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從殺豬開始修仙 愛下-第二百八十一章神屍往事,清理神城推薦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阴间怪异的长相难以形容,他们的思维极度混乱疯狂,就连形体也似乎是各种生物拼接而成。
类人、妖兽、触手、虫肢…就如阴间星辰距离失去规则,这些阴间怪异的生命也失去了规则。
元 尊
怨恨疯狂的黑潮不断冲击,位于黑潮中心的的入魔山祖却同样疯狂,它任由怪异的术法轰击,每当吞下大把怪异后,身上的伤口总会迅速恢复,与此同时,皮肤也变得更加黝黑,眼神也越加疯狂没有理性。
在这昏昏暗暗的阴间,就如远古魔怪厮杀,某种疯狂惊人的气息正在不断酝酿…
远处天空黑色浓雾笼罩,幽朝几名裹着黑炮的祭祀正躲在其中远远观看,一个个眼神惊疑不定。
一名祭司看向了为首的老者,眼中满是疑问,“乌亚大祭司,这魔物似乎拥有我神的力量,但却有点儿不一样。”
名为乌亚的大祭司眼中也满是思索,随后脑中灵光一闪,想起曾看过的古老典籍。
“老夫知道了…”
看着旁边几名祭祀好奇的目光,他淡然一笑,“那是混沌纪元之前的事,上古仙朝腐朽,以道果控制修士,以伪神统御天地,战乱连年,星辰破碎暗淡。”
“我神降临,拯救世间,需要强大的神魂,但偏有些家伙贪图力量,却不愿意全身心归于我神,因此陷入了永世的疯狂…”
众人恍然大悟,看向入魔山祖的目光全是嘲讽、厌恶和鄙夷。
刚才那名提问的祭祀冷笑道:“拥有了我神的力量却不肯归附,这家伙活着也算幸运。”
旁边顿时一道道凶残的目光盯了过来,他猛然清醒,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跪下满头大汗说道:“大祭司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这是神对他永世的惩罚!”
可惜,乌亚大祭司淡然看着他,眼中满是冷漠,其他人则满脸阴森地将其围住。
“啊!”
这名说错话的祭祀突然一声惨叫,浑身开始冒起绿色的火焰,没一会儿就化为了黑灰消散。
其他人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恭敬地站在旁边。
大祭司淡淡看着入魔山祖,脸色平静,眼中却闪过一丝无人查觉的贪婪。
“我们走,待攻破东洲后,再将此物血祭,定能讨得幽神欢心…”
话语刚落,黑雾便淡然消散,只有远处的入魔山祖还在不断疯狂吞噬阴间怪异…
……
“张上仙,这便是神牢。”
三头六臂的上古神灵福生飘在旁边一脸谄笑,指着前方介绍道。
张奎微微点头,通幽术神光顿时冲破重重黑雾。
有他带队,再加上一帮天阁大乘境妖物,乘坐龙骨神舟不消片刻,便将神屿城内流窜进来的阴间怪异斩杀一空。
最后便是处理这上古阴府,要不神朝军队根本无法进驻。
这是一片三层的最大宫殿,上方基本倒塌殆尽,但地下却层层叠叠,全是古老青石构件的密室,大小不一,形状各异,有些早已崩塌被土掩埋,有些却还残留着阵法运转,看不清里面模样。
更令人心惊的是,这些密室中有破碎的神像、腐朽的白骨、漆黑干枯的血块…怨气死气直冲天际。
福生眼中满是心悸,“这无极仙朝神牢举世闻名,上到远古荒神,星辰妖孽,下到作乱的修士,只要进去就别想出来。”
“重罪者日夜受天雷神火鞭挞,直到百年后神魂破碎,像我这种轻罪,则会昏昏沉沉一睡不醒…”
张奎忽然想起了妖星阁半妖的遭遇,奇怪问道:“有几名辟谷境的小妖曾误闯这里,为何会沉睡千年而不腐朽?”
福生恭敬回道:“上仙,因为这片星域曾由都天仙王罗长生统御,他开辟有无寂天,无寂天中无生无死,这神牢大阵就是由他布置。”
“无生无死?”
蛤蟆大尊啧啧感叹,“那不长生吗,还有这好事?”
福生幽怨地瞥了他一眼,“无声无死,却也什么都不知道,出来后轻者感受光阴错乱疯狂,我也曾是一洲镇魔元帅,都被磨灭成了残魂,你觉得是好事?”
