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第二十六章 神經大條的遊客?鑒賞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魔术师异常平静的关闭了自己眼前的不知道是多么老的老版本的属性面板,亲自检查起来自身的状态。
他没有感觉自身的力量有什么削弱的表现,空气中的电波,地下的磁场,空间之中弥漫着的各种生物信息素,乃至是波函数坍塌前后所呈现的无穷种可能性世界,这依然是他的感知形式的基本组成。
光是从这一点来说,就能够确定,这样的面板显示出来的能力值根本就是名不副实,绝对不是他目前的状态。
真身穿越?
还是……
脑海里的思绪一转即逝,他的动作稍稍的停顿了一下,本来准备调动魔力的举止也停了下来。
空气之中有某种纳米尺度大小的东西,仿佛是微尘,但是却又并非是尘埃,而是人工的技术造物,形状类似于球体,在两侧伸出了每边三根,一共六根金属丝状的纤毛,移动方法类似于在空气中漂浮。
这是一般人必须得利用电子显微镜才能看到的东西,就连夏冉都差点儿忽略了过去。
有点眼熟啊……
利用纳米级机器人构成的借由空气传播而构成的微观情报网……
所以——这里果然是学园都市吗?
他回头看了一眼夜色之中的市区,看到了一座座发电风车的三片螺旋叶片,大概确认了自己目前身在什么地方,只不过仍然是有些不太明白,自己目前到底是怎么一个状态。
看了一眼边上的大河,他一边思忖着什么,一边漫不经心的向着堤坝之下走去。
尽管他的感知形式有太多种,也太高级了一些,只是曾经身为人类,养成的习惯还是让他更加喜欢使用视觉来多做一重确认。
漆黑夜色,微弱光线,不过并不影响夏冉的视力,上至天文射电望远镜,下至电子显微镜,在这样的范围之内,他的视觉能力还是比较不错的,即使在全人类之中也可以名列前茅……
唔,似乎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不过的确就是这么一回事。
脸是自己的……
身体是自己的……
就连衣服都没换,还是今天出门的时候穿着的那身便装……
身体、灵魂、精神、意志,乃至是所有的力量,绝对的本质,都只能够是他「自己」,而不可能是别的什么人。
美人在骨不在皮
“为什么这么真实呢?”站在河畔上,夏冉有些疑惑的挥了挥手,顺便活动了几下肢体,“要不是真的穿越了,而是什么记忆之类的记录的话,我应该只是个旁观者才对吧……”
他只是有些疑惑,但是并不惊慌,也不紧张。
虽然搞不懂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似乎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他现在反而觉得很有意思。
心底深处还莫名其妙的有一种淡然的感觉,那是仿佛终于抵达了终点的淡然,似乎什么最为重要的事情已经完成了……这么说似乎也不对,貌似是一种很熟悉也很微妙的感觉。
就像是明明自己还没有做作业,但就是觉得明天的自己肯定会做完的……
所以作业就等于已经被自己完成了,今天的自己就不用担心了。
大概就是这种微妙的感觉。
“该……该死……终于甩掉了……”
就在这个时候,有气喘吁吁的声音在大桥对面的不远处传来。
一个刺猬头男生没命似地一路往前狂奔,趁着夜色向着这边奔了过来,他一路冲上了大桥,才下意识的往后面瞄了一眼,发现不知何时开始,后面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呼哈……呼哈……”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刺猬头男生这才停下了脚步,他拼命忍住想一屁股坐下来的冲动,气喘吁吁的弯下腰来扶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感觉到肺部一阵阵火辣辣的,简直要烧起来了。
上条当麻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汗水与泪水中跑了多久,现在都已经跑出市区,来到这么偏僻的地方了。
也幸亏他一直都非常倒霉,所以这样的事情也算是家常便饭,久而久之也就锻炼了相当不错的体能和一身长跑的本事,而对手又是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街头混混,所以今天才有惊无险的过了关。
只不过,他的内心仍然是在滴血的。
“可……可恶……我干嘛得把青春浪费在这种事情上啊!”想起今天遭遇的一连串的事情,刺猬头男生忍不住的在心中怒吼出来,喘着粗气的同时也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
今天是七月十九日。
明天开始就放暑假了。
因为被亢奋的心情所影响,所以自己才会在书店买了看封面就知道铁定是地雷的漫画,明明肚子不饿却想吃点好东西,所以走进大众餐厅里,然后又看到一个国中生模样的女生,被很明显是喝醉酒的不良少年缠上……
于是他上前伸出援手──主要是上条少年认出了那个国中女生的身份,所以好心的想要救那个不良一命。
理所当然的,那个不良根本没领会到他的意图,还以为他是来抢女人的,结果就演变成为了斗殴。到了那个地步,上条当麻也没办法,只能够几记老拳放倒了那个家伙。
这也是为了那个家伙好,被拳击放倒总好过被电疗吧?上条当麻是这么想的,但是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刚刚打倒了那个家伙,紧接着就从厕所里面了走出一大群不良少年的同伙……
于是他就被足足八个不良少年追了九条街,硬是从市区跑到了这里……
这个还不说,最要命的还是在月光的照耀下,街道上竟然到处都是成双成对的,放眼望去都是充满幸福美梦的甜蜜情侣。作为单身狗的上条少年一边被人追着打,抱头鼠窜的同时,还要看着这一幕幕。
身体上遍体鳞伤不说,心灵上也是受到了致残打击。
“我点的苦瓜蜗牛地狱千层面都还没上菜咧,连一口都没吃到,却得被当成吃霸王餐的……不幸啊不幸啊不幸啊!”
