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人魔之路笔趣-第1224章 麻煩接踵而至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人魔之路
元狐族少女没想到,北河竟然有伤及她的实力。
就在此女心中震怒之际,只见北河眉心的符眼,瞳孔幽光一闪。
“唔!”
接着此女就感受到,她的神魂仿佛遭到了一记重锤。口中一声闷哼,娇躯也摇晃了一下。
北河赫然对她施展了神魂攻击。
不过此女出身元狐族,精通幻术一道,所以她的神识之力也极为强悍。
这一刻她识海中的神识,开始疯狂的涌动起来,将那股剧痛给不断的消除。
只是眨眼的功夫,元狐族少女眼中就恢复了清明。不过不等她喘息,她就脸再次色一变。
那柄无形的空间裂刃,在北河的操控下,向着她的头颅斜斜斩了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元狐族少女娇躯向后一仰,无形的空间裂刃,就贴着她的面门划了过去。
不远处脸色沉着的北河,手指掐动,口中念念有词。
一击落空的空间裂刃倒射而回,斩向了此女的后背。
元狐族少女仿佛有所感应一般,此刻她对着远处一招,那柄灵光闪烁的短剑就激射而回,从此女的脖颈一侧划过,一闪即逝打在了北河操控的空间裂刃上,发出了“叮”的一声。
在这一击下,短剑上闪烁的灵光越发暗淡。不过元狐族少女,却有了喘息的时间,因为那道无形的空间裂刃,同样被击飞了出去。
见状,北河手指不断掐动,口中的咒语声也连成了一片。
在他动作下,那柄无形的空间裂刃,再次对着元狐族少女激射而去。
元狐族少女只能操控那柄短剑迎击,一时间铿锵之声不断传来。
此女不但修为高深,在剑术一道上的造诣更是不凡,而北河只是仗着那道空间裂刃的犀利,才能够跟此女对抗。
只是四五个呼吸的功夫,二人就交手了数十次,这时只见被元狐族少女操控的短剑,灵光已经彻底暗淡了下去,而且在短剑的剑刃上,遍布数十道缺口。
“哼!”
但听元狐族少女一声冷哼。
眼看在北河的操控下,那柄无形空间裂刃再次向着她的眉心激射而来。元狐族少女口中的法决一变。
随着“轰”的一声,那柄短剑法器就轰然爆开了,化作漫天的残渣的同时,一股惊人的风暴席卷开来,将那柄无形的空间裂刃给轰的斜斜飞了出去。
趁此机会,元狐族少女陡然转身看向了北河,此女嘴角勾起了一丝轻蔑的冷笑。
而后她的娇躯蠕动了一下,在北河的注视下,爆开成了一股浓郁的粉色烟雾。
不过仔细一看的话,就能够看到在粉色烟雾中,有一道灰气,这道灰气还发出了呲呲的侵蚀声响。
这道灰气,乃是被北河祭出的灰色长剑伤及所致,即便是元狐族少女化作了虚幻之体,也无法清除。
因为那柄灰色长剑,具有冥毒的气息,只要被伤及肉身,是难以恢复的。
元狐族少女强忍住冥毒带来的剧痛,这一刻化作的粉色烟雾,猛然向着北河扑了过来,看架势就要将他给淹没在其中。
北河吸了口气,双手同时抬了起来,食指中指并拢后,蓦然指点而出。
“呼呲……呼呲……”
从他的双指指尖,激射出了一黑一白两道火柱。
这两道火柱尚在半空,就化作了两条面目狰狞的火龙,并相互缠绕在了一起。这条火龙以一种迅猛的姿态,冲入了元狐族少女化作的粉色烟雾中。
“呼啦!”
火龙轰入其中的瞬间,当即燃烧成了熊熊的黑白二色火焰,并瞬间铺展而开。
“两仪之火!”
只听粉色烟雾中,传来了元狐族少女的一声惊呼。此女不但认识北河祭出的火焰,而且还极为忌惮的样子。
其话音落下后,只见粉色烟雾剧烈的收缩,并往后退去。
但是随着北河手指掐动,两仪之火继续扩散开。并且恰在此刻,一股霸道的空间风暴席卷而来,这就增大了火势。
但不知道元狐族少女施展的是什么秘术,此女化作的粉色烟雾,极为容易的就挣脱了两仪之火,并一个翻滚,就从空间风暴中掠出。
“咻咻咻咻……”
紧接着,从粉色烟雾中,一缕缕粉色的光丝迸射了出来。并且不等北河有所动作,这些迸射而来的粉色光丝,就消失不见了踪影。
“嗯?”
