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仙宮 愛下-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平分秋色相伴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仙宫
此时眼前的场景,其实和刚才的暴雨神通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有着极为强烈和熟悉感觉。
只是将漫天的雨滴,变成了旋转翻飞的枫叶。
而刚才的那些雨滴,拥有着极致的切割能力,它们可以视叶天强大的仙气防御于无物,轻而易举的将叶天的仙人之体切开。
甚至将这一方天地,都在无声无息之间切割得支离破碎,分成了亿万个小空间。
而现在的这些枫叶,则是纯粹的死亡和破灭。
无数枫叶飘零之间,明明是漫天火红热闹的颜色,但天色却变得更加暗淡无光。
那是连光芒都在其未能之下别强行寂灭的强大能力!
在这其中,叶天清楚的感觉到了曾经领略过的射月车那惊天动地的毁灭之意。
这几年之间,叶天修行天机神通,此术恐怖,对自身战力是一个极大的提升。
但枫雨仙君却也并没有停歇,她将在辉月仙会之中所获得的射月车之魂与自身的神通完美结合在一起。
当然,当时对叶天施展的,是那一部分的射月车本体。其威势尽情施展开来,远远不是天仙境界的修士可以抵抗。
叶天只是承受其毁灭气息一瞬,便遭受重创,堪堪逃出性命。
枫雨仙君此时所施展之能力,是得其魂,参悟其威能所得。此时此术战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她自身所处境界能够发挥出来的层次。
天地之间光明寂灭,一切都仿佛被冰冷和死亡笼罩。
但在其中,从叶天的身体之中,却是有强烈生机泛着绿色的光芒闪烁。
这一息绿色的光芒,仿佛是黑暗永夜之中的长明灯,又仿佛是苍茫黄沙之中的绿洲,坚持不绝,生生不息。
事到如今,两人的战斗,已经几乎是变成了射月车和遮星树这两大神物之间的争斗。
叶天所拥有的乃是遮星树本体,其中威能尽展,几乎无法被磨灭。
只是受限于叶天自身的修为,却也无法将当前的局面逆转。
枫雨仙君本身的修为高妙,对射月车的参悟了解也极为深刻,可以说已经发挥出了她所得的射月车能力的极致。
一时之间,两人却是陷入了一种势均力敌的程度。
在将光芒和空间都是绞杀的彻底虚无,在叶天身体的边缘三尺之处停止,再难寸进一步。
在其中,便是绿色的浓郁生机光芒,它稳定而持续,仿佛永恒都不会熄灭。
就像是黑暗里有一只嗜血残暴的凶恶妖兽,明明已经将猎物吃掉了大半,但是面对最肥美最核心最关键的那一部分,却无论如何都再难咬动。
此术强大,但相应的消耗却是同样逆天,短短的时间之内,枫雨仙君宛如冰霜的白皙俏脸之上,就浮现出了虚弱的神色。
又相互僵持了片刻的时间。
枫雨仙君自从刚才暴雨神通被破之后,就凝重严肃的神色,开始明明的渐渐放松了下来。
叶天感觉到,在枫雨仙君神色放松的一刹那,身周仿佛天塌一般的强大压力,开始骤然消散。
枫雨仙君虽然消耗巨大,但依然还有再战之力,此时却直接收手。
叶天笑了笑,他知道枫雨仙君收手的原因,因此心念微动之间,身周的遮星树光芒也开始渐渐的收敛。
枫雨仙君的攻击能力在融合了射月车之魂之后,目前能施展出来的已经是极限。
叶天此前应对过真正的射月车之威能,再加上天机神通对于战局的掌握,让他的应对时刻都能做到当前局面下的最完美,并没有在射月车之魂的威名之下,露出什么破绽来。
可以说,枫雨仙君到这以后,除了可能隐藏最后保命的手段之外,已经没有施展出更强大攻击的可能。
而此术被叶天调动遮星树以不变应万变,成功抵挡了下来。
这也是枫雨仙君在施展出此术之前就已经说过的,若是此术出叶天依然不败,那她便已经败了。
而叶天在枫雨仙君收手之后,也马上收起了能力。
叶天心里也很清楚,自己能够抵挡得住枫雨仙君的最强攻击,已经是发挥了正常交手之中自己能发挥的全力,以及对遮星树的运用巅峰。
虽然不确定叶天若是拼命攻击,枫雨仙君能不能抵挡得住,但到那时候,叶天却也绝对无法再将防御能力发挥到最强,枫雨仙君再施展最强神通,他可不一定抵挡得下来。
到时候,要么两人重新回到一攻一守的僵持局面。
要么两人坚持相互进攻,这样他们的结局只会是两败俱伤。
至于最终的胜利,则已经无法明说。
到那时候,任何丝毫轻微的改变或者是外界小小的影响,都足以改变两人胜利的结局。
当然,那就和两人的实力,关系没有那么大了。
总的来说,就是枫雨仙君一时半会儿奈何不了叶天,而叶天也没有能够将局面逆转乃至是胜利的机会。
换句话说这样的局面也就是,平手。
