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起點-276、探監分享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我若是不交呢?”
韩啸开口道。
“韩公子,虽说刑不上大夫,但你不过小小学子,些许皮肉之苦,说不定还是会有的。”
那老文吏面上带着笑意,低声说道。
其他几个粗壮衙役,也是不怀好意的笑出声来。
像韩啸这样的学子他们也是见过不少。
没上刑之前,硬气的不得了。
一旦那沾了水的皮鞭甩在背上,哭爹喊娘,啥骨气都没了。
韩啸摇摇头,懒得再出声。
他在等。
算计他的人,手法很拙劣。
不过这样也好,刚好让他看看,自己在这皇城中,能动用多大的力量。
“你可想——”
“孙文吏,外面有人找。”便在此时,监牢外有人高喝。
那老文吏闻言,眉头一皱,然后看着韩啸道:“你想清楚再找我。”
说完,他转身走出监牢。
那些衙役则是将韩啸领入一间已是住了十数人的牢房里,然后将门锁住。
韩啸看向四周,那些牢房中囚犯目中都有些闪烁。
这种鱼龙混杂之地,见到韩啸穿着,不起点坏心思是不可能的。
“吆,还有学子被抓进来,怎么着,这是嫖了,还是赌了?”一位穿着破烂衣衫的壮汉哈哈一笑,看着韩啸问道。
“我看啊,是被嫖了吧?这小白脸,啧啧……”
有人出声,惹来一片哄笑。
韩啸目光扫过去,所有的哄笑戛然而止。
他双目中,透着森然之色,那上位者气息,让所有人心头震颤。
等所有人都哆哆嗦嗦退到一边,韩啸才走到土台之前,盘膝而坐。
他抬手一扫,一个小书桌,笔墨纸砚等物,全都摆上。
还有几卷书册,也放在其上。
他再一抬手,数块精光闪烁的灵石悬在半空,将这牢房照亮。
这是极品灵石,一块就价值百万灵石。
关键是,能拿出这么多极品灵石的人,身价背景,能差吗?
“来,帮我磨墨。”
韩啸伸手指着刚才出声的壮汉。
磨墨?
自己?
那壮汉浑身战栗的走上前来,看着桌上摆着的物件,为难道:“公,公子,那个,我,小人,不会啊……”
——————
孙书吏走到监牢外,看到一位身穿紫色衣袍,头戴兜帽的女子立在那。
“不知是哪位——”
他话未说完,已是变色。
“子璇小姐,您,您怎会来此?”
面前之人,竟是左都御史子女,莫子璇。
这可是皇城中的贵女,其父乃是三品文官,掌管皇城风评、监察之重职,是陛下信重之人。
特别是莫贯城大人手中直属的就是监察院,直接考评孙文吏这样的官吏。
“你认识我?那更好。”
紫萱转身看向孙文吏,低声道:“韩啸韩公子到底是为何入狱?”
听到紫萱的话,孙文吏面上神色一变。
为何入狱。
这事情在皇城中的老江湖来看,很明显是陷害。
但这种事情,若不是城中有大人物出面,也不会如此小题大做。
孙文吏知道,却不敢说。
这种事,牵扯起来,并不简单。
“那你说,韩公子需要赔多少灵石?”
见到孙文吏表情,紫萱再次直接开口问道。
需要赔多少灵石,这个倒是可以说。
“其实,韩公子只需赔偿一千万灵石即可。”
一千万灵石虽然对普通人来说是天文数字,但对于左都御史家,不过皮毛。
听到千万灵石,紫萱眉头微微一皱。
这不是小数。
沉吟一下,她抬手将手腕上的碧玉镯子摘下。
“此物,价值千万。”
孙文吏浑身一震,抬眼看向紫萱。
这位小姐,与那韩啸是什么关系?
那陷害韩啸之人,会不会也牵扯其中?
不知不觉,孙文吏的脑海中,已经勾划出爱恨情仇的大戏。
“这个,这个,小人做不了主啊……”
不知陷害韩啸的是谁,孙文吏怎么敢收着镯子?
这可是一件灵器。
“那这样,你将这镯子带进去,让韩公子以此物抵了赔偿。”
紫萱又道。
“这个,那位韩公子其实是不愿赔的。”孙文吏低声说道。
不愿赔?
紫萱抬手将那碧玉镯子往孙文吏那一扔,然后喝道:“带我去见他。”
见韩啸?
那可是监牢啊……
孙文吏面上露出为难之色。
但紫萱眼睛一瞪,让他只好低着头,将紫萱请入监牢。
紫萱一入监牢,忙掩起口鼻。
四周各个牢房中,见有女子来,全都喧闹起来。
“吆喝,这是哪家贵女来探监?”
“乖乖,我若是能有这么漂亮的女子探监,立时死了也愿意啊!”
……
孙文吏面上一成,低喝一声: “找死吗!”
淡淡的玄黄之气散发,让所有人连忙闭嘴。
走到监牢深处,紫萱眼睛一亮。
那监牢中,韩啸绝世而立,正在握笔疾书。
“韩公子,不想竟是有此雅兴。”
紫萱低声道。
韩啸抬头,面上露出笑意来。
最强武皇
“紫萱小姐竟是来看我,难得。”
见韩啸如此从容,紫萱心中安定,看看韩啸,低声又道:“我来接韩公子出去,如何?”
“出去?”
韩啸轻笑一声道:“此处虽陋,却也自在。”
说着,他抬手,将刚刚书就的字卷起,走到木栅栏边,递给紫萱。
“陋室养心?”
看着那四个笔墨入骨的大字,紫萱轻轻垂首道:“多谢韩先生。”
养心。
这是韩啸给她的指导。
韩啸摆摆手,紫萱转身就走。
“韩公子身份非凡,你们要好生看顾。”
到监牢外,紫萱转首道:“那镯子就压这里,随时可以付赔偿。”
孙书吏忙躬身答应。
等紫萱离开,他方才出一口气。
这韩啸,到底什么身份?
“孙书吏,有人找。”
没等他走几步,又有人将他唤住。
不会还是为韩啸之事而来吧?
孙书吏回转,到会客之地,心头又是巨震。
“上官小姐!”
上官若言转过身,甩手将一块淡绿玉牌扔过去。
“此物价值两千万灵石,抵那赔偿够了。”
“领我去见韩啸。”
“那监牢里其他人,都清了。”
孙书吏低着头,头都不敢抬一下。
上官都尉府,那可是真正的勋贵大家。
只要自己说一个不字,怕是一辈子都要窝在这监牢里了。
“上官小姐少待,我这就去安排。”
孙书吏忙躬身离开。
不过片刻,他再次过来,领着上官若言,往监牢中去。
一路上,没有一声闲言碎语。
到韩啸所住的牢房,此时已经只有韩啸一人在。
哥哥请闭眼 拙
上官若言径直走进去,然后在孙书吏呆滞的目光中,走到韩啸身前,将韩啸搂住。
这可是上官都尉府三小姐啊……
孙书吏连忙转身往监牢外走去。
事情大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