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第四百九十七章 媧啊,你是吃了幾斤地溝油啊?!熱推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咚!”
时空焚尽的璀璨,宇宙诞生的辉煌,暮色与曙光的交织……
两大太易至尊,巅峰交战,只为生死相搏……正如白泽妖帅说的那样。
疯了!
杀疯了!
他有些惊讶,感觉世界变化的有点太快。
白泽不是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大战,甚至之前曾经还像打地鼠一般追着捶过烛龙,一本《盘古史》舞的那叫一个利索。
但讲真,当时大家没几个下死手的,如现在这样豁出一切,去征战!
这是真的要见血的!
没有等多久,甚至应该说只是微缈的时光间,这一次的交锋便有了个结果。
“哧!”
血光在飞溅!
这是东皇的血!
他在退!
此时此刻的东华,凶猛的不可思议。
他既然喊出了击退太一的说辞,那肯定是要做到的……一个唾沫一个钉!
尽管,今天他就是在找死。
但并不妨碍,在殒落之前,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光彩,就像是一颗最灿烂的流星,划破整个时代的古史天空。
一剑的辉煌,至高至强,无上恐怖,打破一切法度的束缚,获得大自在!
在东皇震撼的眼神下,混沌钟真的被震开了,剑气的茫茫余波扫来,猝不及防之下,他伸手拦截,却被之所伤,留下深可见骨的伤痕,一道血液长河迸射,而后化作亿万血雨向四面八方炸开,粉碎了一切。
照面之间,东华伤太一!
这一刻,太多的古神惊讶。
“这不合常理啊!”
垂天的光翼倏忽间展开又收拢,一位巨擘——鲲鹏,降临在战场的边缘,与白泽并肩而立,语气讶然,“东华怎么可能这么强?”
“我也是这么觉得……”白泽妖帅皱眉,而后重新舒展开,“莫非,是巫族那边对他的支援很大吗?”
“不过……”
“东夷那边的生产经营,其总值我也大致清楚……还是有些不对劲。”
说着说着,这位以智慧称道的妖帅,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看来,今天会有很多有趣的答案,被揭晓呢……”
话音还未落,便有一声断喝响起,是东皇在号令古今。
“诸位妖神……听我号令!”
立时,所有妖神动容。
“有反贼东华,乱我天庭之秩序,诸位当共击!”
简而言之——
点子扎手,大家不要犹豫,一起并肩子上,不要跟这邪魔外道讲江湖道义!
东华刚刚击退了太一,都还没有来得及得意,放些作死的反派之言,给“正义”的主角嘴遁的机会,就听到了如此不讲武德的话。
帝君看着东皇的眼神,彻底的变了。
——以后谁跟他说,太一是个实诚的好神,他一定要喷回去!
——听听!
——群殴!
——这是神说的话吗?
当然,这也不是不能理解。
东皇为天庭最高军事统帅,掌握兵权。
兵者,以正合,以奇胜!
简单概括,以势压人、人多打人少,他们有理。
背后偷袭,不讲武德,他们也有理!
能赢就是好,管你那么多!
“……”东华被噎了一下,方才勉强笑着,看向被自己营救下的副手,“看来我们君臣,今天要杀出一片朗朗乾坤才行了。”
“帝君……”昆嵛古神悲戚,“臣无能,愿以身断后,帝君您自去!”
“胡说什么?”东华眉梢轻扬,忽的郁气尽散,豪迈无比,“你因我而失陷,沦入敌手,受尽了磨难苦楚,还要当人质。”
“好在被我救了出来……如何能言此丧气之言?”
“我少阳,对任何一个为我忠心耿耿做事的下属,我都不抛弃!不放弃!”
“当初许诺过你们的待遇,或许偿付不了……但让你们全头全尾的活着,我还是能做到的!”
东华神采英武,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只是,关键时刻,有人拆台。
“是吗?”
