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九星之主 愛下-362 告訴她,我也是關外第一……(求訂閱!求月票!)展示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荣陶陶本以为那暴躁不安的月豹、雪狮虎会大肆前冲,但是荣陶陶错了,大错特错!
无论那些兽型的魂兽智商几何,亦或者是它们能否压抑得住心中那股嗜血的冲动,现实结果就是……
在冰魂引高声的调兵遣将之下,野兽军团竟然分出了两道“洪流”,呈包围树堡的态势,向两侧冲击开来!
荣陶陶眉头紧皱,通过雪绒猫的视野,紧紧盯着场上的局势。
他经历了不计其数的战斗,入侵战、遭遇战、突围战。
但与现在这一战比较起来,之前经历的那些,几乎都算是小打小闹!
他目前正在经历的,是真正意义上的战争!
魂兽大军的前军分成左右两方侧翼,而中军的位置,自然而然的便暴露了出来。
一时间,众人惊愕的发现,潜藏在体型巨大的月豹、雪狮虎后方的,竟然是一队雪月蛇妖!?
雪月蛇妖!
大名鼎鼎的魂技风花雪月,就来自这一种族!
霎时间,无数人身蛇尾的怪兽,暴露在众人眼前。
它们都有着人脸,也能分得清男女,只是面目大都极为狰狞,甚是丑陋。
更可怕的是,它们的头发…竟然是一条条细小的毒蛇!?
这样的形象,真真恐怖至极!
那由无数细蛇盘绕而成的头发,每一条细蛇都仿佛有自己的生命,它们纷纷眼神阴毒的盯着雪燃军,口中吐着蛇信,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嘶”声响。
“闭眼!”付天策一声大喝!
付天策本以为,这样一支精英军队,实力已经顶到了天上了,却是万万没想到,雪月蛇妖你们也能请的出山?
这支军队的实力…已经不能用“顶天”来形容了,那真是“冲破云霄”了!
没有人应该与雪月蛇妖对视,在“一眼万年”的情况之下,人类魂武者会被雪月蛇妖残忍的折磨,直至精神崩溃。
事实上,魂兽大军中,除了威慑力极强的雪月蛇妖之外,还有很多精神类的魂兽!
比如雪狱斗士,它们只要足够接近目标,开启雪狱角斗场,那目标就根本没有资格避战,会被硬生生拽进雪狱角斗场中。
这些方阵团队的威慑力的确很强,单独拎出拉一个,甚至能毁灭一支人类军团,但是,让付天策最担心的,其实并不是那些方阵,而是一道身影。
是的,一个人!
霜美人!
那个在魂兽大军领导小队中,唯一没有站在践踏雪犀上,而是侧身坐在雪犀上的倾城佳人……
她那夺人心魄、操纵万物灵魂的能力,才是北方雪境的威胁之最!
事实上,自从魂兽大军出场,人们的心中就升起了一个又一个疑惑。
为什么野兽军团如此听令,完全能够压抑住天性?
那些本该独来独往的王者,为什么会变成群居生物?
为什么雪狱斗士会出现在敌阵之中,为什么它们请得动雪月蛇妖?
为什么…那本该遭受雪境魂兽厌恶、引得人人自危的霜美人,会安然坐镇军中?成为其中一员?
这样一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恐怖军队,它们到底要干什么?
它们要把三面墙统统推平了吗?
“有我,有我们。”身后的树堡,突然传来了一道道轻柔的嗓音。
那灰黑色的柏树墙上,突兀的浮现出了一张又一张女性的面部轮廓,柏灵树女们的声音整齐划一,安抚着一众雪燃军。
同一时间,成千上万、不计其数的虚幻鞭影,竟然在众人面前堆砌了一面几近透明的树墙!
没有任何一种魂兽的任何一种精神魂技,能够突破这面虚幻树墙的防御!
任你雪月蛇妖的幻术再恐怖,任你雪狱斗士的吼声再怎么巨大,那些肉眼不可见的魂力丝线,在虚幻的树墙面前根本穿透不过来。
一切的精神类魂技,在上千柏灵树女的面前,瞬间化作了无用的废品……
尽管柏灵树女们的声音都很轻柔,但是那一道道嗓音汇聚,重叠在一起,发出了巨大的声音,甚至听得荣陶陶内心激动,血脉偾张!