叶天早就看出来了这一点,而枫雨仙君在察觉之后,也是不再浪费时间和精力,果断停手。
叶天不在乎此战的输赢,不知道枫雨仙君心里怎么想,虽然她很可能因为心里的骄傲和自信想要赢,但在平复道心这件事情上,其实不论是赢还是输,都没有那么重要。
至于叶天对输赢的兴趣就更小了。
而平手,对于两人谁来说,好像都是一个最好的结局。
两人在收手之后,天地之间的异象开始渐渐平复,那些浓郁的绿色光芒开始暗淡,那些布满天空的乌云开始消退,周围封锁了空间的四根云柱随风而逝,被强行将光芒都寂灭了的空间里,开始重新变得明媚。
蓝天白云中,明日当空。
青山仙门里,一切如常。
叶天和枫雨仙君相互遥遥行礼。
“多谢叶天客卿成全。”火红枫叶全部消散之后,枫雨仙君身上的长裙重新变回了素色,只是那一头曼妙长发依然披散在身后,却凭添了一种随意轻松的美感。
“不必多礼,能领略曾经渡仙门枫雨仙君的风采,对我来说,也是喜闻乐见之事。”叶天微笑说道。
叶天说得是心里话,这枫雨仙君若是能够存活至今,必然是星空中一方大能,此时看其风采鼎盛,叶天语气中下意识有着一丝惋惜之意。
只是叶天听在枫雨仙君的耳中,却是感觉有些古怪。
想着想着,再加上她现在思索着的另外一个已经在心头萦绕许久的问题,枫雨仙君将两者结合,美眸灼灼的看着叶天,闪过一丝疑惑。
“其实有一个问题我一直不解。”
“虽然我们所见时日不算多,但相见数次,也算是相识。”
“你虽然答应了仙王之请成为我渡仙门中客卿,但是却一直明显刻意避世不出。”
“我不知道你是否因我一直挑战你,对我总是有一种疏离,亦或不止是对我一人,而是对所有人都是如此,对这个世界都是如此。”
“你这次帮我,若是你有什么问题,大可尽管提出,我亦能全力助你解决。”
枫雨仙君认真的说道。
这枫雨仙君算是叶天来到这渡仙门之后,所打交道最多之人,但也只是和其他人类比而已,实际算下来,两人也并不能算是很熟悉。
而只是这几次相见,叶天亦是在有意隐瞒,却依然被枫雨仙君敏感的察觉了出来,不得不说此女心思之细腻,观察之细致。
但是叶天又如何能说明原委,况且就算是说了,又有何用。
当然,严格算起来,叶天之前本来和枫雨仙君约定之事,也算是在此事的范畴之内。
“多谢仙君好意,”叶天轻轻的摇了摇头:“仙君只需要按约行事便可。”
这句话之中,其实也夹杂着一些淡淡的疏离割裂之感,枫雨仙君察觉到了,目中又闪过了一丝好奇之色。
不过她也看出来叶天不愿在此事之上纠缠,便将心中疑惑藏了起来,不在此事之上纠缠。
“客卿已经助我完成,接下来我自当尽力完全答应客卿之事。”
“不过还烦请客卿告知我玄仙道人所在之位置。”枫雨仙君说道。
……
在周围围观的无数渡仙门中弟子眼中,两人这一场被期待了许久的战斗,显然有些虎头蛇尾。
尤其看起来就像是最高潮处戛然而止,让所有人的心中都是有一种意味未尽的遗憾感觉。
这时候也有人想起了当年辉月仙会的时候,叶天也是本来在八连胜之后,明显犹有余力便主动认输退出战斗。
最后还是在仙王帝轩的条件许诺之下,才又和枫雨仙君的妹妹棠冰再战看了一场。
在围观者的眼里,自然是希望看到无比精彩的战斗,但叶天当然不可能会有丝毫照顾他们心思的心里,他又不是以杂耍为生的猴子。
他从不会做无谓的战斗。
既然此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人们也知道叶天客卿必然不会再改变选择,只得将心中的遗憾压下,准备离开。
不过,此战已经发生的,依然足够成为这渡仙门中无数弟子们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谈资和议论之处。
毕竟这两人的这一战,完全可以说是在这渡仙门中,玄仙这个境界之下,最强的一次交锋了。
枫雨仙君出手次数不多,叶天在这几年时间风头极盛,而之前与叶天交手的那些仙君,在叶天的势若千钧一拳之下,便纷纷落败。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但在这场战斗之中,叶天那些惊天的拳头,却只是最基础的发挥。
还有之前让无数对手闻风丧胆的恐怖火焰,也是这场战斗之中,比较不起眼的部分。
俗话说有对比,才能看出份量。
总之两人这场战斗之中的见招拆招,在周围围观的人眼里,实在是有太多值得称道的东西。
当然,两人所淋漓尽致展现出来的实力,也是让天仙最顶尖的那一批人,纷纷反思思考,自己在对上他们的时候,到底能如何应对。
结果当然是让人绝望的,因为怎么看,这两人的战斗,虽然不知道有没有达到天仙的层次,但肯定已经超过了天仙这个范畴。
叶天和枫雨仙君的对话,没有人能够听到。
但看两人相谈的模样,一些正欲离开的人,却是停下了脚步。
“或许这就是强者的惺惺相惜!”
