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超維術士-第2596節 銅門相伴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他们走了不到半分钟,就看到了安格尔口中所说的“拥有稀薄超凡反应的物品”。
之前安格尔并没有花算力去仔细查探,只知道是个小物件,可能是前人遗留下来的一些超凡物品。
可真走到这时,才发现根本不是什么物件,而是一个很小的头骨。
最初发现头骨时,因为是后脑勺对着他们,还以为是一个婴儿的头骨。可当他们看到正面时,却是愣住了。
“人类有独目种吗?”卡艾尔看着只有一个眼窝的头骨,默默的问道。
“不管人类是否有独目种,你看过有裂开到耳根,足足上百颗尖牙交错的人吗?”多克斯反问道。
卡艾尔摇摇头:“好像没有。”
多克斯:“那不就得了,这其实就是一个魔物头颅。”
多克斯将头骨从地上拿了起来,小小的头骨恰好一掌而握。仔细的看了看头骨的细节,多克斯忖度道:“独目的魔物很多,但只有一个头颅,我看不出是哪种魔物。”
多克斯话毕,看向黑伯爵的方向。
在场经验与阅历最丰富的莫过于黑伯爵。
黑伯爵也果真没有让众人失望,他只是用鼻孔往头骨那边“觑”了一下,又嗅了几口气,便说出了答案。
“这是飞颅魔的幼体,本身就只有头颅,没有身躯。两个月大的飞颅魔,头颅大小就堪比成人,三个月以后,就比成人的头还要大了。所以,看这个头骨大小,可以断定这只飞颅魔的幼体出生时间不到一个月……或许半个月都不到。”
“它的死亡时间,从颅骨里稀薄到近乎于无的超凡能量来看,距今应该有百年以上了。”
“至于死亡原因,无法判断。头骨完整,可能是颅内器官受到了非物理性的攻击。”
说完之后,黑伯爵淡淡道:“虽然我不介意给你们科普解释,但是这种明显与我们目标无关的东西,就算知道了其实也没什么用,徒费口舌。”
黑伯爵难得发出了怨言,不过安格尔能感觉出来,黑伯爵不是真的因为浪费口舌而生气。他可能觉得,自己被多克斯当成了……工具人。
前一秒多克斯还能怼他,后一秒只要自己不认识的东西就来找他。
这不是工具人是什么?
黑伯爵也是有脾气的,他不会直说,只会绕着弯告诉你,他有点生气了。
安格尔对这类人相当的熟悉,无论他的导师、或者莱茵阁下,甚至包括深渊的那几个大佬,法夫纳、奥德克拉斯、巴拉莱卡等等……基本都是这类性格。
说好听点,叫做自恃尊贵,不愿直抒胸臆。
但说白了,就是傲娇。
其他人遇到这种时刻,大概会正襟危坐,不敢再发言。但安格尔经验丰富,转而接口道:“大人说的没错,不过,这个飞颅魔也不一定与我们的目标无关。”
如果这话是多克斯说的,黑伯爵根本理都不带理的,但安格尔说的,他就要考虑几分了:“为何这么说?”
安格尔整理了一下措辞:“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目标地附近应该偶尔会有飞颅魔的踪迹。”
话刚落,安格尔就感觉到黑伯爵的情绪有波动。他赶忙追加了一句:“至于为何我知道这个,这属于私密,我无法回答你们。不过,也请不要完全相信我,我说的也有可能是错的。”
“有可能是错的?”黑伯爵疑惑道。
安格尔沉吟片刻,回答道:“因为,现实往往和幻想出来的不一样。”
黑伯爵皱着眉,似乎隐约感觉自己摸到了一丝脉络,但仔细寻思,又消失无踪。
不过,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灵感,让黑伯爵有些相信安格尔了。
黑伯爵沉默道:“那除了飞颅魔外,目标地可还有其他特征……我的意思是,在你的幻想中。”
安格尔倒是没想到,黑伯爵如此快就接受了自己的说辞,他这回也不再遮掩,直接道:“有,目标地的周围可能会有魔食花。”
安格尔说的都是自己在魇界里的经历,他第一次去魇界,出现的地点其实就在魔食花隧道外,当时遇到了两只飞颅魔,把他吓了一跳,冲进了魔食花隧道,然后发现魔食花隧道的尽头,是那堵……神秘无比的墙。
“飞颅魔和魔食花吗?好,我记住了。”黑伯爵郑重道。
邪恶宝宝:爹地别嚣张!