下一刻,一颗巨大的雪制陨石从天而降,那规模,人类竟从未见过!
来自敌军统领·僧佳人!
只见它傲然屹立于践踏雪犀之上,双臂摊开,一副拥抱夜空的模样,它那俊俏的脸上,还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付天策当即半跪在地,一手按进了雪地中!
雪境魂技·冰威如岳!
霎时间,八根巨大的冰柱自阵前拔地而起,冲向了夜空。
“轰隆隆……”
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那巨大的雪色陨石,竟然并没有在触碰到冰柱的一瞬间爆破开来!
与人们之前遭遇的所有天葬雪陨不同,这颗陨石…竟然不爆炸!?
它疯狂的砸压着巨型冰柱,一片碎冰向四面八方崩飞开来,但却无论如何也无法阻止陨石坠落!
顿时,寅虎、丑牛、午马的手中,纷纷召唤出了一柄巨大的雪制武器。
雪境魂技·兵之魂!
“呃!”
“啊!!!”伴随着投掷的动作,是众人的一阵大吼声。
双锤,长刀,长枪,三种巨型魂武器直冲天际,杀向了那巨大的雪色陨石,切图将其引爆。
然而,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是,那长达三十余米的大刀,不仅没有引爆陨石,甚至连它的防御都没有突破,竟然硬生生的被碾压了下来!
双锤,长枪的命运同样如此,连同那极力上窜的冰柱,一同被向下轰砸而去……
“小心!”柏穆青焦急的喊着,树堡之上,探出了无数柔韧的枝干与树藤,再次汇聚成了一柄树木大伞,向夜空中撑了过去。
“呼……”
那树木大伞尚未与雪制陨石接触,远处那“雪地毯”突然被掀了起来!
寅虎一看情况不对,与小队众人同样跪倒在地,与敌人对着掀起了雪地毯!
“啊啊啊啊!”
但是这几员实力超群的大将,却是在魂技对拼的环节中吃了亏!
寅虎三人,青山军两人,足足五人掀起的雪地毯,竟然没能挡住对方的大雪暴!
什么叫摧枯拉朽!
下一刻,众人脚下,一片树藤窜了出来!
柏灵树女们牢牢的捆绑着众人,没有让雪燃军们被掀翻出去。
付天策心中大惊!这是怎么回事?
五星魂法适配·大雪暴!?
敌军阵营中有人类魂武者?而且起码得是中魂校及以上?
不…不对!
能将寅虎五人组共同施展的大雪暴统统淹没过去,对方起码得有10人同时施展此项魂技!才能达到如此摧枯拉朽的效果!
所以…敌军阵中有十多个中魂校、上魂校!?
开什么玩笑……
“霜佳人,是霜佳人在施展大雪暴!”荣陶陶脚下的雪地,呈波浪状被掀起,阵阵剧烈的狂风,将所有人搅的身形不稳。
柏灵树女一族的操作简直超神!
她们不仅给众人立下了了精神屏障,也用树枝牢牢的缠住人们的脚踝,固定在地上,同时那上方的巨大树伞,又在顶向夜空中坠落的雪制陨石!
被掀起来的厚厚积雪之中,荣陶陶看不清任何东西,但此时的他拥有雪绒猫的视野,也知道施法者到底是谁!
竟然是霜佳人!?
付天策半跪在地,还在极力催促着八根冰柱上涨,去抵抗那从未见过的天葬雪陨,听到荣陶陶的呼喊声,不由得的呼吸一滞!
霜佳人一族学会了人类自创的魂技·大雪暴!?
这怎么可能…难道是叛徒徐太平教会她们的?徐太平级别很低,当然不会这种魂技,但是他偷学到了理论么?
等等!
很久之前,雪燃军专门为此开过会,曾表达过一系列担忧。
因为在一年半以前,松江魂武大学被入侵过,而且那图书馆也被抢掠过!
魂兽大军抢走了修行魂法的书籍,从中学会了人类魂武者研究出来的魂技!?
这™的……
以松魂四礼·茶为首的雪境魂技研究团队,其所苦心创造的魂技,大都实用性极强,而那群生活在雪境旋涡之中的魂兽们,个个品质超高!
