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愛下-第八百一十九章 明處與暗處熱推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好家伙,这不喘气还好说,这一喘气…
那场面怎么形容呢。
就是一群鬼本来在盲目的转悠找不到人,结果一闻到人气之后直接机械性的转头看向了三清,惹得三清只能再次闭气。
筆 閣
那群鬼不傻,直接一窝蜂的往那边扑了过去。
一世吉祥 泰戈
不过…没抓到。
就这么直接扑了个空。
明处对暗处简直就是不能再容易了。想躲开就躲开完全就不用担心,不过他在这地方也不能久留,毕竟他现在的气力是越来越少,感觉再待在这儿…
他就得先成这鬼魂了。
再摸了摸口袋里面是先前放在里面的招魂铃,他不知道挥动这东西会怎么样于是直接摇起来。
叮铃铃——
那鬼像是短暂性的被控制了身子一样僵硬,不过很快就回复了正常。
叮铃铃——
那鬼又僵住了,很快啊直接像是引燃了怒火一样往这边跑过来,没想到却是直接扑了个空,那鬼魂也生气啊。
叮铃铃——
三声招魂铃响起,整个地方风云变幻。
依旧是那个佛堂,他稳稳当当的站在其上,不过这铃铛却重若千斤,若不是他这手臂确实有些气力估计直接就能闪了他的腰。
那…这就成功了?
应该是成功了吧。
而此时已经几近早晨,清晨鸡声响起,这大门被推开,一太首先进来给佛上第一支香,结果这刚进来就发现了三清。
“你没走啊。”
“我…我这…我没走,没走。”
那人只干干巴巴的笑着,因为至于别的他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毕竟谁能相信他这是被鬼魂给困住了。
怕是这招魂铃还有鸡叫的声音才能让他回来。
“对了,也是忘了说你了,下次上香切莫不能用白色的蜡烛上香知不知道!”
“为什么。”
双极修灵 六班掌门
“白色可是招鬼,真以为这香还能随便上,还有人家上香你上蜡烛是不是觉得哪儿不对啊你。”
觉察到了。
那三清也只是干巴巴的笑着,至于这其他的他也没怎么顾忌。
反正他也不是总上香,也就图个时辰罢了,如果不是为了招鬼,他闲着没事点一根白色蜡烛在佛堂之中干什么。
这话说好,那一太可不傻,看到她手中的铃铛发现了这人的企图。
这地方本身就是一个死人的大地方,这人竟然带了一个铃铛过来,分明就是想要招魂。
而招魂术莫过于最邪恶的法术了。
这招魂术虽说不知道他成没成功,但是就以他这个样子怕是应该没学过召唤术。
见他身上有一团黑气笼罩,绝对是涂抹了这不知何物,或者说带有阴气的土。
他现如今能站在这面前就不错了,再看他身上黑气笼罩,绝对不是什么好现象,于是打算把他招留下来。
也不是说为了铲除他现如今的目的,更像是为了给他驱驱这身上的黑气。
“若是你不嫌弃,这两天就留下来。你身上这黑气若是走了的话,必定会接连堕入鬼道或者说陷入这个鬼打墙之中,我也算是为了你好。”
那三清现如今也是害怕了,这身上有鬼气他也是知道,不过这铃铛之中的确是有鬼魂,若是被这驱逐黑气的话会不会直接把这铃铛中的鬼魂净化。
不过…现实中好像根本没由得他考虑这个问题。
呼——
一阵强劲的风吹过,甚至能听到这狂风呼啸的声音,像是撕裂了这空气之中的凝结物,只是一阵漩涡。
那地上的树叶随着这风急速晃动看上去打了个卷,而整个地方变得阴气沉沉,他们却发现这佛堂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弥漫了这黑色之气。
“你这是…招魂铃,你想把这底下的鬼魂都带走?”
那一太终于也是察觉到这人的意图了,不过这察觉到了也是晚了。
他终于知道这捡起来的蜡烛是什么了,是这人为了招魂所用的媒介!
不可思议的战国 眉毛会说话
该死的。
“所以你这蜡烛是发的什么光!”
这声音腾地抬高,那一太的表情像是直接急了。对面的三清磕磕巴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擦了擦脑袋上的汗水一听这门外的呼啸声就感觉到这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黑…黑光。”
“什么!”
一太差点没被气死。
想要出去,却发现整个屋子里面已经安安静静,完全没有这所谓的兴旺,一般到了这时候都是兴旺,怎么可能一个人都没有!
随即旁边的三清也是走到门口看了看。
“这佛堂之中瞧瞧还有拜佛的人,怎么死活听不到咱们的呼喊声音!”
这一说话,那一太的面色直接刷白,本来就老的拿着拐棍的手现如今更加的哆嗦。
“你怎么了。”
三清疑惑。
这边是主堂…
一太的出声让三清知晓到这个真相的人,头皮发麻,背后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如果那群人在那边拜佛,那边是主堂…那这边是哪。
好家伙,那群人害怕的直接后退,在面对所有未知的恐惧之前,所有人都会害怕,当然他们两个也不例外。
接连后退,不过摸了摸这四周的东西都是实体物品的时候,他们才知道自己是真正的步入了鬼路。
一太忍不住想打自己嘴巴,说什么别人去黑气,结果自己却也跟着到了这个地方无法脱身。
而这前方大路漫漫。
除了这上面什么都打不开之外,没有什么异样而问题也就出现在这里,你什么都打不开。
门窗或者这上面的砖瓦
僵尸传奇之冥龙傳 猪排笨色
基本你想要动的地方他都无法动。
没办法,既然这东西没办法动它,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
他们两个慌忙的拍拍外面的门,没有人发觉他们两个在此处。
三清捅破了一个窟窿眼儿之后往对面去看去,发现两者隔着一道透明的鸿沟!
就证明没有人意识或者发觉到他们在这儿,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自己在何处这个地方,没有人发觉,而这几天也不是什么重大的节日。
自然这么长时间见不到人,这寺庙里的也是有人着急找人,结果这人没找到没办法,原本今天应该是主持讲话的。
他没在也就只能由副主持上任。
“咳咳…”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