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ptt-1240、新年專屬閲讀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戴眼镜都能被顾晨说得如此清新脱俗,王警官脸上写着一个大大的“服”字。
想了想,王警官还是拒绝着说道:“其实视力是没问题的,也用不着戴眼镜。”
“可关键这卢薇薇甩锅的本领堪称一流,什么叫我最清楚怎么操作,说的好像你去年没贴过一样。”
“我这不是为了帮顾师弟忙嘛,走不开。”卢薇薇的理由借口依旧是围绕着顾晨展开。
王警官摆摆手:“得,你也别装了,顾晨现在又不忙,用不着你帮忙。”
“所以卢薇薇,咱能多一些真诚少一些套路吗?”
“行,我去指导怎么贴福字,可以啦吧?我的王副队长。”
拿着福字的卢薇薇,也是一脸无奈的回头一瞥,顿时表情怪异道:“低了,格局低了。”
“嘿……”
见卢薇薇离开,王警官也是一脸无奈,指着卢薇薇远去的地方抱怨道:“你们评评理,这叫怎么回事?我还不能说她几句了?”
“这丫头就是赵局惯坏的,以前还有兮爷可以治得了她,现在兮爷被调走,她倒成了芙蓉分局一霸了。”
“哈哈。”见王警官在卢薇薇这头吃了委屈,何俊超也是感同身受道:“这我又何尝不是被她欺负呢?”
“不过说实在,你们今晚能去参加春雷行动的启动仪式,还能看表演,简直不要太爽好吗。”
“你今晚又不加班,你也可以去啊。”王警官说。
何俊超摆摆手:“别,这些天我都在加班,难得今天休息,还是之前跟顾晨调班,感觉现在离过年都快没几天了,还不得让我休息够啊?”
“而且再说了,春节期间我们还得值班,你说说,这叫什么事?”
“这就是命啊,得忍。”丁警官早就见怪不怪。
春节值班,丁警官早已习以为常。
何俊超一呆,赶紧又问:“那老丁,你每年春节值班都干些啥?无聊不?”
“无聊是肯定的,也不是很忙,反正就是清闲的很。”丁警官说。
“那你值班都做些啥想些啥?”何俊超好奇问道。
丁警官抬头思考,笑笑说道:“你可以想好过年该如何拜年啊。”
“毕竟值班是值班,年还是要拜的。”
“得了吧。”何俊超摆摆手,也是不由吐槽道:“每年过年都是那些复制粘贴的祝福短信,有时候人家甚至连名字都不改,直接就给转发过来。”
“好几次我同学发给我的新年祝福,用的都是别人的名字,这翻车还少吗?没啥创意,所以我现在都很少群发祝福短信了。”
“那是你不会发。”王警官闻言,也是嘿嘿一笑:“你要是发出来的祝福信息有水平,那给人感觉就会很不一样。”
瞥了眼三组其他新老同志,王警官又道:“不光是何俊超,你们大家估计也都一个水平。”
“马上也快过年了,等到大年初一那天,估计你们肯定很多人都开始发拜年信息了。”
“我不用猜都知道,你们肯定发的都是什么阖家欢乐啊,扭转乾坤啊,六六大顺啊,八方来财啊,等等等等,对吧?”
“老王,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吧?”何俊超一听全中,感觉老王有点东西。
王警官则是得意的笑笑:“咱们呢,也得分享一些拜年话,发出去以后,和别人不一样,还能显得咱们特别有文化。”
抢个总裁做老婆
“这样一来,你就跟人家与众不同,最起码也是印象深刻啊。”
“等一下。”何俊超直接打断王警官说辞,又问:“你说的倒是挺有道理的样子,那你有这文采?我们抄你的祝福语就行了呗?”
“我不行,我每次都抄顾晨的,顾晨一发给我,我就第一时间转发出去,前后不过3分钟。”
何俊超:“……”
感觉自己这是问了个寂寞。
吉喆和吴小峰面面相觑,也是一脸好奇。
吉喆率先问王警官:“那王师兄,顾师兄都发了些啥?”