雪境魂兽们与人类不同,它们的魂法等级,是跟着品质的提高而提高的,无形之中,就比人类更容易修行魂法,使用自主修习的魂技门槛也就低了!
除开那些特别走心的魂技,只要给它们足够的时间,它们什么学不会?
兽类魂兽没有足够的智商,与人类身体构造不同,无法修习,但是类人型魂兽的智商可不差!
雪燃军的担忧已经成为了现实!
这一刻,付天策彻底意识到了……
人类面对的,不再是只拥有自身魂技的类人型魂兽,而是一个个修行了全部人类魂技的雪境魂兽!
这般掀起“雪地毯”的大雪暴,一旦施展在城墙之下,该怎么办?
如果那冰威如岳,施展在城墙之下,又该怎么办!?
冰威如岳…不!冰威如岳!
“轰隆隆……”
漫天的积雪坠落而下,一片混乱中,夜空中的巨大陨石,终于与那树木大伞轰然相撞!
霎时间,一道爆炸声响传来,响彻整个夜空!
仿佛天空都要被轰出一个缺口似的……
巨大的爆炸声震得人们耳膜生疼,恐怕千里之外都能听到。
多亏它是在夜空中爆炸的,否则的话,那狂猛的气浪风,恐怕都能将周边的一切统统轰飞出去……
阵阵的耳鸣声中,荣陶陶隐约听到了不知谁喊的一句话:“不能让她们再接近了,她们会大雪暴,就可能会冰威如岳!
一旦冰柱开在树堡范围,柏灵树女一族很可能会被连根拔起,被顶上空中!”
这样一番话语,荣陶陶听在耳中,也急在心里。
但是问题根本就不在于此,那些分散开来的霜佳人,正因为不敢接近,所以才用了施法范围极远的大雪暴。
所有魂兽,都在防着荣陶陶的莲花瓣!
这群魂兽并不傻,虽然它们大军在向前行进,但却也都知道莲花瓣的威力,所以并没有贸然冲杀,对距离的掌控比较完美,进可攻、退可守。
这显然不是荣陶陶理想的输出环境。
而荣陶陶自己又必须站在虚幻的树墙内,他心中清楚,一旦冲出了前方那虚幻的树墙,必然会被一堆又一堆的精神类魂技冲击大脑。
“吗的,给我一个柏灵树女的魂珠,我需要一个精神屏障!”阵阵的气浪风中,荣陶陶趴伏在地,本就耳鸣的他,声音大的可怕,对着后方的树堡大声喝道。
“淘淘。”这两个字,却是无比的清晰,因为是荣阳通过魂技,印刻在荣陶陶的脑袋里的。
强欢-帝王宠奴 魅夜水草
“管不了那么多了!十二小队,青山军,上千柏灵树女统统都会死在这!大薇也会死在这!”荣陶陶竟一手穿过了荣阳那虚幻的身体,接住了一根树藤甩来的包裹。
情急之下,荣陶陶连拉锁都没开,直接撕碎了那雪地迷彩包裹,霎时间,能量棒、魂珠散落了一地。
下一刻,荣陶陶的身体却是微微一僵,荣阳…夺走了他的身体控制权。
“抱歉,淘淘,我也不愿意任何人死去,但我不能让你有事,你的计划很好,但情况有变!”荣阳一手撕开了脚踝上缠绕的树枝。
下一刻,荣陶陶(荣阳)的手掌也是一僵。
荣陶陶的话语,清晰的印在了荣阳的脑海中:
“告诉她,我也是关外第一……”
“呯!”
荣陶陶额头上的魂珠,直接被他自己引爆了!
“呵……”荣陶陶倒吸了一口凉气,彻底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双手在魂珠与能量棒中疯狂的翻找着。
“发现魂珠……”
“发现魂珠……”
“发现魂珠:雪境·柏灵树女(大师级,潜力值:-)”
找到了!
荣陶陶右手拿着魂珠,迅速向额头处按去,左手捞起了一把能量棒,顺势猛地一抬手!