安格尔:“大人听听就罢,还是那句话,幻想照进现实时,一切都可能改变。”
黑伯爵:“我明白。”
黑伯爵和安格尔的对话,听得其他人全是迷糊的。卡艾尔和瓦伊迷糊就罢了,多克斯可不允许自己这么晕乎乎的,在接下来的路上,他直接凑到了安格尔边上,低声问道:“你们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幻想,什么现实?”
安格尔不答反问:“你打算将这个飞颅魔的头骨收藏吗?”
此时,他们已经继续上路,但多克斯却没有丢掉那光溜溜的头骨,依旧在掌心把玩着。
“你不懂,一手握满的感觉,真的挺爽的。”多克斯说完后,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安格尔挑眉:“那随便你。”
安格尔纯粹是在思考,多克斯这个行为是不是灵感操纵下的无意识举动,会不会与接下来相关。但多克斯显然没有领悟安格尔的意图,安格尔也不可能解释,只能就此作罢。
“你都问了我,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多克斯依旧表现的不依不饶。
安格尔很不想回答,但多克斯是安格尔有史以来,见过最赖也最皮的巫师,完全不在乎作为正式巫师的格调,纠缠起来就跟小孩儿闹着要糖一样。
在忍受了一段耳边嗡嗡不断的路途后,安格尔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
“你听说过预言画面吗?”
多克斯一见安格尔回应,立刻变成了乖宝宝,点头如捣蒜:“从未来捕捉到的画面?”
“差不多。我认识一位预言巫师,他最擅长的就是从过去或者未来捕捉一些画面。”
“你现在可以理解成,我认识的这位预言巫师,看到了一些画面,并且告诉了我。这些画面直指目的地,同时画面中还有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譬如飞颅魔以及我之前所说的魔食花。”
“不过,预言巫师看到的画面,都只是一种可能性。可能是真的,也可能只是一场虚幻的梦。”
“现在你懂了吗?我说的可能是真的,但也有可能是假的。”
多克斯大概明白安格尔表达的意思了,不过,他的思维回路更加跳跃,他听完后并没有再去纠结飞颅魔与魔食花的问题,而是问道:“预言巫师所说的只是一种可能性,魔物那些都有可能是变量,这个我认同。但目标地是一个既定事实,所以,你从预言画面那里看到了目标地的真实情况?”
多克斯的问题,恰好直指核心,就连黑伯爵都关注了过来。
安格尔揉着太阳穴,有些无奈道:“我都说了,我只是用预言画面来举例。存不存在这个预言巫师,都需要打一个问号。”
“可抛开这些,目标地的情况,你应该还是知道的吧。”多克斯问出了众人一直想问却不好意思问的问题。
“还是那句话,我只知道目标地可能出现在哪个范围,但目标地有什么,我不知道。”
安格尔的这句话在多克斯听来,其实是有瑕疵的,因为他明显知道目标地与诺亚一族可能有关。怎么可能目标地有什么,他完全不知道呢?
不过,多克斯也没追问下去,因为他注意到,黑伯爵已经不飞了,虽然石板是背对着他们的,但毫无疑问,黑伯爵在关注着他们俩的对话。
多克斯可不想帮黑伯爵发声。
你自己都不问,我为何要问?
想到这,多克斯耸耸肩:“好吧,我相信你。”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安格尔心中的小人,忍不住对多克斯翻了个白眼:谁需要你的相信?!
