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夢迴大明春 愛下-669【教皇接待】分享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梦回大明春
翻开1530年代的历史地图,你会惊讶发现,奥斯曼帝国的版图大得吓人。
只差一丢丢,黑海就变成奥斯曼的内海。同时,它的触角还延伸到红海和波斯湾,埃及早已经被奥斯曼吞并。
而在欧洲,希腊也几乎没啦,国土被奥斯曼和威尼斯瓜分。更北边,奥斯曼已经打到维也纳,跟隔壁的“波兰—立陶宛”也摩擦不断。
威尼斯和奥斯曼帝国,这两国的关系很有意思。
刚开始,威尼斯控制地中海航道,奥斯曼利用皈依绿教的海盗,组建海军跟威尼斯进行对抗。
由于奥斯曼不断卡着货源,造成威尼斯商业凋敝,两国最终爆发了一场海战。
威尼斯的舰队,是由商人船队临时拼凑的。威尼斯商人都想保存实力,船长们不约而同选择看戏,当冲锋炮响起之后,居然大部分海船都原地不动。
即便如此,威尼斯还是很快占据上风,因为双方海军实力悬殊太大。
奥斯曼战舰甲板上的士兵,几乎被全部杀死,接着又被钩索抓住跳帮,威尼斯商人打算夺船发财。奥斯曼指挥官是个狠角色,竟然主动引爆旗舰弹药库,战场中心发生剧烈的殉爆。
威尼斯的三艘主力舰,排水量全部超过1000吨,是那时欧洲当之无愧的海上霸主。
但是,威尼斯商人太贪财,三艘主力舰全冲上去跳帮,都想把奥斯曼的旗舰抢过来。威尼斯人自己发射的钩索,将自己的三艘主力舰,与奥斯曼旗舰绑得严严实实。奥斯曼旗舰爆炸起火,把威尼斯三艘主力舰全部引燃,双方主力战舰就此同归于尽。
于是,葡萄牙的机会来了,一下子称霸地中海,随后又获得阿拉伯海的控制权。
奥斯曼和威尼斯这对冤家,在面对共同的海上敌人葡萄牙时,只能选择各退一步。威尼斯承认失败,变相的尊奥斯曼为大哥,伙同起来一起跟葡萄牙竞争。
甚至,在奥斯曼急速扩张之际,威尼斯还能跟在屁股后面喝汤。他们以花钱购买的方式,从奥斯曼手中弄到好几个港口,这商人国度居然也在一直壮大国土面积。
除了哈布斯堡控制的两西西里,在整个意大利地区,威尼斯竟是地盘最大的国家!
大明舰队前往地中海的第一站,便是直布罗陀海峡的休达港。这里是葡萄牙的殖民地,控制了这座港口,就等于切断地中海与大西洋的联系。同时,产自西非的黄金和象牙,也在休达港进行中转贸易。
如此要紧的殖民据点,葡萄牙自然要重兵把守,城堡里足足有三千多士兵。
三千多士兵,就问你多不多!
真的已经很多了,一般而言,各殖民据点的正规军,葡萄牙也就派去百十号而已。能有上千人驻守的城堡,必是战略性质的殖民据点,比如当初大明水师攻打的马六甲。
葡萄牙国家太小,还玩全球殖民,人口根本就不够用。
这也有黑死病的功劳,整个欧洲都人口锐减。就拿英国伦敦来说,两百年前大概有五万人,一场黑死病过去只剩三万,直至正德年间才恢复到五万,如今可能发展到接近十万人规模。
那可是英国首都啊,竟然只有十万人,仅与大明的州城相当。
王崇依旧留在里斯本,舰队由满正和宁搏涛统领。
虽说葡萄牙不愿出军费,但基本的饮水和食物补给,还是得葡萄牙殖民地贡献。否则的话,大明舰队和士兵,直接就撂挑子不干了。
在休达港补给之后,宁搏涛率舰队主力,继续前往地中海清缴海盗。
而满正则带着步卒登陆,与葡萄牙殖民士兵一起,前去清缴北非的摩尔人。
这些摩尔人,武器由奥斯曼暗中资助,基本靠弓弩来偷袭打仗。满正在北摩洛哥战斗一个月,仅斩获十六个摩尔人,自身则是一兵未损,只因敌人实在跑得太快。
无奈之下,满正又带着士兵,坐船前往梅利利亚,想换个地图重新打仗。
满正前脚离开休达,葡萄牙商队后脚就被袭击。当时,从非洲内陆弄来的黄金,由士兵押送前往休达港中转,半路上突然冲出好几千摩尔人。许多摩尔人,甚至在使用原始武器,铺天盖地杀个措手不及。
葡萄牙虽然保住了黄金,却也阵亡数十个士兵。
几十个士兵而已,对大明而言无所谓,黄金显然更加珍贵。但葡萄牙伤不起啊,这样被钝刀子割肉,常年流血肯定休克,放弃北非是迟早的事情。
满正前往梅利利亚,情况也跟休达差不多。他出兵扫荡好几次,途中猎获的野物数量,远比杀死的摩尔人更多,几乎等同于大型武装郊游。
敌人都见不着,那还打个锤子?