太一冷笑着,召回了混沌钟,手臂上更有神光一转,瞬间满血。
“你救得了一个人质,还能救得了十个、百个?”
此刻,东皇忠实的演绎起了反派的形象,“丑恶”嘴脸表现的是惟妙惟肖。
只见他大手一挥,一支天河水军开拔,借着星辰仪轨,降临此地,把这里重重包围,其中关押了一群东华帝君的心腹,一个个是惨兮兮,显然是受尽了毒打与凌虐。
东华见了,默然。
此际,大家见着他,都有微妙的同情。
——什么叫臣子坑主公啊?
这就是了。
坑逼手下送人头,疯狂打脸……也不知道,东华是否后悔刚才,放话放的大了一些?
不过,接下来东华的表现,似乎是不后悔的。
“如何救不得?”
东华帝君蓦然长啸起来,激荡星海,盖世气息喷薄汹涌,让岁月断流!
“我带你们回家!”
“杀!”
一字震塌天宇,其执长剑在手,要斩尽世间仇寇!
这一刹那的帝君,那样的英姿慑人,让东皇都变色,不得不抢先行动,混沌钟往俘虏那边盖去。
只是……
再下一个瞬间。
威风凛凛的帝君,他所冲杀的方向……有那么一点点的微妙?
“嗯?”
“嗯!”
太一都愣了。
因为,这回的东华……可没有去救人!
剑光贯古今,斩破九天星!
他人与剑合,直击星空,撼动周天星斗这妖族镇压气数的至高阵法,无边战力迸射,在有和无的边际徘徊,在开天辟地的领域行走,璀璨的光河从最古老时代流淌而下,且要继续流淌,通往生机的未来;维度的门户在宇宙的每一个角落大开,跳出时空的禁锢,追逐向自由的空气。
之前,东皇降临,周天星斗大阵亦覆盖而下,封禁时空,锁定这个节点,是关门打狗的节奏。
此刻,东华便是要劈了那门,踏出新天地!
“他想逃!”
东皇变色,话音尖锐,“都出手!拦截他!”
他神情极度懊恼——
被骗了!
东华帝君,刚刚表现的那么激昂,孤身一人,要拯救一群失足小弟。
虽然不智,但是热血。
可现在嘛……
不提也罢。
被震惊到的,显然不止东皇一人,许多妖神妖帅,都感觉到三观错乱、长了见识。
不过,当太一号令下达,他们还是飞速的动了。
“轰!”
白泽两手空空,《盘古史》不见踪影,只有一双铁拳在挥舞。
一股宏大的拳意打出,挤压的天宇粉碎,万物凋零,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的无敌拳印。
铁拳无敌!
那拳印发光,可打破万古诸天,将岁月粉碎成空,得见永恒至道!
“哧!”
鲲鹏展翅,翱翔天宇。
一双翅膀,尽管时常被老饕垂涎,说什么“一只麻辣”,“一只红烧”,但是它们的威力,永远值得信赖!
羽翼发光,照亮了一个又一个的纪元,飞纵之间,斩裂了诸天万界。
两尊太易联手绞杀!
只是……
或许是强者孤独,配合不够默契的原因。
这两尊大能出招之际,还未伤到敌手,却先彼此碰撞、互相消磨了起来。
十成威力,各去三成。
“呃?”
“呃!”
百忙之中,白泽眼神微妙,跟鲲鹏对视了一眼,眼底都有错愕。
一眼过去,双方似乎都明白了什么,默契的移开了视线,对东华帝君喊打喊杀的声音更洪亮了。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
此刻,诸多妖神群起而攻,动手的远不止他们两位!
当然,这些人物里面,再差的也得是大能。
不是大能,连围攻的资格都没有。
不过刹那之间,一片浩瀚天宇就被炼化成了虚无,劈斩、撼动了周天星斗大阵,却还未能杀出去的东华,被覆盖在其中。
“铮!”
东华眼神一厉,剑光一闪,便劈了出来。
“咔嚓!”
