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629章 皇帝氣炸了鑒賞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国子监炸了。
“陛下!”
正准备吃晚饭的李治皱眉,“何事?”
王忠良进来,看了一眼太子,露出了一丝谄笑,“陛下,刚才国子监内大乱……有算学的学生说国子监祭酒莫帧克扣钱粮,砸了他一下。莫帧寻了金吾卫来抓人,随后武阳侯赶到,说莫帧扣下算学的钱粮意欲贪腐……”
“莫帧?”
李治想了想,这才想到了此人。
“此人说是大儒,为何如此不堪,且慢……”
李治放下筷子,淡淡的道:“所谓大儒,定然反对新学,克扣钱粮应当为真,但贪腐未必……贾平安咬死莫帧贪腐,这便是要为算学立威……”
“陛下英明。”
王忠良觉得皇帝堪称是明见万里。
“谁动的手?”
“说是几个老将的孙儿,可武阳侯一去就说不知道是谁扔的东西。”
“他这是狡辩!浑水摸鱼。”
李治讥诮的道:“朕的国子监祭酒公器私用,朕的武阳侯把兵法用在了这等地方。”
他拿起筷子,“就为了一个学说,朕的臣子们斗的不亦乐乎。朕说过不喜儒术,可他们依旧孜孜不倦,从国子监到朕的太子,他们一步步的想把儒学渗透到整个大唐……
若是对国事也有这等勤勉和坚韧,朕自然会重用他们……可惜,私心太重!”
“陛下。”
沧海月明珠有泪
武媚来了。
“令人送了饭菜来。”
李治含笑道:“太子今日如何?”
李弘说了今日的功课。
“阿耶,今日阿娘寻了郝米来,问了许多,我觉着有趣。”
“此何人?”
武媚坐下,想到郝米的痴,不禁笑了,“武阳侯在宫中弄了个小学堂,教授滕王他们,郝米便是洒扫的内侍。他整日在外面听讲,竟然学了许多。臣妾今日问了他关乎算账之事,他竟然滔滔不绝的说了许多财政之事,让臣妾大开眼界,陛下,此人不凡呢!”
“哦!”
李治颇有兴趣,“去把他叫来。”
晚些郝米来了,皇帝一家子刚吃完饭,正在喝茶。
“好油。”
太子皱眉,“阿耶,这茶太油了。”
武媚猛地想起了贾平安的话,“陛下当吃的清淡些。”
李治早就忘记了这个,被她提醒就笑着把茶杯推开,“罢了!”
郝米进来,李治问道:“财政之事如何?”
郝米楞了一下。
武媚笑道:“陛下问你,只管说。”
郝米有些紧张,李治看在眼里就多了几分满意。
“陛下,大唐当下最要紧的便是税源单一……”
“哦!”李治颔首。
郝米渐渐放松了些,“大唐的赋税租庸调,实则便是田税加人头税。”
这难道不妥?
李治不禁有些好奇。
租庸调的税制施行多年,早就成了大唐的根基。
府兵制也是基于这个根基。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基于均田制。
盛世华裳
“随着人口增多,田地必然不够分配。”
郝米抬头,竟然颇有些肃然,“陛下,一旦田地不够分配,百姓失去了收益,可赋税却依旧会收取……他们连自家都养不活,定然就会逃亡……到了那个时候,财政大乱,百姓……民不聊生。”
李治淡淡的道:“田地不够吗?”
“定然不够。”
郝米说道:“陛下想想我大唐开国时多少人口,此刻多少人口。人口不断繁衍生息,那些田地如何会够?均田制一旦崩塌,陛下……”
大唐也会跟着崩塌!
……
第二日,君臣议事。
“陛下,有国子监祭酒莫帧弹劾贾平安的奏疏。”
李治只是看了一眼。
“说是被打,被污蔑。”
韩瑗说道:“陛下,殴打国子监祭酒,此事不可不严查。”
韩瑗当初也是废后的反对者,前几日刚上了奏疏,为褚遂良公然喊冤。
李治淡淡的道:“朕听闻……那些钱粮都被克扣了?”
