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獵魔烹飪手冊討論-第五十九章 刺客分享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猎魔烹饪手册
在感知达到了12.9,这个近乎是常人13倍的数值后,杰森对周围的敏锐已经远超所有人的想象。
尤其是对‘食物’的敏感。
萌宠甜心:总统少爷吻上瘾
就在刚刚,他转身的时候,一股淡淡的‘食物’香味出现在了崔龙王附近。
那‘食物’香味虽然淡,但却足够纯粹。
很明显,也是吞食‘大药’不久。
对此,杰森虽然惊讶,但是并没有在意。
他单纯的认为这是‘四海帮’的一位帮众。
‘大药’级别的秘药虽然珍贵,但是那位‘大龙头’崔龙王却不吝啬赏赐,至少除了他在之前获得了两颗‘小造化丹’做为酬劳外,在这么多天里,他还见到过一位帮众获得了这样的赏赐。
那人也是熟人。
徐大山。
在这次崔龙王清除叛逆的计划中,徐大山也起到了相当的作用。
因此,被赏赐了一颗‘小造化丹’。
而原本年老体衰,还有旧伤的徐大山依靠着这颗‘小造化丹’直接突破了‘锻骨’的桎梏,进入到了‘练皮’的程度。
或许这辈子都无法凝聚‘气血’,但是对徐大山来说却是足够了。
至少,徐大山本人是很满足的。
这些天每天都是笑呵呵的。
当然了,杰森的目光看向徐大山的时候却是怪异的。
因为,杰森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徐大山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完全消化了‘小造化丹’的药力,仅仅是吸收了三成不到,剩下的全都随着身躯的代谢而消失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常人不可能像他一般,百分之百的吸收药力,杰森在之前就有所猜测。
豆包吃下‘培元丹’的时候,也会有类似溢散的感觉,但是十分的轻微。
直到徐大山时,杰森才确定。
浪费。
可惜。
杰森在心底忍不住的感叹着。
而且,还得克制着自己的食欲。
自然是目光怪异了。
而在这样怪异的目光下,徐大山簌簌发抖。
人老精。
徐大山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总感觉在杰森眼皮子下晃荡是极为危险的事情,因此,当崔龙王说有事时,立刻自告奋勇的离开了‘四海帮’。
想到徐大山离去时,想要来告别,却又胆战心惊,但不来告别又有违本心的纠结模样,杰森忍不住的摇头一笑。
“馆主有什么开心的事?”
正在洗菜的豆包一抬头就看到了杰森的笑容。
“刚刚想到了徐先生离去时的话语。”
杰森坦然承认。
“徐先生离去是的话语?是承诺从‘北都’给您带好吃的?”
豆包马上想到了什么,立刻也笑了起来。
“是烤鸭、驴打滚、豌豆黄、杏仁豆腐、卤煮、爆肚、炒肝、豆汁、干炸丸子、炖肘子和酱猪蹄。”
杰森强调着。
‘食物’怎么能够随意概括的?
自然是要一一细说的。
“对、对对,您说的都对。”
豆包根本不会反驳在这种事情上斤斤计较的杰森。
她只会认为自家馆主好可爱。
擦了擦手,豆包起身从房间中抱出了一个坛子,酸甜的味道立刻吸引了杰森的注意力。
“我昨晚上熬制的酸梅汤,馆主你来冰一下。”
豆包说道。
“好勒。”
杰森马上抬手放在坛子上。
立刻的,坛子内常温的酸梅汤就变成了冰镇酸梅汤。
杰森、豆包一人一碗,喝着酸梅汤。
在‘香城’这种暑气浓郁的地方,真的是舒服、惬意极了。
“果然,武道来源于生活!”
“也许当初创造了这类武技的武者,为的就是夏天喝冰镇饮料方便?”
“创造了‘烈火掌’之类的武者,说不定就是爱吃烤肉呐。”
杰森眯着眼,开玩笑般地说道。
他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身为一个‘美食家’,自然需要有身为‘美食家’的浪漫。
不过,大部分人理解不了这样的浪漫。
可豆包理解啊!
