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ptt-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 用人心破人心展示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哈哈哈,叶凡,你就这一点手段?”
梵当斯反应了过来,脸上有着恼怒,似乎没想到梵医让自己失望。
随后,他又望着叶凡和宋红颜狂笑了起来:
“你除了用暴力手段威压之外,你还能干点什么?”
“我还以为你会拿出自己的能耐,破这一局让我心服口服,没想到只会用杀伐来吓唬人。”
“就是这杀伐,你敢杀十人,百人,难道你还敢杀一千人,五千人?”
“而且梵医敢来龙都讨回公义,就不怕你和神州医盟的屠刀。”
梵当斯一脸蔑视地看着叶凡:
“有本事,你就给我杀个血流成河,杀光五千人。”
此话一出,原本后退的梵医队伍又停下脚步。
梵医还重新挺起胸膛又压向了神州医盟。
是啊,梵王子说得对,叶凡敢杀十人百人,难道还敢杀一千人五千人?
叶凡真下手了,别说被国际舆论骂死,就是神州官方也会第一时间砍了他。
“梵王子,我说过,我有很多法子破你这一局。”
叶凡一脸鄙视看着梵当斯:
“我之所以用最粗暴最原始的方式,不过是我看你们梵医不顺眼。”
“我告诉你,这一个星期来,我内心非常的憋屈。”
“想到梵医在神州兴风作浪,想到我这些日子救治的患者,我就恨不得手起刀落杀光你们。”
“只是我又不能平白无故对梵医大开杀戒。”
“所以这些日子纠结的都快要发疯了。”
“今天五千梵医冲击神州医盟,是一个难得杀伐的借口,我自然要好好珍惜。”
“这也是我有其它法子不用的缘故。”
叶凡很直接道出自己心声。
他对梵医无情下手既是给患者讨点公道,也是趁机在梵医面前好好立威。
唯有把梵医杀怕了,阉割了精神,将来华医门才能更好驾驭他们。
“死鸭子嘴硬!”
“明明除了暴力之外无可奈何,却装成自己运筹帷幄之中。”
“叶神医还真是不要脸。”
“你真有能耐,就拿出你的手段,不要倚仗国家机器,破这一局让我心服口服。”
梵当斯背负双手看着叶凡针锋相对:“赤子神医有这种能耐吗?”
“梵当斯,你高看自己了,也小看我叶凡了。”
叶凡又是一阵自信的笑声:“我要破你这一局,手段数不胜数。”
“铁血一点,我在五千梵医中安排十几个探子,假冒梵医手持武器对神州医盟攻击。”
“先是射伤十几名警方人员,然后再丢入燃气瓶引起爆炸。”
“只要神州医盟遭受到剧烈攻击,我就能名正言顺杀人。”
“我直接杀上三百人,打残三百人,抓捕三百人,用铁血手段压住五千梵医。”
“他们精神能力再强,信仰再坚定,也扛不住刀枪的威压。”
“最多一个小时,五千梵医就会失去斗志跪在地上。”
“接着我再砸一个亿把外籍记者全部收买了。”
“同时把梵玉刚的视频拿出来对整个世界公布。”
叶凡看着梵当斯冷笑一声:“到时,国际舆论骂的是神州,还是梵国王室?”
梵当斯脸色巨变:“你是赤子神医,怎能学鹰国人那一套?”
“这只是手段之一。”
叶凡没有正面回应:“手段之二,我还能悄无声息撂翻梵医。”
“五千人虽多,但只要把一百个麻醉弹塞入烟花中,再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射入。”
“烟花从上空爆炸,势必吸引梵医张望。”
“张望的这十几秒,足够让他们中毒倒下。”
“人一倒,救护车入场,一波一波把他们全部拉走。”
仙侠吟溪传 南柯忆梦
“再醒来,他们就都背负了掉脑袋的罪行。”
“他们手里会拿着这些年干过的龌蹉事情。”
“没干过坏事的也会口袋揣上几袋‘洗衣粉’。”
“别说重新聚集声援你了,就是保住自己小命都难。”
“没有这些梵医死忠,梵王子又拿什么来叫板神州?”
叶凡盯着梵当斯问道:“你说,一百个麻醉弹够不够破局?”
梵当斯眼皮直跳,嚣张的气焰下降不少。
他开始相信,叶凡大开杀戒,不是没手段破局,而是真要杀人发泄。
不过他依然保持着强势:“叶凡,你说这么多,全是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你这样肆意妄为,一旦梵医反弹,势必跟神州鱼死网破。”
“而且还都是借助了国家暴力机器。”
梵当斯喝出一声:“你这些手段根本不能让我心服口服。”
“我为什么要让你心服口服?”
叶凡大笑一声:“我能光明正大杀人破局,我为什么要搞花俏玩意满足你?”
“难道让你心服口服了,你就能跪下来做我一条狗?”
叶凡转身对梵医吼叫:“还有十分钟,再不滚,格杀勿论。”
两百武盟子弟重新填充弩箭。
袁青衣也一抖长剑。
杀意滔天。
“你能让我心服口服!”
梵当斯脑子一热:“我就跪下来——”
“就等你这句话!”
叶凡闻言上前一步,目光锐利盯着梵当斯:
“梵当斯,这可是你说的,今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你就给我跪下来。”
“不管我要不要你这条狗,你都要对我俯首称臣。”
对于叶凡来说,让梵当斯跪下来,远比杀掉他更有象征意义。
“本王子不是好人,但向来一言九鼎。”
梵当斯狂笑一声:“今晚你让我心服口服,我就跪在你面前。”
“就这么定了!”
叶凡大手一挥。
“嗖——”
几乎是叶凡话音落下,宋红颜一抬手,一支烟花射空,炸成一团火焰。
烟花璀璨,迷醉着众人双眼,也让全场下意识安静了起来。
下一秒,四面八方地面颤动,无数脚步声整齐又冷漠靠近。
虽然还看不到人影,但梵当斯和梵医都能感受到人多势众。
下一秒,成千上万名男女从大街小巷靠近。
没有说话,却都带着一股怒意,手里也抓着木棍。
他们好像一座座火山,一旦爆发,就会淹没现场的五千梵医。
梵当斯眼皮一跳喝道:“叶凡,还靠武盟子弟暴力施压?”
“武盟子弟?”
叶凡大笑一声:“看清楚一点,这都是梵医治疗过的患者!”
“你用人心压我,我就用人心破局!”
“你有五千梵医,我有三万患者!”
都市草根王
“用梵医伤害过的患者,诛你面前五千死忠,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他们都是各地赶赴过来的患者,手里拿着梵医证明的精神病情。”
“别说血洗五千梵医,就是把你王子撕成碎片,也没有人会说半个字。”
“这一局,你们不跪,就全受死吧。”
“砰——”
说完之后,叶凡一脚把梵当斯踹下了七楼……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