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詭三國 起點-第2050章重創水師,飛熊二哈熱推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就在斐潜和庞统商议关于刘磐和其所携带来的节杖的问题之时,在荆州之处,曹军已经汇合于一处,前锋曹洪和夏侯惇再次逼近襄阳。
不过因为对于甘宁水军的忌惮,曹洪和夏侯惇并没有贴近襄阳立营,而是将主要的兵力放在了樊城,然后自然是商讨怎么破解当前襄阳之局。
夏侯惇说道:『虽说刘氏久占襄阳,根基稳固,非仓促所可平也,然不能速得襄阳,又难免耽误主公大事。如今襄阳水军陈列在前,着实烦忧,若是不得剪除,恐难得进。』
夏侯惇的话,也是当下困难之处。甘宁的水军,现在变成了拦在夏侯惇前面的障碍,若是不能拔出,便是不可能马踏荆州……
说着,夏侯惇和曹洪的目光,都看向了蔡瑁。
陆地上的征战,夏侯惇和曹洪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水面上的战争模式,两个人都不如蔡瑁。
好孕来袭,天降无敌宝宝 尧木
在这之前,不论是夏侯惇还是曹洪,亦或是曹操,都没有觉得水军有多么重要,甚至不觉得组建一只水军有什么必要,但是现在,在吃了瘪之后,才猛然之间发现自家似乎短缺了一块。
『欲克襄阳,需先克水师,否则,后路则忧也……』曹洪也开了口,『再者,若是真了过了襄阳,还有江东……若是任其来去,怎么能成?』
蔡瑁有些无奈。有你们这样屎到临头才来找坑的么?
但是实际上,历史中也是这个德行,曹操当年攻克荆州之后,对阵赤壁的时候,比现在还捉急……
自从春秋到战国,然后一直到秦汉,水军的地位一直都不高。当然也不能五十步笑百步,毕竟后世的封建王朝也见得有多么的重视华夏的水军,明朝昙花一现之后便自废武功……
蔡瑁他确实是有一些手段,但是这些手段原本是要留着的,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用来对付曹操的,这样他才能最终获得在荆州襄阳的控制权,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他现在被迫要将手段摆出来,因为很明显,除了他之外,不管是夏侯惇还是曹洪,都对于荆州水军没什么好办法……
经过紧张的准备,曹军总于是离开了樊城,沿着汉水往下,再度进军襄阳。
甘宁留在汉水当中的斥候很快就发现了曹军的动静,立刻报给了甘宁文聘等人。虽说襄阳桥已经被毁坏,但若是曹军控制了汉水两岸,搭建浮桥也不是多么难的一件事情。
文聘觉得曹军前来,有些蹊跷,毕竟曹军新败不久,又没有足够的水军力量,此次曹军的行动让文聘有些想不明白,但是甘宁觉得不明白就不明白,反正肯定不可能一直这么僵持下去,终究是要打的,既然曹军出动了,就打呗。
得逃
曹军不紧不慢,一天走三十里,运粮的辎重船就在汉水里,与陆上的部队如影随行。每天太阳刚刚偏西,曹军就会扎下大营,早早的休息。
这样的态度,把甘宁斥候搞糊涂了。
曹军的行军速度不算快,也不算慢,中规中矩,挑不出什么毛病。可是在汉水里的辎重船,却怎么看,都像个活生生的诱饵。十几艘装满了粮草的战船,又没有什么像样子的水军护航,这分明就是故意露出的破绽。
但是太明显的破绽,反倒是让甘宁迟疑了起来,以至于荆州水军迟迟都没有出击。不管是曹洪还是夏侯惇,都是多年征战的老将,粮草的重要性不可能不知道,若说是之前没有被甘宁揍一顿,还可能出现这种纰漏,但是现在曹军这么做,很有可能是一个陷阱……
然而就是这么一迟疑,曹军已经推进到了襄阳的攻击圈。