上条当麻哇哇大叫的拉扯着自己的头发,本来就凌乱的刺猬头被他弄得更加乱糟糟起来,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倒霉了,所以说神在分配幸运的时候,是不是失手了?
——世间幸运共八斗,天下人合分一石,上条当麻独欠两斗?
“你到底在玩什么游戏?当自己是保护不良少年的好人?还是热血教师?”
夜风中,幽幽地传来了这么一声。
正在烦躁的抓住自己的刺猬头,让头发变得更加乱糟糟的上条当麻顿时身体僵住了,他有些艰难的回过头来,发现就在自己身后刚刚跑过来的方向,距离五公尺远的地方站着一个女孩。
身穿灰色的百褶裙、短袖上衣与夏季用薄毛衣,大约国中生的年纪。她的嘴角露出虎牙,正在瞪着上条。
果然,上条当麻努力挤出一个坚强而又布满裂纹的笑容。
他就知道自己一旦倒霉起来,厄运是绝对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的!
……
……
“可惜没有紫的能力,不然的话,应该能够更好的分辨现在的真幻境界……”
蹲在堤坝的河边,伸出手来用力拨弄了几下水面,夏冉凝视着河面上倒映出来的夜色和那个黑长直少女的倒影,轻轻的晃了晃头,然后又似乎想起了什么,看向了空气之中的那些滞空回线。
这些纳米机器是亚雷斯塔·克劳利的监视工具,这种极小的机器受到空气对流从而自行发电,半永久性的收集情报。
最可怕的是,那个倒吊男在大街上散布了至少五千万个这种一般人肉眼看不见的机器来组成微观情报网,监视学园都市的每一个角落。
所以……
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啊……在心里感慨着,夏冉心念一动,直接将刚刚附近的几个滞空回线收集到的情报纂改涂抹掉了。
这种电子显微镜才能看到的机器气势很难针对,而且就算是捉到了这种机器,也一般没有取出情报的手段。另外就算是通过纳米级的机体把它敲开,不连线也是没用的。
而且不止如此,滞空回线内部生成乃是的量子信号,因为其特性的缘故,所以如果不小心被外部「观察」到了的话,那些情报会直接变质的。
但是夏冉并不在意,他也并不需要「观察」内部的量子信号,只是将心念力场展开笼罩滞空回线,整片空间区域就仿佛是被他掌握在手中的、规则迥异之“异界”。
苹果会从树上往下掉,光线会直线传播……从常识,到认知,再到现象规律,都随他涂抹修改。
和魔神争锋什么的,当然不可能,但是小小的纳米情报机器还不是任他蹂躏?
念起而伟力自生,力随意转,因为我想,所以我能。随着不断的向着高维神魔的接近,生命形态无时无刻不在升变,他的力量似乎也是变得越发的唯心起来了。
轻描淡写的完成这一切,魔术师站起身来。
他轻轻的呼了一口气,微微闭上眼睛,感受着夜风的迎面吹拂,聆听着前方大河静静流淌的水声。
陌生的世界,陌生的城市,万籁俱寂的宁静之夜……
“……我到底哪里招惹到你了?”