韩瑗说道:“陛下,只是暂时没有发放。”
李治看了他一眼,想起他奏疏里为褚遂良辩驳的那些话,就微笑道:“韩卿可是去看过?”
韩瑗一怔,“臣并未看过。”
“算学的账册就在朕的手中。”
李治提高了些声音,“那些钱粮为何不发?”
韩瑗说道:“想来是疏忽了吧?”
陛下动手了。
老夫也该帮腔。
但这是为贾平安辩驳。
李义府皱眉,旋即起身道:“陛下,可令人去查验。”
这话敲山震虎:老韩,你再啰嗦,那就上证据!
李义府怎地软弱了?
按照李治的了解,李义府此刻就该冷嘲热讽,反唇相讥,让韩瑗下不来台。
李治想到了他和贾平安之间的矛盾。
“陛下,武阳侯求见。”
贾平安一来就喷。
“陛下,臣弹劾国子监祭酒莫帧贪腐。此人克扣算学的钱粮,算学的师生为此寻他理论多次……莫帧呵斥威胁,直至昨日,那些学生忍无可忍……”
“武阳侯,你这话过了吧。”
韩瑗冷冷的道:“老夫怎么听闻是有人蛊惑呢?”
这是搅混水!
你说莫帧贪腐,我就说是有人蛊惑。
谁在蛊惑?
就是你贾平安。
贾平安笑了笑,“陛下,臣带来了算学的晚饭,还请陛下一观。”
李治点头。
有内侍提着食盒进来,摆放在中间,随即把碗拿出来。
“干饼子……下等麦粉所制,菜乃是便宜菜蔬,油腥一点也无……”
干巴巴的晚饭让人看了压根就没有胃口,特别是那一碗菜汤,让李治的眼中多了不满。
“这便是国子监的晚饭?”
“陛下,这不是国子监的晚饭,国子监昨日的晚饭有上好的麦饼,还有羊肉。”贾平安补刀。
李治冷笑道:“这便是大唐的国子监?”
他抬头看着韩瑗。
竟然是吃这个?
韩瑗也不禁讶然,“厨子是否有些问题?”
你特娘的为何不说厨子贪腐了?
贾平安不喜欢这等人,原因就在于他们的立场太私人化。做事儿不是以公心为准,而是以立场分好坏。
他尖锐的道:“这些菜还是厨子腆着脸去求才求来的便宜货,韩相以为他贪腐了?我就觉着有些奇怪,我说莫帧贪腐,韩相就顾左右而言他,觉着他定然不会。反过来就觉着厨子有问题。敢问韩相,你判定谁好谁坏,是用身份还是用什么?”
这是一个尖锐的贾平安,锐气十足!
阿尔甘的人偶 葫芦小凡
韩瑗一怔,没想到贾平安竟然把矛头对准了自己。他淡淡的道:“老夫以公心论好坏。”
棒槌!
“如此,莫帧克扣钱粮韩相为他辩解。随即把锅扔到了厨子的头上。敢问韩相,你何以认为莫帧就不会贪腐?难道因为……是贾某和他发生了争执?”
什么狗屁的公心,你只是公器私用罢了!
呯!
韩瑗一拍案几,“贾平安,你以为老夫的刀不利乎?”
他敢为了褚遂良和李治叫板,敢说武媚不可为后,却被贾平安一翻话说的怒不可遏。
“韩相要和我比试厮杀的本领吗?”
贾平安淡淡的道:“我和吐蕃交过手,和突厥交过手,和高丽人交过手,韩相何时想动手,贾某奉陪!”
“好了。”李治当然不会坐视臣子大打出手。
“韩相乃是高官之后,从小锦衣玉食,怕是没吃过这等美食吧。”
贾平安指着那些食物怒道:“昨日我便吃了一份,不堪下咽。韩相为莫帧辩护,可想过那些学生吗?是了,在韩相的眼中,算学的师生竟然学了新学,都不是东西,如此他们的死活与你何干?”
这话诛心了!
锦繁盛世
韩瑗面色发冷。
可贾平安却厉喝道:“可你乃是宰相。宰相辅佐帝王,一言一行皆应出自公心。韩相的言行,可敢说出自公心吗?”
“可敢吗?”
贾平安喝问道。
“无礼!”