满正干脆带着大明士卒,留在梅利利亚港度假,只等三个月期限到了就走人。
至于宁搏涛那边,稍微还算有点斩获,击沉了一艘摩尔海盗船,还俘获了两艘摩尔海盗船。这些海盗,其实是奥斯曼海军的编外人员,大部分属于皈依绿教的白人,专门放在地中海抢劫葡萄牙商船。
在葡萄牙的北非港口补给之后,大明舰队来到巴勒莫,这里属于哈布斯堡的辖地——穷得一逼。
估计是发现巴勒莫没啥意思,宁搏涛又北上直抵教皇国。
“尊敬的中国将军,非常高兴能与你相见。”卢奇热情接待,又邀请宁搏涛前往罗马觐见教皇。
卢奇此人,控制着教皇国的军队,同时也是教皇与情妇所生的儿子。
当代教皇是保罗三世,年轻时连教士都不算,还因家族纠纷被监禁。他把妹妹送给枢机主教当情妇,借此恢复自由之身,谁知那枢机主教竟成了教皇(亚历山大六世),这货也因此平步青云,身无神职却直接掌管教皇国的财政。
更神奇的是,保罗三世在晋升枢机主教之后,才正式接受神职,被讽刺为“裙带枢机”。
还有更离谱的,保罗三世做了教皇,直接任命两个孙子当枢机主教。那两个孙子,不但是他跟情妇所生,而且当时都还只有十多岁。
哥白尼前两年在罗马讲学,模棱两可的宣传日心说,所遇到的教皇正是保罗三世。如果换成其他教皇,估计哥白尼当时就被烧了,哪还等得了后来出版《天体运行论》。
这个包养情妇、假公济私、不通教义的保罗三世,极大的推动了文艺复兴。事实上,他自己就是人文主义者,甚至暗中出钱扶持文艺复兴运动。
现任教皇,可说是欧洲最大的文艺复兴头子!
卢奇带着宁搏涛前往罗马,一路都引起轰动围观,最终在教皇官邸见到保罗三世。
嗯,当代教皇的生活,跟欧洲其他贵族一样。《圣经》他是懒得翻看的,喜欢宴请学者和艺术家,顺便跟一堆情妇鬼混,他当上教皇也就几年时间。
招待宴会上,大量贵族、学者、艺术家在场,其中最出名的当属米开朗基罗,他受教皇邀请正在创作西斯庭教堂的祭坛壁画(《最后的审判》)。
宁搏涛显然是宴会上最靓的仔,这货已经四十多岁,穿着一身丝绸常服,学着王渊用金冠、玉簪束发。
在所有受邀者眼中,宁搏涛的打扮是优雅的,是充满东方神秘情调的。就连教皇的几个情妇,都在悄悄对着宁搏涛抛媚眼——教皇不会阻止,因为这些情妇出身高贵,明面上都是某贵族的妻子,暗地里则是很多人的情妇。
“宁将军,你在中国是什么官职?”一个贵族问道。
宁搏涛回答:“大明海军右都督。”
翻译说道:“宁将军是中国海军副元帅,中国海军元帅目前正在里斯本。”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另一个贵族问道:“中国海军有多少战舰?”
宁搏涛吹牛逼道:“大小战舰数千艘,大明海疆西至波斯、东至殷州。”
又有一个贵族学者打听:“伟大的中国哲人王朱厚照先生,真的已经去世了吗?”