见此北河眉头皱起,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思量间他神识滚滚注入了眉心的符眼,目光四下扫视着。
而后他终于看到,有几道即便是符眼都难以看清的丝线虚影,向着他缠绕而至。
并且这些丝线,已经呈现环形将他给套在了其中,让他无法躲避。
北河身形猛然往下一沉,就要遁出丝线的缠绕。
但是他的动作显然慢了一步,无形的丝线猛然一个收缩,北河就感觉到身躯一紧,此刻七八根粉色的丝线从他的身躯表面浮现,并不断的收缩勒紧。一时间他的双臂,静静地贴在身躯的两侧,双腿也死死的并拢。
也不知道这些粉色丝线是什么,即便是以北河的肉身之力,也丝毫都无法挣脱出来。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粉色烟雾,这一刻翻滚凝聚在了一起,化作了元狐族少女的样子。
不过此女脸上那条蜈蚣一般的灰色伤口,依然在冒着一缕缕青烟。这一道伤势,让元狐族少女又惊又怒。她刚才就已经尝试过数次,但不管是何种办法,她都无法将灰色长剑造成的伤势给治愈。
眼看北河被她给禁锢,元狐族少女眼中杀机浮现。
“喝!”
就在这时,只听北河一声低吼,而后他以古魔之体运转了力行真诀,双臂双腿猛然往外一撑。
“咔咔咔……”
霎时,就见缠绕在他身上的粉色丝线,颤抖了起来,同时还发出了一阵紧绷的异响。
但饶是如此,北河也没有挣脱束缚的迹象。看似柔弱的粉色丝线,实则极为坚固。
醫 妃
于是他体内魔元鼓动,施展了蛮魔变。
一时间他的身形,开始一寸寸拔高,他的外形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就要化作一尊人形怪物。
施展蛮魔变后,北河的力量,将暴涨一大截。
虽然不知道北河施展的是何种秘术,不过元狐族少女显然不打算给他挣扎的机会,此女贝齿轻启,口中一道道法决叨念而出。
而后从缠绕在北河身上的粉色丝线上,一颗颗红色的光点,宛如萤火之光一样弥漫了出来,并悬浮在北河的四面八方。
眼看北河蛮魔变就要施展完毕,一颗颗宛如萤火之光的光点,散发出了惊人的法力波动,而后在轰隆声中尽数爆开,一股股毁灭性的力量,铺天盖地一般将北河给淹没在了其中,将他的肉身不断的撕扯着。
见此一幕,不远处的元狐族少女嘴角讥讽的笑意更甚。
只是紧接着,她脸上的笑意就凝固,并逐渐的消失。
她本以为在这一击下,北河恐怕连渣都不会剩下。但是随着撕扯力的散开,她却发现化作了一尊人形怪物的北河,此刻依然被禁锢在原地,一缕缕粉色光丝,也依然缠绕在他的身上。
但这时的北河,身上遍布恐怖的伤势,不少地方都被撕扯开了,露出了鲜红的血肉,甚至是骨头。
殷红的鲜血,从伤口中咕咕流淌出来,宛如源泉一样无法止住的样子。
“还真是够顽强的!”
见状,元狐族少女有些意外。
但北河即便是顽强无比,只要被禁锢,那就只有死路一条,绝对无法逃出她的掌心。
于是元狐族少女手指再次掐动起来,口中也一阵念念有词。
北河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尽管深受重伤,但是在古魔之体的支撑下,他的实力并未受到多大的影响。
他的双臂再次往外一撑。
这一次,在咔咔声中,缠绕在他身上的粉色丝线,被绷得笔直,一副不堪重负的样子,仿佛下一息,就会被崩断。
“噗!”