有御史呵斥。
我的表兄呢?
贾平安此刻无比怀念表兄杨德利。
“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贾平安说道:“韩相既然要为莫帧辩白,要把黑锅扔到算学的头上,扔到我的头上,难道我就该束手待毙?”
莫帧那个蠢货,昨日把钱粮发下去,寻个借口要好啊!韩瑗冷冷的道:“此事自然有公论。”
他出身于南阳韩氏,父亲乃是前刑部尚书,堪称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贵公子。而贾平安却是起于田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可今日他却被贾平安一番话说的哑口无言,只能搅混水。
“我就有一问,还请韩相为莫帧辩白……”贾平安今日火力全开,“莫帧扣着那些钱粮作甚?”
当然是要敲打算学……韩瑗冷着脸,“查了就是。”
“查了。”贾平安淡淡的道:“莫帧说忘记发了,可算学的师生寻他多次,次次都忘记了?”
他抬头,“陛下,臣以为莫帧是想贪腐那笔钱粮。”
韩瑗起身,“陛下,莫帧乃是大儒,万万不会如此!”
贾平安看着他,“敢问韩相,大儒就不会如此吗?”
众人面色一变。
是啊!大儒就不会如此吗?
贾平安再问,“大儒便是圣人吗?”
世间压根就不存在圣人!
这个道理君臣都知道。
“韩相可敢担保他一清二白吗?”
韩瑗哪里敢担保,一旦查出了莫帧的问题,他只能黯然请辞。
他可以为了莫帧辩白,可以为了莫帧搅混水……
但要想让他把自己的利益和莫帧挂钩……莫帧,那是谁?和老夫可有半文钱的关系吗?
华音流韶外传
三个问题就像是三枚炸弹,炸的韩瑗毫无还手之力。
贾平安拿住了莫帧克扣钱粮的把柄,任由你怎么舌绽莲花,油嘴滑舌,他只需反手一巴掌,质问莫帧克扣钱粮的动机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李治淡淡的道:“算学的钱粮发下去,莫帧……朕想问问,大儒便是这等人吗?”
韩瑗的脸颊不禁微颤。
莫帧,你一人带累了整个儒学!
皇帝本就不喜欢儒学,你莫帧来个公器私用,还挂着个大儒的名头,顿时大儒在皇帝的眼中就成了臭狗屎。
“国子监祭酒……换个人吧。”
李治自嘲道:“朕本以为大儒去了该好一些,可没想到却多事!”
李义府看了贾平安一眼,心道此人一番话滴水不漏,后续的三个反问更是如雷霆万钧,堪称是锋锐。
可贾平安在前些年很是不打眼啊!
虽然他在百骑做了些事,可在宰相们的眼中,那些不过是鸡毛蒜皮罢了。
唯有能对朝政施加影响的臣子,才会进入宰相们的眼中。
贾平安此刻笔直站着,李义府蓦地想到了利剑。
随即各自散去。
贾平安走在后面,韩瑗在前方和长孙无忌等人说话。
“武阳侯,陛下召见。”
韩瑗回头,眼中多了阴郁之色。
贾平安回到殿内,李治问道:“昨日朕听郝米说了些财政之事,关乎税制,新学中可有此等学问?”
当然有。
后世贾平安做过生意,对各种税务了解颇多。
“陛下,大唐如今施行的乃是租庸调,便是田地和人口税。此税的根基乃是均田制,有田地分,如此就有税源。租乃田税,庸是徭役,调乃是人头税……”
大唐的税制啊!
特娘的竟然能坚持那么多年,贾平安觉得真是个奇迹。
“陛下,除非出现大规模战乱,否则人口增长必然越来越快……”
贾平安分析道:“一百万人口,每年新增婴儿那么多,十年后,两百万人口,每年新增婴儿不出意外的话将会翻倍。陛下,田地何在?”
你们只想到了按照田地和人头收税,可想过田地不够导致民不聊生,导致财政崩塌吗?
贾平安叹息,觉得这事儿真的糟心,“大唐的田地就这么多,权贵寺庙不缴税,而且他们的田地会越来越多,也就意味着大唐的税源就会越来越少……
最终他们脑满肠肥,百姓却民不聊生。要紧的是,他们不断兼并土地,一旦土地不敷使用,陛下,财政只是其一,府兵制何为维持?”