不能再拖下去了,甘宁带着水军刚刚试图接触,曹军便立刻停止前进,就地扎营,而且将陆寨和水寨联在一起,互相呼应。荆州水军虽然依旧是一头雾水,但是在甘宁派出大量的斥候侦测之后,却没有发现曹军具体有什么埋伏,于是乎在权衡之后,甘宁再也按捺不住冲动,发动了试探性的攻击。
曹军依托着陆地上的军寨进行防守,将所有的辎重船都拖到了岸边,然后在陆地上架设了弓弩阵地,面对甘宁的水军全面反击。在面对众多的弓弩之下,甘宁水军也不敢大意,一步步的试探着,寻找着破绽。
曹洪在岸边的高地上设下了指挥台,看着正在交战的双方兵卒,心思却飞到了其他的地方。曹洪他很清楚,面对这些粮草,甘宁这一方即使动心其实也有限,真正的战斗还没有开始,而一旦真正的战斗开始,那才是惊心动魄。
双方激战了大半天,各有损伤,但是都不致命。
殇棺
甘宁水军几次试图点燃曹军的辎重船,但是很显然曹军已经做了不少的准备,一有火苗就被曹军用潮湿的泥沙掩盖,连持续燃烧的机会都没有,而甘宁一方也是如此,双方大多数的伤亡都是因为流矢造成的,并没有多少直接的肉搏伤害……
入夜之后,甘宁水军撤到了安全距离之外,保持着对于曹军的监视。
对于甘宁来说,也不见得要立刻打败曹洪,只要让曹军不能轻松的接近襄阳,也同样算是一种胜利,至于那些曹军的辎重船,能烧就烧,不能烧就拦着,冒着重大伤亡强突进去焚烧的意义并不大。
半夜时分,曹洪闭着眼,和衣而卧。
大帐之外忽然有些脚步声,曹洪眼睛一睁,便立刻翻身坐起,其实他一直都没有睡,只是假寐而已,『何事?』
『将军,有讯传来……』帐外的护卫低声说道。
曹洪掀开了大帐门帘,走了出来,沉声说道:『如何了?』
『都已准备妥当……』
曹洪没有立刻说话,而是站在帐外,又反复思索了片刻之后,才用力的一挥手:『传某将令,按计行动!』
甘宁很快就接到了斥候的汇报,说是曹军有动静,然后跟着曹军侦测,竟然发现曹军在上游偷偷的搭建浮桥……
『原来如此!』甘宁冷笑,『便是以此营地吸引于某,然后企图绕过去突袭襄阳么?来人,去给襄阳传信!』
传令兵急急而走,让襄阳守军提高警惕不提。
甘宁却背着手,绕了两圈。现在他有两个选择,一个是退回去,和襄阳城一同进行防守,另外一个选择则是进军,去破坏浮桥,挫败曹军的计划。
片刻之后,甘宁就下令进攻。
原因么,很简单,退缩防守,甘宁不喜欢。
甘宁留下了一小部分的水军监视曹洪的这一部分曹军,带着大部分逆着汉水而上,赶到了曹军搭建浮桥之处。毕竟曹洪是以陆军为主,其水面上不过就是一些辎重船而已,所以甘宁也自然不会觉得曹洪这个方面会有什么威胁到他水军的地方,远远的监视着就成了。
曹军修建浮桥的地方,自然是汉水两岸较为狭小的区域。
曹军砍伐了些树木,似乎是先用这些木头结成木筏,然后勾连木筏形成浮桥。这也是常用的浮桥搭建方式。
可是甘宁没想到的是,曹军一开始,针对的就是他……
夏侯惇和曹洪不怎么了解甘宁的脾性,但是蔡瑁了解。对于荆州的这些将领,尤其是刘表手下的甘宁,蔡瑁一直都是留心观察,细心揣摩,因此甘宁的一举一动,几乎都落在蔡瑁的推演之中!
若是一般人,或许就会退回襄阳了,但是甘宁却有八成会选择袭击浮桥!
战场之上,有五成几率就可以赌一次了,更何况有八成的把握?
想要击败甘宁的水军,就必须创造出有利的地理条件,让甘宁在短时间内无法逃走重创其水军,而浮桥之处,水域狭小,正好就是符合这样的条件,这就是精心挑选好的战场。
甘宁起初认为,反正陆地上的曹军行进得慢,若是自己一击不成,顺流而下再去襄阳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即便是到时候撤退,曹军没有船只,也别想着追的上,再说了,在水面上,还有谁能打败自己?