“是啊,像是‘斩金断玉手’用来切菜再好不过。”
“‘分筋错骨手’用来剔除内脏、骨头则是轻而易举。”
“‘凝血爪’做起血豆腐来,也是一流。”
豆包连连点头。
在崔龙王闭关,崔龙女的默许下,豆包也是有资格进入‘藏书楼’的。
如同杰森一样,豆包也是连连翻阅着这些传承之物。
虽然没有任何一本‘真功’,但是豆包的眼界却是飞速的提升,做起饭来,更是得心应手。
“对!”
杰森笑着一点头,然后,顿了一下,道:“咱们晚上吃毛血旺吧?”
“好啊。”
豆包马上答应下来。
为杰森做饭,本就是她最开心的事情。
至于更开心?
納 蘭 靜 語
自然是杰森直接‘点菜’了。
不过,这样的开心,很快被打断了。
咚、咚咚!
红袖姑娘敲响了小院的门。
豆包开门是就一皱眉。
眼前的红袖姑娘一脸凝重,豆包从来没有在这位红袖姑娘的脸上看到过这样的凝重。
不过,豆包没有开口询问。
她知道对方是来找自家馆主的。
当即,就侧开了身子。
红袖姑娘感谢的一点头,快步的走进小院,径直奔杰森而来。
“沐馆主,出事了。”
“请您跟我来。”
红袖姑娘没有耽搁,直接开口道。
说完,红袖姑娘就向外走去,杰森和豆包对视一眼,两人在后边跟了上去。
穿过了‘四海帮’的中堂院落,三人很快的就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
看着四周守卫森严的场景,杰森眼中闪过了异色。
并不是因为这众多的守卫,平时这里也是守卫森严的。
而是因为这个地方是‘大龙头’崔龙王闭关的地方。
崔龙王出事了?
杰森、豆包两人心底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随后,继续跟在红袖姑娘身后前行。
越往里走,守卫越少。
等到最里面的密室时,已经完全没有人了。
“沐馆主、豆包姑娘,一会儿请保持镇静,不要开口惊呼。”
红袖姑娘叮嘱着。
杰森、豆包两人一点头。
红袖姑娘的郑重其事,已经让杰森、豆包两人心底出现了一个猜测。
当两人走进了密室时,这才的猜测被证实了。
崔龙王真的出事了!
崔龙王闭关的密室,和杰森武馆内的房间类似,都是布置极为简单的那种,除去一个大蒲团外,几乎就没有任何的摆设了。
此刻,崔龙王正盘腿坐在蒲团上,头颅微微垂下,一柄短剑插在崔龙王的后心。
剑尖穿胸而出。
鲜血顺着剑刃滴落。
哪怕是赫赫有名的‘大龙头’,在心脏被刺穿的前提下也是活不了的。
崔龙王早已气息全无。
而一个身穿浅绿色衣衫的年轻女子正躺倒在崔龙王身旁,手里还握着剑鞘,长剑则是插在崔龙王的身上,胸腹之间则是有着一个掌印。
不需要对比,杰森就能够看得出来这掌印是崔龙王打出来的。
而根据眼前看到的,杰森几乎是瞬间就在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女刺客来行刺崔龙王,在一剑刺穿崔龙王心脏的同时,被崔龙王一掌打到在地’的一幕。
不单单是杰森。
豆包显然也是这么想的。
红袖姑娘、崔龙女自然也不例外。
这个时候,眼眶红红的,脸又圆了一圈的崔龙女正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个昏迷的女人。
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
但崔龙女恨不得把对方扒皮抽筋。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不过,崔龙女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她需要询问对方的身份。
还有幕后主使!
没错,就是幕后主使!
崔龙女可不相信对方会无缘无故的来刺杀她的父亲,必然是有着幕后主使的,而且,必然是花费了极大的代价,才让对方出手。
能够成功刺杀自己的父亲,足以说明对方的强大了。
而能够顺利的进出‘四海帮’,且避开了层层暗哨,必然是对这里极为熟悉的。
几乎是下意识的,崔龙女就想到了‘执法堂’、‘外事堂’的余孽。
会不会是他们雇凶杀人?
那帮内还有没有他们的帮凶?
