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線上看-第二百七十章 瑞雯所見的暴君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欧斯!你真的好厉害啊!”
伤感过后,还处在少女的年纪的瑞雯就忍不住的握紧了自己手中的剑,并且高兴地对着这把剑大喊了起来。
于是这个剑十分高傲的开口说话了。
羋 月 傳 小說
“那是当然的!拥有本大爷的话,你可是什么都做得到的!所以还不对本大爷尊敬一些,并且感谢本大爷!不然你个渣渣可就已经完了呢!”
这个口气和这个脸,如果不是他只是一把剑,并且没有表情的话,那么他肯定会露出一副嚣张的神态,并且高傲的抬起自己的头,叉住自己的腰。
“太厉害了!”
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有些老实的瑞雯却相信了这把剑的话,因为她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这把剑传来的强大的力量,还有在刚刚剑的力量充盈全身的时候,那种能够掌握一切的感觉。
但是紧跟着,李珂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是吗?”
于是剑的声音就消失了,瑞雯所感受到的那种骄傲和嚣张的感觉也瞬间消失了。就连剑完全不停的狂笑声也完全的消失了,整把剑像是死了一样的安静。
“我还以为你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了呢。”
敲了敲栏杆,李珂看着因为自己的造物能力更近一步,所以拥有了更多个性的剑,还有转过身来看自己的瑞雯,笑着说出了这番话。
“……这是你的剑?”
瑞雯看着李珂空空如也的后背,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剑,猜到了自己刚刚拿到的这把剑的主人是谁了。所以她有些不舍得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剑,就准备把这把剑扔还给李珂。
“还给我就不必了,毕竟这把剑和你的相性看上很不错,而且你也是一个擅长惹麻烦的角色,所以这把剑对你来说应该很适合才对。”
听到这番话,瑞雯的动作停了下来,但是她的脸也重新变得严肃了起来。
“上个皇帝也给了我一把剑,但他可是死了。”
她已经再次确认了李珂的身份了,并且说出了可以说是挑衅的话语。
“是的,被我杀了。干干净净,在他准备奴役我,又或者说中计的时候就被我杀了。所以你想要说什么呢?想说你是有诅咒的吗?送你剑的人会被杀什么的。”
李珂饶有兴趣的看着底下举着自己造物的瑞雯,将自己的胳膊撑在了栏杆之上。
“哈,差不多吧,毕竟你也是个实打实的暴君呢,而且还把我的家给毁了!”
一想到自己因为是上代皇帝的亲信就被赶出军队,并且落到现在的境地,她就有一种想要杀掉所有让她离开军队的家伙。
但是一想到那些回到他们真正的家而露出笑容的士兵们,瑞雯却又提不起反叛的想法。
所以被李珂那边排斥,又不想加入反叛者的瑞雯就失去了自己的剑,也在同时失去了自己在诺克萨斯获得的一切东西的瑞雯,就身无分文的离开了诺克萨斯,一路来到了这里。
而她在这一路上经历了无数自己才没有经历过的事情。
想要在城镇吃饭,以为没钱而不得不打工。但是只会挥剑,并且不懂得忍耐的她屡屡的碰壁,经常工钱都没有拿到就被人炒了鱿鱼。
所以她不得不逐渐的放低自己的要求和标准,并且让自己凌厉且果断的性格就此改变,变得迟钝一些,好让自己能够在普通人的世界进行生活。
但是越是压抑自己的性格,越是隐藏自己的本性,她就越发的觉得生活的艰难。那种只要砍人就能够获得一切东西的‘好日子’,也在不断的召唤着她。只是越是感受到这种好日子的召唤,她就越觉得自己无法回到过去的那种好日子了。
那些平凡当中的美好并不比她在战场当中获得的少,并且每当她消磨掉一分自己在往日的那种凌厉和锋芒,她越是让自己忘掉那些本能,让自己成为自己以前看到的那种迟钝而又笨拙的人吗,就越让他感觉自己真正的成为了自己。
所以,如果自己眼前的这个人真的要摧毁掉这一切的话,像是摧毁自己的家那样摧毁这些人的家一样,那么……
“喂,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如果是想要对这里做一些的什么不好的事情的话,就算这把剑是你的东西,我也要把你给干掉!”
