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近身狂婿-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雞犬升天!熱推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病房内的气氛是凝重的。
宋靖望向楚云的眼神,也是狂热的。
此刻。
宋靖就连呼吸,都略显沉重。
他似乎在等待着楚云的表态。
“说到底,你和你父亲,还是想利用我。不是吗?”楚云笑的人畜无害。
可眉宇间,却闪烁着冰冷之色。
“我不认为这叫做利用。”宋靖摇头说道。“我更愿意称之为,这是共赢。更甚至,是你单方面的胜利。不论是我父亲还是宋家,都将一败涂地。”
“可你们的复仇,你们的面子,最终还是会靠我挣回来。”楚云说道。
“这对你而言,只是顺水推舟。”宋靖说道。
“但风险,是我来承担。”楚云说道。
“直说吧。”宋靖抿唇说道。“你还有什么要求?”
“你母亲或者你母亲的娘家,我管不着。”楚云耸肩道。“但你们宋家。以后要无条件支持我。支持我在红墙内的态度。”
报君以倾城 昔尘雪
“这难道不是我父亲,就已经答应过你的事儿吗?”宋靖皱眉说道。
“我需要你的态度。”楚云一字一顿地说道。“你父亲,还能活几天?”
这番话,刺痛了宋靖。
楚云说得也太过血淋淋。
但宋靖并没有发作。
他甚至很理性地思考了一番。
然后点头:“我答应你。”
“不是答应。是无条件执行。”楚云抿唇说道。“做不到。我会收拾你。”
“我明白。”宋靖点头。
重重吐出一口浊气:“我会无条件执行。”
“走了。”楚云放下水果刀,起身道。“好戏开锣。可惜你只能当一个看客。”
楚云临走前丢下的这句话,再一次刺痛了宋靖。
没多久。
病房内出现一个女人。
正是宋靖的母亲赵琼。
从此事发生到现在,她一直留在娘家。
赵家有能力保全她。不论是宋世英还是赵家,也不希望她卷进这场风暴。
就像宋靖一样,必须明哲保身。
哪怕这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
但赵琼并非完全依附在宋世英身上。
哪怕将来有一天宋世英真的倒下了。
她也能够顽强地生存下来,并确保自己不会被牵连的太深。
而她的底牌,来自娘家,来自赵家。
“楚云变了。”赵琼坐下后,说出了她的心里话。
“是的。”宋靖微微点头。对此也有同感。“变化很大。变的也很快。”
“他似乎正在逐步适应红墙内的游戏规则。对权力的理解,也逐步提升了。”赵琼眯眼说道。
“这是好事。您觉得呢?”宋靖问道。
“是啊。”赵琼吐出口浊气。“你父亲选择相信他,并把宝押在他的身上。这已经能够说明,你父亲是看重他的。”
“但这场风波,所面临的反噬是不可想象的。哪怕他是楚云,哪怕他背后有楚家,有萧如是。他也未必撑得住。”宋靖眯眼说道。
“撑得住,一切照旧。”赵琼摇头。“如果撑不住,那我们再另起炉灶。”
“起得来吗?”宋靖疑惑地说道。
“你外公已经帮你安排好了。”赵琼说道。“赵家倾全家之力,也会扶持你上位。或许不如你父亲那么有效果。但未来的红墙,未必没你宋靖一席之地。”
“既然有这样一个选择。”宋靖疑惑道。“父亲为什么要相信楚云?甚至让我们成为他的人?”
“如果他成功了。如果他在这场浩劫中脱颖而出。”赵琼说道。“那么他将成为像当年的李北牧那样的红墙领袖。你懂我的意思吗?”
不是宋靖这种。
不是李谪仙这种。
甚至不是官世恒那种。
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
是无人可以撼动的强势存在。
更何况,楚云背后的庞大资源,是宋家还是赵家能够给予的吗?
“如果他成功了。”赵琼用了一个非常不恰当的形容。“我们将,鸡犬升天。”
……
从医院出来后。
楚云径直坐上车。
我的属性右手
陈生问道:“现在就过去?”
“现在就过去。”
主仆二人的目的地,是卫戍区。
是关押李谪仙的地方。
今晚。那边将发生大事儿。
据楚云所知道的,就至少有三股势力,会去要人。
沈老,甚至会亲自出马。
而这对楚云来说,完全在意料之中。
但对宋世英而言,其压力却是无法想象的。
“今晚咱们能干点什么事儿?”陈生八卦地问道。
“你想干什么?”楚云随口问道。
眼神却格外的锋利而冷静。
“我要是知道,就不问你了。”陈生撇嘴。
“我可是听说了。好几股势力都要过去要人。沈老是首当其中的。就连那位神秘女强者,也会亲自过去。看来这矛盾已经激化到无法和平谈判了。必须靠野蛮的手段来解决。”
楚云皱眉说道:“我们先看看情况。”
如果情况还在控制范围之内。
那就让宋世英自己去处理。
控制不住了。
楚云势必下场。
卫戍区,戒备森严。
一道道孔武有力的身影严格把控着进出之人。
但今晚,卫戍区的客人显得尤为多。
第一个出现在卫戍区的,便是曾经位高权重,如今在红墙内,也极具话语权的沈老。
他坐在了宋世英的面前。
尽管在此之前,他们通过传话,进行了争锋相对的交锋。
但如今二人坐在一间屋子里时,气氛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低沉。
至少没有一言不合就挽袖子开干。
啪嗒。
沈老点了一支烟,目光平静地凝视着宋世英:“明明可以明哲保身,可以踏踏实实地等待退休。将来,或许还能进长老会,延续自己在红墙内的影响力。”
“你真是自找苦吃!”
掷地有声的一句话,表明了沈老的态度。
如今。
宋世英就连明哲保身的机会都没有了。
更别提进长老会。
至于在红墙内的影响力。
这场硬战他打不过,也打不动。
输了。
他将一无所有。
“人争一口气。”宋世英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宋世英,争个脸。”
“这个脸,你真能争到吗?”沈老沉声问道。眸子里,闪现一抹锋利的寒光。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