就在这时,一道让两人都始料未及的轻响突然响起。
北河瞳孔一缩,至于元狐族少女,则低头看着她的胸膛,满是不可思议和难以置信。
只见在此女的胸膛位置,有一根碧绿色管子,直接将她的身躯给洞穿。
北河向着此女的身后望去,他就看到有一只体型足有丈许,双翅张开有七八丈的巨型蝴蝶悬浮着。
此虫的双目,在两根长长触须顶端,人头大小的眼珠中,闪烁着幽幽的光芒。
另外,在此虫的口中,还有一根长长的口器,看起来宛如蚊虫一般。也正是这跟碧绿色的口器,将元狐族少女的胸膛给洞穿。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更让人惊骇的,这时那只奇异的蝴蝶猛然一吸,元狐族少女的娇躯,立刻扭曲变形,就像是有一个漏斗吸在了她的身上,此女的血肉骨骼,化作了一股股浓郁的血水,尽数没入了那根碧绿色的管子当中。只是数个呼吸的功夫,整个元狐族少女都化作了血水,被那只蝴蝶给吸食干净。过程中,还能看到此虫的喉咙不断鼓动,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声响。
将修为足有法元中期的元狐族少女给吞噬后,那只外形狰狞的灵虫,触须上的双目转动,看向了北河。
仅此一瞬,北河心中就生出了一股浓郁到极致的危机感。
他心中有一个大胆的猜测,那就是前方的那只蝴蝶,十有八九乃是那只来自古虫界面的母体,同时此虫也是被洪轩龙等数位天尊境修士联手给重伤的那只。
一想到此处,北河的心当即跌倒了谷底,他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麻烦是一波接着一波,竟然会在此地碰到这只母体。
即便是此虫被洪轩龙等人联手重伤,但也绝对不是他能够对付的。
就在他心中如此想到之际,那只灵虫母体双翅一花。因为速度实在是太快,所以看起来就像是消失了一般。
“该死!”
北河心中一声暗骂,只见他双臂再次往外一撑。
在他用尽全力,加上那元狐族少女已经陨落的情况下,北河身上的一根根粉色丝线,在砰砰声中尽数断开。
电光火石间,他翻手就取出了一张散发出淡淡空间波动的符箓,并毫不犹豫的一把捏爆。
霎时,大片灵光将他给淹没。
“呼呲!”
与此同时,只听一声穿透声响传来。
一根碧绿色的管子,轻而易举的将淹没他的一颗颗灵光给洞穿。
只是被灵光包裹的北河,却已经从中消失不见了踪影。
这时的他,在百丈之外,某处空间结构相对稳定的地方显现了出来。
方一现身,他就举目四望,接着就看到在他身后百丈的地方,那只灵虫母体仿佛凭空出现。
一击落空,此虫有所感应的转动触须,顶端的双目就和北河对视在了一起。
面对此虫的目光,北河有一种被死亡阴影给笼罩的感觉。
不等此虫有任何的动作,他再次取出了一张散发出空间波动的符箓,将其紧紧地捏在手中。
此符正是洪轩龙给他的,即便是在混沌之初这个地方,捏爆此符后,他也能以很快的速度,传送到空间结构牢固的地方。
不过此符也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不可能传送出太远的距离。
“扑哧!”
只听一声轻响,从百丈之外响起,而后那只灵虫母体就消失无踪了。
北河没有丝毫的迟疑,再次将手中的符箓给捏爆。一时间大片灵光,将他给淹没在其中。
几乎是北河动作刚刚落下,那只灵虫母体就瞬移般出现在了大片灵光的上方,此虫长长的口器往下一刺,深深没入了灵光当中。
只是让它恼怒的是,北河的身形又一次从灵光中消失了。
不过这一次,它长长口器的顶端,却有一小块血肉,其上还有灼热的鲜血滴落。
灵虫母体触须转动,顶端的双目看向数十丈之外,目光就落在了闪现而出的北河身上。
方一现身,北河脸色铁青一片,看来这只灵虫是盯上他了。
而被一只天尊境的母体给盯上,可不是开玩笑的。
此刻在他的肩头,还有一大块血肉消失了,露出了一个深深的血洞。
不等那只灵虫母体有所动作,他立刻取出了第三张符箓,并一把将其捏爆。
接下来,他打算连翻激发手中的此符遁走,只有这样,他才有从那只灵虫母体手中逃走的可能。



Recent Posts