他之所以要再次解释这件事,除了多克斯的纠缠外,也是希望能尽可能打消众人心中的疑虑。不过,人心思变,安格尔也不是太在意其他人怎么想,若是其他人心中还是对他疑虑重重,那也无所谓了。因为,他能透露的也就这么多了。
安格尔和多克斯聊完之后,其他人也没有上前打扰安格尔,一路顺利抵达了右行道的终点——
一扇被上了锁的古拙铜门。
NBA禁区推土机 派大星抓水母
从外面看,这个铜门约莫两米高,至于铜门之上,还是迷宫的墙壁,看不出内部有建筑的雏形。
众人看到这铜门后的第一反应,都是用精神力探察。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密集的能量汇聚。若是细看,能隐约察觉里面是繁冗而复杂的魔纹。
整个铜门,从上至下,每一处都是如此密集的魔纹。
之前,他们听安格尔说,发现门上魔纹有点漏洞,透了一些音回波纹进入门内。当时他们还没有什么感觉,可真看到门上魔纹时,他们从内心至外部表情,全都流露出震惊之色。
这么密密麻麻的魔纹,他们光是看着都眼晕,安格尔站在遥远的地方,单靠着音回波纹对魔纹的感知,居然就能钻进去?!
先前在外面看到安格尔一边让黑伯爵开启核心魔纹,一边拿着雕笔补绘断层的魔纹,当时已经震撼到他们了。
现在更是震惊的无以复加。
什么叫做大佬,这就是大佬。
算力简直逆天了。
哪怕是黑伯爵,此时心中也在默默改变对安格尔的看法。初见时,他关注安格尔纯粹是因为桑德斯与老友莱茵,可现在的话,安格尔已经从“友人看重的后辈”这个印象里跳脱了出来。
安格尔就是安格尔,他哪怕只是正式巫师,但在附魔一道,已经站在了南域的巅峰。
黑伯爵自认远远不及。
而安格尔修炼时间却还不到黑伯爵的零头,若是不陨落,这将是一个真正的天骄。
仙境
或许能重新打破南域巫师界人才凋零的低谷期,开启新的时代。——黑伯爵想到这时,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中魔了一样,对安格尔评价过高了,开启新时代何其之难,安格尔怎么可能做到?
不过,就算无法开启新时代。单就安格尔现在表现出的才能,就值得黑伯爵的高看,甚至于……看重。
技术型人才,看的不是实力,而是技术。安格尔现在就有资格被黑伯爵看重。
在一众人讶异的目光下,安格尔主动走到了铜门前,揽下了开门的活。
反正现在默认有魔能阵的地方,都是他来,所以安格尔都不再询问其他人意见了,看见魔能阵就自己抄起袖子上。
他用音回波纹能进入门内,就意味着,这门上的魔能阵肯定是在他能破解的范围。
不过,破解的效率比安格尔想象的还是要慢。
音回波纹是靠着魔纹之间的空隙漏洞,钻进去的。但他们是要打开铜门,进入里面,那就必须想办法破解门上的魔纹,并且不能让主魔能阵发现端倪,所以还要补一个小小的外挂。
这一番工夫,花费了安格尔大量的时间。
等到铜门被推开,已经是五分钟后了。
众人纷纷走进门内,多克斯和安格尔是最后进去的,多克斯看着门上那复杂到了极点的魔纹,又看了看安格尔自己制作的外挂阵盘:“你确定不回收?”
“这个铜门已经被我改制成独立于魔能阵外了,就算重新连接上魔能阵,也有可能被排斥。所以,那个阵盘没必要回收,回收反而会导致这里出现一些能量对冲。”
多克斯叹息一声:“要是这栋建筑真的有路,而且还是通向目标地的路,我总感觉我们成了拓荒人,干得全是技术活。后面如果游商组织追上来,完全是坐享其成。就像留在地下教堂的魔能阵一样,明明是你修复的,等我们离开后,估计这条通道又会被游商组织掌握,占尽了便宜啊。”
安格尔以为多克斯是有什么想法,才故意留到后面和他一起走。没想到,只是为了抱怨。
安格尔也理解多克斯的怨从何来,但是,他不破解的话,难道还等着后面游商组织的人来破解?
连黑伯爵在这都没出手,游商组织能叫出什么样的魔纹术士来破解?
顶级老公好霸道:婚久情深 忆江
所以啊,这必须要认命。
“别想那么多,没有什么坐享其成。坐享其成的人,是万年来探索这个遗迹的其他巫师,我们和游商组织,其实都只是捡漏。”
安格尔说完后,拍拍多克斯的肩膀:“走吧,进去捡漏。”
“唉,话是这么说,但还是意难平啊。希望这里面不会有其他的通道吧……”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