“这个……”瞥了眼顾晨,王警官也是尴尬的笑笑:“这个你得问他,顾晨是我们芙蓉分局的才子,我是没那种水平,反正,你们今年要想有点与众不同,都问顾晨得了。”
“那大家都一样,要是发给赵局,那岂不是一看就知道是出自顾师兄的手笔啊?不行不行。”
吉喆第一个站出来否定。
王警官拍他脑袋一下:“都说你是三吉弟弟,你怎么就转不过弯来呢?咱们让顾晨一人给大家送一句祝福,这样不就得了吗?也不用大家都使用重复的祝福语。”
“这样一来,领导一看,哟,这小子好像还挺有水平的,这样岂不是能在春节假期,在领导那里脱颖而出吗?”
环顾四周,王警官又道:“你们可别小看了这些祝福语,关键时刻,能让你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瞬间让领导印象深刻。”
“可……可这也太难了吧?”袁莎莎挠挠后脑,也是不由吐槽说:
“让顾师兄说一句与众不同的祝福语,或者两句也行,可是我们这么多人,每个人都送一句,你们当顾师兄是诗人啊?”
“他才子嘛,才子就应该有才子的样子,小袁,你靠边站。”就知道卢薇薇被赶走了,袁莎莎又会出来维护顾晨。
何俊超第一个让袁莎莎靠边。
袁莎莎委屈的耸耸肩,感觉这不是为难人吗?
哦,自己想不出祝福语,就全赖顾师兄,这些人也太懒了。
瞥了眼面前的顾晨,袁莎莎又道:“顾师兄,他们这不是难为你吗?随便给他们想两句得了。”
“也行吧,既然大家都这么看得起我,不就是祝福语嘛,我想。”顾晨知道这很难。
但是拥有大师级记忆力加持,加上自己阅书无数。
这点东西,在普通人眼中,似乎是有点困难。
但顾晨并不这样认为。
抬头思考,顾晨淡淡说道:“有了,你们可以这样说,我祝您辛丑年福中取贵格求真,做事轩昂近贵人,衣碌一年天数定,不须劳碌自丰亨。”
“呃……”
见顾晨张口就来,大家在短暂呆滞了几秒后,忽然全部愣在当场。
“怎么?你们记啊。”顾晨说。
感觉自己都已经说出来了,这些人却还傻傻发呆。
何俊超弱弱的道:“顾……顾晨,一听你这祝福语,那就是这个。”
何俊超竖起一根大拇指。
“所以呢?”顾晨问。
“所以……”何俊超笑孜孜道:“所以,感觉挺高大上的,但是很多字,我们不知道是哪个,你干脆写在白板上吧,我们抄就行了。”
“这样一来,也不会因为发送了错别字的祝福语,而在亲朋好友那里丢面子,毕竟这是一件装逼的事情,对吧?”
“对对对。”
见何俊超目光扫视,其他新老同志也都齐齐点头。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写在白板上?”顾晨说。
这边话音刚落,那头的吴小峰,立马就将一支油性笔,双手递给顾晨道:“顾师兄,给。”
顾晨拨开笔盖,直接走到白板前。
其他人见状,也都纷纷围拢过来。
每个人的手里,几乎都拿着纸笔。
“我祝您辛丑年福中取贵格求真,做事轩昂近贵人,衣碌一年天数定,不须劳碌自丰亨。”
顾晨将之前所说内容,再次写在白板上。
“这句给我吧,毕竟我是刑侦队的副队长,按论资排辈,我应该优先的,而且这句我喜欢。”
王警官见众人都在记录,自己便率先提出要求。
“可是老王,我也喜欢这句啊。”同样在记录的丁警官说。
何俊超也道:“反正后边顾晨还会说,这句还是让给我吧,毕竟我做刑侦队的工具人也不容易,对吧?”
“还是让给我吧?”
“让给我吧?”