“此二人未来必成我渡仙门中最耀眼的明星!”
“可笑!大白天便有人说梦话,他们难道现在不是?”
“不知道是否唯我一人有此想法,叶天客卿和枫雨仙君,这看起来极为般配,他们若成道侣,也算是我渡仙门中一段佳话!”
“我不同意!”结果此话一出,无数弟子纷纷时露出不情愿的神色。
“就是,此事我江寒真人也不同意!”
拳镇山河
“知道的你是江寒真人,不知道的,还当你是大梦真人,你一个真仙初期,有何资格不同意!?”
“吾道号大梦,何人在唤我?”一个声音远远的传来。
这时,人们眼睁睁的看着枫雨仙君与叶天身影骤然下落,并肩向孑遗峰飞去。
大多数人们心中念想皆是在修道之上,所谓的男欢女爱,基本也没有几个人会真的在意。
只是枫雨仙君的名头实在是太大,她太过完美,就像是一个完美的艺术品,几乎任何一个看见的人,都会对其产生赞叹欣赏之意。
当然具体的心思,外人就不得而知了,只不过大致都是如此。
而在之前,这个完美的艺术品,你知道是不属于任何人的,又或者或,它属于大家。
况且也在人们的默认里,也没有几个人有资格能够将其拥有。
但人们突然发现叶天却好像真的有。
更何况他现在才是真仙巅峰,已经足以比肩枫雨仙君,潜力和势头更是已经完全超过。
尤其是刚才那第一人提出叶天与枫雨仙君般配的时候,若是将叶天换成其余一个普通的弟子,哪怕是其他几位仙君,大家也都是将笑话听,最多议论几句,便不会再理。
而当这个人现在是叶天的时候,这些弟子们却是猛然发现,好像还真的是,他们自己的心里也在认可这个说法。
于是人们的心中都是产生了一种,坏了,本来属于大家的东西,要被叶天客卿独占!
虽然那东西从来也没做属于过谁,更没属于过他们自己,但大家的心里,还是难以抑制的生出了空荡荡的感觉。
一双双目光看着消失在孑遗峰之中的那两道让人敬仰的背影,充满了复杂的神色。
场间一时间竟无比的沉闷。
就连说他不同意时候最有底气的弟子,此时也是默然无语。
“都在乱说什么,叶天客卿与枫雨仙君境界高妙,所思所想又怎么会是你们这些家伙的龌龊心思!”
这时,一名老者摇了摇头,没好气的训斥道。
“都散了吧!”
