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盛唐陌刀王笔趣-第八百三十二章 郭子儀心力交瘁閲讀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盛唐陌刀王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王思礼与李辅国之间使了个眼色,又叉手进言道:“陛下何不从武关直下南阳,进入襄阳城,荆襄和江东未收到战乱波及,依旧繁盛富庶。陛下南下之后依仗此两地可延续基业。叛贼李嗣业取关中之后,定然起称帝之野心,介时他必遭天下共讨,兵败身亡。介时陛下再从江南一挥百应,回到关中重振大唐河山。”
李亨听罢王思礼的分析,心中大为赞同。本来他就因为太上皇的关系,对蜀中这地方没有什么好感。如今李嗣业占据凤翔阻断了他西进灵武的路线,陈仓道也被堵截,唯一能够符合他南逃心理预期的地方只有江南。
“既然如此,朕就依你所言,携朝中众臣南下江东。”
李辅国听到这里,突然上前插话说道:“江东等地比不得蜀中,鲁炅虽已辞去淮西襄阳节度使职位,但至今无人领军。来瑱、高适、韦陟,等人占据两淮江东,他们虽口称对陛下忠心,但也不可不防,陛下只带着这几千御林军,恐与天威有损。奴婢以为,应当召鱼朝恩率三万龙骧军护送南下。”
李亨神情忧虑地说道:“我意也是如此,只是郭子仪正率朔方龙骧两军在关中与李嗣业相持,朕把龙骧军给抽撤走,对他来说岂不是釜底抽薪?”
“关中早已经守不住,是否抽调龙骧军对战局毫无意义,陛下何不给郭子仪下一道命令,让他带朔方军撤回朔方坚守。”
李亨幽幽地叹了口气说道:“郭子仪在关中抗击李嗣业难道就没有胜算了吗?”
李辅国无奈地摇摇头:“还是王思礼将军说得对,陛下一时后撤至江东,将来还能够重掌天下回到长安。”
王思礼在一旁皱起了眉头,看了看李辅国的脸色却没有说话。李辅国调龙骧军离开长安南下是为了保护皇帝吗?错!是为了保护他自己。无论鲁炅,还是来瑱、高适、韦陟等人都是皇帝任命的官员,他们无论从道义上还是从感情上都不会对李亨不利。但李辅国在长安独揽朝政期间,利用察事厅子打压他们这些南方藩镇,早已是敢怒不敢言。
皇帝一旦逃难至江东,这些地方节度使们必然容不下他,所以拥有三万多人的龙骧军就是他客居他处的保命底牌。
李亨尚没有明白这一点,回到车辇上铺开绸布签写圣旨,然后加盖印玺交送给李辅国,李辅国又转交给自己麾下的一个小太监,让他带着圣旨前往长安近郊分别给郭子仪和鱼朝恩传旨。
……
郭子仪率两军在三原县主动朝白孝德和赵崇玼率领的河西军进攻,两人连番失利,后撤至醴泉县一带,等待李嗣业从龙门渡口回到军中。
段秀实占据凤翔后,主动向醴泉县进发,与退守在那里的白孝德、赵崇玼会合,准备向郭子仪发动进攻,算是大局已定后的最后一战,将彻底清除朝廷在关中的最后力量。
李嗣业率众亲兵赶到了醴泉县,他到达后立刻暂缓了向郭子仪的战役,即使郭子仪主动出击,他也命诸军被动防守。
将领们不解其意,白孝德和赵崇玼主动向李嗣业请战,拍着胸脯要签军令状,誓要立下这平定关中的最后一功。
李嗣业笑着搂着二人的肩膀说道:“我们已经胜券在握,何必如此急躁?”
白孝德不能理解:“我们本来可以速胜,为什么要等?主公,将士们自从入上党,进攻绛蒲二州以来,已经奔波作战长达两个多月,都想着能够早些修整。再等下去兵士疲惫,怕是要有怨言了。”
李嗣业笑道:“我们等不起,郭子仪比我们更等不起,朝廷背负逃亡的压力,又把这种压力担负到郭子仪的身上,他如何能够承受得住?既然将士们都已经疲惫,何必期待什么最后一战,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唐军必然主动败撤。”
二人将信将疑,只得听从李嗣业的决策,在礼泉县安营扎寨安稳下来。无论郭子仪如何挑战,河西军只是固守防御。
……
李辅国派出的使者到达了三原县郭子仪和鱼朝恩的驻军地,两人连忙出帐来拜见圣使。郭子仪还希望能去亲自见一见皇帝,向他表明自己的立场和信心,但圣使张开敇书所念的内容彻底击垮了他的信念。
“门下!关中凋敝,陛下意欲南巡,特任命鱼朝恩为行在护军都督,率龙骧军护送朝廷南下。任命郭子仪为朔方陇右河西三镇节度使,率朔方军西撤至灵武!敇书如右,请奉行。”
郭子仪吃惊地抬起头,面朝圣使竟讷讷地不能发一言,他无法劝说自己接受这残酷的事实。
李亨不接受他的建议御驾亲征,反而要南逃也就罢了,还要从他的手中抽调走龙骧军。没有了龙骧军,他手中仅剩的两万朔方军还有什么作为?
李亨任命他为朔方、陇右、河西节度使,等于是给他画了一个大饼。朝廷诸人不可能不知道李嗣业已经截断了从关中往西的通路,如何能够撤向朔方?
郭子仪锥心无力地说道:“陛下现在何处,我欲骑快马同圣使一同前往,亲自向他陈情上表。”
打工皇帝 破除2
圣使双手捅起袖子说道:“陛下如今已经南撤至上洛郡的四皓驿,不过咱家要劝郭司空一句,陛下南巡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如果你要是去劝说他留在关中,我劝你还是不要费这个力气了。”
郭子仪毅然拱手说道:“我去见陛下不止是因为这个,不过时间紧急,圣使怕经不起连番赶路,我只好先行一步。”
郭子仪的诸多坐骑中有一匹白驼,以耐力和速度著称,据说翻山越岭如履平地,行百里路而不疲倦。当年哥舒翰骑这样一匹白驼从陇右往长安八百余里一昼夜便能赶到。
他独自从三原县出发,连着赶了两个时辰的路,终于在上洛城外的四皓驿撞上了朝廷的队伍。
李亨看到他远远而来,吃惊地连忙躲到了御辇中对李辅国说道:“他怎么来了?朕如何能见他?”
李辅国知道他这是该死的羞愧心作怪,连忙对他说道:“他是臣子,您是皇帝,哪有皇帝躲臣子的。无论什么事情,您有您自己的理由,哪是轮得上他一个臣子质问的。”
郭子仪已经来到了四皓驿的门外,跪地叉手说道:“臣郭子仪觐见陛下。”
李亨迟迟不肯应允相见,郭子仪也跪地叉手不起,宰相李揆连忙来到驿站主殿,却遭到李辅国的阻拦。李揆只好跪在殿外大声说道:“郭子仪乃是平叛功臣,虽新遭大败,但对陛下对朝廷忠心耿耿。今陛下避而不见,未免伤了老臣的心。”
李亨无奈,只好移驾在内殿之中,与外殿只隔着一层纱帐,命李辅国传旨命郭子仪在外殿相见。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