瑞雯举着手中的剑,将其对准了李珂。而她手中的剑也在这一刻开口了,因为瑞雯这毫无疑问的是在挑衅李珂,正是被李珂创造出来的造物,所以他十分清楚的明白李珂的力量。
“你疯了!快点跪地道歉!不然我的创造者只需要吹一口气就能够把你杀了的!”
然而瑞雯只是轻轻一笑。
“你可别把我想的那么柔弱啊!”
道士在尘世 七输
剑沉默了下来,他并不想死,所以有些无法理解瑞雯这种不怕死的想法。但是既然自己是握在对方手中的,那么要怎么挥砍,自然也是手握着的他的人的事情。
“看起来你让我家的孩子很看好呢。”
李珂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诞生的第一天就和自己这个创造者悄悄地对着干的家伙,他可是很清楚的,这把剑是可以自我移动,并且强行掌握使用者的身躯的。
毕竟这把剑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用的。
在扔出这把剑的时候,李珂就在这把剑上附加了些他最近才掌握的概念的用法,让这把剑有了相当苛刻的使用条件。
不是为了保护别人而挥剑的人,无法挥动这把剑。
内心当中没有公义和善良的人,无法挥动这把剑。
没有仁慈之心,不愿意对抗邪恶的人,无法挥动这把剑。
不是为了正义而挥剑的人,无法挥动这把剑。
为私心挥舞着拔剑的人,会被这把剑撕成碎片。
这是他刚刚才会的能力,在创造出能够封印概念性的恶魔的这把剑之后,他就掌握了这些能力,让自己能够给一些东西附加上概念的力量。只是这种能力现在还十分的片面,所以他还不能够做到自己想要的那样子使用。
“所以不用心怀任何疑虑的使用他吧,毕竟你可是他看好的人呢。”
李珂说完就转过了身体,只是在瑞雯正在惊疑不定的时候转了下头,然后对着瑞文笑了一下。
“对了,因为一开始并没有想过要把那孩子让出去,所以没有给他起名,所以在临别的时候,还是让我这个当父亲的给他一个名字吧。”
他摆了摆手,作为对瑞文的告别。
“为了区分那个给了你剑之后就死掉的倒霉皇帝,所以给他一个与众不同的名字好了,毕竟他也只能够杀死有型的恶魔啊。”
瑞雯紧张的抓着手中的剑,并最终听到了一个让她睁大了眼睛的名字。
“说服者。”
李珂走入他面前的房间当中,但是就在瑞雯准备走上去问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她就听到了一声尖叫,然后就看到李珂被三个不怎么穿衣服的女人愤怒的枕头追打出房间的画面。
他走错房间了。
这样的画面让她长大了嘴巴,因为李珂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不说,还被其中一个用十字固定按在了地上,被另外一个掰着小腿惨叫,完全没了强者的风范。
她记得那两个个兔女郎,她们和一个女商人是恋人,并且经常这样聚在一起。她们也根本就没什么力量,就算是自己,也一个能够杀死一百个这样的女人。但刚刚还在自己面前展现出自己强大和神秘的李珂转眼就被两个柔弱的女人追着打,甚至还被惊恐的抓住自己的裤子,防止被那三个愤怒的女人拉掉的裤腰带。
这实在是让她无法相信。
但是……
谁又会想到我会在这种地方打工,并且还很安分呢?
她放下了心,只是对于自己手中的剑的名字,她却是觉得完全没有一丁点帅气的意思,所以她直接问了出来。
“他,恩,一直都是这样吗?我是说名字,还有那些看上去很帅气的话和举动。”
说服者给了一个瑞雯完全理解,并且解除了一切疑惑的答案。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我的性格模仿自父亲。”
瑞雯楞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哦。”
——————
“所以你就被三个没什么力量的女人追着打了半天?”