这老者似乎也是有些威望的,在其出言之后,停留在这里的弟子们也是纷纷悻悻的三三两两散去。
……
小院子里。
叶天盘坐在小湖畔的那棵树下,双目紧闭。
枫雨仙君在湖的另一边默默等候,一边调息恢复,在刚才的战斗之中,她的消耗也不小。
不过枫雨仙君的注意力,大都还是在叶天对面树下的叶天身上。
美眸之中有着淡淡的好奇。
因为她刚才发现,在叶天盘坐在树下入定之后,叶天就在她的感知之中彻底消失了。
连同那棵树。
她的感知轻轻楚楚的告诉她,叶天并不存在。
但明明眼睛看去,叶天就是真真切切的在那里。
按理来说,叶天的修为差她一整个大境界,虽然两人的战力相当,但说实话有一大部分叶天是依仗了遮星树。
所以她的感知,对叶天是不可能出错的。
思来想去,唯一的可能也就是遮星树了,是遮星树屏蔽了她对于叶天的感知。
部分不说的洞察之敏锐,只是凭借着大致的观察和猜测,就已经将一个她之前完全不了解的情况,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当然,这也并不是事情的真相。
事实是叶天不光隔绝了枫雨仙君对她的感知,甚至是隔绝了外界一切对他的感知,甚至是天道。
这也是遮星树除了生命规则之外最大的能力了。
做出这一切的原因,还是为了阻拦施展天机神通时候,会引来的天道反噬。
以叶天如今的实力,引来了天道反噬,后果是很严重的。
不过这件事情在叶天决心修习天机神通的时候就已经考虑清楚,用遮星树那得天独厚的能力来消除影响。
当然,这也不意味着叶天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施展天机神通了。
若是对天道的影响太大,反噬虽然在当时找不到他无法当即反噬,但必然会永远紧跟于他。
到时候,他就必须无时不刻的将遮星树对天道的屏蔽展开。
就像是一个只能躲在自己壳子里面的乌龟了。
……
大约持续了半天的时间,枫雨仙君眼里,一直在闭目入定的叶天,突然睁开了眼睛。
只是在其眼睛之中,一时间有浓郁的星光闪烁而出,光芒强盛,甚至于让枫雨仙君都一时间无法直视叶天。
片刻之后,光芒渐熄,枫雨仙君也得以看清眼前情况。
只见这些从叶天眼中弥漫而出的光芒,竟然在空气之中,化成了无数个肉眼根本无法辨认清楚的光芒尘埃。
这些光芒尘埃漂浮在空气之中,在丈许方圆的空中,呈现平面铺开,组成了一副光幕。
而光幕之中画面闪烁。
那是一片黑暗的星空。
那里周围近处似乎没有什么星辰,仅仅有几个可怜的星辰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安安静静的悬浮在背后偌大的黑幕之上,明显距离极远。
这是哪里?
枫雨仙君心中隐隐猜到这应该就是叶天想要让她看到的玄仙道人所在的位置,只是此时眼前这幅画面,在星空之中实在是太过常见,根本无法确定到底在哪里。
叶天也知道现在眼前的画面实在是太过空泛。
他牙关紧咬,心神再次运转到了极致,进行推算。
悄然之间,叶天的乌黑头发之中,有一缕变成了白色。
光幕之上的画面开始骤然放大。
好像是一个人的视角被疯狂的向前拉近。
画面上夜幕里那几颗星辰快速的变大。
“还不够!”
叶天轻轻的遥遥头,依然没有松懈。
有越来越多的头发变成了白色。
光幕上的画面也一直在放大,那几颗星辰距离视角越来越近,直到可以看清楚细节。
三三两两分布着的星辰,其中有四颗星星凑在一起,看起来距离极近。
这四个星星看起来都是呈现黑灰色,一眼看去充满了黑暗和寒冷。
但最关键的,是在这四颗星辰之间的广袤空间里,充斥着无数的石块,这些石块似乎并不是天然存在,都呈现着浑圆的模样,在四颗星辰之间,围绕着中间看不见的一个点,在缓缓的旋转。
同时,周围的那四颗星辰,亦是在围绕着同样的那个中心,以同样的速度旋转着。
这是什么地方?
叶天心中产生了好奇。
“天枢石阵!”
旁边响起一个带着些许疑惑的声音。
枫雨仙君眼睛紧紧的盯着光幕上的画面。
“你知道这是哪里?”叶天问道。
“是的……天枢石阵,我确定是这个地方!”枫雨仙君迟疑了一下,又看了两眼之后似乎是确定了自己的判断,点点头说道。
而叶天依然没有放弃使用天机神通推演。
光幕上的画面依然在放大。
这也让枫雨仙君将光幕里的地方看的更仔细了一些。
一直到画面拉近到了虚空中悬浮着的石头上,在一颗黑色的圆形巨石上,隐隐约约有一个身影默默的盘坐在上面。
画面到这里,瞬间戛然而止。
光幕瞬间崩溃成了无数的光点尘埃,回到了之前组成光幕之前的状态,然后渐渐完全消散在空中。
天机神通到这里已经是叶天目前所能达到的极限,甚至无法再多坚持哪怕是一瞬。
“看清楚了吗?”叶天目光落在枫雨仙君的身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