你是我的软肋
“我不能容许世界上有比我还强的人类,光这个理由就足够了!”
“这年头,连格斗游戏的角色设定都不会那么无脑!”
——像是吵架一样的声音从边上大桥上传来,异常的激烈,打破了静谧的气息。
扯了扯嘴角,夏冉叹了口气,这两个冤家已经较起劲来了吗?
他摇摇头,转身向着堤坝上走去,尽管真的是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不过也并非那么糟糕,他目前只是抱着一种新奇的心态在看待着眼前的这一切。有什么好着急的呢,反正该来的总会到来的。
这并非是命运的决定……
而是自己决定了命运……
隐隐约约间,他的内心深处似乎有这种漠然的念头一闪而过,只是转瞬即逝,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你知道什么叫超电磁炮吗?”
“啊?”
“听说原理跟磁浮列车一样,就是利用超强力的电磁铁,将金属制炮弹打出去的舰载武器。”
边上的大桥上,激烈的争吵似乎平静了许多,随着夜风飘来的话语,也变得像是单纯的有两个人在问话与回答一般。
少女把手插进裙子的口袋中,掏出了一枚游戏硬币。她一边说着,一边用拇指把硬币“叮”的一声弹向天空。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硬币一边旋转,一边又落到少女的拇指上。
下一刻,一道橙色光芒如长枪般猛烈的分开了空气,又宛若是巨大的镭射,在刹那生灭之间,就从上条当麻的脸颊擦着呼啸过去了!
就跟打雷一样,隔了一段时间后才听到轰隆声传来,在夜空之下席卷过附近的建筑群。破空的冲击波往上条的耳边袭来,让他一时失去了平衡感。
这个刺猬头男生晃了两晃,大脑一片空白的同时,也下意识地回头往背后看了一眼。
橙色光线在接触到铁桥路面的瞬间,简直就像飞机在海上迫降一样,将两侧的柏油都翻了起来。破坏了一直线三十公尺内所有物体的橘色光芒,在停止之后依然在空气中留下残像。
由钢筋跟水泥构成的铁桥,如今简直像虚浮的吊桥般开始剧烈晃动,到处是金属锚栓断裂弹飞的声音。
“抱歉,那个我想问一下,学园都市里有什么地方是可以租住的,需要什么条件吗?”
而在空气之中残留的残像旁边,刚刚从旁边的堤坝下走上来,陌生的少年慢条斯理的开口问道,很是有礼貌的样子。
即使刚刚超电磁炮的猛烈的一闪,就从他的身旁飞掠过去,他也是面不改色,仿若视若无睹一般,径直向着刺猬头男生问话。
“这、这个……”
上条当麻本来还像是觉得全身血管都被注射进干冰般,感到一阵寒意,然而在这一刻也是不禁整个人都懵逼了。
他下意识地回答起问题,几乎是本能一般的比划着,给这个不知道是神经大条还是怎么的路人指示着方向,虽然脑袋里还是晕乎乎的,有种搞不清楚状况的感觉。
“……”
深海迷
“……”
对面的茶发少女更是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保持着右手屈指的动作,好似大脑宕机了一般,完全没有能够反应过来。
她本来是想要用这一发超电磁炮作为开场,接下来就好好和对面的刺猬头较量一下的,结果这是怎么回事?就像是那些电影动画里,最为王道热血的战斗开始,强大的主角刚刚施展了一发惊天动地的大招……
然后……
就有个路人乱入,趁着放大招的空隙找主角问了问路?
搞什么啊!王道热血番一下子就变成了无厘头搞笑番啊!
因为酝酿得好好的氛围被直接破坏掉的缘故,想好的台词也卡在喉咙里,本来准备继续释放的雷击之枪也没有能够打出去,这一刻的御坂美琴整个人都不好了,有种风中凌乱的感觉。
而用眼角的余光看见了这一幕,上条当麻的潜意识里只觉得这一幕荒谬而又滑稽,甚至想要笑出声来。
“谢谢,打扰你们了……”
魔术师很快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礼貌的对着上条少年和茶发少女点点头,然后向着桥的另一边方向走了过去。
径直从呆住的茶发少女的身旁走过……
御坂美琴也下意识的回过头来,看着这人的身影逐渐走远,脑袋里满是问号,这是什么外来的游客吗?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