蛤蟆大尊一个激灵,嘀咕道:“玛德,钝刀子杀人,够狠。”
元黄眼中也有些凝重,“没错,想来启朝的神尸也是从这里挖掘出来。”
“神尸…”
福生一愣,“敢问上仙,神尸是何物?”
张奎解释了一下神尸由来,他也很好奇神尸的来历。
“袁圣!”
福生嘴巴张了张,看向张奎的目光有些古怪,随后连忙解释道:“那是天元星原先的野神,仙朝大军降临,大部分野神或被斩杀或归降,只有这袁圣力量霸道,给仙朝造成了不小损失。”
“最后还是仙王座下大将亲自出马,才将此神斩杀,但其肉身却不死不灭颇多怪异,镇压在神牢内日夜仙火灼烧,想不到残身还有能如此厉害…”
“残身?”
旁边元黄眉头一皱。
“当然是残身!”
福生笑道:“这在当时也是仙朝往事,若不是只剩下残身,哪会被人偷出来,普通修士看一眼都会死。”
张奎微微摇头,想不到神尸还有这种来历。
突然,他想起一事,当即捏动法诀用出了驱神术,手中神光缭绕,声音响彻天地。
“护法猿神将何在?”
天空中神光大放,照亮了整个神屿城,地面狂风起卷,一个山峦般高大的影子猛然落下。
万界独尊
“袁圣!”
福生一生尖叫,缩回了雕像之中,其他大妖也是头皮发麻。
这护法猿神将体型如山,掉下来莫不要将整个神屿城压成碎片。
出乎意料的是,护法猿神将半空中体型就开始缩小,只有百米高,落在广场上只是地面微震。
张奎看的十分满意,仙奴与神尸融合的非常完美,如今已经掌控随心,变换体型大小轻而易举。
自从有了护法猿神将,人族修士也算多了一利器,只需数人合力便能召唤出分身虚影法相,当然,他和太始则能召唤本体。
此次当然要做主力。
落在地上后,猿神将粗大的双臂微微合拢,低头沉声道:“拜见教主。”
会说话了?
张奎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看来仙奴银球和这神尸融合,发生了某种奇妙的变化。
旁边,福生从神像中探出头来,古怪地盯了半天后,才松了口气。
没想到这姓张的真将袁圣尸体给炼化,还好这玩意儿已落入凡俗,实力不及当初万一。
而张奎召唤出护法猿神将,却不是为了显摆,而是想起一事,要增加其威力。
只见他伸手一挥,宝蛤蟆顿时跳了出来,越变越大,口中吐出了一副巨大白骨,头顶上还插着气机惊人的符剑,正是从阴间荒山中找到的荒兽妖骨。
张奎微微一笑,“猿神将,此物可还满意?”
他可是记得,草原一战中,猿神将曾将妖骨炼化变成武器,手上至今还套着那骨腕刃。
护法猿神将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多谢教主。”
说着,浑身肉须忽然喷涌而出,将整个妖骨包裹了起来,就像一个巨大的毛线球。
旁边大妖看得目不转睛,就连福生也是一脸好奇,他从没听说过这种事。
这个世界荒兽荒神原本才是星球主人,若是没有外人干扰,随着星球灵韵不断壮大,他们也会成长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而张奎的人族神道这种全新体系也是首次出现,两者结合,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比奇妙变化。
咣当!
那柄插在荒兽妖骨头上的符剑被排斥出来,掉在地上,赤红色的剑芒不断吞吐。
张奎眉头一皱,这东西威力非凡,连他也看不太明白,但材质却一般,应该融合了某种法则。
“这是谁的武器?”
他转身向福生问道。
福生脸上有些尴尬,“上仙,仙朝降临时,不仅有长生仙王的大军,还有其他仙王的手下,况且那时小神还未被封神,实在不知道。”
张奎点了点头,挥手让宝蛤蟆吞掉了符剑,扭头看向了神牢,眼中满是凝重。
“留下几人在此地守着猿神将,其他人,随我将这里拆个干净!”
“谨遵法旨!”
