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重生之星空巨蚊 起點-第48章 本座可不僅僅是挑戰而已! 【來起點訂閱】相伴


重生之星空巨蚊
小說推薦重生之星空巨蚊重生之星空巨蚊
贾岩与这位青年对视起来。
随后他心头也略微惊讶。
因为这不是普通存在的目光。
只见青年冷漠无情将长剑举起,对准了贾岩所在。
“阁下,你在此地所作所为,让我不是很舒服,所以我想挑战你。”
?!
不止贾岩,场边的所有人,都惊奇了。
要知道,这位引领信黑者后代来临的强者,看似是普通少年郎外貌,可他的战力深不可测,整个吾田派都折服在了他的强大之下。
连吾田派门主,都不敢对其如此说话,这位门人弟子,居然敢如此?
不过……
看到这位青年人方才的一剑后,所有人又都明白。
这位少年人,怕也不是什么吾田派弟子,而是隐姓埋名的高人!
吾田派众人,很快便不再有丝毫的表情与动作。
若这位新站出的青年人,是什么高人的话,他们也乐得观看此人与贾岩战斗。
所谓坐山观虎斗,况且他们想管,也管不了。
“你想挑战本座?你清楚自己说的什么话吗?”
贾岩微微笑了笑,也不气恼。
“不错,不知阁下是否敢接下我的挑战呢。”
青年人手中的剑锋,直指着贾岩,压根不惧他的强大似的。
这位青年既然是早就入门者,那么说明他之前就了解了贾岩击败整个吾田派高层的画面。
如此还敢挑战,说明他自信心十足。
也不知是否真的强大之至。
当然了。
贾岩方面,自然也是没什么好怕的。
相反的,他内心一动。
目光眯了起来。
仔细观察这位青年,其后双眸内,闪烁出了些许的黑色光彩。
在他这双有黑气的眸子内青年人的身影除了还是那个青年外,更多的是关于他浑身力量的分布。
果不其然,看完过后,贾岩重新淡定自若的收敛了黑色。
“我接受你的挑战,但我对你的身份有点兴趣,若你败了,我会问你几个问题。”
斗气冤家
霸 皇紀
“当然可以。”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这位青年点点头。
下一刻。
他手中的剑锋,好似无声的子弹,突如其来暴射向贾岩所在方位。
这一切仿佛平平无奇,又仿佛平静的画面里扔下一颗小石子,直接荡起了涟漪。
但无论是平平无奇,还是小石子,又或者涟漪,这些全部是贾岩与爱迪莎眼中的画面。
旁人连这些画面都无法看见。
太快了。
咻。
电光火石过后。
男青年穿梭到了贾岩的身后,其手中提着的剑锋,上面有些许的血色。
有血?
吾田派众人,只觉呼吸都急促了。随后目光更是闪动着诡谲的目光。
要知道,从他们的过往视野看,贾岩应该是无敌的。
这位神秘而又可怕的强者,就像是大山压着他们。
可现在,这位神秘的恐怖强大存在,竟是流血了吗?
说明他并没有想像的那般强大,起码不是那位青年的对手?
从众人的视野看,贾岩这位少年负着双手,淡淡然的,好像并没有任何动作,依旧那般的云淡风清。
可剑锋上的那抹血迹不会骗人。
“你很强,比吾田派的人要强的多,恐怕在这个星球上,也不会有人胜得了你了。”
贾岩突然开口。
语气平静。
当——
男青年目光变幻了,手中的剑再也拿捏不住,丢到了地面上。
他眼睛回望身后,终于流露出了恐怖的目光。
“你……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要知道,他刚才这一招,并没有小看眼前的少年人,所以动用的实力,应该是自己的十足全力了。
但刚才那一刻,他分明感觉到自己的剑锋命中了少年,可站定过后,他发现伤的竟是自己。
剑锋上的血迹,是他自己的!
这是什么招式?
“怎么做到的?很简单,不过是趁着你攻来时,将你手里的剑取下,然后在你身上割一剑,再把剑还给你而已。”
?!!!
青年完全不敢相信。
如果贾岩说的是实话,那这少年的速度该有多快?
他的实力又该有多强!?
“你……你是谁?”