正因为这样的猜测,崔龙女才没有惊动其他人,单独将杰森请了过来。
其他人,崔龙女信不过。
呼!
深深的吸了口气,调整着自身情绪,崔龙女让自己尽量用平静的口吻开口。
“沐馆主,我……”
崔龙女说出了杰森的名字,但之后的话语却是再也说不出来了。
那些话语卡在了喉咙里。
红袖姑娘上前一步,轻轻拍打着崔龙女的后背。
片刻后,恢复了正常的崔龙女向着杰森一拱手。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杰森颔首表示明白。
看到杰森点头了,崔龙女走向了那个倒地的女刺客,
对方这个时候,手脚已经被红袖姑娘上了镣铐。
崔龙女检查了一下,抬手就把两粒丹药送入了对方的嘴中。
一粒丹药是治疗。
一粒丹药是毒药。
不是那种即刻发作的毒药,但是没有解药的话,毒性发作的时候,会生不如死。
然后,崔龙女又用红袖姑娘递来的玄铁链,将对方牢牢捆绑起来。
面对着能够刺杀自己父亲的大高手,崔龙女可不会大意。
多一层束缚,就是多一层保险。
十息之后。
倒在地上的女刺客醒了。
对方从茫然到清醒,只是刹那。
没有挣扎,更没有呼喊。
对方用相当冷静的目光扫视着密室内的一切。
那目光掠过了崔龙女、红袖姑娘、豆包,最后,停在了杰森的身上。
不是一闪而逝的停顿。
就是直直的看着杰森。
很明显,不掩饰。
下一刻,对方开口了——
“果然……”
对方开口说出两个字后,声音就变得微不可查。
或者准确的说,是闭嘴不谈了。
不然以杰森的感知,这么近的距离,再细微的声音,也是能够听得到的。
这样的一幕,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包括杰森。
她认得我(沐馆主)。
所有人都这样的想着。
崔龙女更是疑惑,难道沐馆主和这个女刺客有关,会不会……
念头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升起,就被崔龙女摇头甩出了脑海。
接着,崔龙女就愤恨地盯着女刺客。
“你不仅刺杀了我爹爹。
现在还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
你认为我们会上当吗?”
崔龙女怒声说道。
“虽然我杀过不少人,但我没有杀你爹。
我是无辜的。
我是被陷害的。”
女刺客平静的说道,而这样平静的口吻,彻底激怒了崔龙女,一柄小刀出现在了崔龙女的手中,这是崔龙女随身的小刀。
平时用来切割草药。
那些风干的草药,极为坚韧,能够随意切割,自然是十分锋利。
用来切割血肉的话,真的是十分简单。
看着面前持刀的崔龙女,女刺客还是十分冷静。
“你现在所做的一切,正是真正刺杀了你爹的凶手想要看到的,对方希望你折磨我,或者更干脆的杀了我,因为,对方很清楚,你只要这么做了,我就一定会和你不死不休,而且……”
“住口!
你已经被喂了毒药,还被束缚在这里,还在大言不惭?!”
女刺客的态度让红袖姑娘都感到了气愤,径直喝止了对方的话语。
女刺客看来一样红袖姑娘。
嘴角一翘。
那是一个微笑。
一个充斥着轻蔑的微笑。
然后,不等红袖姑娘反应,就再次看向了杰森。
那是一种审视,探究的目光。
“是你?”
“不是我。”
“那我为什么在这里?”
“不知道。”
“你又为什么第一时间出现在我面前?”
“崔龙王死了。”
“你也认为人是我杀的。”
“不是你杀的。”
对方问道,杰森回答着。
等到杰森说出人不是对方杀的时,女刺客眼中浮现了一抹异彩。
“你知道是谁下得手?”
“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确认人不是我杀的?有可能刚刚的一切,就如同崔龙女说得那样,我在故布疑阵。”
“你杀不了崔龙王。”
“为什么我杀不了崔龙王?你在小觑我?”
女刺客的脸上浮现了不快。
“因为实力差距。”
杰森用比女刺客更加平静的口吻回答着,然后,略微炖了一下后,说道:“相较于你的武技,你煮的馄饨更好。”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