认贾平安。此次他算是激起了众怒,只要开个头,保证能坑死他。”
这个主意……
王琦心动了。
“就说看到了他家中的仆役,他家中不是才将招募了几个残疾军士……军中的悍卒,伏击黄渡小事一桩。”
王琦拿起针线,“此事我想想。”
周醒叹息一声,出去后,见陈二娘在边上默然看着天空,就凑过去。
“滚!”
还未开口,陈二娘就冷脸相对。
“迟早有一日我会让你跪在我的身前!”
周醒出了刑部,随后转悠一圈,最后竟然寻到了郑远东。
“何事?”
郑远东把玩着手串问道。
周醒回头看看外面,低声道:“郑先生,有机密事。”
机密事……
难道是王琦那边发现了贾平安的把柄?
那我该如何?
郑远东迅速切换了控制芯片,“何事?”
周醒干咳一声,“其实……我一直仰慕郑先生的才华,恨不能陪侍先生左右,早晚请教。”
这话不对啊!
怎么像是想讨好我?
郑远东按捺住好奇心,拿起文书,“有事就说。”
——没事滚蛋!
周醒干笑了一下,上前一步,声音更低了些,“郑先生,我最近发现……”
他抬起头,眼神闪烁,“我最近听到王琦说了些话,和相公有关。”
郑远东依旧平静,只是哦了一声。
“他说……相公日薄西山,怕是时日不多了,要赶紧给自己寻一条后路。”
王琦反水?
郑远东抬头,盯着周醒,“若是假话,相公能让你一家死无葬身之地。”
周醒指天誓日,“若是有假,我转世为畜生。”
郑远东颔首,“你很好,继续盯着。”
周醒心中一松,出了值房后,他挽起袖子,看着手臂上的密集针眼,眼中有疯狂之意。
要不要把此事禀告给长孙无忌?
郑远东想了许久。
若是不禀告的话,他可以暗中运作一番,看看能否让王琦成为内应。
他沉思良久。
而周醒转身就去求见长孙无忌。
他只是一个小虾米,哪有资格见长孙无忌。
“就说有大事。”
如此,他也等了许久才得以进去。
“见过相公。”
长孙无忌嗯了一声,“你求见老夫何事?”
周醒说道:“相公,下官偷听到王琦自言自语,说相公日薄西山,怕是不妙了,想寻一条退路。”
长孙无忌看了他一眼,“知道了。”
相公不信?
周醒心中一冷,“对了,先前下官把此事告诉了郑先生……”
“相公,郑先生求见。”
当郑远东看到了周醒时,脊背汗湿。
……
晚安!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