所以甘宁自以为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曹军这一次的目标,根本就没有要和甘宁进行水面搏杀的意思,而是将攻击的主要方向放在了甘宁手下的船只身上。
甘宁再强大,也不可能护得住他麾下所有的船只不受伤害,而一旦这些船只被破坏,甘宁即便是水战能力再强,也毫无用武之地……
于是,当甘宁带着水军开始攻击假装架设浮桥的曹军的时候,夏侯惇便有条不紊的下达了攻击的指令。
随着战斗的进行,刚刚杀上岸,准备摧毁浮桥的甘宁,很快就发现了事情不对了……
这些家伙根本不在意浮桥!
曹军显然是有备而来,原本看着像是捆扎起来准备搭建浮桥的木筏,其实是用来破坏船只的!在木筏前端加装了大号铁钉,只要撞上了船只,很容易就卡在了船舷之处,而木筏上面堆放着引火之物,也在岸边的弓箭手射出的火箭之下,被迅速引燃!
前方有不断顺着水流抛出的木筏木桩,而甘宁原本摆出来的是登陆破坏浮桥的阵型,现在想要重新收回铁锚掉头,又因为身处于狭小的水域之中,一时间难以回旋。
原本被藏在河道河床上的铁链被绞起,横断了汉水水面,同时越来越多的木筏被扔了出来,甚至还有砍了一半的树枝树杈,杂乱的在水流当中翻滚,撞击和夹杂在甘宁的船只之间。
荆州水军兵卒奋力想要将这些杂物推开,然而在杂物当中夹杂的倒钩和铁钉,一旦被钉上船舷,也不是那么好处理的。越来越多的木桩木筏缠绵不去,然后导致船速越来越慢,相互拥堵在一处……
越是拥堵,便是越多的东西汇集在一起,火焰开始从木筏上蔓延到了船只上!
『杀!杀出去!』
甘宁拔出战刀,厉声狂啸,奋力搏杀,击穿了曹军岸上的包围,带着手下一面退回船只,一面下令试图指挥着船只掉头,他非常清楚,如果不能迅速的打开突破口,被曹军拥塞住水道,那么水面上的这些荆州船只,就迟早变成一个个的火炬,到时候他们想逃都逃不掉。
每一个荆州水军也都明白这一点,他们跟着甘宁奋力突围,推开挡住去路的木筏,甚至是自家的船只,火焰升腾,浓烟滚滚,时不时有人被烟火熏得直接从船只上一头栽进了汉水之中!
夏侯惇也没有闲着,虽然没能在陆地上直接留下甘宁,但是他依旧在战鼓声声当中不断的发出号令,弓弩手在盾牌兵的掩护之下,从岸边不断的射出箭矢弩矢,间杂着火箭,使得甘宁手下的荆州水师越发的手忙脚乱,应对失措。
所幸的是,汉水滔滔奔流,顺着水流逃跑,终究是有些便利的,另外即便是夏侯惇砍伐了大量的树木,也是有限的,在密集的攻击波次之后,多少也有些后续乏力。
甘宁舍弃了那些被引燃的船只,狼狈不堪的逃离了夏侯惇的追击之后,顺流而下还没有来得及缓过气来,就看见原先毫不在意的那十几艘属于曹洪辎重船只,在甘宁即将通过的时候便猛的冲了出来,船头明显是新加的撞角,闪耀着寒芒……
『转弯!避开!』
甘宁大吼。
烈火熊熊而起。
原先荆州水军努力去点燃的辎重,现在被曹军自己点燃了,然而眼前的情形并不能给荆州水师带来任何的喜悦,只有无尽的恐惧……
……(⊙﹏⊙|||)……
飞熊轩位于长安西南方向,丰水之畔。在这方圆百里之内,原本多处的村寨早在西凉兵乱的时候废弃,如今则是成为了斐潜的屯田之所,有屯田兵所就位于丰水之处,自然也兼顾着看守刘琦和袁尚的职责。
刘琦呆呆的坐在飞熊轩的高台之上,衣衫不整。反正自家已经是如此境地了,也无须特意注重什么仪容仪表,怎么自由自在怎么来,再加上如今时至六月,天气也渐渐炎热起来,也就敞胸露怀,形骸放荡了。
对于飞熊轩的供给,斐潜倒也没有特意克扣为难刘、袁二人,毕竟以当下骠骑的实力,别说多养两个闲人,便是多养两百个也不是什么问题,反正一般饿不死,但是想要吃得多么精美,还像是之前那么挑三拣四的,自然也是没有。
其实刘琦也曾经不止一次的幻想过,想象着忽然之间他老子就从天边,驾着七彩祥云……呃,咳咳,反正大概差不多就是那样,忽然有人来援救他,他就可以很高傲的站在长安城头,然后将骠骑将军斐潜踩在脚底下。
然后就醒了。
梦里啥都有,但是梦醒了之后便是一片空虚寂寞冷。
有时候刘琦也会想,如果当初自己多努力一些,多听他老子刘表的话一点,或者多学一学刘琮那个家伙,装模装样的学几天的经文,掉一些书袋子什么的,他老子刘表会不会就不难么讨厌他,也就自然不用离开荆州,最终到了这么个鬼地方来……
早知道……
早知道啊!