诸天生灭刹那间!
他太凶!
一剑而已,催溃一切,湮灭所有!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这一刻,他仿佛成为了至高的大道,超越了所有大罗理解的极限,无法描述,也无法揣度,一想就错。
只是,他似是不能长久立在那种层次中,还会坠落。
但坠落的刹那,那就是降维打击——你们都是弟弟!
虚无崩塌,主场改易,一片无穷浩瀚的诸天于此生,于此灭,层次上简直快要追上洪荒天地了!
盖世的气机横扫,近乎摧枯拉朽般,他粉碎了所有的攻伐!
“好强!”
鲲鹏惊叹,而后又摇头,“可惜,这注定是不公平的战斗。”
是的。
从来就不公平。
异世神农 剑气凌云
天庭一方,不止人多,还有大阵!
“轰隆隆!”
蓦然间,星海卷动,阵旗狂舞。
周天星斗在放光,沉淀在岁月中的星光此刻疯狂的闪耀燃烧,凝结了洪荒的伟大力量,是天地、是人道,在共同镇压下来!
与此同时,诸神再动!
刹那之间,那片诸天被压爆了,时空被浓缩凝固了,东华帝君纵然强横,身形也一点一点变的凝滞,一举一动,都是在慢动作。
这是赤果果的以力压人!
何况,紧接着——
“当!”
一口大钟罩下,东皇赶来。
异世之霸气冲天【完结】 冰皇傲天
“镇压!”
他一声敕令,要封禁永恒。
然而下一个刹那,东皇的脸色就变了。
他骤然回身,却见另一个东华出现,站在那支扣押俘虏的天河水军面前,悠然举起长剑,然后——
划下!
剑光亮起。
一支大军,尽成劫灰!
东皇眼眶欲裂,他翻开混沌钟,就见那里面还有什么?
一道烟气罢了!
那“东华帝君”在散去,成为青烟袅袅……最后时刻,还挂着一抹玩味嘲讽的笑容。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真正的东华,一直不曾逃。
他虚淡了自身,化作无,另行演化一个自己,做逃跑状,将诸多妖神大能玩弄于鼓掌之中。
这一连串的操作,说起来没什么,但做起来……简直是匪夷所思!
他竟然骗过了所有人!
等主力都被骗开了,再施施然动身,一剑出,万古寒!
覆灭了一支天河水军,救下了所有被俘虏的人质。
且那剑光还在激荡、在澎湃,切开了岁月,斩断了星海。
“嗡……咔嚓!”
周天星斗大阵……被打穿了!
尽管是一条微不足道的裂缝,还在自动的修复着。
但东华的力量硬是撑着,强硬阻挡。
“随我走!”
他一声招呼,小弟们便要跟大佬一起踏上归家之路。
“这不可能!”
白·双面间谍·演员·泽,此刻惊呼出声。
他被吓到了。
虽然他是在演——毕竟前脚刚刚跟不可告人的交易对象谈妥了生意,出手的时候因此放了点水,让东华能够轻松一点的蹦跶。
可是……也不该是这样的发展啊!
“这种手段……这种境界……”
他目光亮的吓人,看着东华,眼神都不对了。
“不合理……真的太不合理了!”
孤身一人,轻描淡写打穿周天星斗大阵,虽然取巧了些……可这是人能做到的事情吗?
太离谱了!
是要追上鸿钧、女娲这两尊大神的脚步,与他们共同立身在同一个层次的节奏!
是需要一群人默契联手,一起给他们拖后腿,这盘游戏才有得玩的节奏!
鸿钧被禁足紫霄宫里。
女娲被圣位牵制战力。
都被削弱了许多。
大家才安心,别人才能奋起追赶。
可现在……
你东华,偷偷摸摸变强的太离谱了吧?
开的都是什么挂?
老实交待!