翻译说道:“此人将先皇誉为圣王,正在询问先皇是否已经驾崩。”
宁搏涛说:“先皇已薨数载。”
那贵族学者叹息:“真是遗憾,不能亲眼一睹哲人王的尊颜。”
这些欧洲人,仿佛化身好奇宝宝,乱七八糟提出各种问题,而宁搏涛也是满嘴跑火车瞎扯一通。
“中国的国土有多大?”
“比奥斯曼国更大得多,相当于欧洲所有国家的总和。”
“真的吗?太难以置信了!”
“天朝便是如此。”
“当年蒙古人和中国打仗,到底谁取得了最后胜利?”
“当时是宋代,是另一个王朝,中国人被蒙古灭国了。但是,大明太祖皇帝,提兵驱逐蒙古蛮夷,再次恢复了中华河山!”
“那位太祖皇帝,是哲人王朱厚照先生的祖先吗?”
“是的,太祖出身寒微,原为一农夫之子。因遭遇瘟疫和饥荒,父兄陆续病逝,太祖迫于生计,先去做了和尚,接着又做了乞丐,最后起兵赶走了蒙古人!”
“农夫、佛教修士和乞丐?这是一位传奇英雄!”
“马可波罗说,中国满地是黄金,这是真的吗?”
“大明没有遍地黄金,但确实非常富庶,因为大明国民都很勤劳。只要努力干活,就算是普通农夫,都能吃得上肉食。”
“中国人都穿丝绸吗?”
“当然不是,丝绸在大明也很昂贵,但大部分中国人家里都有瓷器。”
“上帝啊!”
重生农女:将军家的小娇娘 拔刀一笑
胡扯一通之后,宁搏涛拿出两本书籍,送给教皇道:“这是大明钦天监柯先生所翻译的《论语》和《孟子》,让我带来送给教皇阁下。”
保罗三世有些尴尬,他虽然支持文艺复兴,但都是暗中资助,表面上还得维护教会尊严。
通过柯喻道历年的著作,许多欧洲神职人员,都把儒家视为一种东方宗教,孔子和孟子则是儒教的圣人先知,《论语》、《孟子》相当于儒教的《旧约》和《新约》。
保罗三世好奇的翻开《论语》,顿时就笑起来,原来开篇不是神灵创世,也跟神灵扯不上什么关系。
“学习知识,并时常温习,不是很快乐的事情吗?有志趣相投的朋友从远方而来,不是令人高兴的事情吗?别人不了解我,我也不怨恨懊恼,不正是一个有品德的哲人吗?”
当天晚上,老当益壮的保罗三世,非常难得的没有跟情妇上床,而是捧着《论语》和《孟子》品读。
这位教皇对《圣经》没啥研究,反而喜欢文学和艺术。
数日之后,两本儒家经典被誊抄下来,交给罗马的出版商人印刷。
翻译者柯喻道,教皇支付了一笔稿费,剩下的钱当然是被教皇和出版商赚走。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也有一千个《论语》和《孟子》。
而且,《孟子》比《论语》更受欧洲人追捧。
比如基督教的苦修教派,就从《孟子》当中汲取营养:“上帝降下伟大使命给这个人,必然先用困难磨炼他的心志,用劳动锻炼他的筋骨,用饥饿考验他的身体……然后知道,忧患促使成长,享乐带来灭亡。”
又比如共和派,整天拿“民贵君轻”说事儿,嚷嚷着要推翻美第奇家族对佛罗伦萨的统治——三十年前成功过一次,美第奇家族被赶跑,建立起佛罗伦萨共和国,其中有个参与者正是《君主论》的作者。
至于宁搏涛,则在罗马推销高端奢侈品。
全是官窑极品瓷器,还有双面绣这种神物,亦有大明出产的顶级茶叶。
货量不多,欲购从速!
使团出发之前,王渊出了个主意,让宁搏涛带着这些高端奢侈品,前往佛罗伦萨进行拍卖。估计这几箱奢侈品,抵得上好几船的普通瓷器,欧洲人的银子不赚白不赚。
宁搏涛在罗马一通吹嘘,又拿出两件样品,消息就长翅膀飞遍全欧洲,法国贵族们正用马车载着金币往这边赶来。
可惜,大明只收现金,看不上欧洲城堡,想以物换物的贵族注定要失望。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