……
为了争一个新年祝福语,一时间,三组办公室的新老同志们,顿时开始争夺起来,很热闹。
顾晨也是淡淡一笑,压压双手说道:“大家都不要急,既然王师兄喜欢这句,那这句就是王师兄的专属祝福语了,大家都不要跟他争了。”
獵 魔 師
“嚯!”
顾晨话音刚落,顿时三组办公室一片唏嘘。
感觉这老王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顾晨摆摆手,淡笑着说道:“没关系,我这还有。”
话音落下,顾晨又在白板上继续书写。
众人见状,齐声跟读起来。
“东西南北尽皆通,妻荣子贵自怡然,牛年原有滔滔福,可有财源如水流。”
见顾晨将最后一个“流”字写完,众人也是一阵惊叹。
“这也太牛了吧。”
“好有气势。”
“这句写得好,我要了。”
“凭什么你要啊?我的。”
“给我吧。”
……
一时间,顾晨写出的祝福语,顿时又成了抢手货。
大家感觉跟抢钱一样。
顾晨见状,也是淡淡一笑:“这个就给丁师兄吧,感谢他对我们芙蓉分局刑侦三组多年的贡献。”
“看见没?知道什么叫尊老爱幼了吧?好歹我也是三组组长,跟我争?”丁警官见顾晨指名给自己,顿时心里美滋滋。
感觉还是顾晨够意思啊。
众人闻言,顿时又是一阵唏嘘。
“害!”
“有没轮到。”
“果然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那赶紧下一个吧,我都等不及了。”
“是啊顾晨,赶紧吧。”
……
大家见自己都没捞着好处,顿时又在催促顾晨。
顾晨也不停歇,直接又在白板上书写起来。
众人和先前一样,也都齐齐跟读起来。
“辛丑荣华事事通,不须劳碌自亨通。”
“兄弟叔侄皆如意,家业成时福禄宏。”
“走马扬鞭争名利,兴家发达在其中。”
“一年福禄安排定,却是人间一富翁。”
……
众人跟读的同时,感觉有被顾晨的才华吸引到。
感觉这要是普通人,还真写不出如此荡气回肠的祝福语。
可就在大家心中暗自赞叹之时,顾晨的下一个,下下一个祝福语又接踵而至。
众人再次跟读起来。
“福禄盈盈万事全,一生荣耀显双亲。”
“名扬威震人钦敬,处世逍遥似遇春。”
“平生福禄自然来,名利兼收福寿皆。”
“雁塔题名成贵客,紫袍金带走御街。”
……
“好,好啊。”王警官看着顾晨将祝福语一条条的书写出来,感觉后边的一条比一条好的样子。
感觉自己刚才是不是太草率了?
忽然有种想换祝福语的冲动。
顾晨也是根据大家的要求,将这些祝福语,分别送给不同警员。
一时间,几乎每名警员都有属于自己的专属新年祝福。
顾晨将最后一个新年祝福送给跟卢薇薇一起贴福字的吉喆后,这才说道:“行了,大家现在每个人都有一条专属新年祝福。”
“可以啦可以啦。”何俊超笑得合不拢嘴,也是颇为满意道:“顾晨,有你这些祝福语,今年哥们也可以在众人面前装逼了。”
“哈哈,顾师兄威武,顾师兄牛逼。”
“那可不是吗?我顾师弟就是厉害。”贴完福字,还领到了顾晨送给自己的专属新年祝福语,卢薇薇心里也是美滋滋。
“这马上就快大年三十了,有了这些东西,感觉真的很有年味了。”
“我记得小时候,一到过年就特别兴奋,然后就特别淘气,人一多我就开心嘛。”
“就可着劲撒欢,后来淘气了好几天,一过大年初五,破五嘛,我妈就拿着一根擀面杖跟我说,说我忍你好几天了,要不是因为大过年的,我怕招你哭,我早揍你了。”
“哈哈,卢师姐,原来你也有过这种经历啊?”吴小峰闻言,感觉这天底下的老妈都一个样啊。
其他警员闻言,也都默默点头,表示自己的父母也是如此。
王警官见大家已经完成手头工作,又要即将面对春节值班,因此也是调侃的笑笑,主动与众人交谈起来。
“你们发现了吗?其实咱们老百姓过年,还是有很多讲究和禁忌的。”
“咱们可以捋一捋,也不知道每个地方的习俗,是不是都相同。”
“那肯定有差异,但大部分都相同吧?”卢薇薇见王警官饶有兴致,也是吐槽着说道:
“就拿我们京城来说吧,譬如说大年三十晚上,一般都要做条鱼,对吧?”