青年人后退了几步,再低头看看自己身边,那位小姑娘不知何时走到了他的身边来。
“哇,这把剑很好的呢,不错不错哦,爱迪莎很喜欢哒,不如送给爱迪莎好不好?”
“你……”
青年话音未落,只见小姑娘伸出手来,将他的剑从地上捡起。
“还来!”
此人心头大震,连忙是伸手去抢,可眼睛前方人影闪烁。
爱迪莎已经走到了贾岩的身后,手里提着剑锋,也不怕剑锋伤了自己稚嫩小手,还冲他吐了吐小舌头。
“请把剑还我,这场挑战我服输。”
青年望着贾岩,脸色难看无比。
“她喜欢,就给她吧。”贾岩轻描淡写的说道。
……
青年脸色再次难看,望望贾岩,脚步后退。
既然剑是要不回来了,他就准备离去,然后向着上面汇报此事,也许会有大人物前来帮忙自己要回宝剑。
“慢着,本座允许你走了吗?问题你还没回复呢。”
贾岩再次冷若冰霜开口。
捡来的新娘 晨曦妖妖
青年脚步一滞。
“这位……大人,您想问什么,请直接说吧。”青年苦笑着,扯起了一个友好的笑容来。
他这态度与先前大相径庭,刚才还装逼来着,如今却是再也装不起来了。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要敢再装,贾岩一个大嘴巴子煽下来,他哭都没地方哭。
嗡。
只感身侧的空间,进入了绝对的黑气包裹之下。
四方的吾田派人士,发现眼前的少年贾岩,以及那位挑战的青年弟子,都消失不见。
所有人噤若寒蝉。
与此同时,那位青年抬头看向四周,眼神再次变幻。
原来他与贾岩到达了吾田派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头上。
两人孤零零的站着,徐徐清风吹拂,青年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本座想问你,你是否为白神座下高手?”
本来还心态还属平和的青年,听到白神二字同时,直接瞪直了双目,忍不住从地面上站直起来。
“你……你到底是谁?”
如果贾岩只是普通的高手,他还不惧什么,因为在他所处的势力中,自己的实力也算不上什么。
可对方既然连白神的名字都说出口来了。
那么他就必须震撼,因为这很可能,是知道他身份,甚至知道白神存在的恐怖角色。
“我是谁,你不必知道,你只需乖乖回答我的问题就好。”
贾岩目光中带有奇寒,无论眼神还是表情神态,都带有让人不敢拒绝的意味。
“既然阁下知道白神的事,您就应该明白,我们势力到底是何等存在,若您杀伤了我,必将遭受灭顶之灾。”
青年见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只好将狠话继续放下。
反正对方已经知道了白神的事,不如用这白神的名号,将此人震住,保住性命再说。
“这么说,确实是白神了对吧,很好,很好……”
贾岩的眸子之中,闪烁出令得这位青年心惊胆战的光泽。
他不知道这光泽是什么含义。
但他却清楚的见到了,少年郎目光之中,那浓郁无比的黑色!
黑色?
“你……你是黑神的人!”