白泽心念电转,本来冲的很靠前的脚步,立马就放缓了。
不仅放缓,他还要往后退。
他凝望东华,瞳孔一点一点的收缩……他想到了些什么。
‘别吧……千万别是那种可能……’
‘不然今天……’
‘乐子可就太大了!’
暗中倒吸一口凉气,白先生决定要好好观望一下。
这一观望,便坐视着东华带领手下,进行胜利大逃亡了。
若是如此。
这一天,定是天庭的蒙羞日。
一个反贼,能那么猖狂……天庭还有尊严吗?
没有了!
一切威严都将扫地!
于是。
天皇终于不得不出手了。
“东华!”
高渺无尽的道音,至高的皇者叹气,“你走不了。”
言罢,一只大手,显化而出。
在大手的掌心中,有河图,有洛书……一图一书共显,神妙非凡。
论战斗力,它们或许并不强大。
但是,它们所代表的道理,太过非凡。
尤其是——配合上周天星斗大阵!
恍惚间,一张天地棋盘在开启,网尽了人道苍生的命运。
东华立身其上,八荒六合皆束缚。
星光所照之地,命运尽在掌握……走,走不了;逃,逃不掉。
当大手翻下,周天星斗燃烧着,与之共鸣、融合,威力发挥到绝巅,对着东华帝君拍了下去!
“当!”
太一很默契的配合,敲响混沌钟,展开了光阴时序的印记,上溯到开天辟地的起源,下探到无穷无尽的未来。
無盡 升級
大阵之威,不再只是此刻。
而是古往今来,一切时间、空间,大阵的威能无止境叠加,上涨到匪夷所思的境地!
锁定了东华的真身,不管逃到那里,甚至逃进过去、未来,都别想躲过这一击!
“好一个兄弟同心。”东华赞道,剑光璀璨,便迎击而上,同时不忘对心腹手下交代,“你们先走,我来断后!”
“帝君!”心腹们动容,但不敢辜负东华的心意,咬咬牙,趁着撕裂的空隙还存在,赶紧溜之大吉。
而在他们的身上,有着东华的一道印记。
刚一出阵,信号不再被屏蔽,立马开始了联线。
——摇号!
——叫人!
正义的群殴,好像谁不会是的!
拨通女娲的号码,他很干脆,很直白。
“事泄了。”
“来救我。”
“赶时间。”
“别拖延。”
他交代的清楚明白。
可惜。
此时此刻的女娲……她有自己的想法。
被帝俊邀请,共同成为导演……这对她来说,可是很新奇的活计。
“别怕!”
女娲的回复里,能让人听出满满的自信来。
“此事,我早有安排!”
“东华,你就放十万个心好了!”
“你注定是有惊无险!”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女·大导演·娲,献宝一般,给东华讲述了帝俊跟她商定的剧本,眼下在演绎的是一出“钓鱼”大戏。
东华听了,虎躯一震,再震,三震……震起来就没完了。
“女娲,你确定?”
东华帝君沉默了一会儿后,语气中带上了难以置信的情绪。
“你……靠谱吗?”
“我感觉,对面是真的要把我往死里捶啊!”
“你这情报……你说你是在演戏,可最后别出了岔子!”
东华在很认真的提醒,强行压抑着内心的冲动,没有喷上这么一句话——
娲啊,你最近做菜用的油,是地沟油吗?
如果不是,怎么会有这么脑瘫的演戏想法啊?!
“要说做导演,还是你哥靠谱些……女娲,咱们要承认术业有专攻。”
“你不是这块料——最起码比你个,差的远呢!”
他苦口婆心的说道。
不过,通话联线的那头,女娲的俏脸已经拉长了,心底非常不痛快。
‘又是一个,拿我哥来教育我的……’
很多时候。
一个优秀的兄长存在,对卑微妹妹的伤害,不亚于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唉呀,你看看你哥怎么怎么样,再看看你。
现在,东华这种瞎说大实话的行为……
让女娲的心情很微妙。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