这座神牢确实不一般,经历了不知多少万年,残存的阵法都威力非凡,张奎只能大概看懂一些。
郎骑竹马来,蜜宠小青梅
不过若只是拆迁,对于他来说确实简单的很。
额头“长生眼”猛然睁开,寂灭黑光不断喷射,将那些法阵乱七八糟一一磨灭。
那些损毁的还好说,依旧完好的地牢里,有时竟还残存崩溃的怨灵、烂成一滩择人欲噬的血肉…
这些东西上古之时肯定异常强大,但被神牢法阵磨灭至今,都只变成了普通怪异,被众人一一焚烧成灰。
福生在旁边看得两眼呆滞,他越发看不明白张奎,此人明明还未成仙,各种手段却惊人的恐怖,还从没听说过。
到底是什么来头?
当他们将神牢彻底攻破出来时,护法猿神将已经将荒兽妖骨融合。
这个在阴间不知镇压了多久的荒兽妖骨,远比狼山镇压的那个要强大,竟化作了一副巨大的骨甲,不断散发着银色光芒,背后还有巨大骨翅伸展而出。
护法猿神将扇动了一下骨翅,漫天黑雾席卷,竟然缓缓飞了起来。
张奎看得十分满意。
荒兽妖骨力量各异,像草原那个狼骨拥有腐蚀性的领域,而这具竟能掌控巽风,怪不得能统御上古蛮荒。
护法猿神将有了此物,当真是如虎添翼。
旁边天阁群妖也是兴奋异常,张奎没有隐瞒,一路上就将无极仙朝历史,黑暗宇宙的真相,神朝如今面临的困境一一讲述。
如果说之前还有某些投机取巧的话,如今他们已经知道,外面的世界远比想象中要黑暗,只有跟随张奎,或许才能趟出一条大道。
一旁的神灵福生缩了缩脖子,脸色越发谄媚:“张上仙,那边是天元星地府地君的宫殿,我见阵法依然运转,上仙定能大有收获。”
张奎想了一下,对着旁边元黄说道:“元黄道友,清理这阴府神城怕是要费些时间,但那幽朝大军又不得不防。”
“你率十名天阁大乘外出探查,龙骨神舟和护法猿神将暂由你指挥,定要探清楚他们底细。”
“是,教主!”
元黄恭敬拱手,率领蛤蟆大尊、褒无心等十几名大乘境跳上龙骨神舟,随着一道流光闪过,护法猿神将那庞大的身躯也扇动骨翅卷起黑雾,紧紧跟在后面。
剩下的天阁群妖也被分配了任务,他们要守在镇魂塔损毁的缺口部位,以防有阴间怪异再次流窜而入。
从那些俘虏的口中,张奎已经得知了这次幽朝远征军的具体实力,除去损失的这支精锐先遣部队,还有大约四十多名大乘境,上百神游境和上千天劫境,剩下的数十万部队基本都是辟谷境。
看他们的意思,这只是幽朝一部分主力,剩下的都在和大洋海族作战。
这些家伙依靠血祭邪神获得力量,确实比开元神朝强大得多。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不过外有神州结界,再将此阴府神屿城经营好,作为守卫阴间的桥头堡,开元神朝就会在与敌周旋中不断壮大。
发现越发难以看透张奎后,神灵残魂福生越加老实,恭敬的笑道:“上仙,这神屿城内如今只有神牢、地君殿和军机营阵法还在,想来还有些东西留下。”
“好,我们走。”
眼见这家伙识趣,张奎也变得和颜悦色,毕竟有了此人,自己终于不再两眼一摸黑。
所谓的地君府就在整个神城中央,高大的宫殿缺了一角,有些地方已经坍塌,隐约露出了高耸的神像。
经过了这么多年,尽管阴间同样有灵气,这些上古阵法也大多运转不灵,张奎轻易破开后,伸手一挥,巨大的青铜门伴着烟尘轰然而开。
迎面,就是数不尽的森森白骨,白骨中央,一个宽大白袍峨冠的身影背对他们站立,忽闪忽闪若隐若现,似乎被惊动,嘎嘎吱吱的扭回了头…
张奎眼睛微眯。
“仙孽?”
……
与此同时,元黄也带人驾着龙骨神州在神城周围盘旋,不断扩大巡逻面积,并且绘制地图。
出来后他们才发现,原来这神城坐落在一座巨大的高山之巅,而周围是一望无际的死寂旷野,入目全是巨大的森森白骨,以及一艘艘坠毁的星船…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