青年好悬没跳起,眼神里的光彩,从略带些许的高傲变成了恐惧。
不错。
这位青年的身份,注定是与白神,也就是白海豚那边的人士有关联的。
贾岩方才用了自己的洞穿双目,看穿了其能量本质,那白量耀眼的光彩不会骗人。
普通修炼者,哪怕是白神教的殿主之类都不可能修炼到这么白的颜色。
所以,他注定会是白海豚的人手。
当然不会是白海豚从外界带来的那些高手,否则贾岩早就发现了对方的真实身份,其后爆发的战斗,怕是都会将这颗星球毁灭。
这位青年,属于白海豚在本世界招揽的天才之类。
吟——
青年只觉自己的身体,整个凝固住。
双方的差距太大了,如今的这贾岩身体,早已不是刚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程度。
贾岩控制住了青年后,淡定自若的捏了捏拳头,此人迸裂开来。
既然是对手,未来就算其不能对自己造成伤害,可神战之下,底层注定是极多的,他杀不了自己,杀了以后的属下也是有可能,所以不如现在就灭杀了事。
噗。
贾岩前踏一步。
下一刻到达了吾田门的比武场上。
到了此地,却见到让他哭笑不得的一幕。
原来爱迪莎正踩在某个吾田派长老的脸上,小短腿用力的踩呀踩,老长也想要反击,却根本不是小家伙的对手。
“爱迪莎。”
他冷喝一声。
“哇,哥哥你回来哒!”爱迪莎见了贾岩,惊喜呐喊,随后飞回到了贾岩身边。
那头的吾田派众人,包括门主在内,此时一个个不止看贾岩,更是望向爱迪莎,忍不住咽唾沫。
方才这些人见贾岩离去了,留下的那些信黑者后代,以及爱迪莎这么个小屁孩,根本就没人再尊重。
甚至与爱迪莎动手那位长老,蠢蠢欲动的,准备做些什么。
但爱迪莎看出了他的想法,直接出声,挑战这位长老。
其后的画面就很简单了,爱迪莎不宣而战,上前踩着这位长老踢呀踢。
也不是没有人阻止,包括吾田门主在内,都想上前来阻挡爱迪莎,但没料到的是,谁上前都会被爱迪莎小短腿来一下。
五田门主也挨了脚,阻挡不住。
这下谁能不知,看似年纪最小也最天真烂漫的小女孩,恐怕也是一尊大神啊。
所以他们完全噤若寒蝉,不敢动手。
“咳,前辈,您回来了,想必前辈手到擒来,将那位我派中的卧底神秘人清除了吧。”
吾田门主见到贾岩,连忙是毕恭毕敬的抱拳。
贾岩看看他面上的小脚印,明知故问的笑问道:“那神秘人不足为惧,倒是门主你等,为何受了伤啊?”
“哈哈,方……方才那位小大人见本门众人实力低微,便出脚指点了我等几招,果然名不虚传,我等都不敌她。”
吾田门主也确实是妙人了,能屈能伸。
谋良缘 水墨兰
贾岩不戳穿他,只是负起手来,走到场中,看向四周的人。
所有人噤若寒蝉,根本就无人敢与贾岩对视的。
刚才他们还寄希望于那位神秘青年的,如今神秘青年出场的派头倒是大,还不是消失了。
吾田派人更为噤若寒蝉,完全不敢说话。
“好了,本座来你派挑战的目的,可不仅仅是挑战而已。”
他踱步道:“首先,本座目的自然是试验一周培养出的弟子实力,其二嘛……”
他郑重望向吾田派门主:“本座是来招揽你等的,若你们愿意,本座便……还你等一片天!”
【差几百字,来起点正版订阅吧,过半个小时刷新本章就好了,更欢迎补上全订的书友哦!!】他冷喝一声。
“哇,哥哥你回来哒!”爱迪莎见了贾岩,惊喜呐喊,随后飞回到了贾岩身边。
那头的吾田派众人,包括门主在内,此时一个个不止看贾岩,更是望向爱迪莎,忍不住咽唾沫。
方才这些人见贾岩离去了,留下的那些信黑者后代,以及爱迪莎这么个小屁孩,根本就没人再尊重。
甚至与爱迪莎动手那位长老,蠢蠢欲动的,准备做些什么。
但爱迪莎看出了他的想法,直接出声,挑战这位长老。
其后的画面就很简单了,爱迪莎不宣而战,上前踩着这位长老踢呀踢。
也不是没有人阻止,包括吾田门主在内,都想上前来阻挡爱迪莎,但没料到的是,谁上前都会被爱迪莎小短腿来一下。
五田门主也挨了脚,阻挡不住。
这下谁能不知,看似年纪最小也最天真烂漫的小女孩,恐怕也是一尊大神啊。
所以他们完全噤若寒蝉,不敢动手。
“咳,前辈,您回来了,想必前辈手到擒来,将那位我派中的卧底神秘人清除了吧。”
吾田门主见到贾岩,连忙是毕恭毕敬的抱拳。
贾岩看看他面上的小脚印,明知故问的笑问道:“那神秘人不足为惧,倒是门主你等,为何受了伤啊?”
“哈哈,方……方才那位小大人见本门众人实力低微,便出脚指点了我等几招,果然名不虚传,我等都不敌她。”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