这一棍子给不给力?
但这事儿并不好办,弄不好就会碰个头破血流。
让皇帝去碰壁吧。
贾平安告退。
李治坐在那里许久。
“皇后,陛下发呆一个多时辰了。”
武媚闻讯赶来,见李治跪坐在那里,呆呆的看着案几,就近身问道:“陛下,可是遇到了难事?”
李治抬头,见武媚的眼中多了厉色,就握住她的手,苦笑道:“朕一心想着如何能让大唐长久昌盛,近几年所得颇多,颇为志得意满,可今日贾平安一番话却让朕心乱如麻。”
“平安……”
武媚咬牙切齿的道:“陛下放心,回头臣妾便把他收拾收拾,挂宫门外风干。”
李治莞尔,摇头,“昨日郝米一番话,让朕有些疑惑,先前朕便让贾平安说了一番……”
他皱眉,看着颇为煎熬,“人口增长会越来越快,可田地却会越来越少……”
“兼并?”武媚通过这些时日的参政议事,对整个大唐越发的熟悉了。
“是啊!兼并。”李治讥诮的道:“权贵僧人掌握着许多人口与田地,这些皆无需缴税,他们掌握的越多,百姓的日子就会越苦,大唐的日子就会越发的捉襟见肘。”
“田地少了,百姓就无地可分,要么去经商,要么就只能……”
李治右手握拳,捶打了案几几下,“到了那时,府兵如何维系?没了田地,府兵以何为生?”
他闭上眼睛,“朕仿佛看到了那些将士在咆哮,在不甘,随后只能募兵。可募兵耗费大,朝中如何能支应这笔开支?如此,要么横征暴敛,要么就只能任由军队去自己弄钱……
媚娘,你可知一旦放开了军队的束缚会如何?”
“那些骄兵悍将会冲着长安咆哮,大唐将会……遍地烽烟。”武媚显然也想到了这个结果。
李治点头,“府兵制的好处便是将领不能专兵,平日里将士们在折冲府操练,闲时耕种……只要军功丰厚,比种田强,府兵制就会长久不衰。可贾平安的描述却让朕心悸。”
“田地……定然会不够。”
李治喃喃的道:“要如何做?”
他霍然起身,目光炯炯的道:“要抑制土地兼并。朕若是不行,太子他们会更难,甚至无法动弹!”
武媚看着他,眼中有倾慕之色,“陛下果决。”
谁不知道土地兼并的坏处?
前汉就是栽倒在这个上面,可毛用没有。
李治大步走出去,朗声道:“这便是我大唐的麻烦根源,媚娘,在朕的有生之年,一定要解决了此事,让大唐盛世……延绵不绝!”
……
皇帝召见了重臣们,不知道是说了些什么,朝中吵作一团。
晚些,李治躺在床上,捂着额头,只觉得脑袋要炸裂了。
“陛下犯病了。”
医官轻车熟路的得出了结论。
武媚负手站在外面,“那些人……大胆之极!”
王忠良出来,“今日陛下说要抑制土地兼并之事,宰相们大多反对,说会激起天下人的怒火。”
武媚冷冷的道:“是激起权贵豪强们的怒火吧?”
皇后好犀利,比陛下还难伺候……王忠良点头,“陛下说了人口增长,田地不敷使用的窘境,可……”
“那些人,不涉及自家的利益,自然侃侃而谈。一旦要割自家的肉,瞬间就摇身一变,面目狰狞,可耻!可鄙!可笑!”
武媚回身进去。
“媚娘。”
李治面色苍白,“朕只是想试探一番,可刚一开口,群臣反对,气势汹汹……这几日朕怕是不能理事了,你且看好朝中。”
王忠良心中一惊。
这是……这是让皇后来理事?
武媚握住他的手,“陛下放心,臣妾会想办法。”
“只是试探就如此。”李治苦笑。“朕孤掌难鸣,你……”
武媚回去,随即召见了李义府、许敬宗等人。
“陛下被气病了,此事你等有何办法?”
……
晚安!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