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都市劍說 愛下-第1730節-舔狗相伴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都市剑说
“既然她觉得你这里不好,那里不好,各种嫌弃,那么你还把她当成自己的女朋友?”
李白拿那个敢拿拖鞋板儿把男朋友给砸跑,还要不依不挠的凶悍女人与自己的女朋友做了个横向对比,吓得打了个寒战。
神启 紫色战神
也就是孙胖子有这般好胃口,自己可要不起。
谢天谢地,老李家自打有了戴安娜这个未来的媳妇儿,就没有再操过半点儿心,人家根本不在乎你有钱没钱,有房子没房子,有车子没车子,只要能够安分守己的过日子就行了,哪儿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要求,估计扯本证儿,两家坐一起吃顿饭就算完事儿了。
“她是个可怜人啊!对了,我还没给你介绍呢,她叫刘芙美,那天我看到她在你的那个小酒馆里面,独自一人坐在那里哭,忍不住心软,于是就认识了,你说这么一个弱女子,孤身在索马里,不容易啊!”
一启动回忆杀,孙南正便忍不住唏嘘,男子汉大丈夫的同情心开始泛滥。
一个孤苦无助的弱女子身处异国他乡,或许正是陷入绝境的时候,哪怕一根稻草也能给她带来新的希望,更何况是同情心这样能够轻而易举趁虚而入的方式。
老实说,仅以李白的第一眼印像,孙胖子的那个泼辣女友比上次那个丢到煤炭堆里都找不回来的非洲黑玫瑰要强多了,最起码脸白,在黑夜里能够看得清脸,不至于被冷不丁的吓一跳。
听完孙南正的故事,李白挠着脑袋说道:“你女朋友是因为做生意被骗,滞留在索马里,我怎么总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呢!”
“怎么不对劲,做生意骗子多,不是很正常嘛!你看恰卡那个家伙,也不是什么好鸟!”
孙南正一拍桌子,甩手一飞锅差点儿把阿巴鲁塔这货给远距离拍死。
“对对对,你说的都有理,你开心就好。”
李白没法儿跟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家伙讲理,这本身就是不讲理。
爱情使人智商降低,无分男女,哪怕是各种不合理,也会被自行脑补到合理为止。
所以这个时候讲道理是没有用的。
“不说了,先走一罐。”
就着火锅宣泄了一通后,孙南正的心情终于好了起来,开始拿着易拉罐主动要跟李白干上一罐。
“孙南正!孙南正!”
宿舍外面有人在喊。
“嗯,有人喊我?什么个情况?”
孙南正手上的易拉罐啤酒还没喝一半,只好先行放下,起身出门来到走廊,往楼下望去。
葉佳琪
国术凶猛
“有事儿吗?”
传话的那人乐呵呵地说道:“你媳妇喊你回家吃饭!”
孙南正的那个女朋友还不够条件作为家属入住营区,只能在外面沾李白的光,借住那座小院子。
“谢谢,知道了!”
孙南正冲楼下摆了摆手,又回到宿舍里,对李白抱歉道:“不好意思,我女朋友喊我,你先吃着,下回我请你,先干为尽!”
说完拿起剩下那半罐啤酒,咕咚咕咚喝了个干净,往桌上一放,匆匆走人。
这是有女朋友的人。
李白看着空空荡荡的凳子,顿觉无趣,很快将桌上的菜和肉一块儿扔到锅里,再把白饭倒进去搅一搅。
火锅泡饭,一滴不剩。

小院子里面弥漫着食物的香味,孙南正战战兢兢的摸进门,却看到一桌精致的小炒,还摆放着几罐啤酒,巧了和李白那里的是同款。
“回来啦!”
声音传入耳中,吓得他一个激灵,连忙转过身来。
就见女朋友刘芙美手上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糖醋排骨,是孙南正最喜欢的一道菜。
孙南正试探着问道:“你,你,气消了?”
同时随时做好拔腿就跑的准备。
“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只要你不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努力赚钱,努力养家,保持上进心,咱们就好好过日子,房子会有的,车子也会有的,我们一起努力,加油!”
刘芙美一脸温柔的巧笑嫣然,将糖醋排骨放在桌子上,握拳比划了一下,与不久前拿拖鞋板儿把孙南正打得落荒而逃那一幕相比,完全判若两人。
“好好,一起努力。”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孙南正悄然松了一口气,乐不可支的坐了下来。
臨時 女友
他的温柔女朋友又回来了,真好。
刘芙美给孙南正夹了一大筷子的糖醋排骨,装作不经意地问道:“开吉普车的那个是你朋友吗?”
“那是!咱俩关系老铁了,就住同一间宿舍,他叫李白,是个医生,医术高明的很,还很有钱,军营里面那两辆房车你知道吧,全是他的,一辆觉得不够,就买两辆,开一辆,停一辆,霸气!”
历练青春
孙南正一提起李白,立刻竖起了大拇指。
刘芙美忍不住睁大了美目,疑惑地问道:“他是富二代吗?”
“谁知道呢?反正不差钱,我跟你说,这家伙可厉害了,能专治各种不服,但是啊,他的枪法臭到不行,不然怎么叫作人无完人,要是样样都能,还不成了妖怪?”
借着与女朋友培养感情,孙南正借机把李白当作话资给卖得干干净净。
“看看,看看,你看看人家,这世上就怕别人比你有钱有能力,还更加努力,你以后可得抓紧了,等回了国,赶紧换一份工作,不要死守着这个没什么前途的破单位,找个大企业进去,多托托人,还有那个破网文,有什么好写的,又出不了头,才能挣几个破稿费,多学学怎么做人,投机钻营不丢脸,只要能够赚到真金白银,咱们俩的日子就能好过许多,我对你的要求不高,五年攒到一千万,差不多能在一线城市买个百来方的小户型,不用为孩子的学区房犯愁……”
说着说着,孙南正的女朋友刘芙美又进入了三娘教子的环节,一通期待,一通展望,外加一通数落。
无非是好吃懒做,嘴笨没眼力劲儿,妥妥的职场渣渣,好处没有,黑锅一堆,这辈子都休想有出头之日的那种。
“是是是,我一定努力。”
屡屡把筷子伸向那块糖醋排骨,却总是被刘芙美的话给怼回来,孙南正就差宣誓写血书来表忠心。
刘芙美趴在孙南正的身上,在他耳边柔声说道:“你是男人,就应该成为挣钱的主力,我负责把家里照顾好,女内男外,分工合作,才能把日子过好,明白么?”
孙南正的骨头登时酥了大半截,正要回过身,把刘芙美抱进怀里。
佳人却身子一转,绕到桌子另一边,笑眯眯地说道:“今晚,我再给你手冲五发,好吗?”
孙南正的脊椎尾骨处升起一道寒气,当即打了个激灵,哭丧着脸说道:“就不能正常点儿吗?”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