“年夜饭的时候别吃完,剩下鱼头和鱼尾,留到第二天,这叫年年有余。”
“呃,我们老家好像也差不多,反正大年三十做条鱼吃,叫年年有余。”一名新警员说。
卢薇薇默默点头:“对了,我记得当天晚上要留长明灯。”
“大年初一呢,还要起早,给长辈拜年,这就不用说了。”
“同时,我们初一的时候不能扫地,说是一般都是过了破五才扫。”
“这个每个地方都不一样。”王警官反驳着说道:“像我们大年初一,照样扫地什么的,只不过那些不吉利的话也就别说了。”
“毕竟也不讨喜,口头禅上也要注意一下。”
“对对对。”袁莎莎闻言,也是吐槽的笑笑:“而且家里有孩子的,这几天淘气了也别打也别骂,招哭了就不好了。”
“还有就是家中有白事在身的,就别去亲戚家拜年了,发个短信打个电话,意思到了就好。”
“有朋友管你借钱,大年三十没要回来的,过年这段时间也别要了。”
“不仅要不回来,没准还遭一顿骂。”
“哟,小袁懂得挺多嘛。”见袁莎莎滔滔不绝,王警官也是嘿嘿一笑。
袁莎莎则是配合着道:“反正都是这些年总结的经验,最后还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觉得这是大过年最禁忌的,亲戚朋友在一起,可千万不能提这几个问题。”
“哦?”
闻言袁莎莎说辞,大家顿时表情一呆,满是期待。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小袁,到底什么呀?”顾晨闻言,也很想知道。
袁莎莎也不卖关子,淡笑着回道:“其实这些问题吧,你要是问了,你可能整年都遭人恨的。”
“就是什么今年挣了多少钱啊?找着男朋友没有?怎么没带回来过年啊之类的。”
“还有就是什么你家孩子期末考试考多少分啊?年级排名第几啊?”
“什么你开什么车回来的啊?”
“结婚这么多年,怎么还没要个孩子啊?”
“什么还干那行呢?升职了没有啊?”
“什么这一年没见,怎么胖了那么多啊?吃什么好吃的了?”
顿了顿,袁莎莎也是不由分说道:“反正我觉得,问这些问题的人,牛年都不怎么样。”
“哈哈哈。”闻言袁莎莎说辞,大家顿时笑得合不拢嘴。
王警官也是笑出眼泪道:“我说小袁,你倒是总结的很深刻嘛,我最怕就是别人问我,什么时候升职,就好像这警局是我家开的一样,想升就升啊?”
“就是啊,我就特别讨厌那些亲戚朋友总是问我,怎么还没结婚啊,怎么连女朋友都没有啊之类的,烦死我了。”
“就像他们问你为什么不去考清华大学,说得这清华大学我想就能上似的。”
“没毛病,感觉问这些问题的人,牛年都不怎么样。”卢薇薇也表示赞同。
也就在大家都在调侃之际,一名二级警司路过门口,见屋内热闹,便在门口处提醒一句:“你们三组这么热闹?赵局说让顾队晚上去市民广场签到的事情可别忘了。”
“我们忘不了,谢谢提醒。”顾晨客气说。
二级警司又道:“赵局让我过来提醒你们,去到那边之后,一切行动听工作组安排。”
“明白。”顾晨继续点头,感觉这也是应该的。
“春雷行动。”卢薇薇抬头若有所思,也是不由吐槽着说:“也不知道上次交给银行他们调查的银行诈骗短信的事情有没有着落?难道非要我们在春雷行动中,给他们在春天炸响一阵惊雷吗?”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