一些中二少年在小的时候会幻想着自己长大了就要如何如何,就像是刘琦在应该上学的时候觉得读书多么痛苦,想着自己长大了就不需要读书了,但是等现在真的大了,不读书了,被冰冷的现实一顿毒打之后,便又想起自己若是当年能好好读书……
想起读书,刘琦不免的又想起了袁尚。
和袁尚比较起来,刘琦就像是一个邋遢的乞丐。
袁尚每天会早起,然后即便是没有多少仆从,也会仔细的打理他自己,然后穿着干净整洁的衣服,坐在庭院之中看书,看书,看书……
除了吃饭和睡觉,袁尚大多数的时间都在看书。
有时候刘琦不禁会想,若是当年他有袁尚的一半,不,四分之一的读书看书的这个劲儿,说不得讨刘表欢心的,就是刘琦他自己,而不是刘琮那个小屁孩了。
每当这个时候,刘琦就很羡慕袁尚能有坐下来看书的性子,而刘琦他自己每次一捧起书卷,就觉得书简上面的墨字就像是各个都会跳舞一般,在竹片上七扭八拐,甩胳膊甩腿,然后怎么都看不清楚,若是多用力看一会儿,就头昏眼花昏昏欲睡……
刘琦爬了起来,摇摇晃晃下了高台,转过了走廊,便看到庭院之中,袁尚果然还在盘坐,手中拿着一卷书简,似乎读得津津有味。
刘琦在袁尚身边坐了下来,歪歪扭扭,用手扣了扣脚丫子,下意识的还举到自己鼻子下闻了闻……
袁尚忍不住皱了皱眉。
『啊?抱歉……』刘琦往旁边挪了一下,『我……』
『……』袁尚没有放下书简,也没有说一些什么。
『其实啊,我真羡慕你……』刘琦看着袁尚,目光之中流露出了很真实的情感,『我一看书,就头疼……』
当然,刘琦羡慕袁尚的远远不止这一点。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袁尚不论是外表,还是平日里面的举止,都是刘琦所羡慕的,因为这些都是他所欠缺的,相比较而言,袁尚更符合一个世家子弟的标准,而刘琦就像是一只混进了狼群的哈士奇。
刘琦絮絮叨叨的说着,说着他的烦恼,他的困惑,反正这个飞熊轩之中,能听他述说的,也就只有袁尚了。
袁尚像是有听,又像是没有听,看着书,又像是没有在看书,端坐不动,如同一尊精致的雕像。
半响,忽然在院外有兵卒高声喊道:『伊机伯来访!』
『啊?机伯来了?』刘琦愣了一下,然后说道,『可能有什么事罢,我去一下……』
袁尚依旧一动未动。
一直等到了刘琦走出了庭院,袁尚才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书简,不知不觉之中,眼角滑落了一滴眼泪,『看书……呵呵,呵呵,如今……我除了看书,还能做些什么……至少,你还有伊机伯,而我……呵呵,呜呜……』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