阿狸不敢置信的看着正在擦自己脸上的污渍的李珂,脸上满是鄙视的神色。
“毕竟是我理亏啊。”
用毛巾擦拭着自己的脸的李珂也很无话可说,因为他的身体正在不断的变强的原因,每天都要熟悉一下自己的新能力。所以他刚刚推门的时候完全没有感觉到什么阻碍,直接就把门锁给拆了。
然后就看到了很不错的画面了。
“但你好歹也是个皇帝啊。”
阿狸人保租户的咕哝了一声,但还是放弃了继续说下去的打算,而是拿起了一边的毛巾,给李珂擦去身上的脚印。
“如果我是以统治者的身份来的话,那么我做了刚刚的事情之后,就要去牢房里蹲上一段时间了。”
李珂有些感叹的擦掉了自己脸上最后的污渍,看着正在细心的给自己清洁的阿狸,忍不住的笑了一下。
埋爱 小玩偶
“不过现在既然是猎人的身份,那么就自然而然的只需要让被看到不该看的东西的女孩子消消气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一边的莉莉娅耳朵动了一下,并且忍不住的向窗户之外看了过去。
“你还自称是猎人啊,既然是猎人的话,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獠牙送出去呢?”
地府神职
阿狸也略有所感,只是她并没有什么动作只,只是将手中的毛巾放回了水盆当中。
“是啊,狩猎恶人的人。”
李珂却是站了起来,他推开了窗户,看着那些浩浩荡荡的向着这里冲来的士兵们,脸上露出了一个有些残忍的笑容。
这里的领主当然不会放过在他的地盘上闹事的家伙,而能主动的让自己领地上的领民做这样的工作来给自己增加钱财的人,自然不会是什么好人,是被他认定为恶魔的存在。
瑞雯手中的说服者虽然能够解决那个领主,但是对于那些听命与他的士兵来说……
那些士兵并非全部都是恶魔。
“我给那孩子的剑可没办法老老实实的对付还没有被我认定为恶魔的家伙,所以与其担心有人会拿着那孩子来杀我,倒不如担心我会变成我所认定的恶魔……而且说到底,担心我还不如担心她呢。”
孤岛传说之丫头你别跑
看着大义凛然的站在这家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酒馆面前,手持说服者的瑞雯,李珂伸出手臂,手中再次出现了一把足有两米长,十五厘米宽的大剑。
“所以现在该猎人出场的时候了,那么我漂亮而又狡诈的阿狸小姐,有兴趣和我一起在这次狩猎当中起舞吗?”
伸出了手,对阿狸进行了邀约,而作为被李珂邀请的人,阿狸小姐直接轻哼了一声,并且用手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没让自己柔顺的头发在空中甩动了一下,让它们在空气中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度。
“那是当然了,我可是专业的猎手。”
牵住了李珂的手,阿狸将身体的一切都交给了李珂,而李珂也顺应着这种感觉拉来了阿狸,将她抱在了自己的怀里,然后向正汹涌赶来的士兵之潮跃了过去。
“我只用和你相当的力量,如何?”
在落地的一瞬间,李珂和阿狸就来到了那些士兵的中间,让那些士兵直接包围了他们。而在那些长枪刺过来的时候,李珂还直接挥动了自己手中的大剑,将那些刺向他和阿狸的长枪尽数斩断。
“这可是你说的,从现在开始计数好了!”
阿狸的身边亮起了无数粉红色的狐火,冲向了那些呐喊着的士兵。
“那就到解决那个领主为止好了!”
无锋的大剑是阿狸的力量无法自由挥动的,所以李珂在闪开一把长枪的时候,借用了旋转的力量将大剑抡了出去,并且让自己的身体也随着大剑飞了出去,躲开了另外的一次攻击。
于是,原本打算拼死一战来保护这个酒馆里的人的瑞雯,就看到了漫天飞舞的士兵,李珂肆意的笑容,和相对应的那个领主脸上无比惊恐的神情。
和那个死掉了的皇帝脸上一样的惊恐神情。
“还真是……暴君,一点都不考虑别人的想法。”
她做出了总结,然后挥动了手中的说服者,同样加入了战斗。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