下一刻,脚下一只巨大的雪鬼手,在漫天搅动的风雪之中,带着他贴地飞行,向一片漆黑中飞去。
“荣!陶!陶!”背后,高凌薇眼眸瞪得老大,脚下一崩,猛地冲向了荣陶陶。
呼~
一阵狂风突然将高凌薇卷入其中,一旁,徐伊予手指轻挑,显然是她阻止了高凌薇。
下一刻,徐伊予却是窜了出去,她的口中轻声呢喃着:“老首长的女儿,送死,还是我替你吧……”
漆黑的夜色下,之前被大雪暴掀起来的厚厚积雪与层层土壤,此时正在坠落,无疑,它们给荣陶陶做了非常完美的掩护。
巨大的雪鬼手握着荣陶陶的腰,带着他贴地飞行,直冲敌军!
“吼!!!”
“吼!!!”随着荣陶陶极速接近,到底还是有人发现了荣陶陶的身影!
左军阵前,两个雪狱斗士放声嘶吼,发起了单挑申请。
霎时间,荣陶陶只感觉自己头脑内部的精神屏障,被疯狂的冲击着,甚至裂出了道道碎纹!
再近点,一点就行……
荣陶陶极力施展着柏灵障,完全不计后果,疯狂的一次次置换精神屏障。
他死死的闭着双眼,避免与任何魂兽对视,那极速穿梭的身影,只感觉与敌军越来越近……
“嘶……”
“吼!!!”一阵阵暴躁的声音自前方传来,霜佳人手持弓箭,迅速向雪狱斗士指引的方向射去!
霜死士的锋雪大刃,几乎在一瞬间便斩落了下来!
叮~叮~叮!
无数雪色箭矢发出了清脆的声响,被那无形的丝雾迷裳拦了下来!
咚!咚!咚!
而那接二连三的锋雪大刃,也在贴地飞行的荣陶陶上方不远处,与丝雾迷裳轰然相撞,发出了阵阵声响。
后方,徐伊予身影宛若雌豹,一双长腿紧绷,接连点地,几乎与荣陶陶用相同的姿势,贴地飞行……
那魂力就像是不要钱似的,她的手掌连连挥舞,一件又一件丝雾迷裳疯狂的重置着,不断向荣陶陶身上覆盖而去。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咔哧!咔哧……”荣陶陶一把将手中的能量棒塞进了嘴里,连着包装纸,疯狂的咀嚼着。
他失去了雪绒猫的视野,当然不知道身后是谁,哪怕是雪绒猫在,它的眼睛也只能看穿霜雪,却无法看穿那些落下的土壤。
但后面不管是谁,必然是友军!
附近的几名霜佳人一看情况不对,当即手指一挑,一阵狂风席卷开来,企图将荣陶陶吹上夜空。
荣陶陶那极速穿梭的身体,在穿过搅动的雪龙卷时,不由自主的向上飞去,那雪鬼手的手背,也撞在了同样被搅动的丝雾迷裳之上。
在剧烈的撞击之下,荣陶陶竟然被丝雾迷裳再次撞回了地面。
一片混乱之中,荣陶陶的左手猛地向下一按,进而向后一甩!
巨大的雪鬼手,一把将荣陶陶按向了地面,冲势之下,甚至向前碾压了数米,按着荣陶陶在地上吃雪啃泥!
而后,雪鬼手迅速抽回,那巨大的手掌突然五指张开,徐伊予眼神惊愕,她从未想过,会遭受荣陶陶的攻击。
但也就是这样的攻击,却在挽救徐伊予的性命!
雪鬼手急速回抽,徐伊予贴地前冲,双方相向而行,在这种速度之下,徐伊予甚至都反应不过来,便与那手背狠狠相撞,竟被直接拍飞了回去……
而那被按在地上,胡乱吃着霜雪、泥土与能量棒的荣陶陶,右手恶狠狠的一拍地面,掌心中的那一瓣莲花,也被他按进了地底!
“你们不敢来,我™就过来!!!”
一道来自荣陶陶的怒吼声,炸响夜空!
“呼……”
霎时间,一股气浪风荡漾开来,一朵、两朵、三朵……
一朵朵巨大的青莲,突兀从魂兽大军右前方不远处绽放开来,由近至远,一路怒放,直冲魂兽大军中央!
暴躁的情绪充斥着大脑,这一刻,他不再是荣陶陶,而是霜雪的化身……
确切的说,是罪莲的化身。
天地间,不仅怒放着一朵朵巨大的青莲,也留下了荣陶陶那目空一切,无比暴躁的一句话语:
“都!得!死!!!”
….
继续五千两百字,求月票!!!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